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不懂?聽不懂你的事辦得成嗎?

更莫說市委書記的大祕親自打招呼:“江灣那邊風景好,空氣清新,林書記很喜歡,嗯,那邊有一家雙燕大酒店,定在那裏好了。”

你敢不定在那裏?

至於夏曦黃一鳴他們就不更用說了,那是來自京城的力量,想求他們的人,實在太多了。

這就是米線店開不動,大酒店開火車的根本所在。

當然,人情是有來有往的,過了兩天,林敬業又叫陽頂天去家裏吃飯,給他介紹了一個人,也姓林,叫林敬軒,是他堂弟。

林敬軒做房地產生意,這會兒就想往海外發展,哥迭亞那邊的礦多,他也想去那邊拿個礦,林敬業叫陽頂天來的意思就是,讓陽頂天關照一下。

陽頂天自然沒二話,當着林敬業的面給傑西卡打了個電話,然後把傑西卡的電話給了林敬軒,讓他到哥迭亞後,打傑西卡的電話就行,傑西卡自然會安排人關照他。

又過了兩天,夏曦打電話來,說她陪一個朋友要來東城,她那朋友要求陽頂天一點事情。

夏曦這段時間盡力給他幫忙,陽頂天很領情,親自去接機,接到人一看,夏曦的朋友,居然是熟人,花千雨。


“花姐?”

陽頂天有些意外。

看夏曦面子,可不能叫人家花姑娘了。

夏曦也意外:“你們認識。”

花千雨嘟嘴:“何止認識,都給他欺負死了。”

“不會吧。”夏曦八卦心大起:“怎麼回事?快說快說,能在你面前佔到便宜的男人我還沒見過呢,竟然還能欺負你,不可能嘛。”

“哼,還不止一次。”

花千雨嘴巴兒嘟得更高了,就把陽頂天幫人打拳,還有賭馬,讓她連輸了好幾次的事說了。

夏曦叫起來:“呀,原來你們還有這樣的過往啊,不打不相識,那這一次,不要我開口了。”

“什麼事啊?”陽頂天倒是好奇起來。

夏曦說是不開口,但花千雨眼光看着她,她說道:“是那個史達旺的事,史達旺欠雨兒的錢,把一部份股份押在雨兒這裏,現在史達旺失蹤,各大銀行又把史達旺的礦分了,達旺的股份一錢不值,雨兒就虧死了。”

“哦。”陽頂天這下明白了。

他幫龐七七和花千雨賭過馬,那一次她們賭的就是一個礦,很顯然,花千雨的業務有一部份就是礦產業。

而他也猜到了花千雨讓夏曦陪她來的想法。

果然,夏曦道:“現在史達旺惟一還沒給瓜分掉的,就是哥迭亞的那個採礦證和十億美金了,所以我陪雨兒過來,讓你高擡貴手。”

她說着又掐一把花千雨:“要早知道你們是老冤家,我纔不攪和呢。”

“哪有。”花千雨撫着胳膊叫冤:“他跟七七纔是歡喜冤家呢,我只是每次都遭了池魚之災而已。”

“你還認識七七?”夏曦瞪大了眼珠子。

“何止認識,哼。”花千雨嬌嗔。

“行啊陽頂天,你還真是深藏不露呢。”夏曦揮拳給了陽頂天一下。

她以前冷傲如霜,林松回來後,顯然心情大好,跟陽頂天又非常熟了,或嬌或嗔,大顯親近。

陽頂天只好嘿嘿笑。

到酒店,陽頂天帶着她兩個參觀了一圈,李曉佳作陪,看着兩女,暗暗喃咕,兩女無論長相氣質談吐都是一時之選,尤其是花千雨,一顰一笑,無不有着驚人的魅力。

安排了酒席,她跟燕喃咬耳朵:“來了兩隻狐狸精,其中有一隻,絕對是千年的九尾狐,你一定要小心。”

燕喃笑:“你看到她尾巴了啊。”

李曉佳看她不以爲意,氣極:“你真就完全不擔心啊。”

“我信得過陽陽。”燕喃笑得更自信。

李曉佳一時無語,再想到那天在泳池裏,盧燕說的,陽頂天開心,她們就高興的話,忍不住搖頭:“你們還真是極品。”

隨即心中又有一點悲涼,她倒是事事爭強好勝呢,結果得到了什麼?

