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在這裏”,程黎奇怪的問道,現在的林偉看到程黎還是有些肝顫,之前的幾天警局的生活給他還是留下了一些陰影的,尤其是程黎,林偉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強悍的女人,簡直比他還要厲害,林偉覺得自己到了她的面前,都成了小鳥依人。

林偉吞了口唾沫,緊張的回道,“我,我在這裏上班,這是我們的員工宿舍”。

程黎點了點頭,四周看了看,見到一個空牀位,努了努嘴巴,問道,“這就是失蹤人”? 第二百二十五章 兩個師母

林偉趕忙點了點頭,報警的室友跟着進來,看了林偉一眼,眼裏含着不屑,但現在的林偉已經沒有心思糾結這個了,緊張的看着程黎,要是不知道林偉之前見過程黎,甚至覺得林偉是不是跟何禮的失蹤有關,所以才這樣的緊張。

對於林偉的緊張,程黎並沒有太關心,自顧自的饒着宿舍走了一圈,又跟報警的室友說了幾句話,就對跟着自己來的警察說道,“你們先回去吧,我這裏還有點事情,這件失蹤案應該跟我們重案組沒有關係,但還是要重視,好好查,早點找到失蹤人”。

接到了吩咐,剩餘的民警就紛紛走了,雖然對於警察這麼快就收隊有些不放心,但看着帶頭的警察還在宿舍裏,報警的室友便沒有說太多,倒是之前林偉緊張的樣子讓他有些懷疑。

林偉完全沒有想到,程黎最後竟然會留下來,畢竟之前程黎對他感覺完全沒有興趣的樣子,林偉緊張的動了動身子,看向了站在一旁的程黎,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說了句,“程隊長,這次的事情就真的跟我沒有關係了,我也不會去自首了,你不會還懷疑我吧”。

說完卻收到了程黎不屑的眼神,斜瞟着林偉,說道,“你那也算是自首?什麼都說不出來,就是一句,我就是兇手,你拿我們警察都當傻子看嗎”?

“你們不相信還關我那麼多天,一個勁的審我”,林偉不可思議的回道。

林偉並不知道他在警局的時候程黎去找林唐的事情,當然也不知道程黎留下來到底是爲了什麼,但他還是看到程黎就怵得慌,很不得趕快離開宿舍。

“你放心,你舍友失蹤的事情不會算在你頭上,你要是這麼笨,能兩次都栽在我手上,也不用做壞事了,你沒那個腦子”,程黎一針見血的說道。

被程黎的話噎了一下,林偉鬱悶的轉身坐了下來,說了幾句話,林偉倒是見程黎也沒有那麼緊張了,伸手指了指旁邊的椅子,示意程黎坐下。

程黎也沒有客氣,一屁股坐了上去,擡頭看了看旁邊的室友,那室友這下才從林偉居然認識這麼漂亮的警察的震驚中恢復了過來,見程黎看着自己,愣了一眼,趕忙起身,撫了撫衣角,結結巴巴的說道,“我,我要去上班了,林偉,你招呼好程隊長啊”。

程黎十分隨意的揮了揮手,那室友就像是一陣風一樣飄走了,林偉伸手攔了一下,沒攔住,嘴裏碎碎念道,“我可不想招呼這位程隊長,平時也沒見你這麼有眼力見”。

這些話程黎當然沒有在意,放鬆的坐在椅子上,翹起二郎腿,說道,“林偉,我說相信你沒有綁架你的這位室友,可沒有說這件事就徹底的跟你沒有關係了,之前林昆失蹤的時候,你就在,現在何禮失蹤了,你又在,你是不是需要跟我解釋一下”。

雖然林偉從小是撒謊成性,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但不知道爲什麼,一看到程黎,林偉就緊張的不得了,更別提編瞎話了,林偉醞釀了半天,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實話不能說,瞎話不會編,有生以來,林偉還是第一次體會到這種感覺。

但程黎一個勁的盯着他看,不說是不行了,林偉只好敷衍着回答道,“在這裏,當然是來上班了啊,程隊長,我現在可改好了,這份工作也是正經工作,我可沒有幹壞事啊,用不着您警察出動吧”。

見林偉避而不答,程黎倒是十分的有耐心,又說道,“沒做壞事,你看到我緊張什麼啊”。

“我,我就這毛病,一看到警察就緊張,不行啊”,林偉又說道。

“這當然可以,但是你是不是要給我解釋一下,爲什麼你會在林唐女朋友的公司裏做事,據我所知,你們雖然從小一起長大,可是關係一直不好,更何況還有林昆的事情發生,你別告訴我這份工作是林唐給你找的,他見你難道不應該先把你給打一頓嗎?”

