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妖笑道:「你既已知道信中內容,看不看又有和分別?」/p

/p

小瓜笑了,他確已知道。/p

/p

凌妖又道:「在你家監牢中關押著一個獨臂人,你將他也帶去,連同竹劍和信,一併交給孤塵。」/p

/p

小瓜好奇道:「那人是誰?」/p

/p

因為他家監牢從未關押過外人,一向都是用來關押和警戒那些不守規矩的丫鬟僕役的。/p

/p

只聽凌妖淡然道:「北華宗,宗主之子,華雲!」/p

/p

小瓜笑了,他開始佩服眼前這個男人了……/p

/p

(往後將不再提名客串)/p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最快更新!無廣告!

道門蓮花觀,已然變成廢墟,殘垣斷壁,餓殍滿地,一夜的夏風也吹不盡那血腥味。/p

/p

離蓮花觀四百里處,一座野花遍地的小矮山腳,一名白髮少年躺在地上,腦袋枕著雙手,翹著腿,嘴裡叼著一根草。/p

/p

白髮少年看似愜意,可那緊鎖的眉心和眼中的憂愁卻暴露了他的內心。/p

/p

一名模樣清秀的少女在草地上奔跑,追逐著一隻花蝴蝶,玩的不亦樂乎。/p

/p

白髮少年的心漸漸變得焦灼起來,雖然不明顯,但少年卻是知道,只要這種焦灼達到一定程度,自己就會進入魔化狀態。/p

/p

「閣下是否正在為魔化的問題頭疼?」/p

/p

突兀的,一聲清亮的嗓音傳來,白髮少年一個鯉魚打挺起身。/p

/p

白髮少年看著眼前這個看起來風度翩翩,倚在一個長條木匣上的年輕公子哥,身體頓時有一股力量蠢蠢欲動起來。/p

/p

而少女似是還未發現多了個人,還在玩著。/p

/p

白髮少年沉聲道:「你是何人?」/p

/p

這年輕人自是小瓜,他微微一笑道:「做買賣的生意人。」/p

/p

白髮少年道:「何種買賣?」/p

/p

小瓜道:「我幫你徹底解決魔化的問題,你幫我殺幾個人。」/p

/p

白髮少年心頭一跳,因為從一開始他就明顯感覺到那木匣給人一種心平氣和的感覺,讓他焦灼的心漸漸平息了下來。/p

/p

少年對匣中的東西很是意動,因為這動不動魔化的問題已困擾他長達一月之久,每次魔化,都會生靈塗炭,所過之處林木盡毀,所停之處寸草不生。/p

/p

白髮少年看著年輕人道:「這交易我做了,不過現在交易方式改變。」/p

/p

小瓜笑道:「你要怎麼改變?」/p

/p

白髮少年道:「幫我解決魔化,你可以撿回一條命。」/p

/p

小瓜啞然失笑,指著自己道:「那我豈不是兩頭不沾好?」/p

/p

白髮少年道:「或者,把你手中的木匣給我,你依舊可以活命。」/p

/p

小瓜道:「我勸你最好不要衝動。」/p

/p

白髮少年眼神邪異的舔了舔嘴唇,道:「我有衝動的資本!」/p

/p

小瓜單手扣住木匣,道:「這是你唯一的機會,希望你的衝動不會讓我毀了它……」/p

/p

白髮少年皺了皺眉道:「好!我便應了你!」/p

/p

小瓜將手中木匣丟給白髮少年,道:「你的目標就是這些日子所出現的所有魔物,除了你自己。」/p

/p

白髮少年打開木匣,裡面是一柄普通的竹劍,他實在想不通一柄普通竹劍究竟有何魔力能讓自己徹底擺脫魔化?/p

/p

他將竹劍拿了出來,頓時他感覺渾身清涼通透無比,彷彿渾身的毛孔都打開了,那股蠢蠢欲動的力量也徹底不見了蹤影!/p

/p

但還在的是那些很聽話的魔氣。/p

/p

白髮少年滿意的笑了,整個人似乎都有些不同了。/p

/p

小瓜道:「還有一筆買賣想跟你做。」/p

/p

白髮少年笑道:「只要你有買賣,我就敢做!」/p

/p

小瓜道:「自己出來吧。」/p

/p

隨後在小瓜身後不遠處的一棵樹后,一名頭被頭套蒙住的獨臂男子篩糠般走了出來,渾身都在抖。/p

/p

白髮少年疑惑道:「這又是何人?」/p

/p

小瓜將那人頭套摘掉,露出了那張面如死灰的臉孔。/p

/p

白髮少年渾身殺氣瞬間起來。/p

/p

整整一刻鐘,他才平息下來,看向小瓜道:「這筆買賣無論代價是什麼,我都做。」/p

/p

小瓜笑道:「還是要你殺人,只不過這次只殺一個。」/p

/p

白髮少年問道:「誰?」/p

/p

小瓜從袖中掏出一信封遞給白髮少年,道:「你要殺的人在裡面。」/p

/p

白髮少年看著手中用風雷箋製成的信封道:「可以,不過你要將我妹妹帶走,好生安頓。最好……給她找個好婆家。」/p

/p

小瓜道:「可以。如果你死了,我會娶了她,好好照顧她。」/p

/p

白髮少年對著小瓜一揖到地,鄭重道:「多謝!」/p

/p

他這一生一直都是別人在向他道謝,可今日卻是他向別人道謝。/p

/p

白髮少年朝華雲勾了勾下巴道:「這人你也帶回去,好生伺候著。」/p

/p

華雲一驚:他怎麼可能這麼輕易放過我?/p

/p

果然,白髮少年又道:「找二十個有龍陽之好的醜男子伺候他,一輩子!」/p

/p

華雲心裡咯噔一聲,緊忙咬住舌頭,意欲咬舌自盡。/p

/p

小瓜先前一步掐住他的脖頸,冷聲道:「如果你敢自尋短見,我就把你的魂魄丟進丹爐煉上一百年!」/p

/p

華雲頹然癱坐在地上,已是認命。/p

/p

多麼相似而又諷刺的一幕啊,一月前自己還曾以同樣的話語威脅過允兒。/p

/p

難道……這就是報應?/p

/p

小瓜沉聲道:「把頭套戴上。」 鬼醫墨凰:魔尊大人,別撩我! /p

/p

華雲木然的撿起頭套戴在腦袋上。/p

/p

白髮少年轉身走到允兒身旁,寵溺的摸著她的頭,道:「允兒,哥要離開幾天,不能帶著你了。」/p

/p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