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成武活動了一下筋骨,發出了咯吱咯吱的聲音,他面無表情地朝着姜浩天走了過來,眼底帶着毋庸置疑的殺意。

姜浩天毫不畏懼地跟他對視,只是冷冷的看他一眼,隨後就收回了視線,沒有一點害怕的意思。

見到姜浩天如此神情的時候,那個人更是惱怒萬分,隨後就直接衝了上去,可是他的動作在姜浩天看來實在是太慢了,輕而易舉的就躲閃了,過去衆人看到姜浩天能夠反抗的時候,還有些驚訝,覺得這應該是假的吧。


“該我還擊了!”姜浩天冷酷地說到隨後一拳直接朝面前男人的肚子打了出去,周起的身子不可抑制的向後面跌倒,他臉上也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衆人吃驚的叫道:“這怎麼可能啊!”


而姜浩天卻是面無表情的走了過去,周起剛好穩住自己的身子,額頭上已經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冷汗。突然聽到姜浩天的腳步聲在耳旁響起,他震驚的擡起頭來,果不其然就看到了姜浩天已經走到了自己的面前,看到姜浩天如此樣子的時候,他連忙吃驚地說道:“你不能夠對我出手的,我大哥他不會放過你的。”

“你大哥?”姜浩天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看到姜浩天這樣的眼神時,劉成武的心裏充滿了憤怒,何時何地,他會被人這麼對待,全都是這個傢伙讓自己落得這麼難堪。

衆人的視線落在他的身上,讓劉成武很是難受,他在這個酒吧裏還沒有像今天這樣子落魄過,這一切全部都是被姜浩天所賜,他的眼神越發的憤恨,又一次揮出了拳頭朝着姜浩天打了過去,然後他的拳頭再一次落空。

姜浩天輕輕的一閃躲,就避開了他的拳頭,馬上臉紅了,爲了看着他,似乎是在看着一個笑話一樣,這讓周起如同是被針紮了一樣的難受,他忍不住憤憤的說道:“有本事你現在就跟我一起去見我的大哥,我倒是要看看你還有什麼本事?”

喬娜原本就在擔憂姜浩天敵不過,但是沒有想到姜浩天的手段竟然會是這麼的厲害,輕而易舉的就將劉成武給打敗了,再聽到男朋友的話時,她下一步想直接的反駁道:“我們爲什麼要去見你的大哥,他又不是我們的什麼人,再說了這沒必要吧。”

劉成武口口聲聲的大哥肯定是個了不得的大人物,無論如何都不能夠上他的當,去見他那個所謂的大哥。

喬娜打定了主意,一定要阻止姜浩天。

然而姜浩天卻是輕描淡寫的開口說道:“好啊,那有什麼不可以的!”

在聽到姜浩天的話時,衆人都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這傢伙是不是瘋了,連這樣的條件都可以答應,他們覺得姜浩天現在完全是一個瘋子,他是不是着急送死呀?

這完全是人家的地盤,他還敢如此的放肆。衆人在心裏默默的爲男人捏了一把汗,雖然覺得他很厲害,不過他的生命也就到此終結了。

如果惹怒了周起,等待他的將是無盡的地獄。

所有人都在爲姜浩天惋惜,喬娜也一臉的錯愕,他不敢置信的朝着姜浩天看了過去,這傢伙莫不是瘋了吧,5年前他突然失蹤,自己和一杆子朋友雖然想過聯繫他,可是他完全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沒有找到他的蹤跡如今他怎麼會變得如此狂妄明知道石傑是在給他佈下了一個陷阱,他也要就這麼跳進去嗎?

