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是一名君主手中的重要力量,在地獄中可以享受很很優厚的待遇。

木白心頭一緊。 此時,拉羅斯和阿瓊也緊跟著走了出來。

青冥見到走來的拉羅斯和阿瓊兩人,眉頭微微一皺,道:「你們兩個留在這裡,哪兒也不準亂走,否則後果自負。」

說著,她指著木白,勾了勾手道:「跟我來。」

轉身便朝山峰下的方向走去。

木白一臉無奈,回頭望著拉羅斯和阿瓊兩人道:「你們留在這裡很安全,因該不會有什麼事兒,我儘快回來。」

鸞鳳錯:公子如此多嬌 快去吧。」

拉羅斯和阿瓊兩人點點頭。

旋即,木白跟隨著青冥一起,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兩人視線里。


……

木白和青冥一起離開青冥宮,進入城內,直徑朝魔宮所在的方向走去。

魔宮,位於魔都正中央的位置。

當木白和青冥一起走到魔宮附近的時候,木白震驚的發現半空中有一座懸浮的錐形巨山,那魔宮居然是建立懸浮山上的。

能夠支撐起一整座巨山和大殿懸浮在空中,那得需要多麼龐大的能量,簡直不敢想。

這魔宮地下,是一個無底深淵,但木白卻能從中感覺到一股恐怖得無法形容的毀滅能量。

青冥指著那無底深淵道:「這深淵中隱藏有一個六道殺神陣,跟緊我,心裡不要有任何負面念想,否則那六道殺神陣就會被自動觸發。」

木白緊張的點點頭,以他的估計,這六道殺神陣的力量,就是瞬間秒殺一名古神也是輕而易舉,這股能量波動太恐怖了。

深淵外,站著一隊魔宮使者。

這對使者大約有三十人,都是主神后階的高手,穿著一套黑羽長袍,身背大劍,一動不動的站在那兒。

他們見到青冥和木白走來,旋即上前截住兩人。

這隊使者現實朝青冥恭敬的施了一禮,其中一名隊長指著木白對青冥問道:「公主殿下,他是什麼人?」

青冥道:「是我手下新招的修羅護衛。」

「修羅護衛?」那隊長目光驚疑不定的望著木白,奇怪的是木白身上並未散發出修羅獨有的殺戮之氣。

他雙瞳中驀然閃過一道如雷光般的凌厲光芒。

木白瞬時感到渾身一涼,有種被人脫光衣服,里裡外外都看透了的感覺。 這隊長驚奇道:「公主殿下,您的修羅護衛真是特別。」他一眼就看出了隱藏在木白體內的殺戮力量,但他很不解,以木白現在的實力,怎麼可能壓制的住這股力量呢?

「廢話少說,馬上給我把傳送陣打開。」青冥冷冷道。

「是!」

隊長朝身後的手下一招手。

那些使者雙手結出一個怪異法陣,旋即只見他們身後的地面上閃現出了一個黑色圓環法陣。

青冥沒說什麼,邁步就朝那旋轉的圓環法陣走去。

木白趕緊跟了上去。

兩人進入那法陣后,法陣忽然閃耀起一道怪異的黑色光柱,一股巨大的撕扯力量傳來,木白的視線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刺激求生之踏遍群星

魔宮山上,地面忽然撕裂開一片巨大空間,只見木白和青冥兩人的身影便出現在了地面上。

木白震驚的望見魔宮那恢宏高大身影躍然於眼前。

這魔宮的整體布局錯落有致,建築物都很像是各種凶獸般,看起來很駭人。

前方是一片面積寬闊的巨大廣場,廣場上獨立著十個無比巨大的石柱,這些石柱上都雕刻這各種神秘怪異的圖案和文字,隱隱有股奇特的能量波動,也不知道這石柱到底有什麼用。

這廣場很冷清,此時一個人也沒有,但木白卻能感覺到四周隱藏著很多強大氣息。

「公主殿下。」木白小聲問道:「這封號比試,有多少人參加?」

青冥道:「一共十八人,是從領地十八個煉獄戰場中挑選出來的,修羅封號只有比試前三名才有資格獲取。」

「那被淘汰的人呢?」木白問。

「淘汰?」青冥冷冷一笑,反問道:「你說呢?」

木白心頭一凜,看來這封號比試又是一場生死戰了,要是不能打敗對手,死亡的就是自己。

青冥帶著木白來到廣場中央,似乎在靜靜等候著什麼。

木白站在她身邊,很小心的留意著四周的動靜。

等了一會兒,陸續有參加封號比試的修羅在各自主子的領導下,走到了廣場上。

這些人站在青冥身後,對青冥頗為恭敬。

木白悄悄回頭瞥了一眼身後的人,大約有二十來個,其中十人是參加封號比試的准修羅。 這些准修羅身上的殺氣很濃厚,讓木白聯想到自己在煉獄戰場中對戰的那名准修羅,如果不是自己擁有暗魔變的能力,恐怕就死在那准修羅手中了。