林偉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在心中吶喊着,“師父!,你快來吧!我要支撐不住了啊!”

“還是說,你在這裏,是林唐安排的?”程黎說道。

林偉心中一緊,結結巴巴的反駁道,“沒,沒有,你胡說什麼,我師父怎麼會給我安排工作”。

“你師父?”程黎皺着眉頭反問道。

察覺到自己說漏了嘴,林偉連忙捂住了嘴巴,眼睛瞪的大大的,一個字也不敢再說了,他覺得程黎實在是太厲害了,三句兩句就將他的話套了出來。而實際上程黎還沒開始套他話,他就已經緊張的自己將實話講出來了。

“林唐是你的師父?”程黎又問了一遍。

但林偉是一句話也不敢再說了,捂着嘴巴嗚嗚道,“屋神馬都噗會縮了”。

程黎有些迷茫了,她一直了解到的就是林偉跟林唐的關係非常的差,所以之前林偉在警局裏一直說自己是兇手,要把林唐保出來,其實他們都有些搞不懂。

雖然之後林唐也爲了救出林偉答應了程黎的條件,但卻絲毫看不出什麼想要跟林偉緩和關係的行爲,那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林偉和林唐到底在做什麼事情,又跟失蹤的何禮有什麼關係,程黎的心中有無數的疑問。

更有些生氣,他們之前明明說好了,要一起調查紅帝教的案子,林唐也答應了自己有什麼消息都會第一時間告訴自己,現在卻完全把自己當做空氣,他以爲把林偉放出來,就萬事大吉,不用把自己放在眼裏了嗎。

程黎當即拿出手機,當着林偉的面打電話給了林唐,林偉瞥到了屏幕上的字,緊張的直咽口水,也十分費解程黎怎麼會有林唐的手機號,怕自己說錯了什麼將他們正在做的事情暴露了。

他倒是沒有什麼,大不了就再進警局,他也不是沒有進過,可要是連累的林唐,他一定會自責死的。

電話響了好幾下才有人接了,程黎都能想象得到林唐看到自己的電話時的慌張不可置信,沒想到自己爲什麼會突然打電話給他,猶豫了很久才接了電話。

即使是電話接通後,林唐也好一會沒有說話,程黎耐心的等着,沒一會就聽到林唐有些猶豫的問了一聲,“是程隊嗎?”

程黎憋着一股氣,諷刺的回答道,“你還認識我啊,我以爲你都把我忘了呢,還有之前跟我說的,統統都拋之腦後了”。

林偉聽着這個話越來越不對勁,看着程黎的眼神也變了,心中暗想,“難道這也是一位師母?二師母?”也不由的暗暗對林唐豎起了大拇指,“果然是師父,真是太厲害了,師母已經那麼漂亮了,還那麼優秀,竟然還能找到一個也喜歡他的警察,這一點我才應該跟師父好好學一學啊”。

但林唐和程黎卻絲毫沒有覺得他們的對話有什麼問題,林唐心虛的很,他確實是計劃隨便敷衍一下程黎,並沒有想真正的把程黎拉進他們的隊伍中,所以接到程黎的電話感到十分的意外。

“很奇怪我怎麼會突然打電話給你吧”,程黎笑着瞥了林偉一眼,林偉心中暗叫不好,果然下一句就聽到程黎說道,“我碰到你的徒弟了,這才知道你竟然瞞了我這麼多啊,林唐,你是不是需要給我一個解釋”。

這邊的林偉面如死灰,恨不得馬上喊出口,“我什麼都沒有做啊!師父!不是我啊!程隊長!你怎麼可以這樣陷害我!”

