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胖坨子有些生氣:“這仙氣能與靈氣融合在一起嗎?開玩笑!閃開!”

說着胖坨子搶在了穀風前面,用自己身上帶着的藥給付宇止了血,見付宇睡了過去,這才放下心,與穀風一起將付宇向“電梯”拖去。

誰知剛拖了一半,那“電梯”竟然突然消失了!

穀風與胖坨子大驚:這可是唯一出的去的東西啊,怎麼說沒了就沒了?!穀風急忙飛過去,那“電梯”原來的地方,已經是什麼都沒有了!


看着這一堵冰冷的牆,穀風不禁仰天長嘆:自己最近可是什麼都不順!

眼看這想出去是短時間內不能完成的事情了,穀風只得與胖坨子坐在地上聊了起來:“胖坨前輩,你與付宇怎麼會在這裏?”

胖坨子嘆了一口氣,還在拿着溼布擦拭自己的大胖臉:“一年前在八卦墓出來,我們竟然在醒來時發現你失蹤了,爲了找你,我們在霧歌中越走越遠,等我們發現自己所處的位置時,已經晚了。我們出不去,就在這裏面亂走,因爲這裏面神祕的墓葬太多,找一個墓葬避避也好!於是,便通過一個地道來到了這裏!”

穀風聽了這些吃驚道:“不會吧?整整一年多啊?”

“是啊!”胖坨子大叫道:“若不是你,我們早就出去了!哪裏用得着在這裏受苦!”說着突然話鋒一轉:“穀風,你小子竟然升了仙!不過,仙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穀風聽了也是嘆口氣,把自己的事情大略說了一遍,胖坨子也是嗟嘆道:“世事難料啊!真是世事難料……”

穀風起身看着這四周,他想凝神向外面看去,卻吃驚的發現這裏就像是自己在“一字墓”時,自己的仙氣,竟然探知不道外面的信息!

“這個地方,與地面至少也有百丈之遙了!”胖坨子說道。

穀風看着胖坨子,他現在心裏的疑團很多:這胖坨子與付宇在霧歌中能生活一年,這本來就是一個奇蹟了,竟然還能到達這裏!還有,那大白臉盅蟲,自己在霧歌中只在那八卦墓中看過,按理說,這九天神堡應該與那八卦墓沒有任何關係,卻怎麼突然出現了同樣的蟲子!

想到這裏穀風想到了另外的幾件事情:一是那屍蹩王!這東西也曾在幾個不同的地點出現過,而且曾經被自己殺死,卻仍能復活;二是那八卦墓的墓葬主人,這是一個謎,自己三人當時走的太匆忙,根本來不及尋找八卦墓墓葬主人的信息!

那是不是說,這九天神堡會與那八卦墓有一定的關係?這個地方連自己的仙氣都不管用,看來,這個地方絕不是那麼簡單!當初在這裏遇見的那個神祕黑衣人與他送自己的那股氣息,都應該不是人界的東西!

那這麼看來,真的是有人在下一盤很大的棋,自己還說不定是很重要的棋子!想到這裏的穀風更加迷惑:自己是從另一個世界穿越而來,到了這個世界發生了這麼多匪夷所思的事情,自己完全不能左右自己了……

還是先看眼下吧!

“前輩,你怎麼知道這裏與地面有百丈的距離的?”穀風問道。

胖坨子還坐在地上休息,聽了穀風的話哼了一聲道:“我與付宇就是從地面的地道進來的!”

說到這裏胖坨子卻突然站起身:“這裏不簡單!很不簡單!你知道嗎!這個地方是一層層的,我們從地道那邊下來,每到一層都看看有沒有什麼東西,誰知道等到了上一層時,那大白臉盅蟲卻突然出現!我們沒法向上跑,只能往下!可是,這裏卻好像是最後一層了!我們只能往前跑!但是我們兩個人怎麼能敵得過它們那羣畜生!於是便發生了你看到的那一幕了!”

“那就是說,你們已經走了不知道多少層了?”穀風問道。

胖坨子點點頭,又搖搖頭:“不是!我一開始還數着呢,現在估計也有差不多二十層左右了!”

穀風已經大致在腦海中將這九天神堡的摸樣想了個清楚:他從正門進來,正廳中央的那個“電梯”可以通往地下,而胖坨子與付宇走的那什麼通道,應該是在另一邊的一條密道!這九天神堡的地下有着近二十多層,每層都有近五丈高!

這地下,不對,是這九天神堡絕不簡單,但說能挖到地底百丈多來建造建築,就這一點,絕不是一般的人類能做出來的!這個地下,還真是奇異!

