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甜甜沒想到自己的一番話正好成了別人選址在自己旁邊的緣由,頓時啞口無言。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自己的修鍊場所的權利,自己總不能不讓他選在這裡吧?

「冷甜甜姑娘,還請幫我選在那座山峰上選一處好位置啊」,天奇哈哈笑道。

冷甜甜直皺眉頭,看來這伊天奇是打定主意要選在這裡了。

這伊天奇還真是一個怪人,好地方不選,偏偏選在這裡。 第三百零三章龍虎門

冷甜甜不願意天奇選址在這裡,倒不是不把天奇當朋友,恰恰相反,冷甜甜內心一直渴望能擁有一個知己,能分享自己的喜怒哀樂,可是造化弄人,命運多舛,冷甜甜心裡明白,一旦自己病發,自己身邊的人就有可能會受到傷害。

伊天奇是第一個把冷甜甜當做朋友的人,其實在冷甜甜的內心,她也真心把天奇當朋友,也正因為這樣,所以她才寧願選擇與天奇保持一份較為疏遠的距離,也不願意在自己發病的時候,傷害到自己這個唯一的朋友。

此時,冷甜甜的內心很亂,也很矛盾,既希望能有天奇這麼一個好朋友,又希望天奇離自己遠一些,以免自己不知何時會亂髮病,傷害到伊天奇。


「我對風水勘探可不熟悉呃,哪裡懂得選什麼好位置啊?」,冷甜甜內心很亂,根本就沒有心思幫天奇選什麼好位置,所以婉言回絕天奇的請求。

天奇也只是一句玩笑話而已,並不真的要冷甜甜幫忙,修建修靈場所這種小事,對於修靈者來說,簡直就是輕而易舉之事,哪裡需要什麼別人幫忙啊?

「其實哪裡都一樣,我就選在那片紫竹林里吧」,天奇看中了前面一座山峰的一片紫竹林,環境非常好,比較隱蔽,特別安靜,打算在那裡修建自己的修鍊場所。

「那裡確實不錯」,冷甜甜目視了一眼那片紫竹林,也覺得不錯,隨即又道:「我還要去採辦些東西,你需要什麼,我順便幫你帶過來」。

所需要的生活用品,天奇早已採集好了,乾坤戒里堆了一大堆呢,並不缺少任何東西。

「不用了,需要的生活用品我已經採集齊了」。

「既然如此,那我先走啦」,冷甜甜莞爾一笑,方才離去。

天奇目視著冷甜甜離去,待到她消失在自己視野之後,方才眉頭一皺。

「還真是奇怪」。

剛才,天奇在接近冷甜甜的時候,分明感覺到了自己體內的靈力在緩緩朝著冷甜甜體內流散,彷彿被冷甜甜吞噬了一般。異常詭異。

不過天奇也沒有多想,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而且世間奇人無數,各種體質都有,說不準冷甜甜就是一種特殊體質的人呢。

只花了小半天,天奇就已經在那片紫竹林里建好了自己的修靈場所,面積不大,長寬不過數十米,唯有幾間小竹屋而已,裡面的設施也非常簡潔。

天奇將一切都打點好了之後,便稍稍端坐在自己的院子里休憩一番,恰巧此時,冷甜甜外出回來,經過此地,順道來看看。

冷甜甜打量了一番,笑盈盈的道:「外面打的熱火朝天,你這裡卻依舊鳳舞竹動,安靜祥和,我看你也愜意十足,看來還真是一塊不錯的地方」。

天奇正想請她看看自己修鍊場所有何不足之處,但聽到外面打的熱火朝天之時,心裡略微一驚,有些好奇的問道:「什麼打的熱火朝天?」

「貌似是龍虎門的家事,我只是遠遠看了一眼,沒有多加過問」,冷甜甜毫不在意的道。

天奇對龍虎門了解不多,但是之前去了一趟雨涵宮之後,天奇也了解到秦雨涵那個小丫頭以及秦宇那一幫人也是龍虎門的人,不過他們貌似深身在龍虎門,卻被龍虎門的其他人員欺壓,也正以為如此,秦宇才會騙自己上雨涵宮,想要讓自己當他們的*,被自己直接拒絕了。