但林唐和程黎都聽不到他心中所想,林偉這個黑鍋是背定了。不知道那邊的林唐說了什麼,程黎的表情稍微的緩和了一些,然後將電話交給了林偉,說道,“林唐說有話跟你說”。


林偉懷着恭敬的心情接過了程黎的電話,林唐在他心中的地位又高了一個檔次,“喂,師父,您有什麼事情要吩咐我的嗎”? 第二百二十六章 加入新成員

看林偉突然變的這麼客氣,林唐更加肯定林偉這小子肯定不知道跟程黎說了什麼,不然這麼心虛幹什麼,但現在的他已經顧不上糾結這些東西了,他老早就知道,程黎不是一個好糊弄的人,所以也做好了被程黎問責的準備,但卻沒想到這麼快,他這邊剛剛有了一些進展,程黎那邊緊跟着電話就過來了。

“林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程黎怎麼會找上你!”林唐在那邊生氣的問道,但是林偉不能回答,對面的程黎正瞪着兩個大眼睛看着他,他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程黎的監視。

林偉尷尬的笑了笑,林唐就明白了,林偉現在不方便說話,恨恨的撂下一句,“你等着我回來收拾你吧,沒辦法了,先把程黎帶回來”。

“啊?”林偉太過吃驚忍不住反問了一聲,“師父,你是說,把程隊帶回去”?

林唐根本不知道剛纔他和程黎的對話已經讓林偉產生了很多的想象,甚至誤會了他們倆的關係,不耐煩的說道,“不然呢,你能擺脫掉她嗎”。

用不着林偉回答,林唐都知道答案是什麼,林偉心癢難耐,實在是忍不住,又問道,“那我如是姐那邊。。。”。

不明白林偉爲什麼突然又不叫陳如是師母了,卻不知道原來林偉是在自以爲是的暗暗替他打掩護,生怕他處理不好兩個師母的關係,後院着了火,可就沒辦法對付馬哥了。

卻聽到林唐理所當然的說了句,“如是就在我旁邊啊,沒事,她倆見過面,你不用擔心,你還是先操心操心自己吧”。

她們倆竟然還見過面??林偉覺得這個信息量太大了,他根本顧不上擔心林唐的威脅,心中對林唐的敬仰真是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很不得現在就去跟林唐討教一下擁有兩位師母的感覺和經驗。

將手機還給陳如是,林唐立馬站起身,神采奕奕的對程黎說道,“程隊長!你跟我走吧!”


程黎並不關心林偉爲何突然這麼打雞血一樣的興奮,站起身,面無表情的跟林偉走了出去。

出門時,纔看到那位報警的室友正蹲在門口抽菸,一地的菸頭,看起來十分的憂慮,他正擔心自己是不是得罪了林偉,他之前說的那些話着實是不好聽,還報了警,跟警察說他懷疑是林偉綁架甚至殺害了何禮。

他本來是真的關心何禮的安全,卻沒想到林偉整天不聲不響,竟然有個做警察大隊長的親戚,這下可完蛋了,那室友甚至都想直接收拾行李回老家算了,不然估計這次熱了林偉,也不會讓他好過了。

蹲在門口,越想越鬱悶,於是就抽了一地的煙,見林偉和程黎走出來,連忙站起身,緊張的看着兩人。

林偉早就將這回事忘得乾乾淨淨的了,見這室友這麼緊張,還奇怪的問道,“你幹嘛了一臉心虛的樣子,沒事了,你進屋去吧,我出去一下,晚上再回來”,然後就走了。

只留下那室友一個人,一臉凌亂的站在冷風中,心裏暗暗的琢磨着林偉是不是想等自己放鬆警惕了再對自己下手。

林偉可不知道還有個比他戲更多的人,帶着程黎往林唐家走去,一邊觀察着程黎,看着程黎的側臉,不由的感嘆着,實在是太好看了,不當警察,去當女明星都可以啊,這就是真正的明明可以靠顏值,但一定要靠實力。