喬娜想了想,還是決定阻止姜浩天她輕輕地拉住了姜浩天的袖子,小聲的說道:“哥你別信他的話,他說的可都不像是真的,這個傢伙陰險狡詐,說不定他還會使什麼手段來對付哥呢。”

劉成武聽到這話時,不以爲然的看向了姜浩天,衝着姜浩天挑釁的說道:“怎麼難道你害怕了嗎?我還以爲你會不害怕呢,眼下也不過如此,是我高估你了。”

姜浩天輕輕的掙脫了喬娜,他淡淡的開口說道:“我就跟他去見一見他那所謂的大哥有何不妥,自己養的好狗沒有管好,我替他管理了,他應該感謝我。”

劉成武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衆人看着姜浩天的態度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傢伙實在是太狂妄了。

在人家的地盤上就敢如此放肆,他是對自己的身手有十足的把握嗎?

就算如此他也好歹遮掩一下,要不然的話肯定會被人揍得很慘。

“你在這裏等我,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姜浩天想想還是讓喬娜留在了這裏,要不然的話他跟了上去也只會束手束腳的,喬娜一臉的擔憂,剛想要跟上去的時候,姜浩天已經轉過身去,大步流星的跟着劉成武一起離開了這裏。

劉成武陰狠的想着小子,馬上就是你的死期了,還敢在我面前這麼張揚,等到我大哥出來的時候,你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會有多天真了。

他想到這裏的時候,忍不住狂妄的大笑了起來,但是他的笑容在推開包廂門的那一刻就瞬間凝固了,周起也在此時擡頭,他看到包廂門被打開,出現在他面前的劉成武時,臉上露出了驚喜若狂的笑容,連忙的喊道:“tmd,老子等了你這麼久,你終於記起老子了,怎麼樣外面的兄弟都佈置妥當了吧?”

卻突然見到劉成武的臉色變得慘白,正疑惑的時候,卻看到姜浩天從劉成武的身後走了出來,這下子,周起的眼睛睜的老大圓的不能夠再圓了,他吃驚的說道:“你tmd到底怎麼一回事?”

周起露出了一臉的苦瓜相,像他哪裏知曉會是這個樣子,不過自己身邊的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人,他看着姜浩天從容的走進了包廂裏,在衆人的注視下,他隨意的坐在了沙發上,淡淡的說道:“給我一個解決今天這件事的方案,我參考一下。”

姜浩天用了一種命令的語氣,把劉成武嚇得不輕,他小心翼翼的朝着自家大哥看了過去,就發現自家大哥露出了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似乎很是畏懼這傢伙。

劉成武不由吞嚥了一下口水,好像無形之中他闖了大禍。

早知道這一切的話,他根本就不會吸引到這個地方來,現在說什麼都完了,他還露出了一幅很是苦惱的樣子,而一旁的人看到他這個神情的時候,只是輕蔑的笑了一下,不屑的說道:“事到如今你還有什麼可說的。”

石傑冷冷的看着劉成武,垂頭喪氣的樣子,滿眼的玩味,他也沒想到姜浩天出去接個電話,竟然會將這個傢伙的爪牙給抓了過來,看到他們臉上那股神情的時候,劉成武憤憤的說道:“你們不敢動我大哥的,我大哥可是陳先生的左膀右臂,你們要是對他不利的話,陳先生不會放過你們的。”

“這個就跟你沒關係了,你給我閉上嘴巴,”

石傑一腳踹了過來,直接踢到了劉成武的臉上,劉成武的左臉瞬間變得紅腫,他幾乎都能夠看到自己的臉蛋了,他憤憤的看了石傑一眼,敢怒不敢言,知道如今他爲魚肉,人爲刀俎,任人宰割。 姜浩天冷冰冰的,看着面前低着頭,一句話也不敢多說的周起淡淡的說道:“想好了嗎?”

周起不由得打了一個激靈,他連忙擡起頭,說道:“我知道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你就大人有大量別跟我一般計較吧。”

沒想到周起這麼快就弄慫了,在場的所有人都露出一副很直直的樣子,看到他們這個神仙的時候,周起也並沒有覺得自己這股行爲是一種很可恥的,反而不住的哀求着姜浩天,只要能夠活下去比什麼都強。

石傑想了想,還是忍不住開口說道,“老闆,他是我們大哥的手下,你要是跟他對上的話,那就等於是跟那個人作對。”

他不知道姜浩天的實力怎麼樣,雖然見識過姜浩天角多厲害的手段,但是他還是不想讓姜浩天跟陳先生對上,陳先生那個人一向是狠手辣不爲達目的不擇手段。

如果他真的惹怒了陳先生的話,一定會讓那個人像瘋子一樣的咬上,到時候可能會害了昕兒她們。

然而這話落到了劉成武的耳朵裏,卻給了他狂妄的資本,他大笑着說道:“要是被陳先生知道了的話,他一定會殺你全家的!”

