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出電梯,就聽到美妙的音樂聲。

林軒跟著蘇珊來到了八樓的入口,看到了門口處掛著婚紗照,看到婚紗照上的女人,他頓時就愣住了。

「寧初雪?」

他眉頭微蹙,問道:

「蘇校長,今天新娘是寧初雪嗎?」

蘇珊點頭道:

「正是天影時尚集團總裁寧初雪,寧初雪在江華市貴族圈可是極有名氣的,是江華市最年輕,最美麗的總裁。」

得知了新娘是寧初雪,林軒有點心不在焉。

他跟寧初雪上過床,在他看來,寧初雪已經是他女人了.

現在他女人跟別人結婚,他有一種自己的東西被別的奪走的感覺。

「愣著幹什麼,走啊。」

林軒心不在焉的哦了一聲,跟在蘇珊身後。

婚禮現場很熱鬧,一些企業家聚在一起,有說有笑的聊著。

舞池中很多美女偏偏起舞。

林軒來到角落的一個沙發上坐了下來。

他怎麼也沒想到,今天是寧初雪結婚的日子,早知道如此的話,他就帶著寧初雪遲幾天才回來。

「哎。」

一聲嘆息。

很快,主持人就登上了舞台。

舞台前方,是一條紅地毯,四周還有一些帥氣的伴郎和美麗的伴娘。

舞台上站著一名身穿黑色西裝,一臉喜氣洋洋的男子。

身邊則是一名穿著婚紗,婉如一隻白天鵝般的寧初雪。

婚禮典禮開始了。

各個環節都如期進行。

「鶴游先生,你願意娶寧初雪小姐為妻,無論生老病死,富貴貧窮,一直守護著她,一生不離不棄嗎?」

鶴游臉上帶著幸福的笑意。

「我願意。」

「寧初雪小姐,你願意嫁給……」

「我不願意。」

重生最強傲妻 婚禮主持人話還沒說完,寧初雪就開口。

喧鬧的婚禮現場瞬間變的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寧初雪身上。

她身穿婚紗,絕對是今天最耀眼的明珠。

主持人以為自己聽錯了,笑著說道:

「寧初雪小姐應該是在為難鶴游先生,鶴游先生,現在是你表態的時候了。」

寧初雪面對諸多目光,一字一字的說道:「我不願意。」

鶴游臉上的笑意瞬間凝固。 寧初雪和鶴游是大學同學,兩人家族都是江華市頂尖的家族。

他們兩個在一起,是天作之合。

相戀幾年,他們一直很恩愛,可是寧初雪是很保守的人,要把第一次留在新婚之夜。

前段時間他們拍了婚紗照,並且定下了婚期。

鶴游覺得,寧初雪已經是他女人了,可以上了,不必留在新婚之夜。

可是寧初雪不肯。

因此兩人鬧了矛盾,為了這件事情,大吵一架。

最後寧初雪一氣之下去了酒吧,和林軒發生了關係。

這件事之後,她很後悔,出國散心。

至於婚禮,她已經不想結婚了。

沒想到在游輪上遇到了海盜。

因為林軒,她在婚禮之前回來了。

回來之後,她仔細的想過,打算忘記和林軒的事情,好好跟鶴游過。

她甚至還跟鶴游坦白跟林軒的事情。

鶴游心中不滿,可是婚期將近,不能隨意取消,為了家族的聲譽,他選擇了忍氣吞聲。

打算等完婚之後,在秘密離婚。

鶴游沒想到,寧初雪在婚禮典禮上說不嫁。

他臉色低沉,但只是一瞬間。

婚禮主持人,以及所有來賓都以為寧初雪是在開玩笑,為婚禮增加一點樂趣。

鶴游臉色帶著燦爛的笑意,單膝下跪,拿出了結婚戒指。

「初雪……」

寧初雪一臉認真的看著鶴游,說道:

「鶴游,我想過了,我們不適合,算了吧。」

寧初雪認真的神色,讓鶴游知道她不是在開玩笑,但現場來了整個江華市百分之八十的有錢人。

如果寧初雪悔婚,這對鶴家的名聲不好。

他還想在爭取。

「初雪,別鬧了。」

「我沒鬧,我是認真的。」

現場鴉雀無聲,就連結婚進行曲也都停止了。

所有人目光都停留在寧初雪身上。

鶴游知道寧初雪是鐵了心,為了不讓家族名聲受損,他從地上站了起來,冷聲道:

