只見黑色大麾里磨磨蹭蹭鑽出一張蒼白消瘦的小臉,臉頰上透著一絲紅暈,一雙琉璃眼眸此刻透著一股迷離,毫無神采。

小九!

一旁的裴霖差點翻下馬去。

程、程小姐?!

襄陽府保康縣程老爺子家的程小姐怎得出現在這漠漠西北荒原中?還與他家失蹤多日的世子爺在一處……她這是讓風刮來的嗎?

所有人均怔怔望著容潛和程曦。

卻見容潛一身肅殺之氣忽然卸了個乾淨,低下頭軟聲對懷中人道:

「別擔心,只為止戰,並沒有傷著他……」

程時頓時面黑如炭。

這小子什麼意思!

他一聲高喝:

「小九!」

刷!

圍在程時身周的黑衣人瞬間齊齊舉起刀指向他。

程曦大急,用儘力氣扯容潛的衣衫,目露哀求。

容潛面沉如水,看著自己帶來的人沉默片刻,緩緩開口:

「讓開。」

裴霖一驚,不敢置信地瞪著容潛。

黑衣人面面相覷,卻並不放下手中刀,其中一人硬著頭皮道:

「頭兒,不能留活口……」

容潛沒看他,黑眸直直望著程時,沉聲道:

「讓開。」

程時不由眯起眼。

看來魏老三的商隊,是讓這群人給屠了!

他在容潛和程曦面上來回打量,見容潛對程曦神色關切藏也藏不住,又見程曦面帶紅暈、眼神迷離,還當她是羞怯了。

程時又極快地瞥了眼圍在周遭的眾人,定下心來。

……小九可以啊,好一招擒賊先擒王!

只是這般一來,就怕那小子即便肯放自己離開,卻不肯放小九隨他回去。

程時思忖著對方若是起內訌,自己該用個什麼法子奪回程曦殺出重圍去。

而裴霖在一旁也是默默哀嚎。

世子爺這是全然將王爺的交代丟到腦後了!

若讓這些人活著離開,一旦走漏風聲,那於王爺而言可是莫大的麻煩!

但要滅口……裴霖看向靠在容潛身前的程曦。

若僅是程曦一人,悄悄帶回去軟禁起來倒也不怕走漏風聲。但如今偏偏還遇到了程時帶著這些人馬!

誰知道還有沒有別的守軍在附近接應?

裴霖看程時的裝束至少也是個千戶,若是這隊人馬消失不見,只怕事情壓不住,搞不好到時商隊之事反而惹人起疑心。

況且裴霖很清楚,在場能與程時力敵的只有容潛一人,自己也遠遠不是程時的對手。程時如今雖被困,但若容潛不肯動手,要取程時性命卻是極難。

他不由頭痛。

……程小姐究竟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這次跟出來的都是二爺的人,世子爺若要保下程小姐,只怕不能服眾,搞不好還會鬧出內訌來。

裴霖這念頭剛落,便聽有人僵著聲陰沉沉道:

「……若是放他們離開,咱們都得丟腦袋!」

坐在容潛身前的程曦倏然睜大眼,嘶聲驚呼:

「不!」

只見圍住程時的黑衣人中忽然踏出一騎上前,馬上之人舉刀就朝程時砍去!

程時瞳仁一縮,近乎本能的瞬間矮下身子,電光火石間便找到漏洞。他握住手中長刀,以驚人的力量縱身躍到那人身後馬背上。

幾乎同時,一旁的裴霖猛地一夾馬腹縱身上前,一個劈手便奪下那人手中長刀。

程時絲毫不作停頓,一把扭斷那人胳膊將其狠狠壓在馬背上,在其餘人還沒反應過來之前便抓住這一絲縫隙,一夾馬腹縱躍衝出了包圍陣。

他勒馬回身,反手便橫刀架在那人脖子上,狠狠冷笑:

「不如老子先宰了你,省得為難!」

容潛黑眸一沉。

……好快的速度。

手臂忽然一沉,卻見程曦渾身發軟的靠了下來。

他心中大急,猛地一聲喝道:

「讓開!」

在場的黑衣人不由一震。

他們看了看渾身隱怒將發的容潛,又看了看一臉神鬼莫擋的程時,不由開始躊躇。

裴霖心中哀嘆連連。

他認命的驅馬上前,冷著臉喝道:

「違抗命令,回去照樣得掉腦袋!」

片刻死寂后,有人緩緩驅馬讓到一旁,陸陸續續的,包圍著程時兩名親衛的黑衣人均讓開了一條道。

包圍陣中的兩名親衛和隔離在後方的四名親衛立時驅馬奔至程時身邊。

程時一翻手將身前的傢伙丟下馬,微微抬起下巴眯著眼,朝容潛冷聲道:

「將人還來,我容你等安然離去。」

他已然肯定容潛不會傷害程曦,口氣簡直猖狂的要上天。

然而容潛便是為了程曦也不會去與程時計較這些。

他沉聲吩咐裴霖:

「你們留在此地。」又轉頭看向程時,指著遠處坡地道,「隨我來。」

程時一怔,隨即明白容潛是擔心手下趁機作亂。

他又疑心大起。

這小子這麼痛快,莫非另有打算?

……任憑他什麼心思,都別妄想打小九主意!

程時翻身上自己的坐騎,一聲輕吒提起韁繩,靠容潛身前的程曦忽然微弱的急喚:

「等等!」

容潛與程時均是一怔,朝她望去。

卻見程曦幾乎用儘力氣大聲道:

「……我與四哥保證,今日之事絕不透漏一個字……」

這話與其說是向容潛保證,不如說是講給那些黑衣人聽的。

程時臉都黑了。

小九這是怕那小子回去不好交代!

他忽然死死盯著容潛。

小九該不會讓這小子佔了便宜罷?不然為何這般維護他!

然而容潛全然看不到程時快要噴火的眼神。

他望著懷中程曦,只覺胸口激蕩,雙手死死抓住韁繩,指節泛白。

程曦頭暈目眩,目光渙散地朝程時望去,低低喊道:

「四哥……」

程時這才驚覺程曦的模樣似乎不對勁……像是病了!

他緊張起來,顧不得計較別的,順著程曦的話高聲道:

「我等只見過一支商隊,從未見其他人。此地發生何事……一概不知。」

裴霖不由暗暗舒了口氣。

容潛下頜緊繃,圈住懷中程曦,一言不發驅馬朝遠處坡地奔去。

程時立時一提馬韁跟上。

程曦昏沉沉靠在容潛身上,低聲道:

「……你放心,除了祖父……不會讓別人知道……」

容潛卻沉默不語。

直到馬匹停下,程曦才聽容潛低低道:

「和初,你不可有事。」微信搜索公眾號: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電影溫暖你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接下去的幾日里,程曦一直處於渾渾噩噩的狀態。

她大多時間都是昏沉沉睡著,偶爾會迷迷糊糊醒來。恍惚中,好像有人給她把脈,又好像聽到了錦心和念心的聲音。

有人抱著她喂葯,有人抱著她喂米湯,還有人用熱乎乎的帕子給她擦拭身子。

待到程曦完全清醒過來,已然是五天後。

她怔怔看著頭頂的寶藍並蒂蓮妝花緞帳子,懷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場夢。

程曦張了張嘴,一時竟發不出聲,喉嚨的干啞讓她忍不住咳了起來。

有腳步聲急急靠近,繼而錦心蒼白憔悴的臉出現在程曦面前。

「……小姐?」

錦心楞楞望著睜開眼的程曦,眼圈倏然一紅。

她失態地轉頭高聲喊:

「叫大夫!小姐醒了!」

程曦不由扭過頭,卻見一道鵝黃色的身影一陣風似的跑進來,一下子衝到床前。

念心獃獃的看著程曦,張了張嘴,忽然撲到床邊大哭起來:

「小姐……小姐!」

程曦讓她哭得腦袋發漲。

「咳、咳咳……別嚎了……」

念心卻收也收不住,直哭得涕淚縱橫。

錦心只好抹掉眼淚自己去叫人。

程曦無奈地看著像孩子一樣傷心的念心,反過來安慰她:

「好啦,這不是沒事了么……」

誰知念心一聽,眼淚掉得更凶了。她泣不成聲,小心翼翼捧起程曦的手:

「小、小姐,您都遭了什麼罪呀……您可知自己都成什麼樣兒了!」

她與錦心給程曦擦拭身子時,看到程曦那一身皮包骨頭的模樣,兩人心疼地哭了整整一宿。

她的小姐,何曾吃過這樣的苦!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