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說的要保護我呢?都是放屁嗎?

混蛋!本就不該相信他……

兩個殺馬特滿意淫笑,對望一眼,向秦宇走來。


身後的莫愁仙子已瑟瑟發抖,驚怒和羞憤已經讓她氣炸了肺。

“嗤!嗤!”

兩聲破空輕響,殺馬特頹然倒地!

二人身體僵硬,眼露驚懼,嘴巴張得大大的,就那麼直挺挺躺着,像兩條丟到岸上的魚。

莫愁仙子又驚呆了,驚怒和羞憤頓時都變成了疑惑。

這是怎麼回事?

故意讓對方放鬆警惕,然後一擊制敵?

可是他用的什麼手法?完全沒看到啊。

“兩個渣渣,沒事幹嘛學人家出來耍流氓,完全是在侮辱流氓這個職業!”秦宇聲音懶懶的,似乎剛纔放倒兩人的根本不是他。

這倆貨的造型實在雷人,秦宇懶得多看一眼,扭頭看向身後的極品御姐。

嗯,還是美女養眼。

就見莫愁仙子咬着嘴脣,忽然衝過去,擡起尖尖的紅色高跟鞋,就是一陣狂風暴雨般的猛踢!

我去,好暴力! 隱婚厚愛:江少的神秘丑妻

美女版的佛山無影腳啊!


秦宇眼皮微微一跳,嘖嘖,這架勢,夠潑辣,夠味道。


有仇不過夜,美女脾氣不小啊!

不過,我喜歡。


莫愁仙子手腳並用,將兩個殺馬特招呼的不成人樣,直至打到手疼踢到腳疼,這才作罷。

倆貨呲牙咧嘴,卻發不出分毫聲音。

不是不想叫,而是叫不出。

不知秦宇用了什麼手法,兩人全身僵硬失語,如木偶般任人擺佈。

解恨!真解恨! 匆匆那年 ……

莫愁仙子理了理額前亂髮,揉了揉發痛的手腳,恢復了淑女風範。

至始至終,秦宇很安靜。

目睹美女發飆,他現在只想做個安靜的美男子。

“嗯,謝謝你……”她眼波流轉,風情萬種,“我錯怪你了,對不起……”

這要人命的嫵媚動人,和剛纔的狂風暴雨簡直判若兩人啊。

“咳咳,美女姐姐不必客氣,你救了我,我理應報答。”

秦宇覺得有點心虛,生怕哪句話說錯了,惹得母老虎發威。

他現在渾身無力,剛纔的飛石打脈也是勉強爲之的。

倘若這位雙面嬌娃翻老賬,以壞蛋之禮對待,他可承受不起。

不過他這是以小人之心度美人之腹了,對方顯然已對他消除芥蒂。

“我叫莫愁仙子。”美女拿根樹枝,在地上寫出三個字。

“好名字,”秦宇搜腸刮肚,趕緊拍個馬屁,鞏固這良好的談話氛圍。

我早就知道了好嗎?

畢竟超級透視可不是吃素的。

我還知道你是蕭妃的小姨呢。

可是我就不說。

“好牽強啊,不過我很滿意。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莫愁仙子眉眼帶笑,伸出纖纖玉手。

“秦宇。”秦宇握住柔軟的小手,心裏踏實多了。

莫愁仙子噗嗤一笑,這個名字似乎在哪裏聽過,但現在又忘了。

“你沒聽說過我?”

看得秦宇眼神一呆。

“沒有啊,幹嘛要聽說你?”莫愁仙子搖了搖頭。


嫵媚在骨子裏,一顰一笑皆有風情。

這種嫵媚風情,不是動作嬌柔造作,也不是妝容豔麗花哨,而是經過歲月沉澱的內在氣質。

不浮華,也不張揚,恰到好處。

“走吧,我扶你。”莫愁仙子主動攙扶他的胳膊。

世上還是好人多啊,秦宇此刻心裏涌現這麼一句老話。

“等一下。”秦宇站起身,沒有立即走,而是扭頭看着地上兩個殺馬特。

胖子在使勁眨眼睛,瘦子則是瞪圓了眼睛,倆貨似乎都產生了什麼不祥的預感。

秦宇嘿嘿一笑,一人嘴裏塞了一粒東西,和藹可親地說道:“記住,三年不可近女色,否則身體自爆,到時候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們!”

倆貨一動不能動,流出了絕望的淚水。

年輕氣盛,血氣方剛,三年啊,可怎麼熬呢!

