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各自分開,身形一閃,自己鑽進了自己來時的通道。

張林身形剛一鑽進,這時候那傀儡像是牛皮糖一樣,又是追了上來,而這時候,伴隨着張林的鑽入,一個光罩籠罩在了通道口之上,傀儡身形掠來,正好撞在了光罩之上,頓時,一股反彈力量從光罩上涌出,傀儡的身形當即被彈飛而去。

傀儡像是不死心,一次又一次向光幕機械性的衝過來,但是那光幕彷彿是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一般,傀儡竟然撼動不了分毫。

望着這一幕,張林的心方纔稍稍放鬆了一些,既然有着光幕幫忙抵擋,那他也不用擔心了,轉過身,飛快向外面掠了出去。

翠綠的古樹矗立在草地當中,濃密的枝葉從樹梢上灑下,微風的吹拂下,隨風搖曳着。

從張林他們進入古樹已經有一個星期時間,這一個星期中,那些原本還等待在這的人都已經離開,只剩下三個宗派的人員在那等着自己的主子出來,殊不知,有兩個宗派的主子是永遠也出不來了。

咻咻!太陽西落,就在晚霞即將升起之時,隨着兩道破風聲的響起,兩道身影終於是在衆人的期盼下從古樹那光門中踏了出來。

然而,令得他們失望的是,出來的不是他們的主子,而是張林和葉子行。

兩道身影踏出,他們的目光頓時向周圍掃了掃,從他們的目光當中,能夠看到極度的謹慎,雖然不知道兩人在地靈古樹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是看樣子,絕對不會是那麼平靜。

“那吳昊出來,肯定會找你的麻煩,到時候他再一亂說,天宇派和天冥宗都會聯合追殺你,跟我一起走吧,到我那沒有人敢動你。”目光在四周掃了掃,見到周圍沒有危險人物,這時候葉子行偏頭看向張林說道。

聞言,張林沉靜了片刻,葉子行說得對,這次吳昊吃了暗虧,木靈珠落到了張林手裏,最後張林還黑了吳昊一下,等吳昊出來,必然不會放過張林,憑着御榛門和天冥宗、天宇派在這裏面的整體實力,若是想殺張林,張林很難應付。

葉子行身份不一般,跟他走的話倒是一條保命的路,但是張林又不想這樣寄人之下,一時間,他不知道該怎麼決定纔好。

“別猶豫了,放心吧,沒人說你什麼的!”像是看出了張林的心思,這時候葉子行拍了拍張林的肩膀。

目光看着葉子行,最後張林點了點頭,大丈夫能屈能伸,這個時候躲一下不是什麼不光彩的事,等到實力強大之後,不用說話也沒有人敢多說什麼。

“走吧!”見張林點頭,葉子行也不想在這多留,身上帶着木靈珠,多待一分,危險就多一分,兩人身形一動,隨後向山巔外飛了出去。 浮城,隕落之界當中又一座廢棄的城池,相比其他城池而言,浮城保存的還算完好,裏面的地域也顯得寬敞。

浮城當中,隱隱綽綽有着一些人影,這些人都是來到深處之後聚集在此的。

隕落之界當中,越到深處魔獸越是強悍,而在夜晚,也正是魔獸最瘋狂的時候,因此,在夜晚,一般人都不願意在外逗留,相比而言,在這城池當中,要比在外面安全得多,而且這裏麪人員聚集,一般魔獸根本不敢靠近。