本來天奇並不太想搭理這件事情,但是一想到秦雨涵那個天真無邪的小丫頭也在龍虎門,而且上午的時候,貌似他們與龍虎門其他一幫人在雨涵宮產生了矛盾,天奇猜測十有**與秦雨涵等人有關。

既然答應了秦雨涵,要保護她,自然是要說到做到。

「那地方在哪?」

「比武台那裡」,冷甜甜如實道。

「我去看看」,天奇直起身,欲要前往。

冷甜甜微微一愣,覺得這伊天奇還真是喜歡多管閑事。

「對了,要不你也過去瞧瞧?」天奇突然回頭道。

天奇對學院內的各方勢力情況不是很熟,而冷甜甜看起來非常比自己更加了解學院的情況,帶上她總歸不是一件錯事,有她在,至少不會再現自己剛到帝郡時的情況,莫名其妙的得罪了一方勢力。

冷甜甜並不打算去的,畢竟除了眼前這個『獃子』不知道為何他還不知道自己的底細之外,其他人差不多都早已把自己視為瘟神了,出去跑到人堆里湊熱鬧,遲早自己會成為別人的熱鬧。


不過冷甜甜突然忖道,這麼多人在混戰,大家都盯著比武台看呢,哪裡會注意到自己啊,好久都沒有見過熱鬧的場面了,跟著去瞧瞧也好。

「嗯,我之前也忙著採辦東西去了,沒有在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去瞧瞧也好」。

兩人各懷心思,便一同前往比武台。

校場十分寬廣,從西看不到東,可是剛一踏入校場,便遠遠聽到裡面噪雜的聲音,在一處大的比武台周圍,也圍觀了一群人,貌似人群中央在爆發著團戰。

天奇越過人群,朝著那寬廣幾百丈的大比武台上望去,只見比武台上零零總總共有五六十號人,居然是兩幫人在群毆!

周圍的人無一不一臉興奮,在旁邊不停的助威,喧囂和喝聲不絕於耳。

很顯然,看熱鬧的人也不在少數,而且大多都是新生。

「比武台上不是單挑單嗎?怎麼搞成群戰了?」冷甜甜顯然沒有看過什麼熱鬧,非常的驚奇,望著兩幫人對戰,臉上明顯帶有一絲興奮之情。

不過此時,天奇的臉色卻變得非常的陰沉,比武台上確實是兩幫人在打鬥,可卻是秦宇他們一幫人在與顧憲成那一幫人打鬥!

伊天奇顯然有些詫異,自己與秦宇等人分別不到一上午,他們便打起來了。真可謂是自己前腳剛走,後腳就打起來了,看樣子,這兩幫人早已是水火不容了,而且這導火索還與自己有著直接的關係。

「秦宇這幫人和顧憲成這幫人不都是龍虎門的人嗎?怎麼好端端的,卻突然打起來了?」冷甜甜疑惑的嘀咕道。

天奇微微側目,覺得冷甜甜對學院的事情了解的很多,就連顧憲成和秦宇這兩人都認識。

「這龍虎門到底是一個怎樣的門派?」天奇好奇的問道。

冷甜甜眼神中閃過一絲愕然,顯然是驚詫天奇連龍虎門都不了解。

見到冷甜甜錯愕的眼神,天奇只能無奈的聳聳肩,擦了擦鼻尖,尷尬道:「我是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國來的,對於天靈學院的事情,不太了解」。

冷甜甜心裡略微一嘆,看來正因為伊天奇是來自一方小國,方才沒有聽到任何關於自己的傳言,故而願意與自己做朋友,可是如果等到哪一天,他聽到了關於自己的流言蜚語,是不是會同其他人一樣,不再與自己做朋友了呢?

