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傷?不對……自己不是傷的很嚴重麼?

凌峯突然想起了自己是前後胸穿擊傷,左胸也被匕首扎入半寸,怎麼……怎麼現在就結疤了?


緩緩回想起來,第一次與秦筱筱見面時,和喪豹等叛徒的大戰,身上的十餘道刀傷,在解救陳怡蕓是的***擦傷等等。不管是哪一次,只是過了一天,自己的傷口就會結巴,而且恢復的速度比以前007特效藥治療的還要迅速上幾倍!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шшш◆ⓣⓣⓚⓐⓝ◆C○ “啊……婉君!真的是你嗎?婉君!”剛剛從學校裏面奔逃而出的潘若琳,突然看見了眼前出現的熟悉身影,不由的驚叫了起來。

“啊……啊……啊……,潘若琳!我的親愛的!”一個身材出衆,臉蛋一點都不亞於潘若琳的女人,聽到潘若琳的聲音,突然像是瘋了一樣尖叫了幾聲,並衝向了潘若琳。

隨後,兩靚麗無比的女人在附屬中學外幾百個人異樣的眼神下摟抱在了一起,併發出陣陣驚笑。

“我要是那兩人的其中一個就好了!”這是在場衆人的心聲。

男的希望自己擁有其中一個美女的熱烈擁抱,而女的希望擁有那兩個人中其中一個人的容貌。總之現在的他們心中只有一個字“羨慕嫉妒恨!”

“哎呦,琳琳,你怎麼現在纔出來啊!我都等你好半天了!”輕柔的搖晃着潘若琳,唐婉君嘟着小嘴抱怨道。

“還說呢,怎麼你回來都不通知我一聲啊!哇!好帥的一身警服啊!婉君,你當上警官了啊!”潘若琳望着一身深綠色制服的唐婉君,幾乎都忘記了剛剛在自己身上所發生的事情。

“嘿嘿!蕉城區警察局副局長!這個官怎麼樣!”唐婉君微微揚起那傲人的下巴,挺了挺早已成熟的的胸部露出了一臉得意。

也只有在潘若琳這個從小玩到大,關係最好的閨蜜面前,唐婉君纔會拿出這個來炫耀,要不然,別說一個區的警察局副局長了,就算是一個市的警察廳廳長,她也不會多提一個字。

“恩!厲害啊!嘻嘻!我的小婉君終於出人頭地了!”潘若琳露出少女時代的聲音,輕輕的摸了摸唐婉君烏黑亮澤的秀髮,嘟聲道。誰也想不到一向正經的潘若琳潘老師會有這樣的一面,要不然別說林校棟了,只要是男人,都會爲這個女人爭得頭破血流。實在是太誘人了。

“嘿嘿!走吧!去我家,我們好好聊聊,我都想死你了!”說着唐婉君拉着潘若琳的手就往她那輛嶄新的紅色法拉利走去。沒辦法,專用的警車在昨天晚上追擊劫匪的時候報銷了,現在還呆在修理廠呢。

“恩!好……呃……”潘若琳總算是想起了自己忘了什麼。

“怎麼了,琳琳!”

“啊!沒什麼!” 卡上多了三個億 ,“奇怪,早該出來了啊!”

“什麼?誰啊?”潘若琳的聲音雖然小,不過怎麼能逃出唐婉君的法耳呢,唐婉君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是男朋友?嘿嘿,琳琳,你不老實哦!”

“什麼嘛!”本來經過這麼多的事情,潘若琳就有那麼一點那種感覺了,現在被唐婉君這麼一說,頓時臉就紅成了一片!“只……只是我的一個學生而已!”潘若琳心中不由的“砰砰砰……”就像是一千隻小鹿在她心臟的地方亂跳一樣。

嘿嘿,說實話,潘若琳說謊還是說實話,只要是看這一點就知道了,唐婉君作爲她從小到大的閨蜜她哪裏會不知道啊!不過這一次,潘若琳卻真的是說實話,她臉紅原因只是因爲被戳中心事而已。