這樣一來,就讓的城中的人是越聚越多。

隕落之界深處並不只是這一座廢城,但是相比之下,浮城聚集的人算是最多的,因爲,這裏面住着一個強悍的勢力。

有着這個勢力在,不僅魔獸不敢入侵,就是其他人,也不敢隨意在這裏面找麻煩。

咻!天際之上,兩人身影劃過蔚藍的天空,最後落在了浮城當中。


“就是這裏了,張林!”來者,自然便是從雷雲山脈飛出的張林和葉子行。

“呵,城池還挺大的嘛!”目光在四周掃了掃,張林有些小小的驚詫之感,沒想到這隕落之界當中的廢城居然都能保存的這麼好,亭臺水榭,綠樹紅花,簡直就像一個外面的府邸。

“還行吧,放心,只要在這裏面,沒有人敢來找你麻煩!”張林點了點頭,這裏麪人不少,但是看起來氛圍還是比較和諧的,看來也是因爲有人在這裏面制衡,纔能有這樣的局面。

“走吧!帶你去見我大哥和二哥!”拍了拍張林的肩膀,葉子行帶着張林向城內的一個大殿行了過去。

大殿位於城中正中,一看就知道是整個城池的主位,能夠佔擁這樣的地方,葉子行的身份跟張林心裏的猜想是越來越符合了。

沿途而來,兩人引來了不少人側目,但是從他們的目光中能夠看出,只有敬畏,沒有其他的感情,不過有些見過張林的人,臉龐上卻是帶着驚詫之感,想來他們也是沒想到張林怎麼會跟葉子行有交集。

邁過一排階梯,最後兩人的腳步踏進了大殿當中。

大殿沒有地靈古樹中的那樣大,但裏面座椅板凳各項設施齊全,看起來也比較大氣。

大殿當中,站着一道身影,他一身白衣,風度翩翩,而從他身上隱隱傳出的氣息,儼然已經達到了化形境中期巔峯的境界。

“二哥!”葉子行踏進大殿,隨後向那白衣男子笑了笑喊道。

見到葉子行,他臉上露着親切的笑容,絲毫見不到有任何架子。

“怎麼樣,去了趟雷雲山脈木靈珠到手了嗎?”目光看着葉子行,白衣男子這時候笑問道。

聞言,葉子行癟了癟嘴,隨後頭向旁邊的張林偏了過去。“小弟不才,木靈珠讓這位兄臺先得到了。”

“哦?”聽得這話,白衣男子背於身後的雙手放了下來,隨後纔將目光向張林瞟去。

“化形境初期!嗯,這般年齡就能有這番成就,算是比較可以的了。”白衣男子沒有用陰厲的目光看張林,也沒有提到木靈珠,只是輕讚賞了張林一句,這不由得讓張林對他的風度感到佩服,不愧爲大家族,光是這般風度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比的。

“這是我二哥,葉諾,二哥,這就是張林。”葉子行笑了笑,這時候分別向張林和白衣男子介紹道。

“見過葉兄!”強者面前,張林表現得很客氣,一拱手朝葉諾施了一個禮。

“你就是張林?”聽到葉子行的介紹,葉諾的眸子微眯了眯,顯然,張林的名字早已經傳到了他的耳朵裏。

“正是在下。”張林也不否認,笑了笑應道。

“呵,你還真行啊!在這隕落之界當中,能夠在這麼短時間掀起這麼大風浪的,恐怕就只有你了,現在你在這隕落之界當中可是名聲大噪啊!”張林輕笑了笑,不置可否,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管怎麼樣,還是要謝謝你當初救了我三弟,以後有什麼事,儘管開口就是。”稍頓了頓,這時候葉諾又是道。

“呵呵,我只不過是碰巧遇到而已,況且葉兄也已經幫了我不少忙,我應該感謝他纔是。”

“兩碼事,反正你這個朋友我認了,那些你看不過眼的人其實我也看不過眼,只是礙於家規,不能輕易對他們動手。”


“哦?家規?”聽得這話,張林臉上有着淡淡的詫異之色,什麼家規如此之嚴,別人都要殺你了,你還必須得挺着。

看到張林有這樣的表情,葉諾臉上也浮現着些許詫異之色,難道他不知道我們的身份?

“張兄可知道我們的身份?”葉諾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向張林問了出來。

“呵,這個子行兄沒有跟我提起過,我暫且還不知。”張林輕笑了笑,雖然說葉子行並未告訴過他,但是張林也基本猜到了十之八九。

“哦,那張兄可知道南陵帝國的勢力分佈?”看到張林不像撒謊的樣子,這時候葉諾又是問道。

“南陵帝國有很多勢力,但是強悍的,那就是四大宗派,還有那兩個傳說中的比較隱祕的家族。”

“四大宗派你現在得罪了三個,相信都認識了吧,那另外兩個家族你可聽說過?”

