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當夏侯傑把自己的藏品都奉獻出來的時候,杜小鳳直接皺着眉頭一巴掌打了過去。

“啪!”

“夏侯傑,你不要天真了,就算你給我再多東西,我也不會放你離開的。你別以爲我不知道,如果我放你離開的話,你一定不會放過我的。”

夏侯傑聽到後,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

很快杜小鳳的話讓他整個人渾身顫抖了起來,他能夠知道今天自己死定了。

“我不想再看到他了,讓他直接消失今天的事情,將不會有人再知道了。”

既然杜小鳳已經將自己想要的東西都拿到了,那麼留着夏侯傑也沒什麼用了。

說實話,如果要是以前的話,杜小鳳說不定會放得夏侯傑,不過如今夏侯傑讓他回去自己可就死定了。

而且之前夏侯傑竟然想要殺了他們,這讓杜小鳳十分的憤怒。

沒想到這個夏侯傑這麼心狠手辣,如果要是讓夏侯傑回去的話,那麼他可就死定了。

“大小姐,你放心吧,我一定會讓他沒來過這個世界一樣。”

手下說完後直接向着夏侯傑走了過去。

夏侯傑看到這一幕後嚇壞了,他臉色有點難看,着急地大喊道。

“你們這羣混蛋,如果你們要是敢動我一根手指頭,我姐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姐,你快來救救我,這羣人竟然想殺了我!”

夏侯傑看到眼前的一切嚇壞了,他能夠知道自己應該沒什麼機會了。

他現在開始瘋狂的大喊了起來,希望自己姐姐能夠出現,一直以來夏侯傑的姐姐夏侯月一直都很疼他,希望夏侯月能夠出現救救他。

夏侯月在夏侯家族也是十分有能力的存在。

那邊的杜小鳳聽到後冷笑了一聲,直接說道。

“夏侯傑,你還是不要太天真了,沒有人再會來救你了。”

杜小鳳對於夏侯月還是十分了解的,夏侯家族之中夏侯月雖然是個女人,但是是一個十分有能力的女人。

如果他要是帶着人出現的話,那麼自己或許不是這些人的對手了。

不過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麼巧的事情,他不相信夏侯月也會出現在濱海市這個地方。

不過杜小鳳的話剛說完,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傳了過來。

“杜小鳳,你竟然敢欺負我弟弟,今天你死定了!”

當杜小鳳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嚇壞了,他慢慢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巧。

隨後他擡起頭看去,只見一個長相十分秀麗的女子走了出來,身後帶着一羣人。

杜小鳳看到這個女人的時候嚇壞了,沒想到夏侯月竟然出現了。

“姐,你快救救我!”


夏侯傑看到這一幕後,一臉的激動,隨後對着那邊的夏侯月說道。

沒想到自己姐姐真的來了,他十分的激動。

杜小鳳的手下看到這一幕後也着急了,隨後大喊道。

“大小姐,我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你趕緊離開吧,或許我們還能幫你拖一段時間。”

手下說完後,就向着夏侯月的人衝了過去,希望能夠擋住這些人。

只不過那邊的夏侯月聽到後,冷笑了一聲,搖搖頭說道。

“就憑你們這羣廢物,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

這些人也實在太過於天真了,以爲能夠是自己人的對手嗎?

接下來這讓他們知道一下自己的厲害。

夏侯月看了一下自己的手下那些手下點點頭,然後向着杜小鳳的人衝了過去。

不到幾分鐘的時間,杜小鳳的手下直接被打得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而杜小鳳也被抓住了。

“姐,你千萬不能放過他們,這羣人實在太可惡了!”

夏侯傑看到這一幕後,一臉委屈的看着夏侯月。

夏侯月一直都很疼他,只不過夏侯月似乎現在心情不好,然後對着夏侯傑冷哼了一聲,說道。

“你能不能給我閉嘴?”

夏侯月覺得自己這個弟弟實在是太廢物了,遇到事情竟然被人欺負成這樣。

說實話,如果不是夏侯家族一向都是由男人來繼承的話,自己怎麼會這麼疼他?

以自己的能力早就繼承了夏侯家族了,不過夏侯傑對於自己十分的依賴。

如果夏侯傑以後成爲家族的話,自己倒是可以站在背後去指揮他,讓他成爲自己的傀儡。

夏侯傑聽到後,也挺害怕自己的這個姐姐的,隨後夏侯月直接問道。

“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一次讓你帶血鳳凰來,怎麼可能不是這些人的對手?”

