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明將藥交給三人,葉青和張峯毫不客氣的接過,只有宗林有點扭扭捏捏的說道“明子,我不適合打鬥的,這個就不要給我了吧,浪費啊。”

劉明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參與,難道你不需要自保的能力麼,難到你能確定兄弟時刻都能在你身邊。”

被劉明說服的宗林接過中藥,眼中突然多了一絲堅定,然而劉明卻並未察覺。

………………………………

晚上沈瑤莉打電話來,說要請葉青等人吃飯,爲了謝謝他們上次去救她,劉明到時沒有拒絕,因爲他自己也想感謝這幾個兄弟。

依舊約在劉明經常去的“聞香來”餐館。

晚上劉明準時的出現在聞香來餐館,做爲請客的沈瑤莉自然早早的出現了,他們寢室的人自然跟來了,也是四個人,害羞柔弱的小雪攬然在內。


劉明衝着她笑了笑,既然讓她紅了臉,沈瑤莉故作生氣的朝着劉明瞪了瞪眼,那一抹似嗔似怒的表情,讓劉明沒來由的一陣心悸。

老闆一看是劉明這些常客,帶着菜單招呼他們進入包廂。

經沈瑤莉的介紹,劉明知道他們寢室的另外兩位女生分別叫孫菲和李蘭蘭,長的也都還可以。要胸有胸,要身材有身材的。

孫菲似乎是一個很熱情的人,知道劉明和沈瑤莉確定關係後,一個勁的打趣着劉明,愣是以劉明的臉皮也是老臉一紅。

李蘭蘭到是略顯清冷高貴,似乎與這個格格不入,眼中深處隱藏着一絲鄙視卻並沒有表現出來。

看着一直被孫菲打趣的劉明,沈瑤莉在一邊咯咯的笑個不停,劉明很無奈的攤攤手,指着孫菲的胸到“別說我了,馬上漏光了。”

孫菲看着劉明手指的地方,因爲前傾而擠壓的有點漏光的胸部,只是笑了笑,似乎不在乎走光一般,衝着劉明到,“你想看啊,來,給你看啊,只要你不怕你家瑤瑤吃醋。”

劉明看着沈瑤莉一旁嗔怒的眼神,趕快收回自己的雙眼,不在褻瀆。

劉明是不看了,一旁的張峯卻是呆呆的看着孫菲,一刻也不願意移開自己的雙眼,既然不自覺的伸手擦了擦流出的鼻血。 應該是感覺到張峯雙眼火熱的孫菲,立馬坐直了身子,拉拉了自己開口頗大的衣服,瞪了張峯一下也沒說什麼。

張峯吞了吞口水,看着春光收攏的孫菲,一臉的意猶未盡。

劉明幾人到是沒有人去搭訕李蘭蘭,這讓李蘭蘭看起來更加的格格不入。

順利的等到菜上齊了,葉青忍不住問道“老闆,怎麼今天來沒有看到楚憐啊。”

掃視一圈的劉明同樣帶着疑問看着老闆。

“楚憐啊,那個可憐的孩子,上次因爲那件事就和我辭去了工作,似乎是不想被別人指指點點。我也打了幾個電話給她,但是她都不願意再回來,我也就沒有再找她了,哎……。”

嘆了口氣的老闆離開了包廂。

劉明不自覺的伸手摸了摸那被楚憐親吻的臉頰,似乎還殘留那嘴脣的冰涼和柔軟。

想到那個生活艱辛卻不肯放棄的女孩,劉明心裏沒來由的一陣觸動。不知是觸動了自己的心還是觸動了自己的經歷。

“大家,這第一杯我敬大家,謝謝大家那晚拼命救我。”沈瑤莉適時的打斷了劉明的沉思。

從回憶中走出的劉明看着這個柔柔弱弱的女孩,喝起酒來到是多了一份豪氣,和張峯他們一起端起酒杯喝完了這第一杯酒。

要說喝酒這一桌人都不限定能喝過劉明,但是劉明並不喜歡喝酒,再加上不想讓沈瑤莉喝醉,就不斷的勸着大家不要喝了。

不勝酒力的沈瑤莉也沒有倔強的非要喝,停下了喝酒的衆人開始吃起這一頓豐盛的晚餐來。

劉明看着李蘭蘭那一直清冷的臉龐,或許是酒精的作用,衝着李蘭蘭說道。

“李蘭蘭啊,別老是很清高啊,大家開心,多吃點啊。”

