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女人身上是不是有血煞之氣?”林煞說道。

趙霜皺眉,不知林煞是從何得知,但他之言確實沒有錯。

趙霜看着他,詢問道:“那又怎樣?”

“那又怎麼樣?前不久,我聽我師父說過,有一次他做實驗,被一對年輕夫婦給毀了,他就用他的血煞之氣重創了那對夫婦中的女的,那對年輕夫婦的,應該就是你們吧?”林煞細細道來。

趙霜聞言,雙目猛然一凝,而後他全身元力爆棚,這裏被一片冰藍色的元力的光耀所閃耀。

趙霜寒漠的聲音響起:“你是那個人渣的徒弟嗎?看來我此行不虛啊!”


林煞見到趙霜已經動怒,要出手,趕緊飛退,他知道自己的實力,他也看到了剛纔趙霜的實力。

夢回明朝之婉笙傳 ,林煞不是傻子,他纔不會平白的去送死。

“跑的了是兔。”趙霜冷哼,一團冰藍色的光輝追上林煞,而後凝結成冰凍住了其的下半身。

趙霜靜步向前,一下就到了林煞的身畔,林煞嚇得臉色慘白,急忙對邊上的林族族人大喝。

“上,你們都給我上,拖住他,等我師父來了這裏的麻煩就都能得到解決。”

少族長髮話了,林族族人們互視一眼,而後眼神都是變得堅定起來,一個個張牙舞爪的揮舞着兵刃,向趙霜衝殺而去。

輕搖頭,林族這些人雖然人多,但是感受卻一個都沒有,趙霜很難想象,林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爲什麼強者盡失?

原本強者衆多的林族,以至於到了現在,隨便一個修爲高的到來,都能把這裏搞得天翻地覆。

“全都給我停下來吧!”

趙霜輕喝一聲,一大片冰藍色的元力四下擴散開來,凝結的冰隨着元力逐漸追去。

咔咔咔!

幾乎是瞬間,冰藍色的元力瀰漫了這裏好大的範圍,被元力波及的所有的人下半身都被元力凍住。

趙霜這一出手,這裏基本上一大半的林族族人被凍住雙腿,無法動彈。

這一手,可以說是震懾住了林族所有人,其族剩下那些族人都停下了步伐,他們不敢有所異動。

這太強大了,根本就不是他們可以匹敵的,如果硬上,完全是活膩歪了,想找死。

一團冰藍色的元力漂浮在手心裏,趙霜一步一步緩緩走向林煞,臉上喜悲之色不現。

“我來林族所爲何事,你應該知道吧?你是老實交代呢?還是我嚴刑拷打問出來呢?”趙霜殘忍一笑,雙目緊緊的盯着林煞的臉龐。

只見林煞臉色早已是慘敗無色,他剛想要說話,突然見到趙霜擡起頭,看向天際某處。

……………………

“帝皇境,看來我們要看的好戲要開始了。”

不遠處一座小樓頂上,幾道身影在那裏,他們皆是看向一處天際,邀月開口說道。

其他幾人的臉龐皆是變得饒有興趣的樣子,顯然之前的一面倒的屠殺他們看得不過癮,現在終於能看有實力的戰鬥,他們如何不高興?

“那個帝皇境實力強者的人是誰?林族不該有兩位帝皇境實力強者的。”顧雲天皺眉,這樣說道。

“怎麼不該,難不成只許你族裏出天才,其他世族就不能有天才了?”趙守別了顧雲天一眼,說了這樣一番話。

“不是因爲這個……”顧雲天微搖頭,想要理論,不過他後面的話卻沒有說出來。

“那是因爲什麼?”趙守起了一點興趣,便出言追問。

對此,顧雲天只是搖了搖頭,卻不再言語。

……………………

“師父!”

林煞看着那天際,什麼也沒看見,突然一道虹光亮起,他立馬大呼出聲。

趙霜看着那逐漸飛來的虹光,臉色變得冷漠起來,看來那個人渣來了。

“來了正好,這一次我要讓你無所遁形!”趙霜冷哼一聲,而後這樣說道。

看着飛來的虹光,趙霜並沒有再動林煞,並不是因爲害怕,而且他要讓其親眼看着,自己是如何擊敗他的希望,那樣之後,或許他會老實交代了。

虹光越發臨近,速度極快,趙霜突然渾身泛起了冰藍色的元力,而後他的身形飛離原地,徑直飛向飛來的虹光,他要對其硬碰硬!

“天霜!”

一聲冷喝,手上冰藍色的元力凝冰,一雙冰拳套在了趙霜的手上,揮舞拳頭,他硬抗而上。

砰!

冰拳與虹光碰撞,一擊下來,看起來勢均力敵的樣子,緊接着趙霜的拳頭不斷揮灑,冰拳與虹光中的人碰撞不斷。

“你還敢出現在我的面前,今日我必讓你永遠的留在這裏。”

趙霜冰拳揮舞,與虹光中的人不斷對擊,數次交擊下來,趙霜手上冰拳已經呈現斑斑裂紋了。

虹光已散,其內之人出現在趙霜眼中,這是一名中年人,他一身黑紅相間的長袍襲身。

他此時渾身也被淡血紅色的元力瀰漫着,顯然對戰趙霜,他也不敢大意。

“寒血煞龍!”