這些話似是牽動了姜浩天的神經,原本還一臉淡漠的姜浩天一言不發的起身朝着劉成武角的過來,劉成武不知所以的擡起了頭,卻看到姜浩天直接一腳踹了過來,劉成武悶哼了一聲,只覺得一口老血都要噴了出來,然後拿出去沒有任何想要停手的意思,他又直接踹了幾腳,等到石傑過去拉的時候,劉成武已經奄奄一息,血流滿面。

這一幕落在了周起的耳眼睛裏,他驚恐地擡起頭來不可思議的看着姜浩天,在他的眼裏這傢伙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他太瘋狂了。

而姜浩天則是從容的從懷裏掏出一個怕字,擦了擦自己身上見到的血水,然後又從容不迫的走到了沙發邊。

看到這一幕時,那些人都是一臉的吃驚他們都紛紛的吞了一口口水,不知道該怎麼做纔好。

“我我知道錯了,你放過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周起知道若是在這個時候提起陳先生只有死路一條,這傢伙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錯了,竟然敢跟陳先生作對,可是眼下他已無暇去顧及陳先生怎麼樣了,他只知道自己要是,不趕快示弱的話,很有可能會死的很慘。

想到這裏的時候,周起就忍不住害怕的發抖,看着姜浩天的眼神裏也帶了些驚恐。

石傑也忍不住在心裏捏了一把汗,他還沒有見過姜浩天如此生氣的樣子,可見姜浩天這次是真的動了怒。

“我要你給我女兒道歉。”

姜浩天聲音沉穩如水,卻清晰的傳到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耳朵裏,周起恐懼的擡起頭來撞進姜浩天那雙身子的眼睛裏,不知爲何卻突然感覺到了一股深深的寒意,他慌忙點了點頭,姜浩天淡淡的起身說道:“這就走。”

周起哪裏還敢反抗呀,他如今整個人的小命都捏在姜浩天的手裏,要是姜浩天不高興的話,他真的是死無葬身之地,他看着姜浩天的眼神成了一些畏懼,老實巴交的跟在了姜浩天的身後下樓,酒吧裏的人,看到這一幕時紛紛的睜眼的眼睛滿臉的不敢置信。

要是不知情的人估計會以爲姜浩天才是酒吧的主人,周起老實巴交的跟在了姜浩天的身後,他們沒有看到劉成武,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有人不禁問道:“怎麼回事,這個傢伙沒有捱打嗎?”

“劉成武人呢,他怎麼不見了?”

衆人議論紛紛,各種聲音傳到了周起的耳朵裏,周起眼下只想把自己的頭給蒙上,眼不見心爲淨。

石傑則是老老實實的跟在了姜浩天的身後,如今他越發的像姜浩天的小跟班了。

原本他是出於擔心纔會到這裏來,害怕姜浩天會吃虧,眼下看看自己的想法簡直是多餘的,姜浩天怎麼可能會吃虧,他們老闆不愧是老闆,能力就是出衆,在他單槍匹馬上到這裏的時候,已經是有了應對的方法。

喬娜也忍不住驚訝的瞪圓了眼睛,她原本以爲姜浩天進去的話肯定會倒了大黴,但是沒有想到姜浩天平安無事的走了出來甚至讓這裏的老闆如此恭敬的跟在他的身後,若是不知情的,恐怕還以爲姜浩天才是這裏的老大,她這樣想着,大眼睛溜溜的轉了轉。

蹭蹭蹭的跑到了姜浩天的跟前,熱切的說道:“哥你沒事吧?”

