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路上,找了個僻靜無人的地方,風少明把廢棄的箱子丟進了一處深溝,箱子立刻深陷入污泥中。

風少明來到錢來客棧門口時,發現大門還沒關,兩個燈籠掛在那裏,隨風飄蕩着,夥計睡眼朦朧的斜靠在大門上打盹。


風少明沒有驚動他,悄無聲息的走進可客棧,迅上了二樓,敲響了李瑤雪的房門。

“誰啊?”房中傳來李瑤雪迷迷糊糊的聲音。

“是我,雪兒。”風少明小聲答道。

“風大哥,你等等。”李瑤雪說完,隨即房中響起窸窸窣窣的穿衣服的聲音,不久,屋裏的燈點亮了,李瑤雪打開門,風少明看到李瑤雪身上隨意披着的一件睡袍,衣領還沒拉緊,露出裏面一小部分粉紅色的抹胸,一條深溝清晰可見。

風少明不禁暗笑不已,這丫頭的神經也太大條了把?深夜時分,就這麼穿着,難道她不怕自己對她起壞心?

“風大哥,這麼晚了,你找我什麼事啊?”李瑤雪把風少明迎了進來,順手把房門關上,俏眼眯縫着問道,看來還沒睡醒。

“雪兒,我把你要的東西帶來了。”風少明笑着走到桌子旁,從儲物戒指取出那個裝着魂獸皮的小布包,放在桌上。

“啊?風大哥,你這麼快就把證據弄到手了,呃,風大哥讓你去朋友家拿這個,雪兒真是無以回報?”李瑤雪見狀大喜,睡意頓時全無,她欣喜的衝到桌子邊,拿起小布包。

李瑤雪身上的睡袍是高質量的絲織品,因爲她跑得太快了,上半身的衣服全都向着兩旁分開,掉落到腰間位置,被一根系着的帶子給擋住了,要不是有這根腰帶,估計身上的睡袍全都掉到地面上了。

“雪兒。”風少明頓時小聲的驚呼起來,李瑤雪裏面只穿着一件小小的胸衣,剛好擋住了肚臍眼和肩骨部分,還有一大截晶瑩雪白的小肚子露在外面,小胸衣根本擋不住她的春光外泄,兩個東西半球也有一小部分落入了風少明的眼中。

濆濆,真是天生尤物啊,風少明感嘆着,但眼睛卻是睜得大大的,怕少看了些,擦擦的,現在不看,改天可沒有機會了,風少明伸出右手擦了擦下巴快要滴落下的口水,兩顆眼珠卻是轉不開了。(未完待續) 擦擦的,想不到老子現在變得竟然這麼容易被勾引了,難道是因爲老子現在還是處男,渴望解脫?風少明此時心裏轉動着諸多念頭。


“啊。”李瑤雪現自己的失態,連忙手忙腳亂的把睡袍重新拉上來,緊緊的用玉手擋住,她諾怪的白了風少明一眼:“風大哥,你還看?”

“啊,不好意思。”風少明這才現自己一直目不轉睛的盯着她在看,連忙道歉一聲,把目光移開,君子不欺暗室,李天宇雖然自問並非什麼正人君子,但是這個時候,的確不宜一直盯着人家的胸部看,免得被她誤認自己是個登徒子。

“咯咯。”李瑤雪見到風少明的尷尬模樣,竟然嬌笑起來。

“你笑什麼?”風少明不解的問道,風少明可謂把裝X裝到了巔峯,這時候還裝楞。

“呵呵,我笑你挺能裝的。”李瑤雪笑着開了個玩笑。

“這個……”風少明聞言差點暈倒,擦擦的,李瑤雪這丫頭還真是牙尖嘴利的,這種話也能說出口?

