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工作日上班,休息日加班的普通警察,妥妥套上一個「以局為家」的帽子,局裡自然少不了烹調煮食的炊具。

秦旭辦公的抽屜里,洗漱用具一應具備,還有替換的便衣。

電磁爐和不鏽鋼鍋是煮火鍋蒸餃子下麵條的標配,隨手泡是泡麵的好朋友,前幾個月經費下來,還加了一個微波爐,專門用來熱放涼的外賣。

而在電腦旁的鍵盤邊上,老秦師父也盤膝著,像普通人看電影一樣,目光也盯著屏幕鏡頭。

「唉,修行不易,爭分奪秒,與天奪命,你怎麼能將時間浪費在看這來來去去的人身上。」

老秦師父的不高興很直接。他的長袍寬袖揮去,站起身,站在電腦屏幕前,擋住秦旭的,大聲說道。 老秦師父外表就是五六歲小童的模樣,又不願浪費過多能量,維持本來體態,所以一直保持這不足十厘米的身高,懷裡再抱著一隻肥嘟嘟的兔子,怎麼看都是萌態可愛,就像一個會動的卡通手辦,就算大喊也沒有太強的威懾力。

秦旭忍俊不禁。

拇指和食指輕輕捏起老秦師父的衣角,將他拉扯到旁邊,說道:「那個啥,電腦有輻射,別靠太近。」

「還有,老秦師父,我不看不行,這是一個才兩歲多的孩子,被人拐走了,關乎一個家庭的未來,一個孩子的命運!這要是錯過什麼線索,就是一輩子的事情。」

秦旭說話聲很輕,普通人就算站在他旁邊,也只能聽到一點兒氣流呼出吸入的聲音,但賭氣坐在滑鼠旁邊的老秦師父,卻沒漏過半個字。

豎著耳朵聽完秦旭的話,老秦師父很是糾結。

他抓著頭上小小的髮髻,想了半天,又盯著秦旭認真的面孔,忽然說道:「你若是增加練習基礎修鍊法訣的時間,老朽可以幫你。」

秦旭沒在意老秦的話,像對付小朋友的玩鬧似的,哄著低低說道:「老秦師父,你自己玩一會兒,等會兒要不要吃餃子?」

秦旭自動過濾掉老秦增加修鍊課的任務。

老秦師父也不催促,拍了拍肥兔軟乎乎的肉背,兩隻又長又大的耳朵豎起來,直接說道:

「剛才走過去那個穿著連衣裙打電話的女子,正在和她的丈夫說話。」

「她說『今晚的培訓班你送去,記得把寶寶的酸奶和蛋糕帶上,他下課以後肯定肚子餓。』,牛奶是牛的**嗎?蛋糕是什麼?味道怎麼樣?」老秦師父說著說著,話題就被帶歪了。

秦旭愣了半天,沒回神。

他不可思議地甩了甩腦袋,然後拿起滑鼠,把視頻往回拉了一小段。

這種監控探頭雖然能夠獲取聲音,但播放出來后聲音的品質極差,對普通人的耳朵來說,約等於無。

就算是要調取一些比較響亮的聲音,一般也要提交技術科,對音頻使用專業的軟體進行過濾和還原處理。

至於人的說話聲,幾乎就被熱鬧喧雜的街區掩蓋,根本沒有價值。

基本上,查看這種視頻,對秦旭這樣的普通民警來說,只能當成啞劇來看。

秦旭把老秦師父指出的那名女子的片段來回看了兩遍。

他可不懂唇語,怎麼也無法從有點吵雜的環境中,聽出什麼「培訓班」、「牛奶」這樣的字眼。

不過,那個女子確實在接聽電話,嘴巴不停動著。

老秦師父站在滑鼠旁,一腳踢開秦旭的手,踹了滑鼠一腳,然後跺腳踩了踩滑鼠的左鍵。

行雲流水的動作,將視頻調整到十分鐘前。

然後,他又一躍,懸空飛到屏幕前,指著一個路過監控探頭範圍,手裡拎著超市購物袋的大媽,說道:「你看,這個胖姑娘,走著走著,放了一個屁。」

對老秦師父來說,這個胖大媽的年齡,可不是一個小姑娘嘛!