「你怎麼了?」天奇見冷甜甜突然呆住了,疑惑的問道。

「沒……沒事」,冷甜甜回過神來,忙道:「龍虎門早天靈學院里早已存在,不過這件事情還得從很久以前說起」。

「天靈學院內院招收新生的時候,許多天靈學院長老家族的青年一代就算沒有達到進入天靈學院內院的要求,但憑藉著學院長老的特權,也可以進入天靈學院,可是他們的實力較之那些憑藉著自身實力和天賦進入天靈學院的人要弱些,故而常常受到欺負,所以那些憑藉長老特權進入學院的學員便自發的組織起來,建立龍虎門,相互扶持,免得再受到其他人的欺負」。

「長老們對於龍虎門的建立也暗自允許,所以龍虎門才一直傳承下來,可是久而久之,龍虎門的本質也慢慢變了,脫離了最先的初衷,漸漸的成為了一個恃強凌弱幫派」。

天奇聽聞之後,方才明白為何秦雨涵等人也是龍虎門的人。

「只是今日看來,龍虎門內部也出現了矛盾」,冷甜甜道。

「龍虎門背後有多強的高手坐鎮?」天奇問道。

「龍虎門內關係複雜,聽聞好像背後有進入天靈境的人坐鎮,但是我也只是聽說而已,並不知道詳情」,冷甜甜如實道。

天奇聽了冷甜甜的話后,心裡更是吃驚不已,想要進入天靈境內修鍊,就必須成為天靈學院的核心弟子,那些人物,各個實力恐怖的嚇人。

龍虎門,少惹為妙!

但是如果有人膽敢傷害秦雨涵,天奇絕對會明知山有虎,偏上虎山行。


「你要打抱不平?」冷甜甜見天奇搓緊了拳頭,緊盯著場上的局勢,便試探的問道。

「暫時不用」,天奇搖了搖頭,現在看來場上雖然混亂,但是秦雨涵並未上場,而是在天奇側對面著急的看著場上的局勢。

說句真心話,天奇才懶得跟龍虎門扯上什麼關係,但是秦雨涵是自己的好朋友,她待自己以真誠,所以必要的時候,就算真的得罪龍虎門,天奇也要出手,更何況自己上午的時候答應過秦雨涵,誰要是敢欺負她,自己定然不輕饒那個人。

至於秦宇等人,他們之前欺騙了伊天奇一次,伊天奇不是大慈大悲的觀音菩薩,既然秦宇他們未曾把自己當朋友看待,自己也沒有必要為他們出手。

「你最好不要插手」,冷甜甜忍不住告誡了一聲,她還真擔心天奇喜歡多管閑事。 第三百零五章出手

冷甜甜順著天奇的目光望了一眼,只見在天奇側對面站著一個大約十二三歲的小女孩,這個小女孩長得倒是十分的俊俏,水靈靈的大眼睛猶如天山上盛開的雪蓮,晶瑩清澈,沒有一點瑕疵,又如同瑤池裡盛開的雪蓮,出淤泥而不染,自始至終都飽含著一股天真無邪之氣。

只不過這個小女孩一直盯著場上的戰鬥,臉上寫滿了著急之色,彷彿十分關心整個戰鬥。

「你認識她?」冷甜甜問道。

「嗯」,天奇點了點頭,道:「我以前欠過她一個人情」。

天奇所說不假,秦雨涵曾無償給過自己黃玄根,讓自己能夠成功煉製出青靈丹,這份恩情不可謂不重。

「哦,你們應該是朋友吧?」冷甜甜試探的問道。

「算是吧,不過我一直把她當做自己的妹妹,不希望她被別人欺負」。

冷甜甜淺淺一笑,道:「她可是大長老看重的寶貝,你還怕她被別人欺負?」

天奇笑道:「看來你對天靈學院知道的真多啊,不愧是聖地教主的女兒」。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天奇剛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冷甜甜的眼神中明顯慌了一下,瞟了一下周圍,還好周圍的人全都關注著比武台了,根本沒有在意天奇剛才的話。

冷甜甜見秦宇在比武台上受了重傷,秦雨涵不顧別人的阻攔,跳上比武台了,便連忙轉移話題道:「她上比武台了」。

天奇也看到秦雨涵跳上去了,不由得眉頭微皺,看來秦雨涵跟秦宇的兄妹關係十分要好啊,本來天奇也覺得秦宇人還不錯,值得結交,可是上午的事情讓天奇有些心寒,天奇自然有些怒氣,不願意幫秦宇,同時也不願意去招惹龍虎門。

