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沒料到那個娘們兒居然化身進入了他的世界,並且摻和了一腳。將幽泉的威脅直接上提了一個級別。妖魔合一,汲取地脈靈力的速度陡增十倍。現在已經成長到一個另長眉都觸目驚心的地步。本體不在,僅僅一個化身,已經完全鎮不住了。

若是讓那幽泉老魔最終魔化了這方世界,就算是本體,也要心疼到吐血。

「居然這般厲害么,不知祖師可有什麼除魔的計策?」許仕林沉聲說道;

如今的幽泉血魔已經到達任何計策都蒼白無力的地步,從山川靈氣流逝的情況看來,幽泉血魔出關的日子不遠了。

「我的本體出現麻煩,老夫已經不能在這世界再幫你們了,對抗幽冥血魔只能依靠你們自己的力量。天雷雙劍必須合璧,我會將我精神力量注入到李英奇與廉刑的身體之中,唯有承受了我精神力量的二人雙劍合璧,才擁有對抗血魔的力量。」長眉祖師沉聲說道;

「仕林,我走之後,你就是峨眉第二代掌門人,這一方世界的生死存亡,就交給你了。」

「祖師,不是還有三元歸一么?」許仕林突然問道;「難道幽泉已經強橫到連三元歸一都沒用的地步了么?」

「三元歸一!」長眉祖師低聲嘆了一口氣;「若是沒有得到妖之力量的幽泉,三元歸一足以殺他。但現在的幽泉,即便是三元歸一,也沒有用了。南明離火劍,與南明離火都老夫都已經給了玄天宗。成與不成皆看天意。」

二人對話,段雷在旁邊聽得一臉懵逼,只知道幽泉老魔再度突破,已經強橫到無法可治的地步,什麼三元歸一,完全不懂。

「如今蜀山正道聯盟,吾為盟主,此次飛升,只能秘密飛升,不可大張旗鼓,以免泄了士氣,仕林,吾知你有一寶,能自由變化,你便變化成我的模樣,主持此次與血魔的決戰吧。」

許仕林連連搖頭,你不知道那寶物長什麼樣子,不到生死危機,無論如何也不用它。

「哈哈哈哈,吾知你心中的顧慮,拿來,老夫為你煉化一番,改改樣式即可。」長眉祖師忍不住笑道;

許仕林扭頭靜靜地盯著段雷。看的段雷頭皮發麻,連忙轉過身去。

許仕林這才從小宇宙當中掏出一個大紅色的肚兜,拋給長眉祖師。正是當初在地府當中,王蓬絮贈與許仕林的變化至寶三十六變神肚兜。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九天神皇 「關鍵時候,我已通知丹辰子本尊前來這裡幫你!這神仙兜已經被吾改成三十六變神仙帽,能變化身形,遮擋氣息,在我修為以下的人看不出來。最終的成敗已經完全交到你的手中,小徒孫兒,成與不成就看你的了。」

對著許仕林和段雷點點頭,白眉身形一動,直接破空而去,飛升離開。

長眉祖師偷偷飛升離開,許仕林利用三十六變神仙兜變成長眉的模樣,發號施令。知情人段雷做著配合。峨眉山並沒有出現波動。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讓廉刑開竅,九朵靈氣蓮花如今只剩下三朵依然卡房,如今距離血魔出關,沒有多長時間了,雙劍必須合璧,唯有雙劍合璧才能獲得抵抗幽泉的力量。」許仕林沉聲說道:

「段雷!」

「師尊!」

「帶我去找廉刑,如今這種時刻,沒有時間讓他自己開竅了。」許仕林點點頭。

「諾!」

二人身形如電,幾個起落就已經來到峨眉山下的藏劍峰之上。只見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男子正提著一柄銹跡斑斑的破劍,胡亂的耍動著。

胭脂扣 真正的耍弄,胡亂的揮舞,一點劍法的章法都沒有,甚至連花拳繡腿都算不上。

「祖師?弟子廉刑,拜見祖師,拜見段師叔。」眼見許仕林和段雷出現,廉刑立即收手拜見,頗不好意思。

「如今,天地大劫來臨,峨眉需要你的力量!你更需要找回屬於你的力量。」許仕林輕輕的說道;「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祖師,我也想找回我的力量,只是我到底是誰我都不知道?所有人都在問我是誰,都在等我開竅,我也想開竅,可這竅兒到底該怎麼開啊?」廉刑非常苦惱的拍了拍自己光光的腦門,神色間充滿了無奈的說道。

