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行不行啊。”星雲看着兩個纖弱的女孩子擔心地說。

妮悠對小看他們的星雲翻了個白眼,“看着好了。”說完和清新朝着卡西迪奧走了過去。

“這些…都是你的同伴嗎?”莉莎看着倒在地上的撒隆、風嵐和夜幽,這種感覺似曾相識,也許是因爲她被關在這裏太久已經忘記了,那是叫信任和依賴嘛。

“嗯,都是很棒的同伴。”星雲笑着說道,臉上流露出純真。

莉莎看着這個表情,心裏猛然覺得愧疚起來。

躺在地上的撒隆眼前仍然天旋地轉,他看着朝這邊走過來的妮悠和清新說道:“喂,你們行不行?”

“你就在那裏躺着吧。”說完妮悠連用三個迷影步,只見她的身影不停閃爍着直接出現在卡西迪奧身後,她利刃一揮卻只割破了一道殘影。反而是卡西迪奧已經站在她的身後揚起了手臂,但沒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時卻見清新出現在了卡西迪奧的身後,清新朝着他猛一揮匕首,卡西迪奧一個飛身跳了出來。

卡西迪奧剛落地,妮悠又粘了上來。“月華。”妮悠一個三旋斬,卡西迪奧把劍擋在身前,但手中的劍卻在一瞬間斷成了三截,然後妮悠一個瞬步又出現在了卡西迪奧的身後,手中的月狼刃朝着卡西迪奧猛紮了下去,卡西迪奧的身影又在眼前潰散了。

“真是的,還以爲刺到了。”妮悠反握着匕首看着遠處站着的卡西迪奧,清新也站在她身旁,兩個人的匕首擋在身前做着防禦的姿勢。

沒想到他們兩個竟然粘住了劍神,夜幽吃驚地看着兩人的組合攻擊,估計就算他有光之暗殺這種絕技,再加上撒隆和風嵐怕也是打不過她們。

卡西迪奧神情呆滯地看看手中的斷劍,然後看着站在那裏的妮悠和清新,他並不存在自我意識,腦袋裏只裝着梅隆的命令,去活抓那些闖進迷霧叢林的人,把他們帶到這裏。

忽然一股強大的魔法氣流直接把門撞開了,梅隆憤怒的聲音傳了出來:“卡西迪奧,給我殺了他們。”他不想輸給星雲,就算外面還有個魔法師也無所謂,他就是要那個倔強的小子向他低頭拜他爲師。

收到命令的卡西迪奧絲毫沒有拖沓,他的身影“嘭”地一下消失了,原地也沒有留下殘影。妮悠一驚,此時卡西迪奧早已經站在她的身後,而他手中的那隻斷劍已經頂在她的喉嚨上,卡西迪奧毫不留情的一揮,短劍從妮悠的脖頸上割了過去。 一個個修士都是在面面相覷,緊隨其後便是大聲吶喊,大聲嘶吼,整個死亡森林此時此刻都散發着一股勝利的咆哮,每一個修士都是那麼的歇斯底里,彷彿將心中那久久不能釋懷的那封情感都釋放了出來。

“沒想到光陰數十載,我等死亡森林的修士居然還能有朝一日能戰勝這外界的試煉弟子,今日對我等死亡森林的修士而言就是大喜的日子!!”霍一首領看向整個死亡森林大聲說道。

“是啊,這場勝利完全可以改變日後的死亡森林,更是可以改變日後的試煉之戰!誰說我等死亡森林的修士就只能成爲魚肉,而這些外界的修士就是刀俎?哈哈哈哈····”郭金首領也看了一眼死亡森林,隨即也是一臉欣慰之情。

“這改變了這一切的一切都源於白辰啊!此人不僅修爲精湛,更是魄力十足,不單是如此,更是極爲聰慧之輩!若能達到歸一境,不用去想定能將整個二重天弄個底朝天啊!”

“哈哈哈,就是就是啊!”航天首領也是連忙笑了笑道。

“白辰···白辰···白辰···”

啥時間,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全部都在大聲的呼喊着白毅的名字,這白辰二字也是讓這些苟活的修士全部都記下了,這名字猶如烙印一般,深深的印在了白毅的腦海之中。

無疑這場試煉之戰外界的修士輸了,不僅是輸了更是死傷一片,徹徹底底的敗在了死亡森林的修士手中。這一場本是毫無懸念的對決,居然讓人震驚式的翻轉。

這一切的一切白毅功不可沒,若不是他提倡煉丹,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也不會在短短的時間之中籌備如此之多的戰鬥物資,若不是白毅這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也不會有這漫天的陷阱與埋伏,若不是白毅,這死亡森林的修士也不會具備這等凝聚力。


“啾啾啾啾······”

頓時四道紫色光芒沖天而起,筆直的朝死亡森林的天空激射而去,這四道紫色光芒源自四件珍寶,瞬時間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都齊齊看向白毅,這才意識到這嵐風的死亡卻留下了三件珍寶,再加上南山本就有一件珍寶,因此此刻的白毅已然集齊了四大珍寶!