但是現在,天奇見秦雨涵不顧生死,也不顧及自己弱小的實力,上去要自己秦宇哥哥助一臂之力,心裡有些莫名的躁動。

冷甜甜見天奇彷彿心事重重,便好奇的問道:「天奇,你怎麼啦?」

「沒什麼」,天奇問道:「你說是不是我太小心眼了?」

「這話怎麼講?」冷甜甜不解的道。

「之前,我本與秦宇等人都有些交情的,甚至可以說我還欠了他們人情,可是就在今天上午,秦宇卻想通過討好我的方法,讓我做他們的靠山,讓我有些接受不了」,天奇嘆息道:「如果他們把我當做朋友,又何必想法設法討好我呢?完全可以直接請我幫忙不就得了?」

冷甜甜總算是明白天奇內心的矛盾了,便安慰道:「也許秦宇他們內心是真的把你當做朋友,可是畢竟他們對你也不是十分熟悉,貿然的請你幫他們忙,便會顯得有些唐突,所以他們這樣做也無可厚非,你也別太介意了」。

天奇有所釋懷,淡然一笑,道:「這麼說,你是要我上去幫他們忙了?」

「朋友是難得的,我只是覺得我們應該好好珍惜人與人之間的友情」,冷甜甜發自肺腑的道。

天奇聞言,略微一愣,沒想到冷甜甜會說出這話,感覺有些怪怪的。

如果天奇知道了冷甜甜之前從未有過一個朋友,興許天奇就不會覺得古怪了。

比武台上,金戈鏗鏘,一片很混亂,管理校場的幾位導師只是在不遠處看著,並未插手,從某種角度上說,這也是對學員的一種歷練,所以他們不會隨意插手,只要不出人命就行。

「秦宇,我看你們這群烏合之眾還是趕快束手就擒吧,免得被我們打的鼻青臉腫」,顧憲成肆無忌憚的大笑道。

「哼,顧憲成你太卑鄙了,單對單打不過我秦宇哥哥,就叫紀凌幫忙,人多欺負人少,不公平」,秦雨涵跳上比武台,扶著嘴角溢血,受了些傷的秦宇,怒視著顧憲成道。

本來一開始,顧憲成與秦宇在比武台上單挑,但最後顧憲成打不過秦宇,便叫紀凌過來幫忙,兩個打一個,自然佔了上風,可秦宇身後的這幫人看不下去了,便上去幫忙,結果顧憲成背後的人也一哄而上,出現了剛才兩幫人相互爭鬥的畫面。

「哈哈,老子就是公平,就是要欺負你們,你們又能怎樣?」顧憲成大笑道。

「我要去太爺爺面前告你們狀,你們欺負人」,秦雨涵含淚哭道。

「桀桀,恐怕你都不知道大長老現在在什麼地方閉關,還想去告狀?」紀凌一臉冷笑,「憲成兄,既然這小丫頭自願上了比武台,機會難得,不如我們拿她出出氣?」

秦宇聞言,連忙催促秦雨涵下去,畢竟只要上了比武台,便可相互打鬥,就連大長老也不好過問了。

可是秦雨涵卻偏偏撅著個頭,不肯下去,她要與大家並肩作戰,即使自己實力再怎麼弱小。

「紀凌,你這想法好,這回就算是大長老真的來了,也不能把我們怎麼樣?」顧憲成哈哈大笑起來,直接伸出一拳,朝著秦雨涵打來,而紀凌也十分配合顧憲成,朝著秦宇攻來,以免秦宇護著秦雨涵。

秦宇十分氣惱,對著秦雨涵大怒道:「你在這反而礙事」。

可是秦雨涵這次是鐵了心了,不管秦宇怎麼怒罵都沒用。

「每次他們欺負我們的時候,你總是叫我在旁邊看著,不要我插手,這次,我才不會聽你的」,秦雨涵十分倔強,險而又險的躲過了顧憲成的一記攻擊,但是顧憲成的實力實在是遠超於秦雨涵了,一拳落空之後,轉眼又是一腿劈來,秦雨涵根本就來不及閃躲。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