看廉刑苦惱無奈的模樣,許仕林也能夠理解他現在的想法,可以說整個峨眉山都在等他開竅,廉刑的壓力也很大,可他卻不知道該從哪方面去努力。

「英奇呢?你師父在哪裡?」許仕林皺眉說道;

「師父,老是罵我不開竅,又被氣走了。」廉刑訕然一笑;「祖師爺,您是天下最厲害的人,要不您教教我,該怎麼開竅吧。」

「我找你就是此意,雖然不能直接讓你開竅,卻也能讓你好好的體悟一番生死輪迴。能否成功不知道,苦頭你卻是要吃些的!」 撩人妻:腹黑總裁強要不止 許仕林點點頭道;

「祖師爺,試試,試試,徒孫兒不怕吃苦,我就怕吃再多的苦也找不到努力的方向。」廉刑不住的點頭,眼神大亮,驚喜的說道;

祖師爺雖然說只是一個

希望,不能保證一定能成功,可對廉刑而言,卻像是在絕望之中看到了一縷陽光,忍不住就要緊緊的抓住。

既然如此,那我就試試。許仕林冷喝一聲,

「六合旗門,出來!」

丹田小宇宙當中,佔據天地六極的六道旗門,頓時一顫,每一道都分出一道分身,匯聚在一起,衝出丹田之外。

普一出現在蜀山傳世界,迎風便漲,一桿桿大旗遮天蔽日,六道旗門圍住圍住藏劍峰,法理勾連,緩緩的組成兩儀微塵大陣。

「生死幻滅同泡影,兩界等微塵。微塵之地,演化宇宙洪荒!此陣名為兩儀微塵大陣。廉刑,你可敢到陣中走一遭?在此陣中縱橫一世,我要你戰遍天下高手。可敢?」許仕林望著廉刑的雙眼,沉聲說道;

「敢!祖師,徒孫去也!」廉刑跪下磕了三個響頭,提著手中的破劍,二話不說,直接跑著闖入陣中。

唰唰兩道遁光出現在許仕林身側。

「李英奇,拜見師尊!」

「玄天宗,拜見長眉真人!」

「嗯!」許仕林點點頭,臉色凝重的望著大陣中演化的虛幻世界。將兩儀微塵大陣布在體外,將風雲界的歷史在蜀山界演化出來,還是第一次。由不得他不慎重。

……

大漢皇宮,一株參天古木之下,一張石桌,幾把石凳。

兩人正坐在桌旁。一人看起來約摸五十來歲,生得丰神炯異,神采非凡,但兩鬢微白。另一位卻是童顏鶴髮的老翁,也是松風鶴骨,紅光滿面,精神矍鑠,正對著身前石桌上的棋局,凝神思考。

約莫過了一個多時辰,老翁終於開口說話,樂呵呵笑道:「好了,王兄,老夫終於想出來了!」

話語落下,中年人微微睜眼,似信非信,似笑非笑,道:「哦,童兄,你想出來了?」

「哼,你不要每次都把我看得如此之差!」

老翁得意洋洋,伸出手中二指,夾住一枚黑子,往棋盤拋落。

棋子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正好落在棋盤中黑子之側,竟不反彈。那老翁笑容滿面,道:「這一步如何!」

「好倒是好,不過,你輸了!」中年人也是面露微笑,手指往棋盤上輕輕一點,那罐子里竟然飛出一粒白子,不偏不倚地落入棋局之中。

老翁看著棋局,呆了半晌,拍著額頭,後悔不跌:「哎呀……老夫怎麼沒有想到這手……」

他不斷搖頭,自責不已。

中年人抬起頭,道:「如何,認輸了?」

「不下了,不下了……這已是九十九次輸給你了……」

「棋下完了,也該做正事了吧!」中年人目光驟然望向宮外,精光爆射。

不動則已,一動驚人。

方圓十里之內,剎那間劍光瀰漫。

到處是劍光,明亮,刺眼,不可視。

宛如劍的國。又如天上日。煌煌大觀。

劍氣縱橫數十里。

甚至空氣中也滿是劍氣,人身處其中,不能呼吸。

一呼吸,就會死。

「張角重傷,南華死了,于吉死了,黃忠死了,呂布死了,如今此人,終於找到我們這裡來了。」

老翁身處劍世界之中,面色淡然,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顯然是與中年人一個境界的存在。

