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這地球上的修鍊資源太過於匱乏,李向南以前還以為是這地球生態污染嚴重的緣故,才導致靈氣稀薄,靈植靈木稀少。

但是自從接觸了這個世界的另一面之後,李向南則推翻了以前的那片面狹隘的認識。

造成地球修鍊資源極度匱乏的原因,不單是古人留下的隱患,同時還有那潛藏在世間的秘武門派,他們經歷千年的發展,始終都沒有停止過對地球稀有資源的搜刮,這才是導致地球修鍊資源匱乏的罪魁禍首。

既然那些珍貴的修鍊資源都掌握在少數派的勢力手中,那麼經過這麼多年的培養,這些勢力之強大底蘊,是容不得李向南有任何的輕視的。

縱使他在這世俗世界實力看起來很強大,完全能對付那些在世俗行走的秘武者,可是那些來世俗的行走代言,畢竟也只是那些門派精英之中的其中一個罷了。


如今李向南和秘武門派勢力的牽涉越來越深,他知道總有一天這世俗界將會容不下他,那麼他只能進入秘武門派之中,所以他現在就必須要未雨綢繆,為今後做好準備。

那麼,這提升自己的修為實力,也是一件刻不容緩之事了。 夏末,金色的麥浪布滿田野。

秋收的季節即將到來,田間地頭裡,勞作的農民揮灑著汗水,看著那漸漸成熟后碩果累累農作物,心中充滿喜悅,以及對獲得大豐收的渴望。

今年是紅山村民們最有幹勁的一年,雖因那山區土地承包,宰了那些奸商一把,讓大多村民們家中都有一筆數額不少的存款。

但他們的根本,還是在這片土地上。

如今,紅山村的風貌得到改變以後,就連那些土地也跟著發生了質的變化。

原先村民們種植一些經濟作物,因周邊的土質比其它村的要差,所以每年收成都不如別的村,甚至還會出現虧損,白忙活一年。

尤其是青原稻,雖然這是一種營養價值很高,很受歡迎,價格也不錯的品種,自李向南回到家鄉,並將這種新的稻穀引進到紅山村開始種植以後,竟然就連年出現種植失敗,減產虧損的情況。

本來一開始村民們都是抱著期待,覺得李向南懂的多,知識面廣,跟著他一起種植青原稻,應該能有個不錯的收成。

可是誰也沒有料到,連續種植失敗減產的陰影籠罩在了村民們的頭上,讓所有人都對這種稻穀是否適合在紅山村種植產生了懷疑,同樣也對李向南在農業上的相關知識,也產生了質疑。

雖然在後來,連續發生了一些事情,李向南為村子做了很多的事,讓大夥對李向南的為人處事都有著極高的評價,也扭轉了他給村民們帶來的一些不好的印象,但是對於這種植青原稻的事情上,村民們還是不太看好他。

所以今年,除了李向南家所有的土地全部被再次固執地全部種了青原稻之外,也只有少數幾家為了照顧李向南的面子,從而種植了幾畝支持他。但總的來說,相對去年的大面積種植,今年卻少的可憐。

然而。今年卻不同與往年。

那些種植了青原稻的幾家人這些天都是歡天喜地,幹活也非常的有動力。喜悅的表情一直掛在臉上。

很顯然,今年的青原稻儘管前中期看不出什麼苗頭來,但是在中後期,當稻苗結穗以後,那迅猛的長勢,卻跌碎了大多數人的眼球。

尤其是那些種了一輩子莊稼的老把式,他們只是到那稻穀地里看上一眼,就知道今年的收成怎麼樣。


很顯然,今年紅山村的青原稻種植必然將大獲成功。

正是因此,那些選擇支持李向南。並種植了青原的幾家人都非常的開心,並不是莊稼即將獲得成功豐富的喜悅,而是為他們的明智選擇而慶幸。

而那些本來想種,但因種種原因最終還是沒有種的大多數村民們,如今看著那長勢喜人。赫然即將要收割,並獲得成功的青原稻,卻是腸子都悔青了。

每當看到像華國林等這些人每天開心地哼著歌曲,等待著青原稻穀成熟準備收割,見了人就開始奚落當初他的選擇多麼明智,同時諷刺某些人表面上支持,但口是心非時的場景。那些人羞愧的無地自容。