“和你開個玩笑,風大哥,你可別生氣啊,你幫我拿回這些證據,我還沒謝謝你呢,風大哥,謝謝你。”李瑤雪說完,突然飛快的在風少明的右臉上親了一下,然後嬌羞的轉過臉,坐在椅子上,開始打開小包,查看裏面的魂獸皮上的內容。

風少明暗笑着摸了摸被她親過的地方,暗暗嘀咕了一句,看來她的報答方式挺特別啊。

李瑤雪大致的看了一下魂獸皮,臉色頓時變得無比凝重起來,柳眉倒豎,一副無比氣憤的模樣,風少明很能理解她的心情,這麼多人要反叛她的父王,其中還包括她的三叔李自成,不氣纔怪呢。

“真是豈有此理,想不到他們拿着我父王的高俸祿,心裏卻存着謀反之意,這些人都該死。”李瑤雪憤憤的用力一拍桌子,整張桌子頓時化爲碎木,掉落在地。

“雪兒,不要激動。”風少明連忙安慰起來。

“公主,出什麼事了?”突然房門從外面撞開,李水閃電般衝進了房中,他住在隔壁的客房,聽到這邊的響動,還以爲公主出事了,於是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我沒事,李水,我們明天就趕回京師去,我一定要向父王揭三叔的陰謀。”李瑤雪恨恨的道。

“雪兒,你明天就要走了嗎?”風少明聞言一驚,想不到她竟然走得這麼急。

“是啊,風大哥,此事牽涉太大,如果我不早些趕回去,到時候釀成大禍,就難以解決了,風大哥,你隨我們一起去京師,怎麼樣?”李瑤雪突然滿臉期盼的望着風少明道。

風少明聞言搖了搖頭:“不行,我孃親身體不好,我不能遠行。”

李瑤雪聞言有些失望,她本來準備帶風少明一起上京,到時候給他個大官做做,也好幫助自己辦事,既然風少明不願意,她也不能強求。

“那好把,風大哥,你放心,等事情辦妥了,我一定會回來看你的。”李瑤雪有些感傷的道。

“恩。”風少明聞言點了點頭。

世事無常,風少明和李瑤雪兩人都沒想到,日後他們再次相逢的時候,李瑤雪正遇到了巨大的麻煩。

“對了,風大哥,這裏面怎麼沒有那個大唐國奸細的資料?”李瑤雪這丫頭十分聰明機靈,很快就想起了這點。

“這個……我也不知道,可能黃順錢沒有把這些資料放在裏面把。”風少明說完,暗暗的汗了一把,雪兒,不是我要騙你,而是我不能出賣柳菲這個救命恩人。

“恩,應該是這樣的,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只要有了這些證據,足以證明李自成勾結大唐國的事實,定他的罪。”李瑤雪俏臉一寒,冷冷說道,就算是板着臉,也隱隱有一種凌然上位者的威嚴。

“公主,時間不早了,您還是早點休息把,要不我先送風公子回去?”李水見夜深了,李瑤雪和風少明孤男孤女的共處一室有些不妥,於是試探着問道。

機靈萌寶:給爹地征個婚 李水,你先回去休息把,明天我們就要回京了,不知道何時才能回這裏,我想單獨和風大哥聊聊。”李瑤雪聞言俏臉微微一紅,對李水吩咐道。

李水聞言欲言又止,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他輕輕瞄了風少明一眼,告辭一聲離開了房間,從外面把房門關上。

房中只剩下了李瑤雪和風少明兩個少年男女,氣氛立刻顯得有些曖昧起來,微弱的燈火下,李瑤雪披着睡袍,身上陣陣少女體香直往風少明的鼻子中鑽。


李瑤雪一雙美目有些不捨的盯着風少明,飽含着複雜的神色,長長的睫毛在燈光下撲扇撲扇的,十分迷人。

風少明望着嬌羞可人的李瑤雪,心中猝然涌起一股衝動,他突然大手一伸,抓上了李瑤雪的玉手,把她拉到自己面前,仔細的打量起來。

風少明這種舉動完全是不由自主的,他心裏非常不捨李瑤雪的離開,雖然和她相處的時間不是很長,但是兩人興趣相投,有共同的話題,風少明心中已經把李瑤雪當做了最要好的好朋友。

他拉着李瑤雪的小手,心裏沒有半點淫邪的念頭,李瑤雪被風少明拉着玉手,本來很是害羞,可在見到風少明那雙清澈的眼睛後,猶如撞鹿似的心兒也逐漸平息下來,她臉上帶着一絲潮紅,也定睛望着風少明。