「……」

說完,他又繼續指著一個背書包的小學生,說道:「這個小娃娃在念什麼?「打野遊走拆敵塔,速生四級好抓人,後期主宰要常看。」,不錯不錯,走路也在苦學,此子可教。」

說著說著,還用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瞪著秦旭。

「……」秦旭還能說什麼嗎?

「我們仙獸門弟子也是從三歲開始背誦基礎馭獸法訣。你得神獸白骨承認,必有其能力,一時困難切勿退縮,所謂勤能補拙,萬萬不可懈怠。」

「……」

老秦師父現在已經覺察到,秦旭在理解基礎修鍊法訣上的態度,與他期望的不太一樣。

雖然也在不斷努力閱讀這些老秦覺得非常通俗易懂的修鍊基礎典籍,但心力抵不過身體本能反應,一看就頻頻哈欠的模樣,讓老秦師父看到,就忍不住手癢想擰他耳朵。

實際上,老秦師父在生氣之後,慢慢平靜,也能體諒秦旭修行不易。

這個世界的靈氣實在太過稀薄,尤其是秦旭所生活的區域,居民稠密,草木稀少,更不容易凝聚靈氣。

也許罕有人踏足的區域,靈氣會稍顯濃密,但那種程度,就算與仙獸門最低級外門弟子修鍊房相比,也有很大差距,大約不足十之一二。

這也就意味著,此界修鍊極難,靈氣凋零,修鍊難度比老秦出生的世界,高了十來倍,想要學有所成,機緣毅力,皆不可少。

也許,用仙獸門普通的方法修鍊,修鍊者一輩子都無法進入築基期,僅能保證身體壽終。

修鍊大環境艱難,並不可怕,最為讓秦旭覺得提不起勁的地方,在於努力之後,卻始終一無所獲。

老秦師父之前坐在秦旭肩頭,幾乎每時每刻都在思索,用什麼方式,讓秦旭在修鍊上有更多選擇。

與此同時,在老秦師父心中,已經列出了長長一份清單,用來惡補秦旭在修真理解和修真常識上的缺失。

老秦師父會主動參與秦旭的日常工作,也是用這種方法,嘗試引導他。

秦旭看了看電腦上模糊粗糙的視頻,以及嘴裡依然在嘰里呱啦翻譯鏡頭裡路人家長里短的老秦師父,想了想,摸了摸鼻子,問道:「老秦師父……」

比滑鼠高點兒的老秦師父,回過神,甩了甩青袍,微微抬了抬下巴,說道:「老朽希望這段時間,你能多嘗試幾種老朽提供的修鍊法。」

秦旭聽到這句話,就跟以前看各科老師布置作業一樣沉重。

「哈哈,老秦師父,你之前不是說想看看我們這個世界的動物嗎?等休假我帶你去動物園怎麼樣?」秦旭伸手,老秦師父跳到他的掌心,背脊筆直,盤膝坐著。

兩人目光對視交流。

為了和這位師父討價還價,秦旭說道。

「……你這捕快的職業,以後還要看這個吧?」五百年的老祖,眼珠子一轉,一點也不好忽悠。

「……」秦旭遠目,沉默半響,終於認命。

「好吧!」

老秦師父頓時站起,將懷裡的肥兔子一把舉到頭頂,讓它趴在自己的腦袋上,然後鬥志十足地挽起袖子,說道:「那我們就開始吧,你先去研究基礎法訣,我幫你看這個亂七八糟的東西。」