“嘿嘿!有情況,而且還是師生戀!”唐婉君得意一笑,她一定要看看這個神祕的男朋友到底是誰。

“怎麼會是她!”遠處,一輛紅色的凱迪拉克裏面,突兀的響起了這個聲音。不是凌峯是誰!明顯沒想到潘若琳居然會合那個極品教官居然會有這一層關係!雖然凌峯堅信那天在現場自己應該不會留下什麼證據,不過,有秦筱筱這一層關係,這個女人自己還是少惹爲妙。

緩緩的拿起手中的手機,撥通了自己的電話。

“喂……”耳邊傳來了一聲輕盈的聲音。

“潘老師!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手機我借用一下,還有林校棟的事情就交給我了!”電話之中,凌峯關切的說道。

“哦!”

凌峯明顯可以聽出那一聲“哦”字裏帶着的落寞。

掛了電話,望着坐上法拉利的兩女,凌峯無奈的搖了搖頭。

下午,唐婉君並沒有課,所以也沒有來到學校。


至於範史,見到凌峯依然保持這那種人畜無害的笑容,不過想一想就知道了林校棟桌子上的那些照片一定跟他有關,有時間自己一定得找他好好談談才行了。

課餘期間,凌峯抽了一個空擋,在林校棟不在的時候,再一次潛入了林校棟的辦公室。打開了林校棟的電腦。

林校棟,作爲學校的教導主任,在附屬中學待了這麼多年,雖然名聲狼藉,但想要扳倒豈是一個小小的視頻可以做到的,所以想要扳倒他,凌峯必定還要有更多的證據。

而這些證據所存在的地方那只有一個!林校棟的專用電腦。

果然,在林校棟的專用電腦裏面,凌峯發現了幾個加了密的文件夾。

稍稍一操作,文件夾就自動打開了。說實話,對凌峯來說,就算是M國的機密情報局的密碼,只要給凌峯一些時間他也能破譯,何況這只是一個稍稍加密的文件夾呢,不到一分鐘,幾個文件夾全部被凌峯打開了。

“嘿嘿!老**!這下你還不死!”看見這些文件裏面的祕密,凌峯不由的露出了他那排潔白的牙齒。

這老小子不僅與學校的十餘位女教師發生過關係,還將它當成自己的驕傲,全部都給記錄了下來,並附帶有日期和yin穢的照片。還有他將每一期考試的試卷透入給了個別學生,並附帶有收受賄賂的金額賬簿等等一系列的不齒之事。

就這些事情,別說扳倒林校棟了,就算是叫林校棟後半輩子在監獄裏面度過也不是不可能的。

不過凌峯卻不會那麼做,畢竟這裏面也有人可能是無辜的,就像是今天的潘若琳。若不是她在掙扎的時候不小心觸碰到了自己記錄在她手機內的手機號碼,恐怕這些加密文件裏面也就會有她一個了。

所以,凌峯並不想因爲這件事情,害了那些無辜的老師,至於那些心甘情願的,在凌峯想來,只要林校棟被扳倒了,她們也就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至於林校棟本人,凌峯想要他死,他就不可能會活着。 南海市華朗區,一個名爲金碧輝煌的酒店內燈火通明,金碧輝煌,位於華朗區最爲繁華的的地段,沒人敢在這裏鬧事,也沒人敢搜查這裏,因爲這裏是華朗區第一社團天霸團的總部。

酒店的前五層與正常的酒店毫無差別,甚至更爲繁華,但只要你踏入第六層的樓梯口處,你就會得到無限的樂趣,五光十色的霓虹稍顯黯淡,菸草混合着的煙霧四處繚繞,散落在酒瓶呯呯嗙嗙敲擊着,頹廢的各色男女隨着嘈雜的音樂瘋狂搖擺着身體,宛如羣魔亂舞,在某個陰暗角落,一對對男男女女在進行着無比歡樂的事情,比起“不夜城”酒吧!這裏的糜爛更甚十分,這也是大都市的華燈下最墮落的一面。