兩人就這樣手拉手的互相對視着,誰也沒有開口說話,生怕破壞了這難得的氣氛,想起了離別的傷情。

“雪兒,我捨不得你離開。”不知道過了多久,風少明開口了,聲音很小,但是李瑤雪卻能聽得清清楚楚。

“風大哥,我也捨不得離開你。”李瑤雪突然飛快的衝進了風少明的懷抱中,一雙玉手纏上了風少明的虎腰。

軟玉溫香抱滿懷的風少明一顆心也激烈的跳動起來,他的大手也伸出,把李瑤雪緊緊的抱住,兩人就這樣相互依偎着,在朦朧的燈光下,兩個影子緊緊的貼在一起。

“哎”站在走廊中的李水望着窗戶上倒影的影子,輕輕的嘆了口氣,他身子一動,閃身進入自己的房間,很多事情,他這個做護衛是不能多管的。

好把,風少明臉皮厚得實在沒邊了,你們要理解他,風少明的確沒有邪惡的想法,嘎嘎,你們懂得!(未完待續) 風少明見李瑤雪竟然願意,正想發動下一步,就聽見壞下的可人兒發出了聲音。

李瑤雪的嬌軀貼着風少明的身子,陣陣男子氣息鑽進她的鼻中,李瑤雪突然感覺有些口乾舌燥,她思索了許久,終於擡起頭來,幽幽的望着風少明道:“風大哥,這次一別,不知道何時我們能夠再見,雪兒想要留下一點美好的記憶,風大哥,你能……吻我嗎?”說完,一張俏臉變得通紅,但她還是慢慢閉上了雙眼,頭部微微揚起,等着風少明吻她。

“呃……”風少明見狀微微一愣,這麼香豔的要求他沒有辦法拒絕,何況內心中,風少明對李瑤雪也是很有好感,雖然感情比不上對朱冰薇那麼深,但是也有着一種男子對女子的愛慕之情,好吧,是邪惡的想法。

再說了,他現在的身體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正當血氣方剛的時候,面對如此香豔的請求,他不是柳下惠,還做不到坐懷不亂。

風少明做事但求本心,率性而爲,他慢慢低下頭,輕輕吻上了懷中美少女的櫻桃小嘴,一股清甜的香味頓時涌進了嘴裏。

李瑤雪的嬌軀微微一顫,她抱住風少明的雙手微微一緊,顯示出她內心的緊張與不安。

突然,風少明伸出舌頭,頂住了李瑤雪潔白的貝齒,李瑤雪只是微微抵擋了一下,便微微張開小嘴,讓風少明的舌頭滑了進去。

風少明的舌頭在她嘴裏遊動起來,李瑤雪嘴裏的香津也慢慢的滑動着。

在和風少明接吻的時候,李瑤雪想了很多,第一次在小山谷中,要不是風少明相救,她早就被金風豹殺死了,李自成王爺勾結大唐國的證據,也是在風少明的幫助下才順利得到的,李瑤雪對風少明是自內心的感激,對這個年少有爲的男子也極爲愛慕,如果有可能,她真想就此和風少明在咸陽鎮上廝守一生,可是她知道,她是楓葉國的公主,還有着很多事情等着她去做,所以她不得不走。

李瑤雪很不甘心,她對自己不能勇敢追求真愛感到惱恨,所以才大膽的做出了這個決定,把自己的初吻獻給心愛的男子,就算是以後兩人不會見面了,也能留下這輩子最美好的回憶。

窗戶上,兩個影子緊緊貼在一起,隨着月亮的升高,拉得越來越長。

風少明和李瑤雪一直聊到第二天大早,東方泛起了魚肚白,在風少明的相送下,李瑤雪依依不捨的帶着護衛李水離開了咸陽鎮,打道回京師。

上次是雲玉的離開,這次又是李瑤雪,風少明心裏很不是滋味,可他知道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若是有緣,日後總會相見的。

風少明想通了,心情也好了許多,回到家裏,洗刷了一下,換了身衣服,重新坐在牀上修煉。

“父親,我已經查到了是誰害得你了,原來是風家風少爺,上次那天晚上飄香湖也是他幹得好事,父親我們要什麼時候出手?”神蒼天經過多日的調查,終於查到了那顆三階魂獸丹是風少明做的手腳,而且上次神玄機胯下那鳥,也是因爲風少明害的,此時正臉色鐵青得對坐在太師椅上的神玄機道。

咔嚓!