姜浩天搖了搖頭,而後平靜的說道,“我沒事,有事的是這個傢伙。”

姜浩天隨意的指了指跟在他身後的周起,然後輕描淡寫地看着喬娜說道:“要是沒什麼事的話你就回家去吧,一個姑娘家的不要跟陌生的男人在一起喝酒,這樣不安全。”

聽到姜浩天的話時,喬娜小臉突然爆紅,嬌羞的看了一眼姜浩天,然後姜浩天卻沒有再理會她,而是從容不迫的纔不走向了外面,看到姜浩天的舉動時,喬娜連忙說道:“哥你等等我。”


姜浩天連頭都沒有回一下,他快步的離開了這裏,這一場鬧劇很快就落幕,衆人還有些吃驚,久久的沒有回神,他們怎麼都想不到,打臉來的這麼快,剛開始他們以爲要捱揍的是姜浩天,眼下看來是他們想多了。

等到姜昕兒打開門的時候,看到外面站着的姜浩天,他欣喜地撲進了姜浩天的懷裏,衝着姜浩天甜甜的叫着:“爸爸,你回來了。”

姜浩天溫柔的摸了摸自己懷裏的小人的腦袋,淡淡的點了點頭,而他的這種反差給深厚的人造成了極其強大的震撼,他們怎麼都想不到在外人面前一臉冷峻的姜浩天回到了家裏竟然會是這樣的人。衆人感慨不已,而正在這時,姜浩天緩緩地說道:“爸爸給你帶來一個驚喜。”

姜浩天說着,惻開了身子,只見鼻青臉腫的周起,手上捧着一輛小汽車跟姜昕兒之前的一模一樣,他訕訕的笑了一下,急忙說道:“小妹妹對不起,之前是叔叔不好,叔叔沒看到,踩壞了你的小汽車,這是我的賠禮。” 說是他儘量露出了一幅溫和的笑臉,卻不想直接嚇哭了姜昕兒,姜昕兒直接把頭埋在了姜浩天的脖子裏,小聲的說道:“爸爸我有點害怕這個叔叔。”


姜浩天聽到這話時,原本溫和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他不悅的看着面前的人。

嚇得周起一個哆嗦,眼淚都快出來了,當場差點給姜浩天跪了。

他沒有想到姜浩天會這麼嚇人,這小女孩的威力如此之大,一句話就可以讓姜浩天動手殺人。

周起帶着哭腔說道,小妹妹叔叔真的知道錯了,叔叔不是有意的,這是叔叔的一片誠意呀,叔叔是在給你賠禮道歉,對不起。

周起真的快要哭出來了,姜浩天的眼神越來越嚇人,他的腿肚子一直打顫,險些給面前的人給跪了。

正當他真的以爲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姜浩天懷裏的姜昕兒終於開口說話了。

“叔叔,我可以原諒你!”

姜昕兒說是還悄悄的看了一眼周起,雖然這個叔叔很可怕,還踩壞了她的小汽車,但是姜昕兒是一個大度的人,她不喜歡爲難人也能夠看得出來,這個叔叔的誠意十分足,所以就開口說道,看到他終於原諒自己,周起喜極望外,他不由得鬆了一口氣,同時也越發的覺得這個小女孩善解人意,真真是一個好人。

他連忙說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原諒我的叔叔之間不是故意的,叔叔在這裏給你賠禮道歉了!”

周起越看姜昕兒越覺得這個小可愛溫柔善良,不過當他的視線落在姜浩天的身上時,一下子變得僵硬了起來,姜浩天這麼厲害的人怎麼會擁有這麼溫柔的小女兒。

正在這時,突然傳來燕琳雪的聲音,燕琳雪看到女兒好長時間都不曾進門,以爲發生了什麼事急匆匆地跑了出來,但她看到門外站着一大羣人的時候立刻嚇了一跳。

“你們是什麼人?”視線落在了鼻青臉腫的周起的身上,周起立馬將視線落在了姜浩天的身上,姜浩天輕描淡寫的說道:“他們只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人。”

