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爲曾經由世界各國支持,爲了對抗三閣二府一城所扶持起來的組織,居然被另一個組織重創,而且這個組織還不是三閣二府一城的,光是這一點,就能讓很多國家採取行動了。

換句話說,無論海皇和天曉組織誰勝誰負,世界都不可能維持以前一樣的局面了,時代終將改變,只是到時候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就想象不出來了。

所以我們必須要變得更強才行,現在這種實力是無法應對未來各種突變情況的。

在我沒搞清楚自己爲何會變年輕的事情之前,我可不想隱退,還有夜鶯的事也沒處理完,那妞似乎對海皇有很深的感情,上次面對雪智顏的時候,她情願戰死也不選擇撤退。

她不會選擇離開海皇的話,那將來遇到的麻煩事肯定不比現在少,我要是一直這種水平,只有被人玩的份,死定了。

雖然我的身體變年輕了,但我最近越發的喜歡想事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我就想了這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難道我的中年危機提前來臨了嗎?

我本是三十六歲的人,算是一腳跨進四十歲中年大叔的門尷,早已青春不再,變回了十六歲,還真有點不適應,有年輕的身體,卻沒有年輕人的那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壯志豪情,做起事來諸多顧慮,說不定我就是欠缺這種敢闖,敢拼的心態,纔會很難再進一步。

如此一想,我心中不免有些急躁,看向犬蛇,見他伸出長長的舌頭卷向我的頸部。

臥槽,他離我大概有十米左右的距離,就用舌頭向我發動攻擊。

這貨的速度受我異能的影響,速度變慢了十五倍,還能有這麼快的攻擊速度,我剛反應過來,那長長的,帶着唾液的腥紅舌頭來到我面前,離我不到十公分的距離,眼見來不及躲避,我只得快速向後退去。

沒想到我會有被人用舌頭逼退的一天,這還真是讓我有點尷尬。

尼瑪,我都往後退了,他的舌頭依舊緊追我不放。

不行,我得反擊。

我一咬牙,拿出匕首對準那留着噁心口水的舌頭猛地一劃。

咦?

那舌頭就這麼被我割下來了,怎麼這麼輕易就得手,有點不對勁。

我正想着犬蛇在打什麼鬼主意的時候,他就向我俯衝過來,我只得將注意力轉移到他身上。

就在我全神貫注盯緊犬蛇之時,他那被我割斷掉落在我前面的舌頭突然變長,如同靈敏的小蛇一般,迅速爬在我腳下,緊緊捆住了我的雙腳。

雙腳被這麼一綁,我失去了平衡,身體往前一頃,就要倒地,卻被犬蛇“扶住”了。

唔,我的身體被數十條小蛇緊緊纏住,那些小蛇是犬蛇的右手變的,發動異能後,才過了不到三秒,我就喪失戰鬥力了。

我見不遠處的犬蛇在那陰森的笑着,一種不祥的預感涌上心頭,他想幹嘛?

這貨舔了一下紫色的嘴脣,脖子一伸,來到我側面,張開嘴巴露出尖牙。

草泥馬,他居然像吸血鬼一樣,咬我的頸部。

唔!!!!

被他咬後,我的頭好暈,不行了,支持不住。

Clock over!

那直衝腦門的眩暈感讓我無法集中精力維持異能,只好停止它。

“這樣的話,我的禮物也送到了,你一定會喜歡這份禮物的,嘶嘶!”

犬蛇在我停止異能之前,就將頭縮回去了,他嘴角還殘留着我的血。

“啊!!!!”

不知爲何,一聽到犬蛇那猶如毒蛇吐信般的聲音,我就全身發痛,一股巨大的疼痛感充斥全身,讓我疼的忍不住大叫出來。

“冰!?”

叶韻心這纔回過神來,從我發動異能到現在,對她來說,不過是0.002秒左右的時間,我就右手捂緊頸部半跪在地上慘叫了,她會這麼吃驚很正常。

我是怎麼了,只是被咬了一口而已,就變得很煩躁,好想發泄出來,這就是犬蛇所送我的禮物,這到底是什麼,我覺得自己的意識有些模糊了。

“你做了什麼?”