“沒有。”確實沒有,張林只聽說有這麼兩個家族,但是從來沒有人介紹過,包括當初的戰將軍,都只是一筆帶過,沒有說太多,想來對這兩個家族知道的也不是很多。

看到張林對兩個家族似乎有些興趣,葉諾輕笑了笑,隨後緩緩道:“南陵帝國各大勢力遍佈各個角落,但是比較強一點的,就是那四大宗派,而那兩個家族,要說實力,其實還在四大宗派之上,不管是老一輩還是新一輩,都要凌駕於四大宗派之上,之所以說比較隱祕,那也只是世人的傳說,這兩個家族本來實力強大,但是卻很少參與外面的事務,與外面人接觸也比較少,這樣一來,外面人對兩大家族的瞭解自然就少了一些,因此,才傳出隱祕的事。這兩個家族的稱號,分別就是唐氏家族,和葉氏家族。”

“果然!”聽得這話,張林心底輕道了一聲。其實在地靈古樹當中碰到葉子行後張林便隱隱猜出了葉子行的身份,能夠這樣讓人忌憚,對這些化形境強者是如無物的人,恐怕也就只有這兩大家族了。

而且,能夠擁有這座城池的主導地位,一般的宗派還沒有那個膽,也沒有那個實力。

“原來葉兄就是那傳說中兩大家族的人,真是幸會,不過有一事在下不明白,明明那天冥宗李蕭都要殺子行兄,爲什麼你們還不能動手?”

葉諾知道張林會這麼問,因此,他並沒有感到詫異,只是笑了笑。“每一個強大的勢力,都有很嚴的宗規,我們的家族也一樣,有史以來家族就跟外面接觸較少,這個習慣一直保留到現在,因此,家族也有規定,不到萬不得已之下,絕對不可以找人復仇,特別是像這樣強大的宗派,打起來的話,對雙方都不好,不過,有的事一旦家族追究起來,那就是毀滅性的打擊,那天冥宗,只要家族出動一半實力,一夜之間就能讓其灰飛煙滅,上次三弟並沒有受什麼傷,因此,這件事也就這麼過去了,但是我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如果天冥宗再不識相的話,南陵帝國四大宗派就會改成三大宗派。”

聽得葉諾這話,張林有些心潮澎湃,這種話纔是強者能夠說出的話,一旦出手,那就是毀滅性的打擊,赫赫有名的天冥宗,他們只需要一半的力量就能將天冥宗從南陵帝國除名,這樣的實力,果然不愧爲隱祕的家族,怪不得當初戰將軍跟張林說隕落之界當中還有他想象不到的人物。

“小子今天算是長見識了。”張林笑了笑,客氣的道了一聲,雖然心中有些震撼葉家的實力,但是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還是那麼鎮定。

這一幕讓葉諾不禁對張林高看一眼,說這麼多,張林沒有巴結他們的話,也沒有忌憚的神情,這般風輕雲淡,遇事沉着的人才能真正成爲強者,看來這個朋友交的沒有錯,雖然張林的實力現在在家族還不算什麼,但是潛力值卻是不小。

“對了,二哥,大哥呢!”兩者話音停下,這時候葉子行在一旁問道。

“前幾天得了一卷武技,大哥正在閉關研究,應該也快出來了,張兄累了吧,你趕緊帶張兄下去歇息一下。”

“好!”點了點頭,葉子行帶着張林行出了大殿,張林向葉諾略微施禮,隨後跟着葉子行出了大殿。

浮城很大,拐了幾道彎葉子行帶着張林到了一間不錯的屋子裏,跟張林攀談了一會兒,隨後葉子行也離開了,整個屋子就只剩下了張林。

緩緩坐到牀榻之上,張林摸了摸衣袖,白鱗還在沉睡當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醒,現在四個宗派張林就得罪了三個,後面的路必然爭鬥不少,沒有了白鱗這個幫手,戰鬥力將會少不少。

想到戰鬥力,張林就想起了震天鈴,在地靈古樹當中震天鈴跟傀儡的大板斧卡在了一起,隨後震天鈴自動縮小,也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

手往空間戒指上一抹,隨後震天鈴握在了手中。 在地靈古樹當中,震天鈴跟傀儡的大板斧卡在了一起,當時震天鈴自動就縮小,而且,隱隱間張林感覺自己跟震天鈴之間的那種感應也沒有了。