“什麼,原來是風家那個小畜生?”神玄機本來神色櫴散,聽完神蒼天的話後,怒轟一聲,正拿在手裏的茶杯,被他捏成粉碎,顯示他心裏的怒火。

立刻動手,就算拼着其他四大家族來聯合,老夫也要殺了他,神玄機不虧是家主,辦事果斷,立刻下了命令。

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句話一點不假,經過兩天的暗中奔走,神智遠利用父親神無尺給自己的那六萬兩私房錢,作爲活動資金,終於成功收買了風家的二十名實力不弱的護衛,每人拿到二千五百兩銀子,全都樂開了花,個個下毒誓,願意爲神智遠誓死效忠。

轟隆!轟隆!

風少明正在修煉突然,就聽見外邊響起真氣的勁爆聲,立刻開門出去看,發現是在父親和母親房間的爆裂聲,風少明跨過院子,往風無痕的房間看去,頓時憤怒的臉扭曲成暴怒的獅子:本來俊秀的面龐,燃起火來隔外地可怖,如同優雅的貓忽然尖叫着露出尖利的牙。

“父親!”

風少明怒吼一聲,來到風無痕的身邊,抱起了風無痕,兩行清淚,徐徐流了下來,手指放在風無痕的鼻中,發現父親已經沒有了氣息,這很正常風無痕的實力並不強,風無痕的實力本來就只在士武境巔峯,而且此次是出手的神蒼天的實力卻在將武境初期,兩人對了不下十招,風無痕終於因爲真氣的不足,被神蒼天給轟到心臟,風少明來晚了一步。

啊!

風少明雙眼通紅得大叫一聲,站起身看向眼前,盯着這個帶着微笑的年輕男子,男子就是神蒼天,這廝殺了人還是一樣的舉止優雅,不過他的淡定的臉色,很快變成了驚恐。

因爲此時風少明發揮了全部的實力,全身濃郁的藍色真氣怒射,周邊的空氣呈現一股強烈扭曲的勁感,彷彿空氣要被撕裂開來。

砰、砰、砰、砰、砰!

風少明不給神蒼天反應過來的機會,俯衝向前,雙拳快速擊打着神蒼天的全身,如雨點一般,狂猛得直轟而下,神蒼天開始還能反抗一兩下,但隨着風少明的越來越強力轟打,可憐的神蒼天直接被轟成一團肉泥,那裏還有剛纔的優雅?

漸漸的,風少明眼中的火紅,漸漸熄滅了下來,剛纔他差點走火入魔,此時定下心來,纔想起母親那邊剛纔也有毆打聲響,連忙躍上牆壁,往中間的院子掠去。

踏入院子,突然被眼前的情況震驚了,只見母親呂珠住的那間房,整扇房門都化爲了碎木,胡亂的灑落在地,一眼望去,母親房中一片狼藉,屋裏的東西東倒西歪的,像是經歷了一場世界大戰一般。

“娘。”風少明大吃一驚,瘋狂的衝了房中,在房裏搜索了一陣,沒有現一個人,只看到娘牀上的被子上有一塊觸目驚心的血跡。

呂看到這塊血跡,心中一沉,一種不祥的感覺迅涌上心頭,他瘋了似的衝出房門,在院子中震聲大叫起來:“娘,你在那裏?”

根本沒人理他,風少明深呼吸了口氣,強壓下心頭的驚駭,他把神念迅外放,想要搜索母親的蹤跡,卻毫無現,不但感應不到呂珠的氣息,而且整個中院靜靜的,像是所有人都憑空蒸了一般。

“臥槽,父親已經死了,母親可不能再發生事情,麻痹的,到底生了什麼事情?”風少明痛苦的抱住了頭,突然想起了後門那兩個護衛不見了的事情。

把所有事情都聯繫起來,心裏心中有了一個可怕的念頭,娘也是出事了,誰幹的?