說着既然替李蘭蘭夾起了菜,就連小雪他們都一臉怪異的看着劉明,似乎想要看一出好戲。

果不其然,李蘭蘭的臉瞬間綠了,狠狠的一甩筷子,站起身來,衝着劉明吼道

“你幹什麼,誰要你夾菜了,你不嫌髒我還嫌髒呢,一個窮小子而已,真不知道瑤瑤怎麼看上你的,不吃了。”

站起身來一踢椅子準備出去的李蘭蘭突然被劉明喝住了。

也不顧沈瑤莉眼中阻止的眼神,來到李蘭蘭身邊,居高臨下的看着這個清冷的女孩。

似是不想示弱的李蘭蘭,擡起眼盯着劉明,但是終究被劉明眼中的冷冽澆熄了心中的倔強。

“你裝個清高什麼,出來賣的而已,有必要爲自己立牌坊裝清高麼?我窮怎麼了,我真心喜歡瑤瑤, 你靠身體賣來的富裕,身邊有人喜歡 你們。”

似乎被劉明戳中軟肋的李蘭蘭迅速推開劉明,向着外面跑去,眼中的淚水向外開閘。

沈瑤莉帶着怒火看着劉明“你給我閉嘴,有你這麼說話的麼?”

沈瑤莉向外追着李蘭蘭。

等到沈瑤莉出去,劉明一臉我錯了麼的表情看着孫菲等人,明明是她先罵我的嘛。

看着劉明無辜的眼神,孫菲搖了搖頭,“其實你沒錯,但是李蘭蘭是一個自尊心極強的人,因此你說那樣的話確實讓她很受打擊,難免情緒失控,而且她對我們幾個朋友都挺好的。”

“自尊心強還去賣,怪誰啊。”坐下來的劉明嘀咕到

似是聽到劉明嘀咕的孫菲嗔怒的盯着劉明到“你以爲有女孩子願意做那事啊,還不是你們男人。”

劉明一時無語,索性低頭吃起東西來。

待到沈瑤莉回來的時候,劉明已經吃飽了,看着並沒有跟着沈瑤莉一起回來的李蘭蘭,劉明好像認錯的詢問到“那個,她怎麼沒回來,不是我說錯話,她自殺了吧。”

沈瑤莉瞪了劉明一眼,“閉嘴你,你才自殺呢,她最近心情不好,我送她回學校了。”

說完還不忘再次瞪了劉明一眼。

這頓飯吃過就都回去了,沈瑤莉因爲還在生氣,拒絕了陪劉明的想法。和孫菲他們一起回去了。

劉明也沒強求,他的心裏還掛念着那個在自己臉頰上留下一吻卻好久沒見的楚憐。

沒有陪同張峯幾人一起回去的劉明向着棚戶區走去,他想去看看那個可憐的女孩。

夜色似乎有點悲慼,讓劉明的心裏也染上了一點淡淡的憂傷,自己都不知道在憂傷什麼,是楚憐,是慕容圓圓還是沈瑤莉,他並不知道。

走向楚憐的家,輕輕的敲了們,等了一會沒有人開門,本以爲已經睡了的楚憐,劉明並不準備打擾,轉身離開之時,卻聽到吱呀聲響起。

這種瑟瑟的吱呀聲顯示着這門的破舊,回頭望着那個開門卻顯得一臉警惕的楚憐,劉明衝他笑了笑。“還以爲你睡着了呢,正準備走呢。”

一看來人是劉明大哥,楚憐的的心終於放心了,帶着潛藏的開心將劉明帶進了自己家中。

盛寵甜妻:再嫁更風光

“憐兒啊,是誰來了啊,是不是西頭的那幾個人又來找你麻煩了啊。”

從裏屋裏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爹,沒事,我的一個同學,過來看看我的。”

“哦哦,那你好好招待啊。”

“嗯,爹,你快休息吧。”

說完一臉歉意的看着劉明,似乎是要劉明不要介意。

劉明不客氣的坐在椅子上,吱呀聲再次響起,把楚憐羞得通紅,劉明無所謂的笑笑,“楚憐啊,我聽飯店老闆說你好久沒去了,就來看看你。”

“嗯,我爹需要照顧,再說那天…..,所以我就不想再去了。”

“嗯,不去也好,好好學習,畢竟做服務員也沒什麼用。”

看到楚憐沒事,劉明也放心了不少,和楚憐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看着楚憐的拘謹,劉明想盡辦法想打破這種氛圍。

然而因爲劉明到來的楚憐並沒有再次關上那陳舊的門,門外響起了不合時宜的聲音,“楚憐,你今天終於開門了啊,快說吧,同意不同意。”

聽到聲音的楚憐,一臉焦急的對着劉明說道,“劉明大哥,你快走吧。”

劉明哪裏肯走,坐在那說道“我就坐在這看看。”