姜昕兒則是捧着自己懷裏的小汽車,十分高興地說道:“媽媽你看這是這個壞叔叔賠我的小汽車。”

燕琳雪看到他手裏的那輛嶄新的小汽車時,還有些反應不過來,正在這時他看到了人羣中的一個眼熟的人,正是石傑。

他連忙詢問石傑,在石傑的解釋下,燕琳雪這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同時不由得鬆了一口氣,他以爲又發生了一些不得了的大事呢,害得他好緊張,結果到頭來,只是這傢伙踩壞了昕兒的玩具車,在看到馨兒這麼善解人意的時候,於心不安就匆匆的去買了一輛嶄新的玩具車送了過來。

“昕兒,你要記得謝謝叔叔,雖然叔叔不是有意的,但是他也道歉了,所以昕兒還是原諒叔叔吧。”

燕琳雪摸了摸姜昕兒的小腦袋,溫柔的說道,姜昕兒天真無邪的點了點頭。

“你們先回去吧,我來送送他們。”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周起緊繃着身子,十分委屈的擡起頭來,看着面前的姜浩天,他以爲自己又做錯了事,讓姜浩天不高興了,露出一臉的委屈,姜浩天則是無視了他的神情。

燕琳雪雖然不解,但還是點了點頭,領着活蹦亂跳的姜昕兒走了進去,姜浩天則是領着其他人下樓,所有的人都規規矩矩的站在姜浩天的身後,一句話都不敢亂說,周起知道姜浩天的手段是不是厲害,因此他也不敢多說些什麼。

現在的他哪裏還有之前的那股囂張,他不但不想去招惹姜浩天,反而還想要從此以後遠離這個可怕的人。

而姜浩天在電梯打開了之後,並沒有要回去的意思,而是直接向前面走了出去,周起雖然有些納悶,他不知道姜浩天要做什麼,但是也只能夠老老實實的跟在了姜浩天的身後。

等一行人來到停車場的時候攔住站到周起的車子前面,冷冷的說道:“我以後不想再看到你了。”

周起連忙點頭如小雞搗米似的,他以後也不想再見到這個可怕的傢伙了。

“要是被我發現你還在我的周圍徘徊,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你的下場就跟這輛車一樣。”姜浩天一拳砸到了車蓋上面,衆人眼前的發現那輛車直接凹陷了下去。

而姜浩天卻在做完這一舉動之後,大步流星的離開了這裏。

看着姜浩天瀟灑的背影,周起心思複雜,他回過頭來又不禁搖了搖頭,感慨萬千。

“大哥現在該怎麼辦呢?”周起的一個小弟看到姜浩天走出了他們的視線之外之後,正在小心翼翼的問道他的話音剛落,就見剛纔的那輛車直接四分五裂了,車玻璃碎了一地,周起受到了極大的驚嚇,一屁股坐到地上差點尿出來,他驚恐地看着面前的碎片,眼神有些空洞。

“能能怎麼辦?快走呀。”tmd,以後再不來找這樣的人了,太他媽嚇人。

周起哆哆嗦嗦的跟手下離開了停車場,石傑看到這一幕時也很是震驚,他看了看周起害怕的模樣,心裏多少有了一些欣慰,看來這個傢伙在短時間內不會繼續過來了。

姜浩天回到燕琳雪的家時,發現燕琳雪愁眉苦臉的,他看了看燕琳雪的筆記本,發現燕琳雪正在瀏覽她最近新寫的那幾首歌詞,姜浩天有些納悶的問道:“怎麼啦?一幅愁眉不展的樣子。”

原本聽到姜浩天的話,有些開心的燕琳雪怎麼都打不起精神來,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

姜浩天哪裏想得到他的那幾首歌在燕琳雪公司掀起了不小的風波。

甚至趕在燕琳雪新專輯上市的前頭,直接將所有的熱度都給搶走了。

他看着愁眉不展的燕琳雪非常的納悶,燕琳雪晚飯也吃得非常少,隨意扒拉了兩口。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