孫德柱作為村支書,其實一直都是很有眼光的,他一直看好李向南,所以今年他家也將大半的田地種植了青原稻。

這些天,青原稻成熟,即將要迎接收割的時間。孫德柱考慮到今年村裡種的不多,於是就每家都去大概商量了下,敲定了收割計劃,於是便來到了李向南家。

進了院子,孫德柱就見李延國在院子中的大樹陰涼下在活動身體。在漸漸適應著正常走路,非常的順當。

經過這段日子的調養,李延國的腿傷恢復的情況非常好,如今已然能夠下地走路,跟正常人完全一樣,絲毫不再像以往那樣一瘸一拐了。

尤其李延國恢復后的那張臉,孫德柱每次來看望時,都會忍不住心中感嘆,因看習慣了以前那帶有猙獰疤痕的臉,他都幾乎快忘了他年輕時的模樣。

而如今,李延國的容貌恢復以後,劍眉鷹眸,顯得剛毅挺拔,英姿不凡,彷彿一下子就年輕了許多,如果不是天天看到,幾乎都快讓人認不出來是他本人了。

心中帶著這樣的感想,孫德柱進了院子,道:「延國啊,向南還沒有回來嗎?」

李延國的體格很強壯,又修鍊了功法,再加上那真靈玉髓丸的藥效極為強大,所以近來傷勢恢復的非常快,已然能夠下地走路了。


雖然還不能完全健步如飛的行走,但基本行走已經沒在太大的影響了。

他走到樹下,拉拿來一張藤椅給孫德柱讓他坐下,幫他倒了杯由慕月熬制的清涼解暑的涼茶后,便道:「趕在收割青原稻前,他應該會回來的,這畢竟是他一直埋在心中的心結,自然由他親自來解開!」

孫德柱微微點頭,道:「是呀,以前經歷多次的失敗,給他確實帶去了不小的打擊,也讓村民們背地裡說了不少閑話,如今終於即將大獲成功,的確能解除他的心結!」

李延國道:「老支書,你今日來,是不是有什麼事商量?」

孫德柱拿出老煙杆子,李延國幫他點上,孫德柱吸了口后,才道:「主要是今年村裡青原稻種的比較少,但又獲得了成功,而其它地方因乾旱依然減產,所以導致今年的青原稻價格在還沒有收割前就已經漲到了高價上,我這次來,是帶著縣裡給下達的工作任務來的!」

李延國已經大概猜測到了是什麼事,就道:「是不是縣裡看到我們今年種植成功,就想打打廣告,以紅山村作為示範點進行宣傳,同時還要從我們村平購一批青原稻以作他用,想引為政績?」

孫德柱點了點頭,道:「你說的沒錯,縣裡就是這個意思,不過因為事情涉及向南,縣長還是讓我先問問向南的意見!」

李延國聽了這話就覺得奇怪了,道:「既然縣裡打算要這樣做,向南也沒什麼從政的身份,怎麼這事還要問向南意見?」

孫德柱突然笑了笑,吸了兩口煙桿,道:「這件事延國你可能有所不知,當初向南驅鬼降魔,施符救人,幫了縣裡和市裡一些高層官員不少忙,再加上我們紅山村的山地承包項目也給他們帶去了不少利益,所以那些官員一直對向南的小天師身份很敬重,問他意見也沒什麼奇怪的!」

李延國聽了之後,他卻不這樣認為。

他覺得侄子以前做的那些事情,根本不可能會被那些領導幹部看得太重,畢竟從官面上來說,那些都是迷信活動,上不得檯面的,而那些人會表示出這樣的態度來,看重的應該侄子其它方面的背景關係罷了。

也沒有就這個問題多說什麼,李延國道:「老支書,對於結果,我和向南應該差不多一致的,並不會太過看重,但我有一句話要提醒你,如今往後,我們紅山村種植的青原稻,可能會與其它地方的大不相同,我建議你先取一些稻穀,拿到權威機構鑒定檢測一下,有了這書面報告,那麼今後紅山村民們的利益才不會受到影響!」

孫德柱也是個明白人,很快會意,點了點頭后,也沒有再提這個話題。

他轉頭見慕月提著茶壺出來蓄水,並在旁邊澆花,就笑問道:「延國啊,你和慕姑娘的婚事打算什麼事辦啊,慕姑娘在村的那幫婦女中的人緣越來越好,村中的那幫婦女們都急的不行,搶著要給慕姑娘當媒人呢!」

李延國道:「我們李家中沒什麼長輩,我可以自己決定,但慕月家中還有父母和爺爺健在,這件事我也不能太草率,否則明不正則言不順!」

「這倒也是!」

孫德柱點點頭,正想聊聊這個話題,不過這個時候院子外傳來汽車響動的聲音,兩個穿西裝,戴墨鏡,看起來很像黑社會的彪形大漢先行走進了院子,看得孫德柱眼瞳不由一縮,不明發生了什麼事。