「寧初雪,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你在外面找男人,我都能容忍,現在你想讓我難堪,想讓鶴家難堪嗎?」

鶴游一句話,婉如一個炸彈般瞬間爆炸,引起了軒然大波。

「寧初雪在外面找男人?」

「不是吧,她被稱之為江華市最美,最性感的女總裁,和鶴游一直很恩愛,沒聽過有什麼緋聞啊?」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

現場一片喧嘩。

鶴家,寧家兩家人都是疑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寧初雪一語不發。

鶴游看著現場來賓,一字一字的說道:

「諸位來賓,實在是抱歉,讓大家見笑了,這場婚禮怕是無法舉行了。」

他深深的鞠躬,隨後轉身就走。

「回來。」

一道大喝聲傳來。

緊接著一名五六歲的老人登上了舞台。

他一身黑色西裝,系著領帶,豎著奔頭,雖然六十多了,但看上去很有精神。

總裁,玩夠沒 他是鶴家現任家主鶴翁。

也是鶴游爸爸。

鶴游停了下來。

與此同時寧初雪爸寧文昌也登上了舞台。

他詢問道:「初雪,怎麼回事情?」

鶴翁也在詢問鶴游。

鶴游停了下來,當著整個江華市的富豪,解釋道:

「事情是這樣的,寧初雪背著我在外面找男人,這件事我容忍了,畢竟相戀那麼多年,現在她悔婚,我也不會強求。」

鶴游知道寧初雪悔婚,會毀掉鶴家幾十年經營的聲譽,為了保全家族的名聲,為了顯得自己大度,他將事情如實的抖了出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寧初雪身上。

現場還有不少媒體記者。

當下就有記者上前提問。

「寧初雪小姐,請問鶴游先生說的是真的嗎,你真的在大婚之前劈腿嗎?」

寧初雪緊咬牙關,一語不發。

她知道是自己的錯,自己犯下的錯,自己承受。

鶴游深吸一口氣,平息了一下心情,看著寧初雪說道:

「初雪,我那麼的愛你,原諒了你的過錯,我到底哪裡做的不好,你告訴我行嗎,既然你不想嫁,又為何穿上婚紗,為何不提前說,非要讓我鶴游,讓鶴家下不了台嗎?」

他的聲音,響徹全場。

這一刻沒是覺得鶴游丟臉,反而覺得他很大度,是一個好男人。

至於寧初雪,則被不少人暗罵。

寧文昌甩手就是一巴掌朝寧初雪臉蛋上扇去,冷聲道:

「今天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寧初雪捂著臉,看著寧文昌,眼角泛起了霧氣。

「爸,你打我?」

她以為爸會站在自己這邊,會尊重她的選擇,沒想道……

鶴游站了出來,說道:

「我原本原諒了她,可是這樣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我原諒,現在她想嫁,我也不想娶了。」

坐在角落中的林軒目視這一切,他也沒想到,寧初雪會悔婚。

但這是她的私事,他也不好插手、

他點燃一支煙,靜靜的注視著,目視事情的發展。

寧初雪悔婚,讓婚禮無法如期進行,媒體記者都八卦起來。

「寧初雪小姐,請問你的新歡是誰啊?」

「鶴游先生乃是鶴氏企業的繼承人,身價幾百億,在江華市,還有比鶴游好的男人嗎,到底是什麼樣的男人,讓你悔婚?」

記者才不管寧初雪等人的感受。

他們只想要新聞。

記者這麼一問,所有人都好奇起來,到底是誰讓寧初雪悔婚。

寧初雪一言不發。

她想走,可是被大量的記者圍著,她根本就無法走出去。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寧文昌覺得寧家的臉都被寧初雪丟盡了,冷聲道:

「寧初雪,從今天開始,我寧文昌沒有你這個女兒,我現在收回你天影時尚總經理的職務。」

他指著遠處,怒道:

「滾。」

滾字響徹全場。

寧初雪眼淚汪汪,含淚看著寧文昌,梗咽道: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