叶韻心將我扶了起來,冷冷的看向犬蛇。

“我只是讓他能更好的將潛藏在體內的殺意引導出來而已,你不用這麼緊張,患有庫興氏墩布綜合徵的人,是非常稀有的,可他竟然強行壓制住那磅礴的殺意,我爲了不讓他浪費這份難得的力量,就大方的把我殺氣送給他了,這樣他就能變得更強,更合我的心意。”


犬蛇的話我只是勉強聽得清楚,此刻的我全身發疼且腦袋暈乎乎的,看什麼東西都是血紅一片。

糟了,這樣下去,會病發的,我不想變成只懂破壞殺戮的野獸啊…… 此時的我內心狂躁不已,有種想把世上所有的一切,包括我自己都撕碎的衝動,無邊的殺意直衝腦門。

恍如置身血海一般,每一次呼吸,都能感受到濃濃的血腥味,看到的每一件東西,都蒙上了鮮豔的血紅色,讓我想衝上去將它們毀滅。

我強自壓下內心的殺意,可不過三秒,就有一股更強的殺意充斥心頭,蠶食着我僅剩不多的理智。

犬蛇這個畜生,到底做了什麼,說是把他的殺意送給了我,那玩意也能送人的嗎?

還有我的脖子被他咬了,似乎也沒留多少血,用手摸上去,感覺有三個小勾玉形狀的疤痕,這麼快接結疤,很不對勁。

我花了三年纔好不容易控制住病情,如今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居然失控病發,他妹的,我的人生已經亂七八糟了,怎麼還能再受這種病的影響,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給我冷靜下來啊!

砰!

半跪坐在地上的我猛地將頭往地上一撞,不行,那強烈的殺意甚至讓我的身體開始變得麻木了,我知道我的額頭流血了,但我完全沒有痛楚的感覺。

再不讓自己清醒的話,我就會徹底失去理智的,要怎麼辦纔好?

“你沒事吧?”

叶韻心蹲在我身邊,很急切的向我問道。

看着旁邊眼中流露出擔憂之色的叶韻心,我竟萌生了想要殺她的想法,而且這念頭越來越重。

“快滾!”

我本想盡量用柔和的語氣對這妞說離我遠點的,可從口中說出來的話完全變了味。

叶韻心哼了一聲沒有說話,只是把我的手抓的更緊了,她大概是不想讓我再次用頭撞地吧。

這妞的倔脾氣又犯了,她決定不走,我說什麼都沒用的。

我看向在不遠處的犬蛇,見他用毒蛇般的眼睛緊盯着我,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他那金黃色的瞳孔在我眼中無限放大,佔據了我全部視線。

那金黃色的瞳孔慢慢的變紅,與此同時,我彷彿看到了過去那些被我殺掉的人,從那瞳孔裏爬了出來,一個又一個,他們全都血肉模糊的樣子,看起來很是噁心。


這是怎麼回事,我出現幻覺了嗎?

臥槽,最後我還看到了雪智顏,雖然他面目全非,但我不會看錯的,他的面孔跟雪智顏死的時候一模一樣,是凹進去的。

“你跟我們一起,墮入地獄吧,這樣才能讓你解脫!”

“不,你連下地獄的資格都沒有,從這世上消失,化爲宇宙的塵埃吧!”

“你這樣的人是不可能擁有未來的,永遠一個人孤獨的活着,將所有的人都殺光,你就不會有煩惱了,別猶豫了,動手!”

耳邊傳來各種讓人心煩的聲音,本就躁動不已的我,更是受不了了:“你們統統給我住嘴!”

我這麼一喊,那些人和已變成血紅色的巨大瞳孔就消失不見了。


唔!!!