“穀風……”

付宇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

穀風與胖坨子急忙蹲下身扶着付宇,胖坨子看了付宇一下,笑道:“你這小子還真是命大,幾乎沒受到什麼傷害!”

付宇衝兩人笑了一下:“這地下,是不簡單……”

這話讓穀風一愣:“付宇,你可看出什麼了?”他自己心裏明白,這胖坨子只是對古董什麼的比較在行,要說這種類似墓葬與歷史的事情,還是這老花手的徒弟付宇纔是大手!

“嗯!”付宇看起來精神不錯:“我在每一層都仔細觀察了,這裏一共是二十一層,每一層的建築結構都是一樣,用黑青石砌成,唯一奇怪的是,在明處,這每一層都沒有任何東西!而且,我總覺得這地下二十一層,有種不簡單的寓意!”

二十一!穀風也隱約覺得,他在以前的世界中好像也聽過,13與21,是比較怪異的兩組數字,是不祥之義!

可是,這裏的二十一,卻是代表着什麼? 在九天神堡的深層地下,無盡的黑暗中,穀風、胖坨子與付宇三人正坐在地上,那金色的劍光照在三人臉上,他們,都在想着這地下和九天神堡的祕密。

一字墓,雙秤墓,三王墓,五行墓,八方懸棺——這五座墓葬是在霧歌裏的,還有一個六道神墓,它的靈韻之地,也就是那龍眼,也是在這霧歌深處!

加上現在自己所在九天神堡,這幾個地方,都是那剛進霧歌時突然顯現在自己腦海中的數字提醒自己的!

唯獨八方懸棺,與九天神堡的祕密,自己到現在都沒發掘出來!但是想到這一層的穀風也縷出了一條線:這幾個地方,都是墓葬,也就是說,這九天神堡也很有可能就是一座墓葬!還有,穀風有了一個很是誇張的想法,就是這幾個地方,會不會在某個地方,是相通的?!

可是穀風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情:這幾個地方,都是上一個地方的祕密破解之後才能打開下一個地方的祕密!那就是說,自己只有回去再找回那八卦墓的祕密,才能破解這九天神堡的祕密!自己的仙氣都探知不了這九天神堡的祕密,很可能就是因爲自己還沒有破解那八卦墓的祕密!

但是,八卦墓中的那所謂的軒轅王族的家傳至寶,自己已經找到了啊!只是,那墓葬沒有找到……

乾坤倒置?!

對!若是那八卦墓是整座墓葬都是乾坤倒置的話呢?!那就是說自己三人在地面上看到的墓葬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墓葬!那八卦墓,應該是八方懸棺!自己三人完全被自己騙了,那墓葬應該是在半空中的!

可是,那座山都被自己一擊打的倒下,哪裏還會有懸棺?不,原因還是在那乾坤倒置上,自己打倒的山,很可能也是被倒置的,若是這麼說,自己三人去那八卦墓時是往上走的,這條路線本就是錯的,真正的墓葬應該在地下!那就是說自己打倒的那座山其實是一座假的墓葬!乾坤倒置!

這一下穀風完全想通了,把這些向其餘兩人一說,三人在地上畫了一個草圖,整個八卦墓的地形圖便躍然紙上!

“嗯!”胖坨子點點頭:“這麼說完全說得通,我們是完全被騙過去了!這座墓葬的主人,才真是高手!”

付宇在一旁點點頭:“話是這麼說!不過不知道你們想沒想過,咱們這個,叫什麼?哦對,這個九天神堡之中也有那大白臉盅蟲的!會不會,這九天神堡的地下,與那八卦墓真正的墓葬是相通的?跟說不定,這九天神堡的地下就是那八卦墓的真正墓葬所在?”

穀風凝重的點點頭,他知道若是付宇的說法真的成立,這個場面可就是太大了:“付宇,我們三人裏面你對這方面最有研究,你想想,這九天神堡與八卦墓兩者的建築結構可有相似之處?”

付宇抿着嘴想了一下,點頭道:“從兩者石壁的表面來看,應該都是黑青石鑄成,但是年數最起碼有數十年的相隔!還有,八卦墓我曾在咱們進去的洞口處看了一眼,那裏的石壁應該是三縱七橫十層磚石,這個很少見的!但是這九天神堡,卻只是很簡單地砌磚結構!從這兩點來看,兩者也只能說是相似了!”

“那就是說,這兩者還有有聯繫的!”穀風沉思了一下:“看來我們坐在這裏是沒用的,我們還得去找!就從這裏開始吧!”


穀風說着轉身去拉一直沒說話的胖坨子,卻發現胖坨子一動不動的背對着自己兩人,面向牆壁!