風少明心念電轉,立刻想到了神家和神智遠。對的,肯定是我害神玄機的事情暴露了,不然神蒼天不會出手。

“老子不會饒過你們。”風少明邁開大步,迅向着風家醫館的方向跑去。

一路上,那些風家的下人和丫鬟看到鐵色鐵青,緊握拳頭的少爺甩開雙腿狂奔不止,全都嚇得紛紛給他讓道。

三分鐘後,風少明跑到了風家醫館大門口,眼前的一幕讓他雙眼發紅,差點瘋掉了,只見兩名護衛正在大門口毒打飛管家,飛管家躺在地上,渾身血跡斑斑,已經奄奄一息了,嘴裏猶自在不停的叫着:“求求你們,放了我的燕兒……”

“住手。”風少明毫不猶豫的衝了上去,兩隻手分別使出破天拳,“砰砰”兩聲大響,這兩個護衛像是稻草人般倒飛了出去,啪的摔落在牆角,身子顫抖了一下,再也不動了,他們已經被風少明的破天拳震碎了心脈,氣機全斷。(未完待續) “飛爺爺,您這麼了?”風少明飛快的把飛管家從地上抱起來,一縷真氣迅注入他體內,現他不但受了嚴重的外傷,而是肋骨被打斷了數根,內傷也極爲嚴重。

“少爺,不要管我,你快去救你娘和燕兒,她們被神家神智遠抓去了。”飛管家拼命的喘着氣,焦急的抓着風少明的手臂道。


“飛爺爺,您先在這裏休息一下,我去把她們救出來。”風少明把飛管家輕輕放在臺階上坐好,當他站起身來的時候,雙眼中已經充滿了血紅的恨色。

風家醫館大門緊閉着,風少明大步上前,毫不猶豫的揚腳把大門踢飛,當他看清楚大廳中的情景時,頓時大怒,只見母親呂珠正被綁在一張椅子上,遭受着一名護衛的皮鞭毒打,在旁邊,則擺放着一張病牀,上面躺着身上纏着紗布的楚賈霞,在病牀旁,還站着十幾名風家護衛,這些人全是被神智遠用重金收買的人。

“住手。”風少明見那名護衛一皮鞭抽在娘身上,原本昏死過去的呂珠又被痛醒,嘴裏出微弱的**。她身上的長袍已經破碎不堪了,露出了不少部位,都顯得血肉迷糊。

“哈哈,風少明,你想不到把,老孃跟神家合作,現在你那父親已經成了死鬼,你殺了我丈夫,等着被老孃折磨死,你們給我抓住這小子。”楚賈霞見風少明來了,頓時瘋似的大叫起來,她要把風少明抓起來,讓他親眼看着自己的親孃被折磨至死。

十幾名護衛聞言全都唰的奔向了風少明,他們的修爲在所有風家護衛中算是最好的一批人,全都達到了士武境二三重到五六重之間,在他們看來,風少明只是個不會修爲的書呆子,要抓住他,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風少明閃電般衝了上去,左右手齊齊開弓,兩名護衛被他一拳轟了出去,整個身子都被轟得血肉模糊,化爲了鮮血和碎肉,風少明見到父親已經死了,母親更是被他們這麼折磨,已經徹底的狂了,他什麼都不管了,今天只想大開殺戒,把這些對娘不利的人全都殺死。

“啊?”所有護衛見狀全都傻眼了,他們想不到風少明竟然是深藏不露的強者,剛纔轟殺的兩人可是士武境三重的強者啊。

“你們愣着幹什麼?給我抓住那個小雜種,誰抓住了他,賞銀萬兩。”楚賈霞見到瘋狂的風少明,嚇得差點尿了褲子,連忙扯着尖細的嗓子大叫起來。

重賞之下有勇夫,衆護衛雖然很畏懼風少明的伸手,但是爲了萬兩賞銀,還是有一些要錢不要命的傢伙衝向了風少明。

“擋我者死。”風少明仰天大喝一聲,雙手緊握成拳,拳頭上濃郁藍色的真氣纏繞,散出強大的能量波動。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