而看燕喃兩個,盧燕胸大無腦,燕喃雖然穩重一點,也是個和稀泥的性子,真要說起來,李曉佳還真看不上她們。

然而,她們現在的日子,居則別墅,出則寶馬,陽頂天現在已經不是包養着給她們錢花了,直接給她們股份,頂頂集團別的不說,光一個雙燕大酒店,就是十五個億啊。

她們鬆開手,已經是億萬富婆,她拼命想抓住,纔不過百萬年薪,那還是友情價。

陽頂天招待夏曦花千雨,喝了兩杯酒,花千雨對陽頂天道:“史達旺那十億美金,我可以不要,只要採礦證就可以了,保證金我另外交。”

她的意思很清楚,只要陽頂天幫她拿到紅蛇礦的採礦證,扣下的那十億美金,就當好處費送給陽頂天了。

這種世家女的手筆,還真是豪爽得一塌糊塗啊,難怪龐七七一直把她當爲對手。 陽頂天心中感慨,同時又有點自傲,曾幾何時,他還要爲了幾個錢,攪和在她們中間,或敵或友的幫她們打拳賭馬,而今天,花千雨居然要求到他門上,甚至爲了討他一句話,不惜奉上十億美元的重金。

陽頂天沒有立刻答應花千雨。

十億美元無所謂,主要是夏曦的面子不能駁。

這段時間,夏曦出於感激,非常的肯幫忙,紅星廠的事,外展會的事,還有酒店業務,夏曦一直在幫忙。

尤其是酒店業務,陽頂天根本沒開口,夏曦是聽張冰倩說了,主動就給陽頂天幫忙了。

再加上,還有張冰倩的面子。

陽頂天沉呤了一下,看着夏曦道:“夏姐,你想不想去那邊拿個礦啊。”

夏曦搖頭:“我是公務員呢,而且我做不來生意。”

“什麼做不來生意,你就是清高,瞧不起我們這些俗人罷了。”花千雨嬌嗔。

“哪有啊。”夏曦笑。

“有沒有,事實說話。”花千雨是極其聰明的女子,陽頂天不答她話,卻問夏曦去不去哥迭亞拿礦,她立刻就明白陽頂天的心思了,道:“我們姐妹聯手,去那邊拿幾個礦,各佔百分之五十的份子,你隨便找個人名掛上就行,海外開戶,帳戶你自己拿着,等你跟大松樹結婚,這就是嫁妝了。”

“這樣啊。”夏曦同樣是極爲聰明的女子,以往只是清高不耐俗務而已,可不是她傻,陽頂天這個態度,花千雨又出這樣的主意,她也明白了,想了一下,看向陽頂天:“要不這樣吧,我們四三三好了,雨兒四,我和陽頂天各佔三成,陽頂天就以那十億入股好了。”

大家之女,果然各方面都拎得清楚,陽頂天暗暗佩服,花千雨則立刻撫掌大讚:“這樣好。”

兩女都看着陽頂天,陽頂天呵呵一笑,道:“這樣好了,史達旺的保證金和採礦證,算是我送給夏姐和鬆哥的結婚禮物,至於你們內部怎麼分,那是你們的事,我就不要股份了。”

“那怎麼行?”夏曦連忙搖頭。

“夏姐,你聽我說。”陽頂天舉手,道:“我在那邊認識的朋友,身份比較特殊,而這一邊呢,又鬧得比較大,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了,我要是在中間把這十個億吞了,影響非常不好,我那邊的朋友也會比較爲難,所以我絕不能摻夾在這裏面。”

其實不是什麼那邊的朋友爲難,而是國內這邊,齊備他們肯定是特別留意他的事的,要是知道他吞了史達旺的十個億,可能心裏會有想法,會覺得他不擇手段,很貪,而他以前的表現,收了十五億都還退了七億,表現得很大度的,再說了,他現在真的不缺錢,爲了區區十個億,讓齊備黃一鳴他們對他有看法,實在沒必要。

他這麼一說,夏曦與花千雨面面相窺,一時就不知要怎麼辦了,兩人都是極聰明的女子,但陽頂天這人情實在太大,不知道怎麼處理好了。

陽頂天看到她們的神情,呵呵一笑,道:“夏姐花姐,你們是不是覺得欠了我很大人情啊,那很好啊,能讓你們欠我人情,這可是很榮幸的事哦,來,爲這個,乾一杯。”

夏曦花千雨一下都笑了。

兩女同時暗暗感慨,夏曦想:“不愧是高人,還真是大方呢。”