「劍神王越,槍王童淵,蜀山廉刑,前來挑戰。還望兩位能夠與我一戰。」一個光頭青年,提著一把銹跡斑斑的破劍,在虛空中踏步,緩緩向著皇宮中走來。

「劍聖廉刑!你居然毫髮無傷?連張老賊的黃天雷域都奈何不得你?」槍王童淵眉頭微微一皺,劍聖廉刑乃是二十年前突兀出現的一個怪才,剛開始時什麼也不會,命極硬,怎麼殺都不死,學習能力極強,二十年來修為突飛猛進。如今已經是天下絕頂的高手。

「童老頭你錯了,他沒有毫髮!」

「二十年了,二十年我廉刑走遍天下,敗盡天下英雄。戰過皇天張角,會過九原呂布,斗過南陽黃忠,如今只剩下你槍王童淵與劍神王越。只是直至此時,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才能開竅。」廉刑望著劍神,望著槍王,完全無視周遭匯聚過來的軍卒。

「或許,待我敗了你們,就能明白什麼叫做開竅!」

隨著世界的演化,雖然許仕林等人在外面維持陣法不過短短的時間,但是在虛幻的世界中,廉刑已經生活了二十年,身上漸漸的湧現出一股氣息。

「這種感覺,是長空師兄,要回來了?」站在許仕林身後,望著大陣中盤坐的身形,感受著她身上湧現的氣息,這股熟悉的氣息,令李英奇瞪大雙眼,滿是期待。

「相似,卻又不同。」玄天宗沉聲說道;「極其相似,但絕對不同。」

隨著廉刑身上的氣息緩緩的蒸騰起來,橫插在廉刑後背腰間的那柄破破爛爛的銹劍也輕輕的震顫了起來,那些鐵鏽似乎裂開了的樣子,一道道鋒銳的劍光從那鐵鏽的裂痕中四溢出來,微微震顫的銹劍也發出一聲聲低沉的劍吟聲,仔細感覺能夠聽得出這劍吟聲中帶著歡快的感覺。

。九天神皇 「長空無忌是長空無忌,廉刑就是廉刑!」許仕林沉聲說道;「找回的只是曾經的力量,但人與記憶早已不同。六合旗門,兩儀微塵,歸位!」

六道旗門驟然化作六道小旗飛入許仕林身體中不見,沒有大陣封鎖氣息,閉目站在藏劍峰峰頂的廉行氣息越來越強,也越來越濃郁,他身後的長劍銹跡飛速的脫落,一柄鋒銳的神劍自動飛出,直衝雲霄,與此同時那成千上萬柄插在藏劍峰上是飛劍,在這一刻似乎受到了牽引似的,跟著飛起來,對著雷炎劍頂禮膜拜。

一朝出鞘,萬劍來朝!

「成功了…真的成功了……人雖然不同,劍還在!」李英奇抬頭看著萬劍齊飛的場景,精緻的俏臉上一片複雜之色,有欣喜,有驚愕,有愧疚,不一而足。

「這是?萬劍朝宗拜雷炎?廉刑他終於開竅了?」這邊萬劍齊飛的場景,峨眉山的人自然也都看到了,一個個臉上都帶著驚喜之色,天雷雙劍終於再次集齊。

「雷炎劍?真不愧是峨眉山的鎮山之寶,果威風絕世!」相對於峨眉山弟子的驚喜,那些五台山的弟子們看著萬劍齊飛的盛況,更多的還是驚嘆,聲勢如此浩大,真不愧天下最強神兵,天雷雙劍的名頭。

閉目盤坐的廉刑雙眼陡然大睜,眼神突然炯炯有神,整個人也是突然長身而起的飛了起來,隨著他的動作,天空中飛舞的雷炎劍直接落了下來,廉刑一把將雷炎劍抓在手中。

嗡!