李延國倒是對這兩個人並沒有太放在心上,自這二人進來后,他一眼就看穿了對方的實力,他見孫德柱神情緊張,就安慰道:「老支書,這兩個是保鏢,估計是來找向南的,不用緊張!」

慕月提著水壺在澆花,看到這兩個西裝眼鏡大漢進了院子,就放下了水壺迎了過去。

隨即,就見一位身材惹火曼妙,容貌姿色漂亮好看的女人就進了院子,尤其是那個漂亮嬌艷女人發出的聲音,彷彿能勾走人的魂,讓孫德柱不禁打了個哆嗦,不敢多看這個極為漂亮嫵媚的女人,生怕把持不住失態,那老臉就丟大發了。

於是孫德柱生了退意,就道:「延國,既然你家裡來客人了,那我先走了!」說著,孫德柱迅速離開院子。

來的女人,正是南無瑤。

慕月將她迎進了院子后,南無瑤打量了下這座庭院,不禁贊道:「這院子裝扮的倒是挺漂亮,很悠然閑適的農家生活嘛,看來慕月你在這裡過的應該非常的舒心!」

李延國還是第一次見到南無瑤,對於這個女人的姿色,還有那股妖媚氣質且不說,尤其是內斂的實力,倒讓李延國心生幾分忌憚,道:「慕月,這位是?」 求訂閱,推薦票!

……

慕月道:「延國,她就是我跟你提起過的南無瑤,與向南有合作關係,我們相處的還不錯!」

「哦,原來是南小姐,幸會!」

李延國曾聽慕月說起過這個人,秘武藥王宗在這世俗界的使者代言人。

要不是慕月談到她的性格與為人,對她的印象不錯的話,李延國第一眼見這個女人,定然會和李向南以前第一次見時那般,在不了解的情況下,對這個女人心生提防,畢竟這個女人的姿色和氣質,確實會讓人不由自主地心生警惕。

南無瑤和李延國握了手后,隨意打量了他幾眼,就道:「你很強,現在舊傷被治好,你將會更強,我原想李向南一心四處尋找靈藥為他的二叔治療,想必應該是普通人一個,想不到你們叔侄個個都有著不俗的實力,慕月跟著你,安全有保障!」

「南小姐過獎了!」

李延國對這個女人說話這麼直接爽朗,倒是心生幾分好感,於是請她落了坐,道:「這裡是鄉下小山村,不知南小姐登門是不是有什麼要緊事找向南?」

提及了李向南,南無瑤四下張望了下,道:「他不在家嗎?」

慕月道:「向南確實不在家,都出去一個多月了,不過他走的時候向曾我們叮囑過,如果無瑤你來了,就轉告你,合作的事他會放在心上,不過想請你多等他一個月……」

南無瑤道:「我此次來。並不是為了談這件事的,而是有另外的事想要告訴你們一聲,還是關於李向南的,因為他的敏感身份暴露的緣故,除了秘武門派在這世俗的行走在派人關注外,我還打聽到有幾個亦正亦邪的門派好像已經開始要採取行動,你們要小心提防!」

李延國聞言,神情肅然,道:「那些名門正派做事講究規則與分寸,不會亂來。而那些亦正亦邪的門派。就沒有那麼多顧忌,無非採用針對向南身邊親近之人,以逼迫向南就範的手段,多謝南小姐的提醒。我和慕月會留意的!」

慕月蹙起秀眉。道:「要是針對我和延國。我們倒不懼,但是向南在這世俗定然也會有關係親密的普通人,若是他們對這些人下手的話。就很難防範了!」

南無瑤道:「這個你們倒不用擔心,秘武門派中或者會有做事不講規矩的黑暗勢力,但是這世俗界的許多國力強大的國家,都會與一些正派關係交好。

尤其是這華國,這是秘武門派千年繁衍的傳統根基所在,他們不會容許有其它黑暗勢力介入,不過這件事,華國的高層也已經知曉,他們會和一些秘武門派聯手做出布置和防備。

但是對於李向南來說,或許用不了多久,華國高層應該會找他談話,至於是挽留他加入華國的秘密組織,還是有別的請求,我也不好猜測!」

李延國道:「你是說,向南被秘武門認定的特殊異人身份,現在也引起了國家高層的關注?」

南無瑤道:「這種消息一旦傳開,是不可能隱瞞住的,李向南的身份問題,一方面對他有極大好處,但同時也會帶來極大的麻煩,在秘武門派複雜的鬥爭中,他極有可能會因這個身份被捲入漩渦的中心。」