「有兩名中階主神!」木白心中凜然。

看來這次封號比試比煉獄戰場更加危險。

幸好這些准修羅還沒修鍊到靈魂完全蛻化的地步,否則的話,木白對戰中階主神的話,根本沒有勝算。

「哈哈。」一聲狂傲不羈的冷笑從一旁傳來。

只見一名穿著黑色龍袍的英俊青年帶著一名准修羅緩緩走了過來。

這青年的臉色怎麼看都處處顯露著一股邪魅,雙眉入鬢,丹鳳眼,高鼻樑,身上散發的氣勢柔中有剛,絕不簡單。

「皇妹,好久不見了。」青年站在青冥對面,一臉微笑道。

「又是一名古神!」

木白見到這青年後,心頭猛地一跳。

看來這天魔君主真是高深莫測,子女都修鍊到了古神的層次,那他的實力到底有多麼強大?

「傲軒,看來你最近一直都偷懶,修為進步很多。」青冥望著身前這青年,眸中閃過一道凌厲神光。

這青年便是魔君的獨子,傲軒,一直神出鬼沒,在地獄中有諸多傳說。

「參見皇子殿下。」


身後的那些領主官員和手下的准修羅一起朝傲軒恭敬拜禮,唯獨木白站在原地沒動。

「哦?」

傲軒冷冷瞥了眼木白,對青冥笑著問道:「皇妹,這就是你手下的修羅護衛?」


青冥微微點頭。

「看樣子還不錯,這性格我很喜歡,不如我們交換一下吧。」傲軒哈哈道。

青冥聳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木白心裡卻是怒火中燒,但臉上沒流露出來任何情緒波動。

傲軒道:「為兄只是和你開個玩笑,你這修羅護衛年紀太輕,缺乏閱歷,不太適合跟在我行事。」

反觀他帶來的那名修羅護衛,是名銀鉤鼻的中年,面容陰沉,骨子裡都散發著濃厚殺氣,是名中階主神。

現在參加封號比試的准修羅,算上木白,已經到齊了十二位,還差五位。

繼續等了一會兒后,所有人便都到齊了。 「咚咚咚——」

一陣整齊的步伐聲從四周傳來。

只見上百名裝備精良的死靈護衛涌了上來。

旋即,天際衝來一道如流星般的彩光,轉眼就降落在了眾人眼前。

「參見魔君!」

所有人都齊刷刷的跪倒在地。

木白驚出一聲冷汗,慌忙跟著跪了下來。

只見一名穿著紫色綢緞袍子的中年靜靜站在眾人身前,給人的感覺他就是這天地間唯一的存在,高高在上,讓人莫能仰望。

中年一頭紫發披肩,臉上神情古井不波,面容頗為英武。

他緩緩伸出一隻手,眾人便感覺身子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抬了起來。

木白內心震撼無比,悄悄打量著眼前這中年,他給人的感覺太恐怖,宛如那浩瀚星海般神秘不測,特別是那雙炯炯紫瞳,宛如洞悉世間一切般明銳。

這就是地獄七大君主之一的天魔君主,眾死靈習慣稱他為魔君。

短暫的震驚過後,木白逐漸恢復了冷靜,總覺得這魔君身上有點不對勁,但到底是哪兒不對勁,他一時說不上來。

魔君的凌厲目光在眾人身上緩緩掃了眼后,開口說道:「這次封號比試,將由君主親自受封,想要在地獄取得地位和名譽,那就拿出你們的實力來證明給本君看吧。」

「是!」那些准修羅乾脆利落的回答道。

這時候,那些死靈護衛中走出一名妖異男子。

這青年男子穿著一套銀白輕甲,有四肢手臂,身背兩柄長劍,奇怪的是,雖然正朝眾人走來,卻沒人能夠感覺到他的存在,如果不仔細留言,連他的身影都看不見。

「這是古神級修羅嗎?」


木白心頭再次被震驚了。

這男子雖然沒有任何氣息存在,神色間卻殺機極重。

「好厲害,居然可以把殺戮之氣修鍊到無影無形的地步,這種奧義境界,恐怕沒有幾個修羅能夠領悟的。」木白暗自驚心無比。

「你、你。」

青年男子隨意在兩名准修羅身上指了指。

兩名准修羅便跟這青年男子走到一片無人的寬闊場地中。

「我是你們的裁判,比試勝負直到另外一方死亡為止。」青年男子不帶任何感情的說道。 那兩名准修羅的瞳孔深處同時閃耀出一道暗紅血光,緩緩拔出了各自的武器。

一人拿的是神器虎齒劍,另外一人拿的是五米長的七殺刀,他們的實力都只有主神初階。

「開始!」

青年男子冷冷吐出一個字,身影瞬間就閃現到了魔君身邊。

「快驚人的速度!」木白的注意力一直都在盯著這名青年男子,到不怎麼關心場中那兩名准修羅的比試。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