走了幾米遠,秦宇又回頭,善意提醒道:“別怕,最多半小時,你們就可自由活動了,回去好好做人,不要禍害大姑娘小媳婦了。”

說完,他緊緊貼着美女肩頭,半倚半靠,慢悠悠走了。

兩個殺馬特用眼角餘光望着漸漸遠去的背影,心裏在暗罵:你妹啊,沒天理呀,你就在有意無意佔美女便宜,還讓我們不要亂來…… 路很平坦,秦宇卻走得慢騰騰。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有美女相伴,上下求索左右求索都不會覺得累,路遠些豈非更有趣?

秦宇很享受這種感覺,每分每秒都覺得曼妙無比。

男女搭配,走路不累。

莫愁仙子忽然問道:“你剛纔給他們吃的什麼? 快穿︰男神別總惹我 ,真的會爆體?”

秦宇不答,卻反問道:“你覺得呢?”

莫愁仙子柳眉一擰:“我怎麼知道……你這個人,叫人猜不透。”

秦宇微微一笑:“地上隨手撿的,可能是幹鳥屎吧。”

莫愁仙子一吐香舌,皺眉道:“啊?好惡心!原來你是騙他們的。”

秦宇點頭:“是啊,就是讓他們心有敬畏罷了。人一旦失去敬畏之心,什麼壞事都敢做。既然他們好色,那我就特意幫他們戒一戒色。”

莫愁仙子嫣然一笑道:“這麼說,你還是個好人了。”

秦宇故意板起臉孔道:“什麼話?我本來就是個好人。”

莫愁仙子眉眼彎彎道:“行,大好人,你家在哪裏?我送你回家。”

此時,夕陽西下,彩霞滿天,給這幽靜的山林鍍上一層金黃色。

秦宇擡頭看看西天的殘陽,這才忽然想起,自己還沒有落腳之地呢。

本打算解決上官家族老爺子的問題之後,就趕去無涯學院報名,隨便找個宿舍住下,卻不料中途昏迷,耽擱了。

如果讓莫愁仙子現在把自己送到無涯學院,也不現實。

天色已晚,管事的領導估計都下班了。再者說,自己體內殘餘毒素還未清除掉,需要調養一下。

像他這樣的英俊帥哥,總不能露宿街頭吧?

秦宇扭頭,目光看向莫愁仙子,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

“你……幹嘛那樣怪怪的看着我?”看到他賊兮兮的笑容,莫愁仙子沒來由的有些發毛。

這傢伙不會又動了什麼歪心思吧?

“其實,我命運很悲慘的……”

秦宇醞釀了下情緒,聲音低沉下去:“我打小就沒有父母,在孤兒院長大,現在身無分文,無處安身,剛纔我暈倒,是因爲沒錢買飯,餓的頭髮昏,胡亂採了些野果充飢,這才導致中毒昏迷……”

秦宇眼睛裏微微泛起淚花,慘兮兮地抓住莫愁仙子的嫩手,道“莫愁姐姐,我知道你也是個好人,你就行行好,讓我到你家借宿一晚吧!就一晚,明天早上我就走!”

“你是孤兒?無家可歸?”莫愁仙子明顯有些吃驚。

她的惻隱之心,很快被秦宇並不多麼高明的演技給激發出來了。

女人總是心軟的,尤其見到這麼個長得還不賴的傢伙苦苦哀求。

“那……好吧,我的住處反正離這裏不太遠,不過,你可不能賴着不走,說好了,就一晚。”莫愁仙子琢磨了一下,還是答應了。

她是學醫的,看得出秦宇的確有中毒跡象,況且剛纔還幫她制服了兩個殺馬特,再說了就一晚,舉手之勞。

她外表嫵媚多姿,性格卻是率性潑辣,信奉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格言,不覺得借宿一晚有何不妥。

“多謝莫愁姐姐。”秦宇觀察着她的反應,嘴角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

這招美男計和苦肉計的混合版,雖然沒有飈出高水平演技,但是好歹目的達到,有個歇腳之地了。

“今晚住我家可以,不過,你要給我幫個忙。”莫愁仙子眨了眨眼睛,目光中有狡黠之意。

www¤ ⓣⓣⓚⓐⓝ¤ C〇

“什麼忙?”秦宇望着她,有些想入非非。

不會是發現自己的真正身份了吧?

說來也巧了,這莫愁仙子來這邊是做啥的?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走吧。”莫愁仙子沒有言明,但是顯然不可能是秦宇期盼的羞羞之事。

她不說,秦宇也不多問。

兩人走了二十多分鐘,夕陽隱沒山後,天邊晚霞褪去。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