中年人飛退一截路程,而後突然一招戰技催發出來,趙霜從容面對,雙人碰撞在一起,而後雙雙墜地。

塵煙漫天,而後一股颶風突起,一下就將灰塵吹走,留下一個裂紋斑斑大坑,裏面兩個人影正緩緩站起來,冷漠相對。

“陰血煞帝,還真會起名字,不過我以前就說過了,帝,你的名字和稱號都不配其!”趙霜冷漠的聲音響起。 無盡虛空,星球流轉,大陸漂浮,一片黑暗,隱藏了無盡的殺機。

星光搖曳,萬物橫陳,億萬生命起起落落。

百萬大軍,氣勢洶洶,朝着蒼穹之巔而來。

蒼穹之巔,弒神殿。

“報,六族聯軍已朝我蒼穹之巔而來!請族主定奪。”身穿鎧甲的軍士單漆跪地,目露崇拜之色,向着上方的那摸站立背影說道。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神幽這個混亂之源,今日就讓他泯滅吧!傳我令,召集我弒神兒郎,準備應戰。”

“是。”跪地軍士離開了,空蕩蕩的大殿只留下了那摸背影。

“唉,六族之力,出乎意料,我弒神血脈…………”一聲嘆息在大殿裏迴盪,身影消失了。

“神幽,今日我五族幫你消滅弒神血脈,你答應我等的事,可別忘了。”一道幽黑的霧團,只看得見有兩道綠色的光在霧團之中,匪夷所思。

“我神幽以我神族一脈起誓,定不會忘了大家的幫忙!”最前方的神幽說道,臉色看不出喜怒哀樂。

“畢竟,那獨孤天的境界高我等一籌,遠古第一血脈也不是軟柿子,讓我等…………”另一道身影裏聲音傳出。

最前方的六人,之後,六百萬大軍,氣勢驚天,長像奇特,有的如一團暗影,有的只是白骨人,沒有血肉,只有頭顱裏有綠光閃爍,還有的如森林巨樹,人獸,數之不盡,果真是億萬種族。

…………

蒼穹之殿,有遠古第一血脈之稱的弒神血脈的佔據之地,弒神之主獨孤天,境界無人可比,戰力同階無敵,玄功舉世無敵。

一間偏殿裏,一個美婦抱着一個孩子,臉色濃重地看着站在一旁的身影。

這道身影和弒神殿裏的那抹,是如此的像,身影正是獨孤天。

“阿天,六族逼近,我們弒神一脈…………”

“好了,別說了,把孩子給我,你帶着我弒神一脈的小輩進入禁荒星域躲避。”獨孤天面色柔和地看着美婦說道。

“禁荒星域,那可是死域,我們進去不等於是沒有活路嗎?”美婦聽了臉色變了又變。

“當年我不是活着出來了嗎?裏面深處還有一塊大陸可以生存,我們只能如此了!”獨孤天解釋道。

“那你和孩子呢?”美婦溺愛地看着孩子。

“我不能走,我們的孩子,他是弒神血脈的繼承人,他有自己的路要走。”獨孤天眼裏也充滿了無奈。

“好了,快去召集小輩們吧!只要活着,就有希望。”獨孤天眼裏的無奈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只有堅定和剛毅。

獨孤天,抱着孩子,離開了!

美婦看着離開的獨孤天,眼裏的淚水再也控制不住,心裏重複着一句話。

“阿天,活着回來。”

獨孤天抱着孩子來到了弒神殿,此刻弒神殿裏有十八個人。

獨孤天手裏的孩子光芒一閃,消失了!看着殿下的十八個人,獨孤天滿臉呃的欣慰。


“十八戰將可在。”獨孤天吼了一聲,氣勢驚天,聲音直入人心。

“在。”十八個人異口同聲,氣勢同樣不可匹敵。

“雷弒,風酉,帶領你們的部下保護女主進入禁荒星域躲避戰亂。”獨孤天下令道。

“是”,“是”。

“麒麟,天凰,把你們的孩子交給我!其他人準備戰鬥。”

蒼穹之巔,百萬大軍全部集結完畢,等待命令,六族聯軍也朝着蒼穹之巔而來。

弒神殿裏,三道身影。

“族主,謝謝你保護我們的孩子,就讓他做弒神子的護體神獸吧!”麒麟臉色恭敬地說道。

“好,我獨孤天答應你們。”

之後,獨孤天手裏幻化而出剛纔的孩子,把麒麟懷裏的一隻小火麒麟打入了孩子的腦海,化成了一個光繭。獨孤天又拿出一本古樸的書,也打入了孩子腦海。孩子又消失了!

“謝謝族主!”麒麟和火鳳同聲說道。

…………

弒神殿外,獨孤天走了出來,血色大軍鋪天蓋地,殺意席捲六合八荒。

獨孤天戰甲一出,手裏幻出一把九龍大刀,對天一指。


“弒神血軍,你們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巨大的聲音讓虛空都出現裂痕!

“出發!”

百萬大軍井然有序地飛起,跟着獨孤天還有幻化出本體的麒麟,天凰,十六戰將,朝着六軍而來,速度何其快。

半個時辰,獨孤天就看到了虛空而來的六軍,一語不發,舉刀向天。

“九龍斬”

向着六族大軍就劈了過去,無敵的氣勢,空間崩潰,黑洞瀰漫,刀芒化出九龍,有火之龍,水之龍,金堅之龍,木之龍,黃土之龍,黑暗暴龍,幽冥血龍,地府鬼龍,紫金神龍。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