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因便在於此。

其中固然有天賦資質的原因,但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因為第五層禁制的存在,只要『魂』的承受力到達第五層禁制要求,又具有妖族血液的妖族強者,便能獲得一次對魂堪稱『質』的洗禮,真正蛻變為妖族頂級強者。

脫胎換骨!

原本林風就算通過第五層禁制的考驗,也無法接受黑霧能量的洗禮,甚至被這妖族先祖所遺留下來的『際遇』毀滅,但……


林風,並非普通人類。

在他的身上,不僅僅流著古族的血,更流著妖族的血!

鳳凰之血!

完美接受鳳凰傳承,林風雖是人類身軀,但資質能力卻和鳳凰沒有半點區別。鳳凰是為神獸,和妖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要知道妖族四大皇族之所以天賦絕倫,位列斗靈世界頂端,便是因為其種族血統有著上古凶獸的血脈,而鳳凰,同樣有著上古神獸的部分血脈。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鳳凰,其實是歸屬為妖族一類。

故而,林風對於黑霧能量不僅不會排斥,反而是因緣際會,此刻正是觸動——

大際遇!

…(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第二天,一到辦公室,郝仁就給劉松林打電話,讓他近期內找遼寧岫岩的貨主送兩車岫玉原石到龍城。

今年正月初三的時候,郝仁讓劉松林送了一車,當時給他轉了一百萬,其實那車原石連四十萬不要。劉松林一直念著欠錢的事,所以郝仁一說,他立馬答應。

和劉松林結束通話,郝仁笑著對宣萱說道:「上次為你度入真氣,讓你進入先天鍊氣境小成,這次,我一定讓你進入鍊氣境大成!」

人活到了宣萱這個層次,對於金錢其實已經不太看重了,她更在意的是自己修為的提升。修為提升后,自己的身體進入一個更好的狀態,無論是壽命還是生活質量,都會有一個質的飛躍。

昨天晚上,郝仁就這樣說了。宣萱因此興奮了一夜,今天更是激動得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她偎在郝仁身邊,任由他的大手在身上的身上摩挲。

宣萱今天還穿上次那一件加厚的長款旗袍。這是在龍城最有名的「衣品坊」量身定做的。她一次定做了好幾套,不光是自己的,還有郝禮和霍寒煙的。

郝仁每次看到宣萱穿旗袍,心中都上火。此時趁著寒煙還沒有到辦公室,他少不得對宣萱動一番手腳。

郝仁將宣萱抱起來,讓她坐在身上的腿上。自己的右手輕輕地撫摸著宣萱的小臉,然後忍不住在她的腮上親了一口。

宣萱也將小嘴湊了上來,鮮紅的唇慢慢地貼上了郝仁的大嘴。

「哥哥,我真的想早點和你拜天地、入洞房!」宣萱喃喃地說道。

「那就最近唄,別等你師叔了,好嗎?」郝仁感覺自己都要被一股心火給燒焦了。

「砰」的一聲,辦公室的門開了。寒煙突然看到眼前這一幕,急忙蒙住了自己的雙眼:「對不起,我什麼也沒看見!」

宣萱羞不可抑,急忙從郝仁的腿上坐了起來,跑過去將寒煙拉住:「姐姐,我們沒有什麼的?」

「真沒有什麼?」寒煙將雙眼放開。

「真的!」郝仁也這麼說。

「誰信!」寒煙笑道。


就在這時,郝仁的電話響了,是劉松林打來的。他告訴郝仁,那邊的貨主已經聯繫好了,兩個小時內就可以裝貨,最遲晚上六點之前就可以發車,明天上午絕對能到。

郝仁告訴劉松林,兩車貨到龍城后,還是開進湖畔人家的別墅,到時候他會親自卸貨。

掛了電話后,郝仁又給劉松林了一百萬。上次一車是四十萬,這次兩車是八十萬,而郝仁兩次一共轉了二百萬,等於多付了八十萬。這筆錢就放在劉松林的賬上,就當是借錢給他用。以後再要貨,肯定還是一個電話劉松林就給辦了。