不過最爲重要的不是這金碧輝煌的酒吧,而是在酒吧的上層那龐大的煉獄場,也就是金碧輝煌最爲殘酷的地下黑拳市場。這是個魚龍混雜的地方,這是個草菅人命的地方,這裏充滿了血腥,充滿了暴力,充滿了人性最爲醜惡的一面。這裏也是王天霸剛剛開設用來選拔實力強勁的打手的地方。

此時,黑拳市場內部人聲沸洋,兩名將近兩米的大漢在拳擊臺上互相搏殺着,鮮血灑滿了擂臺之上的每個人角落,但似乎卻沒有一個人爲此而停止對對方的攻擊,這更加刺激這臺下的觀衆,嘶吼聲,吶喊聲,歡呼聲不絕於耳。

然而,就在這樣的一個地方煉獄般的地方,卻出現了一個十七八歲的,看起來還帶着一身學生氣息的男子。黑衣,黑褲,就連身上的那份稚氣都還未真正的退去。

當然,如果你真的這樣看他的話,那就錯了,大錯特錯,因爲他,正是凌峯。


離開了學校,與秦筱筱知會了一聲,凌峯就開着那輛紅色的凱迪拉克出現在了這裏。當然他並沒有告訴秦筱筱自己是去天霸團的總部,要不然這丫頭鐵定不會答應的。

既然前幾天,在那次會談中,凌峯示意秦筱筱放出那樣的話,那就註定了這場幫派之間的戰爭,凌峯是不可能再置身事外了。

當然。凌峯也不會傻到去刺殺王天霸和獨狼兩個人,雖然這殺這兩人對凌峯來說並沒有什麼難度,不過如果自己真的這樣做的話,那自己可以說多多少少就會暴露在某些人的眼皮底下,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這一個道理凌峯不會不懂!再者,就算是殺了這兩個領頭的,“天霸團”和“義會”的勢力也不會因此而消散,到時候恐怕還會引來兩大幫派的瘋狂反擊!“手魂幫”得不償失!凌峯要做的,就是要將王天霸的“天霸團”和獨狼“義會”的兩個幫會連根拔起。

而且昨天的刺殺,凌峯不會忘記,有這樣的強悍殺手要對自己下手,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有精力做太多的事情。雖然不長大哦爲什麼最後刺客會停止對自己的擊殺,只能把原因歸到自己的那槍卻是打中了刺客,否則真的無法解釋了。

這“天霸團”的底蘊還真是渾厚啊!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凌峯不由的讚歎了一聲。看來先前在秦筱筱哪裏得到的信息也不是很全面,這天霸團,絕對不簡單!

伴隨着人山人海,凌峯四處收索着,他今天來到這裏的目的當然不是來看這些沒有任何技巧的廝殺,對於這些打黑拳的人,凌峯不會有太多的注意,要知道,如果他們真的上的了檯面的話,也不會在這樣的地方賣弄這他們的軀殼。

別的地方,凌峯不敢說,但在華夏國的地界,只要你真真正正的上的了檯面,幾乎都會被國家所記錄,再進行篩選,聽話的錄用。不聽話的,哼!那就只好對不起了!別以爲**都是吃素的,黑道!呵!就算你再強,在**面前,你只是跳樑小醜,頂多只是一顆由他們擺佈的棋子而已!

當然,真正脫離國家的個人,或者組織也有,不過,只要你的身份還不到一定的程度,是沒有資格知道這一切的。

人海中,站在最角落的一個房間前面的幾個穿着黑色T恤,帶着墨鏡的保鏢不由得吸引住了凌峯的目光,這些人身高全部超過一米八,而且體格健壯,身上明顯有着一股軍人的肅殺之氣,這些人應該是高級特種部隊出來的不會錯。

可這些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裏?難道黑澀會還請特種兵不成?凌峯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測,就憑王天霸的身份,除非他將自己的財產砸進一半進去,要不然他根本就不可能會請到僅次於自己組織級別的高級特種部隊裏的尖兵王當保鏢的,要知道這些尖兵王都是直屬國家之中的某個高級機構管轄的,就算是在自己還是007的時候,自己也沒有權利直接命令他們。

而現在的王天霸又沒有直接的生命危脅,他沒有理由花這些冤枉錢去做這些沒有任何意義的事情。

那只有一個可能了,就是在那個房間之中,存在着一個請得起他們,或者是值得他們保護的**要員。也就是那個王天霸背後的保護傘!