“轟!!”一聲巨響猛然爆發而出,整個死亡森林猛然發生了劇烈的顫動,親眼可見一道金色光芒猛然灑向大地,一股猶如歷史長河般的古老之氣猛然從天而降。

衆修士目不轉睛,神情更是震驚與駭然!畢竟這及其四大珍寶之事,對於死亡森林而言這是第一次,第一次是由死亡森林的修士獲得了這等珍寶!

若四大珍寶無法及其,那麼得到的也就是玄級兵器,但若能集齊四大珍寶,便能獲得難以想象的晉升!

這二重天與三重天雖然只有一重天的差距,但是這一層卻猶如雲泥之別,不可攀比,不可同語。


“不容易啊,這百年以來沒想到和那鐵老鬼的賭約本尊居然輸了!本尊輸的是心服口服,你這小娃娃確是不凡!本來這勝利之物屬於外界的修士,但是如今你身爲這死亡森林的修士贏得了此次試煉,那本尊也會滿足你一個要求!”這滄桑的聲音瞬間傳遍整個死亡森林,每一個修士都擡起了頭看向這死亡森林的頂端那一抹淡淡的身影輪廓。

“要求? 伏天劍神 ,前輩只需一視同仁便可!!”白毅毫無猶豫立馬說出了這話,白毅居然沒有一絲悔意。

“什麼?你這小輩,居然不要什麼神兵利器,也不要什麼功法修爲,只要一視同仁!選擇了一個最爲公平的,也是最爲困難的!哈哈哈,實在是有趣之極!

好,本尊就讓你如願以償!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聽令,因白辰所述,這番集齊四大珍寶,因此榮獲晉升之路!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皆可以二重天爲基本,可在三重天修行,賜府苑一座!領家族之位!

在場的每一位修士都可如此,這番循環也就此終止,你麼可以認爲你們解放了,但是整個死亡森林的規則依舊不變,鐵血軍團與魔域兵團的修士一樣一切如初!

此番試煉之戰結束!打開試煉之門,你們全部離去吧!皆可隨意前往三重天!!”

這老者的聲音極具威懾力,每一個修士聽到這話無不是激動萬分,一個個再次吶喊與嘶吼了起來,每一個修士都在看向白毅,更有甚者都激動的熱淚盈眶了起來。

這老者的話不難理解,因白毅集齊了四大珍寶,因此要求一視同仁,這白毅乃是這死亡森林的修士,這一旦晉升便是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跟隨着白毅一同前往這三重天,共享三重天的修行資源,在三重天可以再次打下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

“白辰······”

“白辰······”

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再次大聲吶喊了起來,四大首領也是互相觀看,心中也是激動不已啊,這一旦榮升三重天這也意味着自己也可以再次提升一步,不但如此這三重天又豈是這二重天能攀比的?

肉眼可見,就在這老者的身影消散之時,一道道白色光芒在每一個死亡森林的修士身上都爆發了出來,每一個修士可以清楚的感應到這白色光芒的聖神,這白色的光芒就是這通往三重天的接引之光!

“轟!!”下一刻右是一聲巨響再次爆發,整個死亡森林的中心猛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旋渦,這個旋渦就是通往外界的通道。

“一切都結束了!我們也該走了!徹底解放!徹底自由!!”這是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心中所想也是他們心中之念。

“我們一起離開此地,前往三重天,在三重天再次打下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吧!”白毅再次大聲喝道,神情也是激動萬分,死亡森林一角那秦家子嗣看見這一幕心中也是無比汗顏,如果當初自己家族留下了這白辰,或許這晉升的應該是自己的秦家啊!!

白毅一句話剛說完,頓時引起了整個死亡森林修士的共鳴,再次齊齊吶喊白毅的名字,緊隨其後由四大首領帶路,紛紛踏入了這旋渦之中。

這剛從旋渦的一頭踏出,便來到了這外界,這外界的光、這外界的空氣、這外界的空氣都是那麼的新鮮,這是久違的感覺,每一個死亡森林都有這種感覺,白毅也是如此!

“恩?這些修士是······”

“怎麼是死亡森林的修士走了出來?這死亡森林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莫非···不好!!”

“此番試煉之戰你們死亡森林的修士如何能走的出來?”