寒煙問郝仁:「好人哥,你拉什麼來的,還需要放到宣萱的別墅?」

郝仁笑道:「想知道啊!我現在先不告訴你,晚上跟我們過去看看!」


寒煙做出一副生氣的樣子:「你們之間肯定有秘密,還拿我當外人!」

郝仁笑道:「現在不告訴你,是想給你一個驚喜!」

「什麼驚喜?」寒煙更迫不及待了。

「現在要告訴你,那就不是驚喜了!」說著,郝仁在寒煙的香腮上輕輕一吻。他已經決定,明天把寒煙的小周天也給打通。

吃過午飯,寒煙開著法拉利去學校了。

郝仁問宣萱:「公司里最近忙不忙?」

宣萱說道:「不忙,怎麼了?」

「跟我去一趟卧龍山峽谷吧!又有兩天沒去了。」郝仁說道。

「哎呀,那你還問我忙不忙幹什麼?你哪次讓我去,我不是再忙也跟你去了!」宣萱嗔道。

「好,好,是我的錯!」

郝仁開著奧迪Q7,一路向卧龍山駛去。找了個隱蔽的地方停下車。此時已經是晚春,山上鬱鬱蔥蔥,野花開滿了山坡。來山上踏青的人也多了起來。為了避免被人認出,他們早早地在車裡化了妝,換了衣服,又從「龍鬚溝」進了山谷,來到之前放置玉屑的石壁下。

這次玉屑又沒有了。還是和前幾次一樣,地上只有幾點塑料袋的碎片。郝仁放下一袋玉屑,就到處搜尋蹤跡。宣萱則站在那兒沉思。

過了一會兒,宣萱叫住郝仁:「哥哥,我們每次來這裡,你有沒有做個記錄?」

郝仁一聽:「記錄什麼?」他可沒有記日記的習慣,上學的時候,連個日記本都買不起。

「我自從來到現代社會,因為有些事物一時不明白,我需要記一下,久而久之,就養成了記錄的習慣。當然,我記的不是日記,只是大事記。關於這個峽谷的發現,我也記了。現在我有一個想法,不知道是不是正確!」

「說來聽聽!」郝仁鼓勵道。

「我們每次發現玉屑失蹤的時間,都是在每個農曆月的上半月!」宣萱倒是挺能總結。

「你是說,每逢月圓之前,就是玉屑失蹤的時候?」

從第一次採納君睿的建議在峽谷里放置玉屑開始,郝仁總是隔三差五的來一次。一般來說,每次放置玉屑之後,郝仁和宣萱來得最勤,基本上每隔兩三天來一次。但是一連幾趟沒有發現后,郝仁就鬆懈了,慢慢的延長到一個星期來一次。每當這時,玉屑就沒了。至於玉屑失蹤的日期,他還從來沒有研究過。

郝仁說道:「那這次先這樣放著吧!今天是農曆三月十八,照你說的規律,我們可能要等十幾天。這段時間,我們不要來得太勤,保持一個星期來一次就行。等到下個月的月初,我們再多來幾趟!」

「這就回去嗎?」宣萱問道。

「不回去,還在這裡看什麼?」郝仁笑道,「不過,這裡的風景是越來越好了!」

芳草、野花、藤蔓、古樹,在沒有動物肆虐的情況下,越髮長得茂盛繁密。有宣萱同游,郝仁真有點流連忘返了。

「我不是說這個!」宣萱說道,「我似乎又發現了生人的蹤跡!」

「在哪兒呢,我怎麼沒看到?」自從上次宣萱憑著嗅覺發現瘋丐,郝仁對她敏銳的感覺佩服得五體投地。

宣萱笑道:「雖然你的修為強過我,但是在直覺這方面,女人要勝過男人!」

郝仁笑道:「那你說說,來的人留下了什麼?」

宣萱說道:「我都說了是憑直覺,哪能說得那麼清楚!」

郝仁笑道:「說不清楚就慢慢想,走,我們先回家!」 咚!咚!咚!