知道劉明脾氣楚憐看着已經出現在視線裏的幾個穿着筆挺的西服男,然而雖然穿的像模像樣,卻並不能掩蓋一聲的痞氣。

這幾人原來也是小混混來着,但是因爲上個月這裏聽說要拆遷,這幾人便被那個拆遷公司看中,讓他們來動員棚戶區的人拆遷,想要用最低的價格來拿到這塊地。

拆遷免不了麻煩,奈何幾人以前的混混身份,這個棚戶區的人到是敢怒不敢言,紛紛點頭同意,但是仍然有幾家不願意,這楚憐家就是其中一個,威脅了楚憐好幾次仍然無用。

今晚本想完成事情的幾個小混混,又來到楚憐的家中,剛好看到楚憐家門大開。

心裏高興的幾人迅速來到楚憐家,奈何他們不知道迎接他們的是什麼?

躺在內屋的楚憐的父親似乎也聽到了外面的聲音,嘶啞激動的聲音從內屋傳出。


“這羣不要臉,還讓不讓我們活了,老子和你們拼了。”

屋子裏隨之傳來動靜,似乎是楚憐的父親想要起牀出來。

楚憐趕快跑進去,哽咽的說道“爸,不要動好麼?你身體還沒好。”

“房子都要沒了,這把老骨頭還有什麼用,哎,憐兒,爹對不起你啊。”

楚憐什麼也沒有說,淚水順臉上滑落,抱着這個唯一的親人。 跟着進來的劉明,看着這一幕並沒有插嘴,只是站在一旁看着這一對可憐的婦女,他明白這時候他不該說任何話。

幾個穿得人模狗樣的人,來到楚憐家中卻不見有人招待,頓時大喊道

“我說老不死的,還有楚美女,不出來迎接,我去直接派人來拆房子了啊。”

劉明皺着眉頭,聽着外面人的叫囂,邁着腳步向屋外走去。

幾人看着自己的兇狠叫喊並沒有喊出楚憐,卻出來一個英俊的年輕人,但是看着他的穿著,一看就不是有錢人,幾個小混混更加囂張的看着劉明。衝着他吼道。

“你是誰,這房子要拆了,誰來說情也沒用,天華公司決定過幾天就動工了。”

總有那麼幾個高富帥不長眼 ,劉明似乎明白了,這個天華公司劉明到是聽說過,他的產業波及鏈很廣,是清平市第一大企業,甚至在整個華夏都能排上十強,由於天華公司是以建築起家的,因此它掌控了清平市所有的建築行業。

天華公司的外界聲譽很不錯,所以它掌握整個清平市建築行業倒也並沒有引起太多人的不滿。

劉明看着門口站着的幾人,說道“要拆遷,可以啊,你們給多少拆遷補償費呢。”

幾人暗暗驚喜,如果真的可以順利拆遷,他們從中起碼可以得到幾萬元,夠他們幾個好好的揮霍一陣了,幾人並沒有隱藏那眼中的興奮。以爲劉明可以做主的幾人,極度興奮的看着這個英俊的年輕人說道。

“由於這個房子破舊難堪,根本不值什麼什麼錢,但是天華公司可憐她們這樣的窮人,就準備補償兩萬的拆遷費。”

看到幾人那興奮的嘴臉以及囂張的氣焰,再聽到他們給的拆遷費,饒是已劉明的心性,此時也忍不住有想要揍他們一頓的衝動,然而他卻硬生生的剋制下來了,他知道這時候打他們一頓什麼都解決不了,冷冷的說道。

“兩萬是吧,那你們回去,告訴你那個什麼天華公司,這屋子沒有20W別想拆遷。”

“20W?”幾人着實被劉明嚇了一跳,再也沒有剛開始的一臉興奮,迅速陰沉下來的臉龐盯着劉明說道。

“20W你回家做夢吧,我管你們同意不同意。明天上午天華公司就會派人來拆房子。別怪我沒提醒,到時候別一分錢拿不到。”

此時從內屋出來的楚憐,聽到劉明說的20W,也着實嚇得不輕,再看着一臉怒氣離開的幾個小混混。


楚憐此時的心別提有多擔心了,來到劉明身邊說道。

“劉明大哥,怎麼辦,他們明天就要來拆了,我和爹到時候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

看到楚憐眼中的擔憂和蒼白的臉色,劉明輕輕的拍了拍楚憐的肩膀安慰道。

“別擔心,明天早上我再來,我看他們誰敢拆了你的房子。”

劉明的一句話真的讓楚憐安心了不少,雖然明知道這可能只是安慰,但是楚憐內心深處還是選擇相信劉明。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