夏侯月皺着眉頭看着自己弟弟,隨後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這些人根本不可能是血鳳凰的對手,那麼只有一個可能,發生了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夏侯傑聽到後,立馬直接說道。

“姐,父親之前讓我來拍賣會,一定要拍下青龍玉佩,只不過半中間出現了一個叫王越的傢伙,是濱海市的首富。”


“說實話之前我並沒有把他放在眼裏,可是後來他竟然處處和我作對,還把龍形玉佩拍走了。原本我想要將青龍玉佩在半路中間搶走的,但是他身邊有個女人實在是太厲害了,我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王越就是現在濱海市風頭十分強盛的那個傢伙嘛,沒想到他竟然敢得罪我們夏侯家族。”

夏侯月聽到自己弟弟的話後,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說道。

說實話,最近王越名聲可是十分響亮啊。

短短半年之內,身家已經幾千億了,這樣的實力確實已經引起了京都十大家族的注意。

不過自己並沒有把這個傢伙放在眼裏,可是現在看來他不僅有錢,而且身邊的人也確實很厲害。

這讓他不得不去重視王越了。

而這時,夏侯月將目光放到了杜小鳳的身上。

杜小鳳看到對方看着自己,皺着眉頭說道。

“我什麼都不會和你說的。”

杜小鳳已經決定,他絕對不會把王越的事情透露出去的。

只不過當他說完後,夏侯月冷笑了一聲說道。

“杜小鳳,原本我不準備和你們杜氏家族爲敵的,不過你存心和我作對,也就別怪我了。”

“接下來我會找到那個王越,然後讓你們一起知道一下得罪我們夏侯家族的厲害,我一定會讓你們後悔的。”

“把他給我帶上,一起去找王越那個傢伙。”

夏侯月的手下聽到後點點頭,隨後將杜小鳳帶着離開了這邊。

“越哥,要不然一起在家裏吃個飯吧,我給你做好吃的。”

另一邊,王越把範朵朵送到他家門口的時候,看到王越離開,範朵朵想了想,對着王越說道。

他心裏面還是有點捨不得王越的,今天經歷了這麼多事情,讓他知道自己但內心。

他想和王越多待一會兒,但是一時間也找不到什麼好的藉口。

王越聽到範朵朵的話後,想了想說道。

“朵朵,今天有點太晚了,改天我請你吃飯吧。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王越說完後,就和林詩柔離開了。

範朵朵傻傻站在原地,不過也沒說什麼,轉身回到了家裏。

這邊當林詩柔和王越回到別墅的時候,王越便將拍到的青龍玉佩拿了出來,他心裏面有點激動。

“也不知道這青龍玉佩到底和我有什麼聯繫,接下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吧。”

王越深吸了一口氣,將盒中的青龍玉佩拿了出來。

他能夠感覺到青龍玉佩似乎和自己身體產生了一絲特殊的聯繫。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當王越將青龍玉佩握在手中的一瞬間,忽然他感覺到青龍玉佩之中有一道強烈的光束向着自己額頭竄了進來。

這一幕讓王越嚇了一跳,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

“我的頭好痛。”

就在這個時候,讓他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王越感覺到自己頭十分的痛,他開始不停地在地上打滾,儘管王越一平日裏十分的冷靜,但是他現在卻疼的要死。

他嘗試着站起來,但是卻怎麼也站不起來。 而這時林詩柔在門外聽到王越大叫着急,忙衝了進來,看着王越臉色一變,着急的說道。

“表哥,你到底怎麼了?”

隨後,林詩柔注意到了旁邊的青龍玉佩,就握在王越的手中。

他有些着急了,之前他就感覺到這青龍玉佩有點古怪,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隨後他急忙走過去,然後按住了王越,讓王越暫時沒有那麼痛苦。

而就在這時,忽然門外傳來了一陣腳步聲,隨後一個人忽然大喊了起來。

“少爺,大小姐,他們就在這裏。”

“給我衝進去。”

夏侯月很輕而易舉就找到了王越所在的別墅去。

當他聽到手下的話後,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然後直接說道。

沒想到王越這小子膽子這麼大,竟然敢欺負自己弟弟,接下來這讓他知道一下自己的厲害吧。

“大小姐,我們知道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