“前輩!你在看什麼?”穀風輕聲問道,他有些怵,自己就算是仙人,可是在這黑不隆冬的奇異地下,到處都是怪物、盅蟲、死人,他也怕。

胖坨子卻是仍然一動不動!

三人周圍一片令人窒息的黑暗,這胖坨子卻在這昏暗的劍光下突然背對着兩人面對牆壁,這讓兩人都有些毛骨悚然!


穀風輕輕往前走了兩步,把手放在了胖坨子那厚厚的肩上:“你在看什麼?”說着順着胖坨子的眼光向前面的牆壁看去,這一看,他也愣住了:這青黑色的牆壁上,有着無數道深深的抓痕!

穀風好像看到,在那牆壁裏有一名白衣長髮女子,素顏清秀,對着自己莞爾一笑,卻突然伸出了兩隻黑色的手,手指修長,指甲尖細,大喊一聲,原本漂亮的臉變得血肉模糊,滿嘴利牙向自己撲了過來!

“啊!”穀風驚叫了一聲,也把那胖坨子驚醒了過來,那胖坨子驚魂未定,轉身看着穀風,滿頭的冷汗:“穀風!你也看到了?”

穀風的額頭上也是冷汗淋漓:這在前一個世界沒看到的3D電影,自己在這裏看到了!

穀風對胖坨子點點頭,也擦拭着自己的冷汗,見付宇也向那牆壁看去,穀風急忙拽住了他:“別看了!是個女鬼!”

“女鬼?!”付宇驚叫了一聲:“是啊!我倒是忘了我的老本行了,這裏面,確實是陰屍之氣很重!”

說着付宇突然從懷裏掏出一紙鬼符一掌拍到了那佈滿了抓痕的牆壁上,然後口中唸唸有詞,不一會兒,牆壁上突然冒出了一層暗紅色的液體!

付宇見到這暗紅色的液體竟然不住的躬身乾嘔起來!

穀風與胖坨子嚇了一跳,急忙拉着付宇向後退了幾大步,付宇這才直起身子:“這、這裏面哪裏是什麼鬼!”

胖坨子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原來如此!”說着轉身向一臉不解的穀風解釋道:“這裏面是乾屍!或者說是還沒復活的殭屍!”

穀風更加不解:“爲什麼?你們怎麼知道的?”

付宇苦笑一聲:“我的鬼符,若是真的陰魂不散的鬼魂在裏面,我這一掌下去,會讓它魂飛魄散!可是這裏卻是流出了鮮血!而且,這血液中,有一股刺鼻的腐骨氣味兒!這是乾屍纔會有的特徵!”

穀風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那,這能說明什麼?”

“能說明什麼?!”付宇苦笑一聲:“你想想,這麼大的一個地下,若是牆中全是這樣的乾屍,萬一一起復活,那會是什麼場景?!但是重點不在這裏,而是在這乾屍本身!”

說到這裏付宇深吸一口氣:“這九天神堡的年數,我都看不出來!但是我們都知道,在霧歌還沒形成時這九天神堡就存在了!霧歌形成多少年了?!這乾屍竟然還存活!它們存活的意義是什麼?!是給那些大蟲子做食物,或者相反,它們的食物是那些大蟲子……”

大白臉盅蟲尋找活人控制,然後它們自己再作爲這乾屍的食物!這條簡單的食物鏈是成立的!那……

“我們不能在這裏久留!”穀風突然明白了這裏的危險:“你不是說這裏是最後一層嗎?咱們先到你們下來的地方,看看下面是不是還會有地方!”

說着三人藉着劍光向前面跑去!

路上一片的沉寂,穀風也發現,這裏面的確如胖坨子與付宇所說,一個大廳,一條長長的通道,什麼都沒有!

突然,三人身後響起了一陣的石壁裂痕的聲音!

穀風凝神向後看去,果不其然,付宇的想法變成了現實!那一個個乾屍竟然破牆而出,晃晃悠悠朝三人這邊走過來!

“看!那裏就是我們下來的地道了!”付宇邊跑便叫道,他也聽見了後面的聲音,這裏的情況讓他很是驚訝:不知道這九天神堡的主人是誰,竟然有如此大的手筆,這麼多的乾屍,已經不是前所未見了,而是根本就是聞所未聞!

穀風知道,自己現在幾乎是被禁錮在這九天神堡之中,若是那大批的乾屍一涌而來,估計自己也難以脫身!所以只能一個勁兒的向前跑!

幾人馬上就看到了那條歪歪扭扭只能容一人通過的地道!

眼見還有幾步就到了,穀風一個轉身擋在最後:“你倆先進去!我最後!”

胖坨子與付宇應了一聲就向那地道衝去,卻沒想到一步踩空,掉進了一個大洞去!