「這件事,等向南回來,我會提醒他的!」

「好了言盡與此,既然李向南不在,那麼我也不想打擾你們平靜的農家生活,也該離開了!」

南無瑤說了幾句,也不打算停留,便起身告辭。

慕月和李延國也沒有挽留,將南無瑤送出門外。

不過南無瑤在上車之時,又停了下來,道:「對了,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忘了提醒慕月你了,我估計在近期,那秋素然應該也會找上門來向你示好。

她妹妹因為又幹了一件蠢不可及的事情,無意中把李向南的身份透露了出去,弄的現在諸門皆知,使百秋谷不單損了利益,更損了名聲,這次門派要提前將她召回去,估計她晉陞執舵沒有可能了。

而那個秋素心就更好不到哪裡了,這次門派本打算派她出來歷練,同時接那嚴無霜的班,沒料到她才入世,就干出了幾件蠢事,讓青霜門主對她大為失望,所以她此次應該也會隨秋素然一同返回。

不過在返回之前,我料定那姐妹二人定然還會找上門來,因修絕心寒冰之道,那秋素心必定不甘心這樣帶著心結離開,或許還想找李向南和你的麻煩,但秋素然已然與她妹妹離心,姐妹關係決裂,應該是想要竭力制止她妹妹再干蠢事。

所以慕月你要注意,在這期間,秋素然必定會和你的家族進行一些利益交換,但是秋素心極有可能會橫加干涉,其它暗處的人也可能會推波助瀾,使情事出現變數。

不管是秋素然的利益交換,還是秋素心的針鋒相對,我希望你最好能避開這二人,待到他們返回秘武門以後再出來,想必秋百穀新派出來的使者,定然會彌補這件事,這將會對你十分有利!」

南無瑤向慕月交代了這番話后,就上車駛離。

在那汽車漸漸駛出村子以後,慕月和李延國回到家中,李延國道:「慕月,我覺得那南無瑤的話說的很有道理,本來打算等向南回來就帶你一起回一趟慕家,看來現在事情又出現了變數,我們的行程要暫時擱淺了!」

慕月點點頭,道:「好在向南教會了我們控制村中這座地靈大陣,假如碰到的話,我盡量避開他們就是,只是我擔心她們找不到我,又會針對你,你的傷……」

「沒事,我的傷已經恢復了七八成了,再者向南曾經也給了我半部頂級的武道劍法,我一直在練習,對付五級以下的秘武師不在話下,你大可放心!」

慕月聞言,這才微微放心,但心中卻在想:「這件事,恐怕還是少不得向南知道后要出面,這隻會給他帶去更多的麻煩,唉,為什麼相愛的人總無法順利的在一起,總有這麼多波折發生呢……」

……

隱霧山中,歲月無常變化,並不會打擾到山中的平靜。

山谷洞府之中,李向南就像是一尊磐石,靜坐於洞府內的那顆陽石之上,整個洞府之中的天地靈氣就像是匯聚生成了一道漩渦。

而李向南正處於漩渦的中心,那些靈氣不斷地朝著他涌去,並在他的周身蔓延,而他的頭頂,那尊古塔依舊綻放著淡淡的光澤懸浮著。

在李向南的吐納之中,十八道靈竅就像是同時在呼吸一般,當大量的天地靈氣湧入他的體內,被靈竅吸收煉化,匯聚成一股真氣凝聚他的丹田之中,使他的丹田越發的飽滿,大量的小氣漩生成后,在經脈之中不停遊走,並在修復著第三條經脈之中的破損之處。

但與此同時,李向南的神魂,卻是沉浸在那鬼母陰珠的核心的小幽冥泉之中,不斷地吸取著小幽冥泉提供的充沛靈力。

而在那小幽冥泉里,還蘊養著剩下的幾枚經過噬靈**提純過後的陰魂靈核。

那提升修為的速成之法,果然是充滿了危險性與未知性。

李向南這次用噬靈**提純陰魂靈核修鍊的過程中,在衝擊第三道經脈靈竅的時候,卻是發生了一些小意外,讓他衝擊聚靈三重並沒有獲得成功。

他也沒有想到,這次在他吞噬了陰魂靈核的修鍊過程中,所產生的心魔竟然無比的強大,讓他幾乎沒有堅持住。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