微微揚起了嘴角,凌峯習慣性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來今天的收穫應該會不小啊!


凌峯知道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如果要將正面將這些特種尖兵王擊殺,也不是不可能,但自己必定也會重傷,到時候根本就離不開這個地方,所以凌峯沒有那麼傻,他不想殺他們,也不想知道那位王天霸背後的保護傘在裏面做什麼。

他想知道的只是這名保護傘的真實身份,只要知道了這個人到底是誰,那就是最大的收穫。還是那句話,不賊偷,就怕賊惦記!不過這一次,凌峯纔是那個賊!

靜靜地等在那個地方,偶爾隨着人潮吶喊幾聲,說實在的,臺上的那兩個人還實在不怎麼樣,不過,這打假拳凌峯還真想不到,難怪這天霸團能吃得下這麼繁華的地區,並在這樣的地方設立總部,恐怕這三個幫派裏面,天霸團不管是財力還是實力都是名副其實的大亨!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臺上的兩名大漢終於筋疲力盡了。觀衆臺上有人歡喜有人愁。

也就在這個時候,凌峯一直注意的地方也有了動靜,原先一直守衛在門外的八名保鏢突然進入了兩個,隨後,一名五十來歲,身材中等,穿着一身休閒裝,身上隱隱透入這上位者氣息的男人在保鏢的護送下走了出來。

凌峯不認識這個人,不過只要知道他的相貌,想要了解他的身份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站住!別跑!”就在凌峯想要進一步跟蹤那名**要員時,一個聲音突然制止了他的行動,什麼?難道自己被暴露了?不可能……絕對……“噗”還未等凌峯反應過來。一個身影瞬間將撞在了他身上,凌峯躲閃不及,瞬間與來自撞了個滿懷,其實凌峯在預知要撞上的時候已經儘量避免了,不過自己是剎住了,不過對面的人可沒有凌峯這樣的身手!

習慣性的將手擋在胸前,只感覺兩團柔軟瞬間傳入凌峯的大腦,條件反射般向後退去,隨後就響起了一聲尖叫聲!

擡頭望去,一個二十來歲,穿着一身純白色連衣高領長裙,腰間緊束,胸前的兩道偉岸隨着氣息的不穩定引得一起一伏……待女子反應過來後,而兩隻白皙的玉手,瞬間擋住了剛剛被凌峯襲擊的地方。狠狠地瞪着眼前的凌峯一眼,精緻的小臉有些微紅,搭配着兩道微卷的霜鬢與盤起的秀髮,完完全全一副成熟的美!比起凌峯那個小女人秦筱筱也毫不遜色!

“是她(他)!”這是凌峯的第一反應,也是這名女子的第一反應。

看見凌峯依然用那種眼神盯着自己的胸部,美女立即惱了凌峯一眼,將手中一個類似於公文包,又比公文包來的時尚的包包擋在了自己的胸前,怒罵道:“流氓”

“流……”

“站住,抓住她!”凌峯還想解釋些什麼,突然從十來個身影出現在了離兩人將近五十米的地方大喊道。

聽到這個喊聲,美女瞬間打了個激靈,也不管對面的凌峯想要說些什麼,一把就推開凌峯奔逃而去。

“真是冤家啊!”看着美女曼妙的背影,凌峯暗歎道,“不過這手感還真是不錯哈!”凌峯開始有些意淫了。

不過意淫歸意淫,凌峯還沒有到變態的地步,凌峯不是個多管閒事的人,不過這件事情他卻不能不管,不是因爲這個女的長得好看,只是,這女的他認識,三槓兩星,美女警官,唐婉君。