不過說起來陳如是也是這種人啊,兩個人不相上下,說起來還是林唐比較厲害,林偉一邊想着一邊暗暗點頭,發誓一定要好好的跟林唐學習。

走了十來分鐘,就到林唐家門口了,林偉趁程黎不注意,悄悄拿出手機給林唐發了個微信,告訴林唐程黎就在門口了,讓他做好準備,潛臺詞就是讓林唐安撫好陳如是,不要讓陳如是吃醋發狂。

但是林唐可聽不懂,看了眼手機,連消息都沒有,擡頭看向了門口,他已經聽到電梯上行的聲音了,於是站起身去開了門,在門口等着兩人到來。

“叮”的一聲,電梯到了,林唐和陳如是相視一眼,眼中都有無奈,程黎一定要跟他們一起對付紅帝教,林唐其實是覺得不大好啊,但沒有辦法。

“林唐”,一出電梯,程黎一眼就看到了林唐,又對林唐身邊的陳如是點了點頭,陳如是也回以微笑,林偉在一邊看的熱血沸騰,兩個情敵見面竟然如此的和諧,師父真是太厲害了。

“程隊,進來吧”,林唐側過身,讓出了進屋的路,又看了看程黎身後的林偉,林偉正興奮着,已經顧不上林唐的威脅了。

四人在客廳坐下,小甜甜也蹲在一旁,程黎看見小甜甜,順手摸了幾天,笑着說道,“你們還養了貓啊,很可愛”。

雖然在做的所有人的年齡加起來,可能都比不上小甜甜年齡的零頭,但被誇獎了,小甜甜還是十分的得意,心想,“本喵真是美顏無敵,人類都忍不住爲我傾倒啊”。

看着小甜甜陶醉的樣子,林唐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看向了程黎,說道,“程隊,雖然我還是不同意你參與到我們中間,但我還是要向你道歉,利用了你之後又說話不算數”。

林偉:“嗯?還有這種情節,師父竟然還利用了程隊長”,當然這話只是在心中問出來的,根本不敢說出來。

“這就用不着你擔心了,林唐,我希望你們能明白,我的加入,只會給你們助力,我不需要任何人擔心我,我做了這麼多年警察,相信比你有經驗”,程黎嚴肅的說道。

這後邊的劇情林偉有些聽不懂,也腦補不過來了。

程黎這話說得不太客氣,但林唐並沒有生氣,他沉默了一下,擡頭看了看自己面前英姿颯爽的女警,嘆了口氣,說道,“我們最近確實是查到了一些關於紅帝教的痕跡”。

一聽到這個,程黎完全顧不上那麼多了,探身向前,認真的問道,“你們查到了什麼”?

“你們當時查林昆的時候,查到了他那個女朋友了吧”,林唐問道。

這麼多年所有的失蹤案都在程黎的腦袋裏儲存着,隨她隨時調用,所以當林唐說起阿英的時候,程黎稍微一想,就想起來了,可她卻沒有想起來關於阿英有任何的疑點,奇怪的問道,“林昆確實有個女朋友,叫阿英的,對吧”。

見林唐點了點頭,程黎又說道,“可是我們調查過她,她身上沒有任何的疑點,林昆失蹤時她也不在老家”。

林唐將林偉查到的事情,和何禮的事,統統都告訴了程黎,程黎震驚的張大了嘴巴,又問道,“你是說,紅帝教裏的那個馬哥,他,他是個妖精”?

林唐點了點頭,說道,“不完全正確,但是你也可以這樣理解”。

程黎最大的優點就是,雖然她是個生在春風裏,長在紅旗下的根正苗紅的一位好警察,但是她對於其他自己不瞭解的事情,都是懷着一種很包容的姿態去了解和學習的,所以對於林唐說的這樣不可思議的說法。


程黎的第一反應並不是反駁,不相信,而是很嚴肅的思考,之後對林唐說道,“雖然我接受不了你的這種說法,但是我尊重你”。

這下林唐放心了,又對程黎說道,“我之前不告訴你,是因爲這些事是你們警察用常規手段對付不了的,所以程隊長,我還是想再勸說你一次,你還是不要參與到這件事情裏來了”。

不出意外的,程黎同樣拒絕了,她完全不覺得這件事可以成爲她的阻力,反而她覺得這是一個增長見識的好機會,想通了這一點,程黎更加有精力了,笑着對林唐說道,“我不會退縮的,希望這次你也能信守承諾,及時將你們的調查結果分享給我,有事情也可以找我來討論”。