每一個在陣外等候的家族長輩全部都看向死亡森林的修士,皆是一臉的震驚與駭然,不但如此更有一些修士猜出了一些,更是一臉的殺意。

“爲何走出的是我們?問得好!因爲此番試煉之戰我們死亡森林的修士贏了!哈哈哈哈······”霍一首領大聲一笑,看也不看這些家族的修士,便打開接引之光。

無數修士看見這接引之光,紛紛也一同打開,啥時間整個死亡森林修士的身體之上,便閃現出了一道白色光芒!

“什麼,竟然是接引之光,難道這死亡森林的修士集齊了四大珍寶!開啓了晉升之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等家族子嗣豈不是······”

一個修士大聲喝道,說到這更是一臉駭然之情,隨即便猛然看向這旋渦之中,神情緊張到了極點。

數息之間,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全部在原地消失不見,他們都按照接引之光晉升到了三重天!無數家族的修士看見這一幕,心中更是一驚,這一幕已然說明了一切,但是內心之中還是在盼望着自己家族中的子嗣能夠平安出來。

“咳咳······”


片刻之後,這漩渦之中果然做出了一些修士,這些修士皆是一副狼狽之樣,放眼一看盡是歸一境帶隊的修士,那旋谷境與靈動境的修士更是少之又少,每一個修士也都是身受重傷,一副呆滯的模樣。

“你們到底怎麼了?這死亡森林之中究竟發生了什麼?”

“這死亡森林的修士絕地反擊,我等家族的修士徹底戰敗了!”

“爲何你等四人前去,四人能夠安然迴歸?”秦剛看見秦家兒郎,在對比了一下別的家族修士的修爲,心中也是一驚,將秦家子嗣拉倒一旁,疑惑的問道。

“是白辰!白辰成爲了死亡森林的修士,帶領了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絕地反擊,一人之力力敵無數歸一境的修士!我家族放走了他,實在是最大的失誤!如果不然此次晉升的應該是我等秦家纔對!!”

“什麼?這白辰······你等四人隨我先回家族,在將這死亡森林之中的事情一一詳述!”

秦剛聽到這話,也是心中一驚,一臉的駭然,連忙帶領着這秦家兒郎趕緊回到家中,在論這死亡森林的試煉一事。 秦家府中一片寂靜,大廳之中站着四位參加試煉之戰的子嗣,一個個都是神情凝重,皆是滿臉的駭然與震驚,兩旁做的皆是秦家的長輩。

“按照你們的說法,這白辰在這試煉之戰中發揮了重大作用,此番死亡森林的修士晉生也是因他而起!如果是這樣,那這二重天將會大亂!我秦家也將會有一場橫禍!”秦家家主一臉的嚴肅。

“家主你這是何意?”

“你們想啊,首先這死亡森林的修士全部都晉生到了三重天,先不說他們能否在三重天站住腳跟,就談這死亡森林現在空無一片,整個二重天必定再次循環,那魔域兵團與鐵血軍團的修士定會大量的抓捕修士送去這死亡森林之中,讓整個二重天的試煉之戰得以循環!

那麼換而言之,整個二重天的修士都會人人自危,你們要知曉,此番死亡森林的修士全部晉升,這些修士之中有的是歸一境修爲!那麼換而言之這魔域兵團和鐵血軍團的修士也會出動歸一境修士抓捕一些歸一境修士送往這死亡森林之中!

其次這白辰出自我秦家,一些家族也是知曉,這消息也是瞞不住的,因此這些被殺的家族必定會報復我等!”秦家家主緩緩而道,神情更是凝重之極。

“家主言之有理啊!”秦家的一些長輩紛紛點頭,都是一臉的凝重之情。

“家主你就直接說,我等現在改怎麼辦吧!”

“按照現在的狀況只有兩條路,第一條路便是我秦家自衛,半步不出家門!第二則是聯繫上這白辰,也讓我秦家晉升三重天,讓我秦家作爲他們的後盾!這白辰帶領的修士前往三重天其底蘊遠遠不夠!想要在三重天立足談何容易?以他們手中的區區歸一境的幾人無法立足!第三條路便是我秦家搬離這二重天,重新尋找一處地方安生吧!”

“這······第一條路與第三條路都有危險,這第二條路是最好的,但是這白辰當初我等不留他,他會願意讓我秦家也去這三重天麼?恐怕他會擔心我們反客爲主,在這三重天佔據一席之地吧!!”

“這條路是最好的,也是最爲危險的!對於我等秦家修士來說這是好事,對於他白辰來說,就要看他如何去思考了! 鬼夫陰緣 !若果聯繫不到我秦家便會迎來一場大戰!!”

“子赫明白!!”秦子赫一臉駭然,連忙對這家主行了一禮,連忙走出了屋中,自己心中也是極爲着急,自己自從與這白辰分離,便再無聯繫,如今自己如何聯繫這在三重天的白毅呢?

