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蠢貨,快住手,他的長刀能吸收能量傷害……”

一位身軀比鬍子男還要高上一大截的魁梧男子猛喝道。 “鐵男,你說什麼?我說呢,怎麼一直沒有傷害。”皮衣男怒罵一句,跳開了身形,皮裙女猶豫片刻之後,也停下來手,冷冷的看着程川。

程川故作驚訝道看着那名叫鐵男的魁梧漢子,暗想,這塊頭跟鐵山有得一拼了。

“磁力王,看你的了。”名叫鐵男的漢子對着他身後的一個光頭男喊道。

那名叫磁力王的光頭男身形一閃,瞬間來到了程川面前,對着他手中的長刀猛然一握。

程川只感到手中的非豔瞬間傳來一股巨大的掙脫之力,差點脫手而飛。

心念一動,程川把非豔收進了嬌娃空間,衆人頓覺一陣詫異,不知道程川的長刀爲何突然消失?

“空間異能?”皮裙女嘀咕道,做爲異能者,她自然是本能把程川也當成了異能者。

程川只是笑笑不說話,冷靜的觀察着場中的衆人,除了那名鐵男給他有一種威脅感之外,鐵男身後的另外一個冷若冰霜的蒙面女子也給他一定的威脅感。


至於火男和冰女,這種岩漿和冰系異能,他都能吸收,倒也不懼,鬍子男,雙錘被斬斷,也翻不出多大的浪花。

全力運轉起九轉金身,程川對着對面招了招手,開口挑釁道,“你們是一起上還是誰先來?”

“哼,不用玩這種激將法,我的世界裏,只有完成任務,所以給我一起上。”


誰料那鐵男一點都不上當,直接大手一揮,頓時五名異能者一起圍向程川。

“來的好,爽……”程川長嘯一聲,身心愉悅,終於可以全力一戰。

火男的岩漿拳和冰女的寒冰指最快擊中了程川,一紅一藍的光芒瞬間將程川淹沒。

磁力王衝到距離程川十米處便不再往前衝,他的目的只是避免程川再使用那個吸收能量傷害的長刀。

而鐵男和那名黑衣蒙面的女子則是身體如同液體金屬一般,一個雙手化作兩把短槍,只刺程川面門。

一個雙腿化作兩把長刀,斬向程川的腰間,兩人配合默契,親密無間。

“嘿嘿,磁力王,就你了。”誰料程川根本不管不顧,任由他們的攻擊落在身上,只是稍微側過面門,身形卻是直衝磁力王,噬星指瞬間點出,擊穿了磁力王的胸膛。

“……,你……”磁力王只感到自己體內的磁力異能和生機在飛速的流逝,很快眼前一片漆黑。

“啪……”磁力王的屍體冷冰冰的倒在了無人小島上,驚醒了圍攻的衆人。

“靠,吞噬異能?”火男爆了一句粗口,然後便發現程川的眼神望向了自己。

沒錯,程川的下一個目標就是火男,剩餘四人中的最弱者。

“不好,鐵男刀女,快救我……”火男一看見程川的身形衝向自己,直接嚇得魂飛魄散。

他不敢叫冰女,冰女跟他一樣,此刻都是程川的獵物。

鐵男大喝一聲,身體突然炸開,濺射到程川身旁,圍住了他,化作一座鋼鐵囚牢。

程川全力一拉扯,竟然拉不斷。

“嘿嘿,那就試試噬星指,能不能吞噬鋼鐵異能吧。”

程川嘴角微揚,雙手緊緊握住那黑黝黝的鋼鐵柵欄,瞬間運轉噬星指。

“嘭……”那鐵男所化的鋼鐵囚牢瞬間炸開,竟然是程川的噬星指也能吞噬他的鋼鐵異能,讓他的身體產生異樣,他自然不敢犯險,連忙躲開了程川。

刀女見狀,剛剛想衝上來的,瞬間收住了身形,警惕的盯着程川,生怕他盯上自己。

程川脫囚而出,直奔火男,火男怪叫一聲,往島內深處逃竄。

不過他的速度沒有程川快,不過三秒時間,便被程川趕上。

“不,啊……”火男還沒來得及投降,已經被程川一指點穿了後心,只發出了一陣慘叫,便再無聲息,身體倒在了地上,步了磁力王的後塵。

“快撤,他的異能有點古怪,對我們剋制得很死……”鐵男當機立斷,發佈了撤退令。

頓時,冰女和刀女各奔東西,鐵男則是往來路方向極速撤退。

程川沒有絲毫猶豫,追向了冰女,逃亡的冰女見狀,簡直魂飛九天,拼了命的往海邊跑。

她相信,只要她跑到海里,以冰開道,程川肯定追不上他。

果然,冰女高高躍起,雙腳每一次落在海面,頓時會凍結一片海面,化作薄冰,隨着她離去,薄冰迅速消融,程川果然只能望洋興嘆。

只可惜,就在冰女暗叫僥倖之際,她的腳下突然涌出一股滔天海浪,直接把她捲入了海底。

更讓她絕望的是,她在昏暗的海底,發現了一條百米長的蛟龍,正對着她咧嘴一笑,張口咬來。

“我命休矣……”冰女心如死灰,一激動之下,竟然昏迷了過去。

只不過等到她再度醒來,發現自己竟然躺在之前那個無人小島上,程川正笑眯眯的看着她。

“冰女是吧,給你兩個選擇,一是死,二是成爲我的奴僕,你選什麼?”