被挑起怒火的我,很清晰的感覺到自身的血液加速運行起來,呼吸不知不覺間,一次次的加重着,精神變得很是亢奮,眼前所見的東西比以往更加清晰,耳朵似乎能聽到身體裏血液流動的聲音,還有那令人討厭的心跳聲。

對了,只要讓他們死了,心臟就不會跳了,我也可以清靜下來。

這想法從我腦中蹦出來後,就一發不可收拾,迅速佔據整個大腦。

我猛地掙脫叶韻心的手,首先,就先去心跳聲多的地方吧,儘管我現在看什麼東西都是紅色的,但還是可以分辨出在我三十米開外的一座破爛超市裏,發出很多讓我聽了就難受的心跳聲。

跟我旁邊那個單一的心跳聲比起來,他們實在太吵了,我必須殺了他們。

現在的我猶如渾身充滿暴戾之氣的野獸一般,身體微微向前傾,雙手向下垂着,粗重的喘氣。嘴角不停地流口水,但我早已無暇顧及形象問題了,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我不想再聽到任何的心跳聲,那些充滿活力的心跳聲讓我感到噁心且難以容忍,唯有毀掉他們,我纔會舒服。

“停下!”

叶韻心張開雙臂攔在我面前,透過那血紅朦朧的影子,我認得出來,這是一個女人,隱隱覺得有些熟悉,但是這些都不重要了,無論是人還是物,只要敢擋着我,我就毀滅它!

正當我想對眼前的女人動手之時,一個讓我非常不爽的陰冷笑聲在我耳邊響起:“沒用的,不管你對他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的,被我注入了殺氣,還能支持一小段時間才變成這樣,果然不是一般人,不過他越掙扎,就會陷得越深,雖然只是把他身體裏面潛藏的殺意引發出來一小部分,但已足夠讓他喪失理智了,破壞,毀滅,殺戮,這纔是他真正想要的,你身爲碧天水閣的人,更是葉鳳凰的女兒,見到這種人,應該是格殺勿論吧!殺掉昔日自己信賴的人,很有感覺吧,嘶嘶!”

聞言我重重的呼了一口氣,更多的口水從我嘴角留了出來,轉過頭望向不遠處人影,那個傢伙身上散發出好危險的氣息,出於本能,我立刻就改變主意,先解決這個危險分子再說。

我身形一動,眨眼就來到那人面前,雙手如鉗緊抓住他的身體,片刻就將他撕成碎片。

剛纔是怎麼回事,我就像在撕空氣一樣,不過沒所謂,他再也說不出話,這就行了。

被各種殘暴的負面情緒支配的我,並沒有注意到那些被我撕碎,散落在地上的身體碎片悄悄飛往另一個出口處。

自我把那人撕碎後,四周就明顯變暗了,但我不在乎,不用眼睛,我也知道附近有多少東西在發出讓我暴躁不已的心跳聲。

我快速向着超市走去,突然從地底下躥出一堵牆擋住了我的去路。

那牆還是溼的?

“笨,停下!”

又是那個女人的聲音,是她使手段吧,既然如此,我就先殺了她!

循着聲音,我猛地衝向那女人所在的位置,在黑暗中,我看見一個紅色的麗影,她的雙手不停地揮動,我感覺得到,她的手揮得越快,周圍就有越多的尖刺狀東西對準了我,粗略感知了一下,足足上千支!

殺了她,不然我會有危險!

只是一個照面,我就來到那女人面前,一手抓向她的頸部,另一隻手攻向她的腹部。

與此同時,那女人居然撤去了所有的準備好的攻擊,毫無防備的撲向了我。

噗!

撿個校花做老婆 ,讓我瞬間清醒了不少,而就在此時,一陣淡淡的蘭花幽香飄來,一個女人緊緊抱住了我:“笨蛋,同死!” 同死?

這話怎麼熟悉。

一些模糊的影像在我腦中閃現。

雨天,一艘艦艇上,一個美若天仙的女人凌空而立,她身後有很多水箭對準我。

我想起來了,最初認識這個女人的時候,她也對我說過差不多的話,她是叶韻心。

感受到臉上溫熱的血,我到底做了什麼,居然將叶韻心打傷了,而且我依稀記得,她是毫無防備的受了我一拳。

我知道那一拳是用了多大的力氣,足以一拳擊穿二十釐米厚的鋼板!

叶韻心死死地抱着我,聞着她身上的處子幽香,美人如玉,軟香在懷,我卻沒有一絲的興奮。

她爲什麼在最後關頭 撤去所有的攻擊?爲什麼不攻擊我?

這樣的話就能把我攔下,她也不會受傷了。

“一起死吧!”

緊抱住的我的叶韻心在我耳邊輕輕說道,她的語氣很是決絕。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