三重天是世界對於白毅等人是一片嶄新的大地!衆修士來到了一片府邸之中,這府邸極爲寬大,縱長數千米,其內屋子也是雕欄玉砌,極爲奢華,白毅等人知曉這面前的屋子就是前輩賞賜給自己的府邸!

白毅看見這屋子之中牌匾之上空白一片,便連忙運轉靈力在這木頭上刻下了四個大字,上面寫到散修之家!

“我等都是在死亡森林之中碰面,大家也都是散修,因此我們就叫散修之家吧!這三重天的勢力與佈局我等一概不清楚,但是我們想要佔據一席之地就必須要聯合整個三重天的一些修士,因此本土修士無法籠絡,那麼就從一些散修開始籠絡,我們當可接受一切散修!”

“好啊!這注意不錯!!哈哈哈······”四大首領看向白毅則是哈哈一笑。

“你們就是從死亡森林之中晉升上來的最新家族?哈哈哈哈···真是一幫蠻夷之修!區區數千的修士也敢在三重天立足?這歸一境的修士更是少得可憐,居然只有四位,不但如此更是每一個一位歸一境九重天的修士坐鎮!

給你們三日的時間,滾出三重天!你們想要在這三重天立足還沒有資格!否則殺無赦!!”

一位中年男子從天而降,此人修爲高深,身後站着兩位修士,皆是一臉的輕視之意!這男子話語冰冷,神情默然,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說出了這番話也是隨即散出了一身修爲。

“什麼!這是歸一境七重天的修爲!!”四大首領齊齊震驚。

這中年男子說完便轉身離去,空留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皆是一臉的震驚與駭然!


“此人修爲高深,在這三重天應該也算是一方霸主!看來我等上三重天也是有些草率了!我等並無後援支撐!也無家族背景,想要在這三重天立足難上亦難啊!”

“不錯!說到底我等還是底蘊不夠!沒有強大的家族支援!”

“各位修士放心,你等皆可在這三重天生活,至於後援之事我來解決!四大首領隨我一同前去!”白毅沉思了一下,緩緩而道,隨即便下了界,前往二重天。

白毅想起了秦家,這自己出自秦家,更是在死亡森林之中大開殺戒,這秦家此刻應該也是焦頭爛額纔對,自己需要秦家的支援,而秦家也是需要自己的晉升,才能越來越大!

但是自己想要與秦家談妥,必須要有資本,那麼這資本就是這四大首領,只要這四大首領能與秦家家主談妥,那麼就可化解這一系列的事情。

這一走來, 重生之極品仙尊 ,因爲自己的殺戮,導致了無數家族能心懷恨意,但是自己又帶領着死亡森林的修士晉升到了三重天,因此這些二重天的家族也無法追尋自己,只能將一切仇恨全部算在秦家。

這秦家的修士也已經與別的修士發生了一些大大小小的衝突,得知了這些,白毅更是堅信自己能與這秦家談妥,這秦家成爲自己的後盾,自己也可以爲這秦家提供避難之所!不但如此這秦家也能晉升到三重天,展開新的一輪修行之路!

來到了秦家府邸,這秦家門口巡視的護衛無不是紛紛緊張不已,這白毅雖然只有靈動境大圓滿的修爲,但是自己身後的四位首領可都有歸一境四重天的修爲!

豈能不讓這些護衛緊張,更是瞬時間把白毅無人團團包圍了起來。


“吾乃白辰!!”白毅從儲物袋之中拿出了秦家令牌,這些修士看見這令牌猛然鬆了一口氣,再次看向白毅則是一臉的尊敬之情。

“是白辰來了麼?哈哈哈,好啊,家主等候你多時了!”秦剛立馬從屋內之中走了出來,看見白毅與身後的四人點了點頭。

“等候多時?什麼意思?”杜江首領連忙大聲喝道。

“知道你們在三重天無法立足,必定回來秦家求助!哈哈哈,走吧,我們一同共商大事!”秦剛看了一眼這杜江隨即也看向另外三位首領,隨即一笑,則是一臉的欣慰之情。

“白辰拜見秦家主!”白毅看見這秦家家主立馬行了一禮,這秦家家主對自己也不錯,若不是當年的那道歸一境的靈力護盾,自己說不定也早就受了重傷。

“原來是白辰來了!本主等候你多時了!”秦家家主看向白毅以及白毅身後的四人笑了笑道。

“秦家主你我也都是明白人!我等死亡森林的修士獲得了晉升之路,而我又與秦家有這莫大的關聯,此時整個秦家也是大禍臨頭!

我等死亡森林的修士想要在三重天立足的的確確是根基不牢!就不是能否與秦家家主達成一個協議了!”白毅看向秦家家主,緩緩說道。

“恩!你暫且說說你的想法!”秦家家主點了點頭道。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