程川的聲音,在冰女聽來,如同惡魔,讓她不由得想起了異能訓練基地的那個魔鬼教官。

“……,我選二。”猶豫良久之後,冰女做出了無奈的選擇。

選一馬上死,選二還有機會活,特別是程川詭異的異能,或許遇上魔鬼教官,也未必沒有取勝的機會,她覺得賭一把。

“你很聰明,做了一個很正確的選擇,現在,先幫我把那個葉家長老解凍了,然後在一旁呆着,還有好戲要上演呢。”

程川指了指那個被冰女凍成冰柱的葉兆華,而後眼神望向了無人小島的深處。

“怎麼樣?熱鬧也看得差不多了,要不要出來碰一面啊,羅柴德爾斯家族的護道人,衛奇先生。”

程川眼神望向遠處的虛空,緩緩開口道,那裏可還有一個真正的高手。

“啪啪啪……”一位灰袍老者拍了拍掌,緩緩的露出了身形。

一旁的冰女剛把葉兆華解封出來,就聽到程川所說的話,頓時愣住了。

“霧影者,衛奇?”冰女目露驚駭之色。

霧影者衛奇,乃是異能訓練基地上上一任的教官,傳說中的殺戮機器。

“你竟然能查到我的身份,程川,我都有點捨不得殺你了。”

衛奇滿臉欣賞的望着程川。

“可是,你爲何這麼愚蠢,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自然就應該知道,我不會讓你再接近芙拉小姐,你太危險了。”

遇見你,已經很不可思議 ,爲何程川自尋死路。

“因爲我知道,你殺不了我,而我,能殺了你。”

艦娘侵入現實

但他有噬星指,對能量系異能有天生的剋制作用,加上老蛟龍,還有嬌娃空間裏面沈夢的定身炮和異能槍。

加在一起,猝不及防之下,要幹掉霧影者衛奇,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哈哈哈,程川,你真的是勇氣可嘉啊……”

霧影者衛奇仰天長嘯,但下一秒,他的身體已經化作一團灰霧。

瞬間出現在了程川的後背,一掌拍下了程川,勢大力沉。

背對着衛奇的程川露出一絲如願的微笑,口中大喝一聲,“吞……” “轟……”一股浩瀚無比的能量從程川的背心闖入他的體內。

“滋滋滋……”他的後背頓時響起激烈的腐蝕之聲。

“嘶嘶嘶,靠,大意了,這霧影者的能量竟然有腐蝕效果。”

程川暗罵了自己一句,強忍着劇痛,把那道能量吞了進去,身形卻接着這股強悍的衝擊力,往前一飛。


背上的衣服被完全腐蝕出了一個掌印,九轉金身也被腐蝕出了一個血肉模糊的血洞。

“老龍,快出來幫忙……”程川暗道不妙,心念一動,連忙溝通了老蛟龍。

“吼……”老蛟龍從海里沖天而去,一股巨大的水柱直奔霧影者衛奇。

不過那衛奇卻是絲毫不懼,身形瞬間化作一團灰霧,躲開了老蛟龍的一擊。

巨大的水柱從那團灰霧中穿過,但卻無法對衛奇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下一刻,那團灰霧再度凝聚成人,冷冷的看着程川。

“程川,你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竟然還有一條老長蟲作寵物。”

衛奇盯着老蛟龍,由衷讚歎道。

“吼……”

“主人,那個老煙屁罵我老長蟲,我要撕碎他……”

老蛟龍仰天怒吼,百米處的身軀頓時卷向了衛奇,打算跟霧影者衛奇來個殊死單挑。

“衛奇,你個老煙屁,先跟我家老龍玩一下,我喘口氣,再過來跟你玩。”

程川說完,盤膝坐下,心念一動,連忙連通了辛靈。

“辛靈,趕緊,把攢下的金屬全給我傳過來,九轉金身差點擋不住那個老煙屁的腐蝕。”

辛靈得令,瞬間把這段時間攢下的特種金屬全部灌入程川體內。

程川身體之外頓時散發出一道道灰色金色的光芒,後背上被腐蝕出來的血洞,開始慢慢恢復。

一旁的冰女見狀,兩眼閃爍精光,霧影者之所以被稱爲殺戮機器。

除了他的灰霧異能可以免疫大部分的能量和物理攻擊外,他體內灰霧強大的腐蝕作用,是最重要的原因。

基本上,被他的灰霧擊中的強者,很快就會被腐蝕掉血肉,只剩一具白骨。

這程川只是受了點輕傷,而且現在竟然在極速恢復,實在是詭異非凡,或許跟着這樣一個主人,也不吃虧。

想到這裏,冰女把昏迷的葉家二長老全部搬到了程川身後,自己則是護在了程川的身前。

閉目修煉中的程川感受到冰女的動作,嘴角微微一笑。

而老蛟龍跟衛奇的戰鬥已經進入到了白熱化階段,衛奇的灰霧異能雖然神奇,但是老蛟龍作爲天級以上的存在,也不是徒有虛名的。

它的本命靈珠吐出之時,竟然能短暫的禁錮衛奇的灰霧異能,給他造成一定的傷害。

但是相比衛奇腐蝕灰霧帶給它自己的傷害來說,那可小多了。

衛奇的每一擊腐蝕灰霧只要拍在老蛟龍的身上,總能血淋淋的拔下來一片皮肉來,痛得老蛟龍嗷嗷直呼。

一來二往之下,老蛟龍竟然慢慢落入下風,衛奇嘴角開始露出一絲勝利者的笑意。

“我來助你,老龍……”還好,程川迅速煉化了辛靈傳過來的特種金屬,九轉金身的強度再度上了一個臺階。

“主人,腐蝕灰霧的異能,可以通過定身加水牢加冰凍,造成較大傷害。”

就在程川衝上去之際,辛靈以研究專家的分析給程川指出了一條新的攻擊方式。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