穀風大驚,想要轉身拉住兩人,結果自己腳下的地面竟也突然塌陷,自己也是一個趔趄向下摔去!在半空中谷風吃驚的看到:自己三人剛剛所在的那一層,整個都塌了下來,那塊塊碎石還有數不清的乾屍,都向下掉去!

這下面,會是什麼!

穀風馭起仙氣,讓自己在半空中穩住身子,向下一看卻是苦笑一聲:下面卻是一座巨大的湖泊,那胖坨子與付宇兩人,已然不見了蹤影!

看來自己還真是一個掃把星啊!人家兩人進來的時候這地面什麼狀況都沒有,自己這一來,卻是天崩地裂啊!

突然穀風感覺到了一絲光亮!

這九天神堡的深層地下中,竟然有了光亮?!穀風不禁驚喜:難道自己這一掉,掉入這地下的地下,竟然掉出了九天神堡?!

正想着,湖面已經就在腳下,穀風仙氣護身,輕輕一躍向岸邊跳去!

剛剛躍到半空,湖面突然掀起一片巨浪,狠狠向穀風拍去! 穀風看到眼前的巨浪不禁大驚,手中天歌劍橫着劈去,那巨浪被生生劈成了兩半!穀風剛想喘口氣,卻發現那巨浪的後面竟然有一頭巨大的狼頭蛟王正瞪着一雙汽車大的眼睛看着自己!

穀風被這狼頭蛟王嚇了一跳,站立不穩差點跌下去!

“媽的!這狼頭蛟王怎麼一次比一次大!還讓不讓人活了!”穀風大罵一聲,正想馭劍向狼頭蛟王刺去,卻突然聽到身後一聲巨吼,他急忙轉身一看,卻見身後有一條比狼頭蛟王更加巨大的像是龍形的動物,正怒吼着向自己咬來!

穀風急忙閃身躲過,回身想反擊,卻看到那龍形怪物與狼頭蛟王竟然扭打在了一起!

穀風怔了一下,自嘲地笑道:“我還以爲你們想吃我呢,看來我是想多了!你們可別惹我,否則就是出爐的紅鐵——找打!哼!”

“穀風!”

穀風正饒有興趣的看着兩隻巨獸在打鬥,卻聽到胖坨子在叫自己!他順着聲音看去,看到胖坨子正趴在岸邊,有些痛苦的望着自己這邊!

看來這胖子是掉下來的時候受傷了!穀風急忙飛過去,見胖坨子捂着自己的左臂,不斷的**:“孃的!胖爺我這麼重的身子,從這麼高的地方掉下來,竟然沒有摔死!倒是這臂膀斷了!”說罷擺出一副可憐相看着穀風。

穀風不禁覺得好笑:“我說胖爺,你這麼重的身子竟然讓這一臂救活!真是天生神力啊!若你勤於修煉,肯定比那天智國皇衛軍的那練《鐵字訣》的鐵空他們厲害多了!那可是……”

“屁話!”胖坨子打斷穀風的話:“還不給我療傷!”

穀風“嘿嘿”一笑,急忙上前從胖坨子的揹包中取出一些治療骨傷的藥物,給胖坨子敷上,又輕輕給他固定了一下:“好了!胖爺!不知道付宇摔去了哪裏,他身上可是原本就有傷的!”

胖坨子應了一聲,正想說什麼,突然湖泊中傳來了一聲巨響,兩人急忙轉身看去,見那兩頭巨獸已經戰到**,那狼頭蛟王巨大的尾鰭不斷抽打着那龍形怪物,那龍形怪物也不甘示弱,從嘴中不斷的打出一個個水球向那狼頭蛟王擊去!

“這是水龍蛟!”胖坨子知道穀風並不認識這類的怪物,解釋道:“這水龍蛟是頂階魔獸了,水性攻擊相當的厲害!看來它們應該是在爭這大湖的霸主之位呢!”

狼頭蛟王也只能算是中階的魔獸,這兩個從階層看起來,這水龍蛟取勝應該不在話下!穀風看着突然轉身問道:“我們是不是出了九天神堡了?”

胖坨子一怔,哈哈笑道:“你怎麼什麼都不知道!甚至連常識都沒有!我們是垂直摔下,怎麼可能會摔出九天神堡!再說你看這裏沒有一絲的霧氣,怎麼能是霧歌!你所看到的類似太陽光的光芒,都是它所散發出來的!”說着胖坨子向一邊的一座高山指去!

穀風順着看去,卻見那山頂有一顆類似太陽的東西,正散發着耀眼的光芒,這光芒若不是親眼看到,還真的以爲是太陽所發出的!

“那是什麼?”穀風問道。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