那是震動的聲音,就好似心臟被重鎚一記一記的敲擊,沉重而有節奏。$().(w)(x).()

林風極烈睜大眼睛,此刻身體彷彿不屬於自己似的,一動也動不了,但感覺卻是異常的靈敏。就算不用眼看,自己都能清晰感覺到身體每一寸肌膚,每一條經脈,就好像腦海中有一片星羅棋布的空間。

這種感覺,是如此的特殊!

黑霧進入身體,與血液相融,與細胞相接,卻好似隱形般霎時不見,但心中的『暖意』卻是不斷提升,就好似一股股熱流進入其中。林風心跳蓬然,靈台一片清明。

生死關頭,怎會不清醒!

但預料中的危險並沒有出現,隨著時間流逝,身體的變化反是越來越清晰,整個人輕輕顫動。有危必有機,這奇異的黑霧能量湧入身體,倘若真要毀滅自己根本不費吹灰之力,而眼下……

卻只是如溫泉般滋潤著自己,雖然身體並未有任何提升,但心中暖意的升華卻能清楚感覺到,自己的魂沐浴在一片暖暖池中,放鬆自然,彷彿回到最原始的那一刻。

魂力,在不斷提升。

越強的魂力,意味著對身體越清晰的掌控,感覺,因為魂是整個身體的主心,控制一切。

而對天神者來說,魂的強大更是最直接,最顯著的實力提升,不僅僅是精神能力的增強,更是對本源能量的控制,掌握更是精益求精。林風此刻已是完全明白,心中倍感驚喜。

想不到的際遇!

闖入這片禁制,能獲得這等『待遇』完全是意想不到,唯獨……

「看來娘十之**不在此處。」林風暗道。一心兩用,接受魂之洗禮對自己來說並不需要太過注意,整個過程都是自然而然的發生著。儘管眼下自己無法動彈,但周圍的氣息卻也依稀能感應——在這片空間里,並沒有其它武者的存在。

「可惜。」林風心中輕嘆。


際遇雖好,但現在卻遠比不上找到娘之所在來的重要。

「不知還要多久。」林風閉著眼睛。眉頭微微擰起,想要掙脫這股力量的束縛,離開這片禁制,但眼下卻好似被一根無形的繩索捆綁著,半步無法移動。際遇再好,卻來的不是時候。

因為再過不久,只怕自己將會喪失大好機會!

「快啊!」林風心頭大喊,可惜再著急也沒有用。

黑霧能量不斷的湧入,溫養著自己的『魂』。慢悠悠的提升,卻不知何時才會是盡頭。

天命神相 ,也是有心無力。

這禁制的能量,遠遠超出自己實力範疇。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

林風的額頭上汗水滴落而下,身體微微顫動。

並非痛苦,更非遇到什麼危險,而是拼了命的想要掙脫束縛。但此刻身體完全不聽使喚,林風面色略顯猙獰。卻已是咬牙切齒到了極點,力量完全迸發。

但,依舊沒有任何改變。

黑霧能量,太強!

「怎麼辦!」

「我該怎麼辦才好!」

……

林風焦急萬分。

第五層禁制已是明朗,所剩第四層和第六層禁制機會最大,眼下自己就好似拚命追趕著時間腳步。但卻只能看著那背影漸漸淡去,有心無力,若是平日倒也不在乎這麼點時間,但此刻本體意識的傳來——

消息,極壞!

妖冥鎖的限制。即將被摧毀!

※※※

「不行了。」

「好可怕的力量。」

懸浮在半空,林風用盡全力,滿面通紅。

力量消耗原本就很巨大,加上妖冥鎖的控制力逐漸減弱,反之大聖就好似一頭猛虎蘇醒了般,簡陋的鐵籠再是困不住他。「滋!滋滋!~」大聖手中的地柱金光越來越璨亮,宛如天邊星辰。

「好強的能量!」林風暗感心驚。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