不說她來這裏到底做了什麼,就看在潘若琳的份上,這件事情他也不能不管了。

無奈的嘆了口氣,提起腳步,凌峯就向着衆人消失的地方追了過去。

此時的唐婉君是鬱悶無比,本來在京城,唐婉君就一直在她父親的庇護之下,一直都是天之驕女。好不容易擺脫了父親的束縛,來到這裏,可沒想道她來到這裏以後還是沒有任何實權,局裏的任何事情王局長和那些警察們都瞞着她。就連上一次的綁架案,自己作爲首功之臣也被重案組拒之門外。

就在這時,她想起了無意中在自己父親書房外聽到的有關南海市三大幫派之間的恩怨,這不,今天下午見了潘若琳,晚上又閒下來了,就獨自一人偷偷跑來調查資料。

可沒想到這她剛一潛入進去,這什麼事都還沒探聽到呢,就被人發現了,眼下如果是七八名大漢的話,憑藉她在警校裏面學的一招半式的,也能勉強對付一二,可這十幾個人,她還真沒辦法,要是被拖住,那後果還真不堪設想。

雖說她身份不一般,可現在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她來到這裏又沒有任何人知道,殺人滅口的事情她可是聽說過不少的。

怎麼辦?就快要追上來了!此時唐婉君真的急了,追自己的人是越來越多了,現在別說逃出去了,就算是想要呼救也沒有一個人聽得見了,因爲不知不覺,唐婉君已經看到了顯示她現在所在的樓層的數字了,13層!是13層!這下死定了。

突然,只感覺背後一陣風聲,她剛想回頭看,卻發現自己回不了頭了。

瞬間她想到了呼救,不管行不行,還是先叫了再說了。不過就在她想要開口的時候,一隻大手瞬間捂上了他的小嘴。

“別出聲!跟着我來!”凌峯站在唐婉君背後,一條臂彎勒住她雪白纖細的脖子,另一隻手死死捂着她的紅脣小嘴。

唐婉君真是嚇壞了,雖說她也算是見過大場面的,可眼前面對着這些兇悍的黑社會,自己又孤軍深入,頓時露出了一臉驚慌失措的表情。

“聽着,我不會傷害你的,不過你要按我說的去做。”凌峯又低聲說了一句,然後倒拖着這隻小羔羊就躲進了一個剛剛自己發現的小倉庫內。

唐婉君心裏那個苦啊!挾持自己的這個人怎麼這麼厲害,自己剛剛費盡了氣力,別說掙脫了,就算是撼動也無法做到,真是太可怕了,被倒拖着往倉庫裏走,唐婉君心裏暗想道。

綁架勒索!劫財劫色!再殺人毀屍!一想到等下自己有可能面臨的一切!天吶!怎麼辦,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啊!

拉着唐婉君來到倉庫的角落,凌峯終於鬆開了手,把這個小特務推到了窗口,月光照在她蒼白的臉上,滲透出一種別樣的美。

凌峯這麼做也只希望他看到自己的臉,不再亂叫罷了,怎麼說自己先前在她面前也是一個良好市民。“聽着!你現在……”

“是你!”唐婉君看見眼前的人就是凌峯,瞬間一驚,又是一喜。

“別囉嗦了!還想不想出去!”凌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他只希望早點將這小妮子救出去,然後不在有任何聯繫。

“恩……想!當然想……”

凌峯點點頭,道:“好,那就脫衣服吧!”說着便開始脫自己身上的衣服。

唐婉君的眼睛一下瞪的老大,指着凌峯,“你……你……你幹什麼!你無恥!”

“我說大姐!你想哪裏去了!沒想到你長得還算可以,內心裏面卻這麼齷齪!”凌峯白了唐婉君一眼。

“你……你……你……”被凌峯反咬一口,唐婉君激動的話都說不出來。

“你什麼你!脫!”凌峯怒了,外面的腳步越來越近了,現在根本就沒時間解釋了,此時的他已經之剩下了一件褲衩。

自以爲經歷過很多風浪的唐婉君被凌峯這麼一吼,又看見凌峯那赤·裸·裸·的身體,雖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想想等下即將要發生的事情,淚水瞬間就涌到了眼眶邊緣:“我……我前天遇到你,還以爲你是好人,誰知道你這麼壞!”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