當時情況緊急,他也沒有時間顧及那麼多,一直到現在,他才稍微閒下來。

震天鈴握在了手中,還是那個金色的鈴鐺,可張林卻怎麼也感應不到它。

“變!”伸手一扔,震天鈴拋向了空中。

然而,以前的那種迅速變得並沒有出現,就連光都沒有閃一下,整個鈴鐺跟普通的鈴鐺沒有區別,就這樣呈一個拋物線,最後落在了地上。

“完菜了!”見到這一幕,張林面色陡然一變,看這情況,顯然震天鈴是受到了損害。

“上品玄器怎麼會這麼容易就壞了?”走過去將震天鈴撿起來,張林上下打量了一下,可他看不出震天鈴究竟壞在哪。

一般來說,就是一件靈器都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損壞,除非遇到比它級別還高的武器,或者說大能之人,若不然,是很難撼動的。

這震天鈴乃是有着九陽之氣的上品玄器,想要毀壞它,除了那傳說中的神器,那就只有大能之人了。

那傀儡明顯就是化形境的實力,不可能是大能之人,這麼說,那他手裏的大板斧豈不是是傳說中的神器?

這一點張林不相信,一件神器是不會落在他手裏的,而且,若真是神器,他們是沒有一個能夠從傀儡手中逃脫的。

震天鈴能夠變成這樣,其中必有蹊蹺,但是奈何張林現在實力還不夠強,對震天鈴瞭解也並不多,因此,究竟蹊蹺在哪,他還看不出來。

白鱗還在沉睡,震天鈴又用不了,到現在,張林的整體實力那是下降了不少。

得罪了三個宗派,實力還不如以前,接下來的路,註定張林不會那麼容易。

略微嘆息了一聲,張林將震天鈴收了起來,既然不能用那就不用吧,正好也可以借這個機會鍛鍊一下自己,省得自己對震天鈴產生依賴。

屋子裏很靜,突然這樣閒下來,張林也不知道幹什麼好,坐在牀榻上,他盤上雙腿,隨後開始靜靜的修煉起來。

翌日清晨,和煦的陽光從天際灑下,當溫暖的陽光從窗戶的縫隙射進屋子,照在張林臉龐之時,他才緩緩睜開那微閉的雙眼。

隕落之界當中的靈氣很是充裕,加上大吞噬術霸道的吸嗜力,一夜的吸收,讓張林再度回覆到了巔峯狀態。

從牀榻上下來,他感覺神清氣爽,簡單的整理了一下,隨後打開門踏了出去。

在屋裏待着也沒有什麼事,正好可以出去走走。

腳步剛踏出屋,這時候他就看到葉子行向他行了過來。

“這麼早起來了?怎麼樣,休息的還好麼?”身形未至,葉子行先打了個招呼。

“呵呵,還好吧,你不也一樣早麼!”懶懶的伸了一個懶腰,張林輕笑一聲。

“我?是二哥讓我來叫你,要不然我纔不會起這麼早呢!”

“叫我?什麼事?”聞言,張林眸子微眯了眯,顯得有些詫異,葉諾這個時候叫他會有什麼事?

“去了不就知道了嗎,走吧,二哥在大殿裏等你呢!”走過去拍了拍張林的肩膀,葉子行帶着張林向大殿行了過去。

房間離大殿並不是很遠,只是幾步路兩人便踏進了大殿當中。

葉諾已經坐在了大殿的正位之上,大殿中不止葉諾,還有幾個人,想來應該都是葉家帶進隕落之界的人。

“來啦張兄,坐!”見到張林到來,葉諾笑着伸了伸手,顯得很是客氣。

張林也謙卑的笑了笑,最後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張兄,這麼早叫你來,是有一事告訴你,然後你自己做決定。”伸手將手裏的茶杯放下,葉諾這時候望着張林說道。

“葉兄不妨直說便是!”張林不知道是什麼事,但想來是與利益有關的。

“昨天晚上唐氏家族來人,說就在不遠的天雪山將有一個古墓開啓,我們已經商量過了,到時候也去看看,不知道張兄想不想與我們同去?”


“古墓?”張林眸子微眯了眯,果然是與利益有關,能讓唐氏家族和葉氏家族都感興趣的古墓,想來應該不小,而裏面的東西,應該也是不簡單,前世他就是盜墓的,有這種場合,怎麼能不去。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