心隨意動,只見雷炎劍在廉刑的手中突然間化作一柄十幾丈長的巨型長劍,碧綠色的長劍看起來就像是火焰所化的巨劍一般,同時,炙熱而霸道的劍氣瀰漫了出來。

「雷炎!我們又見面了啊……劍神王越,槍王童淵,多謝你的饋贈。」廉刑看著自己手中的雷炎劍,眼神中帶著許多唏噓感慨之色。

是的,他已經開竅了,在槍王童淵與劍神王越聯手攻擊之下,在生死危機之中,終於找回曾經的力量。

「無忌?是你嗎?太好了……」,李英奇看著廉刑開口笑道,雖然模樣不同了,可是氣質卻是驚人的相似。

「無忌?」將雷炎劍收了起來,廉刑從空中降落了下來,目光在李英奇和玄天宗兩人的身上掃了一眼,旋即搖搖頭,道:「師父,長空無忌已去,我只是廉刑」。

「廉刑也好,你終於開竅,太好了,應對大劫,我們又添了一分把握……」聽廉刑的話,李英奇點點頭,臉上也充滿了欣喜之色的說道。

「嗯」,對於李英奇的話,廉刑也點點頭,他自然也知道現在局面的危急,轉過

頭來,廉刑又開口對許仕林說道:「徒孫兒廉刑,叩謝祖師!」

「嗯,好孩子,外界一剎那,陣中二十年,你能開竅,老夫也高興,我正道又添一份力量。英奇!」

「師尊!」

「你和廉刑,抓緊雙劍合璧吧,現在天下,需要你們的力量,這一次,可是不能再失敗了。」許仕林沉聲說道;「你二人且去沐浴凈身凝神!」

「是,師尊,我明白了!」

「是,師祖,我明白了!」

深情如斯,相待何年 隨著許仕林的話落,廉刑和李英奇他們都是認真的點點頭,他們也明白現在正道衰弱魔道猖狂的局面,雙劍合璧的力量也是現在最需要的。說罷,御劍飛走,靜心凝神做準備。

「玄天宗!」

「真人」玄天宗拱手施禮。

「對付幽泉,僅僅是天雷合璧還遠遠不夠,你必須做到精神的力量,重生的力量,與宇宙的力量三元合一。」

「精神的力量,我給你的南明離火足矣,宇宙的力量,有我這柄破天錐足矣,重生的力量,唯有死一次才能知道如何重生。」

「必須要死一次么?」玄天宗臉色沉重,肅然說道;

「不經死亡,何談重生!」許仕林遙遙頭。

「真人,」玄天宗肅然道;

「玄天宗若身死,此戰若敗,天下歸於魔道,此戰若勝,崑崙的傳承就請真人照看了。」

「嗯!」許仕林緩緩閉上雙眼,點點頭。

「如此,玄天宗,就先走一步了!」說罷,幾個跳躍,消失不見。

「掌門,玄天宗身死,是不是太過……」段雷輕聲說道;「師尊已經飛升,玄天宗一旦真的死亡,就再沒有人能夠將他復活了。」

「賭一賭也要賭了,在玄天宗身上,長眉祖師付出了極大的心血,有南明離火在,能保住他一線生機。重生的力量,唯有他自己悟出來才行,別人誰也幫不了。」許仕林沉聲說道;「幽泉給我們留下的時間,不多了,不能三元合一的玄天宗,在大劫當中,只有死路一條。」

……

「師父,我們要開始了!」廉刑定定的望著李英奇。

「廉刑,相信我,我們一定成功!」李英奇雙眼帶著前所未有堅定。

天下正道,肩負在我們身上,雙劍合璧,必然成功。

在這一刻廉刑也似乎能夠感覺到李英奇的心意,點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出劍吧」。

這一刻,所有峨眉山,乃至五台山的弟子們全都盯著天空中的李英奇和廉刑兩人了,

上一次雙劍合璧都失敗了,這一次,能否成功?

天擊!

李英奇嘴裡一聲嬌叱,天擊劍出現,化作長鞭一般的劍氣在空中凝聚,凝神以待。

雷炎!

廉刑的嘴裡同樣一聲低喝,碧綠色的炎劍出現,滾滾熱浪似乎能將天空都燒紅了,兩人相隔數千米,臨空對視。

在這一刻,李英奇似乎能夠感受到廉刑心中的思想,同樣的,廉刑似乎也能感受到李英奇的信念。

咻咻……

一左一右,天雷雙劍在空中劃過璀璨的光芒,相向而來,天雷雙劍,不只是要使用者心意相通,同樣還要順著天雷雙劍的劍意流轉……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