知道程黎是不會動搖的,林唐也十分的佩服她,點了點頭,笑着說道,“那就歡迎程隊長加入我們了,以後多多指教”。

“對了,你之前說阿英的上一個男朋友也失蹤了,這件案子發生的時候我可能還沒有調到煙雨市來,我回去之後我去查一下這個案子的資料,有什麼重要的消息,我會告訴你的”,程黎說道。

林唐體會到了有一位警察在的好處了,之前他們對於上一個死在阿英手上的這個男人沒有一點的瞭解,能夠了解到這件案子的信息,當然是最好的了。

“對了,程隊,你也可以留意一下前幾件你們歸咎於紅帝教的案子,看看幾個受害人之間有沒有什麼聯繫,尤其是他們的女朋友,有沒有有過一樣女朋友的人”,林唐想了想又說道。 第二百二十七章 收到邀約

程黎之前聽林唐說了他們查到的事情後,就決定回去了要把案卷再重新看一遍,現在被林唐提醒了,也點了點頭,對於林唐的細心十分的佩服,有時她作爲一個警察都做不到想的這麼的細緻。

“對了,何禮現在是安全的嗎”?程黎不得不確認了一遍。

“當然”,林唐努了努嘴巴,示意程黎看向那個被關住的房門,說道,“他就在這個房間裏,不過是之前受到了驚嚇,這幾天精神都不大好,所以我不想再打擾他了,但如果程隊不放心想親自看一看的話,我也可以叫他出來”。

程黎輕笑了一聲,利落的說道,“這點信任,我對你還是有的,我相信何禮在你這裏不會有什麼事情,警局那邊,何禮的案子我也會暫時壓住,你們不用操心了”。

說到了這個,林偉趕忙點了點頭,他還是很怕程黎又把他捉到警局裏的。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程黎就馬不停蹄的回去了,好不容易案件有了些進展,她現在一顆心都已經飛去了警局,恨不得立馬就回去查看案卷。

程黎走了,林唐嘆了口氣,回到了沙發上坐下,餘光瞥到了一個正拼命想要讓自己縮小存在感的人,就是林偉,原本他還在爲程黎不會抓自己而開心,等送走了程黎。

林偉突然發現,這家裏除了小甜甜就只有自己和陳如是了,林偉覺得自己好像忘記了什麼,等看到林唐的身影回來時,林偉才猛然意識到自己剛纔到底幹了什麼。

同時就開始十分的後悔,自己剛纔就應該跟程黎一起走,有程黎在,林唐肯定不好意思當面收拾自己了,結果現在簡直就是狼入虎口。


爲了讓林唐不注意到自己,林偉拼命的縮小自己的身體,讓自己的存在感減弱一些,但還是被林唐注意到了,林唐忽然想起來,擡起頭,看了林偉一眼。

林偉抖了一下,見實在是躲不過了,擡起頭,大喊道,“師父!我真的是冤枉的啊!”

林唐暗笑不已,他其實只是嚇一嚇林偉而已,這種事情林唐相信林偉是不可能故意告訴程黎的,他雖然長得粗枝大葉,但在大事上還是拎得清的。

正在這時,林偉的手機響了一聲,有微信,因爲擔心阿英發消息過來自己聽不見,林偉特地給阿英設置了一個單獨的鈴聲,告訴阿英之後,阿英還感動不已,覺得自己真正的拿住了林偉,卻不知道這只是林偉爲了方便監督她而已。

聽到這個鈴聲,林偉趕忙拿出了手機,看了一眼,擡起頭,嚴肅的對林唐說道,“師父,阿英約我見面了”。

等了這麼久,一個勁的討好阿英,終於等到這一天了,林偉感覺自己的心都砰砰的跳了起來,林唐也趕緊湊了上來,師徒兩人的腦袋湊在一起,看着微信上簡單的幾個字,簡直熱淚盈眶,阿英終於上鉤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