花千雨的想法則不同,那個不久前還要爲了一百萬美元打黑拳的男子,現在居然成長到了這個程度,人生的際遇,還真是讓人唏籲啊。

夏曦這種大家之女,很大氣的,與花千雨對視一眼,道:“行,反正我和鬆哥欠你的,這一輩子是還不清了,那就再欠一個好了,至於雨兒怎麼還,那我就管不着了。”

“我纔不欠他的呢。”花千雨一臉嬌嗲:“都給他欺負死了,這一次最多互相抵消。”

她的神情又嬌又媚,陽頂天一時間都有一種心動魂搖的感覺,哈哈大笑:“行,我再多敬一杯酒賠罪。”

而夏曦看到花千雨這個表情,卻是心念一動。

她跟花千雨關係非常好,雖然花千雨比她小得幾歲,但花千雨很會哄人,兩人可以說是一起長大的,她對花千雨也非常瞭解。



花千雨是個極聰明或者說極狡猾的女子,她平時待人接物,笑臉居多,但只有真正瞭解她的人,才知道她面上帶笑,內裏其實是很冷酷的,可以說是笑裏藏針。

而象今天這樣,笑中帶媚,尤其是對男子,可是極爲少見。

不過她只是把念頭藏在心裏,後來她問了一下陽頂天年紀,陽頂天才二十四,頓時就熄了念頭,因爲花千雨快三十了,相差得也太遠了點兒。

陽頂天當場給傑西卡打了電話,又把傑西卡的電話給了夏曦,至於史達旺和花千雨之間的債務清算,還有花千雨和夏曦之間的股權什麼的,他就管不着了。

叫陽頂天想不到的是,僅僅過了一天,龐七七就來了,先沒給他打招呼,直接住進了雙燕大酒店的總統套房,然後纔給他打了電話。

陽頂天在跟哈多吹牛賭馬,接到電話,飛一般趕回來。

住總統套房的客人,李曉佳親自接待的,看到陽頂天要去見龐七七她們,攔住問:“那女人是來找你的啊?”

“是啊,怎麼了?”

“什麼人啊,氣場大得嚇人。”李曉佳忍不住問。


這些日子來開會的人裏,當官的經商的都有,但氣場象龐七七這麼足的,她是第一次看見。

“七公子。”

見李曉佳還要問,陽頂天搖手:“我先去見她,遲了要發脾氣了。”

見他匆匆上樓,李曉佳來見燕喃,道:“陽陽在外面,都認識些什麼人啊。”

燕喃道:“怎麼了?”

“今天住總統套房的那女人,是來找陽陽的,司機保鏢助理好幾個,若不是看她是黃色人種,我還以爲那個哥迭亞的什麼玫瑰女王來了呢。”

“陽陽過來了。”燕喃問。

“是啊。”李曉佳道:“跑着來的,跟我說了兩句就上去了,說上去慢了,怕那女的發飈,說是叫什麼七公子。” 她看着燕喃:“陽陽跟你說過沒有。”

“好象提過一嘴兒。”燕喃皺了皺眉頭,回憶。

“什麼人啊?”

“***吧。”燕喃搖頭:“具體的陽陽沒說,上次也是一個電話打過來,就把陽陽叫到京城去了。”

“說起來,陽陽的人脈還真有些嚇人了,我以前完全想不到,他自己也不怎麼說。”李曉佳感慨。

“陽陽不象燕子,不喜歡吹牛。”燕喃笑了一下,秀眉又微微皺了起來:“他在外面打拼,真的好難的,象七公子這些人,哪一個是好說話的?所以,我跟燕子兩個說好了,儘量不扯他後腿。”

上次盧燕在泳池裏說的話,李曉佳是不理解的,但這會兒卻理解了。

這次的七公子,前幾天的夏曦花千雨,這些女人,一看就不是一般家庭出來的女孩子,燕喃兩個真要跟她們去搶,還真未必搶得過,還不如什麼都不管。

“看來她們纔是對的。”李曉佳暗暗點頭。

陽頂天不知道這些,他到總統套房,張燕來給他開門,小聲對他說道:“七公子生氣了,花千雨的事。”

陽頂天一聽暗暗叫苦,先謝了張燕,這才進去。

龐七七坐在沙發上看一本雜誌,她穿一件紅色的真絲短袖,白色的筆筒褲,其實這種天氣,女孩子佔優勢的,無論穿熱褲還是超短裙,特別涼快而且沒人說,要是男的穿一短褲,雙燕大酒店肯定不許他進,女的就不同。

但龐七七隻除了偶爾在陽頂天面前,其它任何時候都是做男裝打扮的,超短裙熱褲,她絕對不會穿。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