兩人一言為定。

旁邊,秦旭另一個師父的黃正浩歪歪靠著,逐漸打起有節奏的呼嚕。

盧李輝蒸餃子還未歸,秦旭逐漸眼神放空,開始回憶起仙獸門枯燥乏味的修鍊法訣。

而接過任務的老秦師父,雖然來自古老的修鍊門派,但學習能力並不弱,很快就完全用腳踢腳踩的方式控制滑鼠和鍵盤,開始嚴肅認真負責地幫秦旭看起了監控視頻的畫面。 秦旭在學生時代,也曾干過背著父母,明面讀書,背地裡偷看小說的事情。

修鍊一詞,在小說中半點也不陌生。

在那些小說中,主角修鍊,各個如同坐了衝天炮一樣,縱然有千般阻礙,萬種困難,總會遇神殺神,遇佛斬佛,直飛衝天。

秦旭把仙獸門修鍊的基礎口訣,在心裡過了好幾遍,對過往讀過的小說,打了一萬個叉叉。

誰來告訴他,那些據說拿到神功秘籍的主角,怎麼能看懂這種莫名其妙,比高中古文還艱深難懂,句不成句,章不成章,用詞也晦澀不堪的修鍊法訣?

這還是秦旭借了獸神白骨的光,直接從記憶中找出這份最基礎的修鍊法訣,要不然,按照他學渣本質,花上一年時間,都未必能將這篇數千字的怪語法訣背誦記憶。

哦,忘記說,這還是仙獸門入門最低級,最基礎的法訣。

重生專屬藥膳師 相當於數學里的加減乘除的口訣。

而且記憶是一回事兒,將其融會貫通,熟練修鍊,又是另外一回事兒了。

至少,等盧李輝端著熱氣騰騰的蒸餃子進來的時候,秦旭依然雙眼發直,沒找到仙獸門基礎馭獸法訣第一步,尋找體內脈絡之中的共鳴獸魂的本源力量。

「秦爺,阿姨的手藝沒話說,你下次來時候,給我帶五斤白菜餃子,錢我網上轉給你。」盧李輝把一海碗清蒸餃子擺在秦旭電腦前,嘴裡塞滿了餃子餡和麵皮,嘰嘰咕咕說道。

平凡人的回憶筆記 他對坐在電腦滑鼠旁邊的老秦師父,熟視無睹,差點一海碗把老秦給砸了。

所幸老秦師父身手敏捷,一躍至滑鼠上。

受到打擾的老秦不太高興地瞪了一眼盧李輝,可惜粗神經的小年輕,抱著自己的碗,跑回秦旭對面的電腦前繼續加班,完全沒有接收到老秦師父的目光。

「我師父那份呢?」秦旭看了一眼歪腦袋睡得酣的黃正浩,問道。

「放心,放在鍋里呢!溫著!」盧李輝往嘴裡塞了一個大餃子說道。

秦旭這才將手裡的餃子,往老秦師父的方向遞去。

秦旭和盧李輝所坐的位置之間,是複合材料的分隔板,盧李輝看不到秦旭手中的小動作。而酣睡的黃正浩,更是不知道徒弟向另一個師父投喂大餃子。

老秦師父的世界里,似乎並沒有類似餃子的食物。他腦袋湊到豬肉白菜餃子旁,觀察了幾秒,然後用力吸了長長一口氣,然後心滿意足地拍了拍肚子,繼續完成答應秦旭的工作。

隨著老秦師父這個大大的吸氣結束,秦旭明顯感覺到手中的餃子輕了許多。

僅僅幾秒鐘的時間,原本白胖熱乎噴香的手工大餃子,忽然涼了下來,如果湊近細聞,是一點香味也無,顏色看起來更是暗淡,沒有剛出鍋的漂亮光澤。

這個餃子,是吃不了。

來警局前,老秦師父也對著秦旭的食物吸溜了幾下,當時秦旭一無所知,只當他好奇,沒在意就將那塊炒肉片夾進嘴裡。

那個味道……

沒有味道。

這是他吃過最平淡無奇的炒肉片。

別說肉味,就是肉裡面的味精醬油蔥姜蒜的香氣,都被抽盡,只剩下又干又柴的肉絲。

從這一塊肉片之後,秦旭就再也不碰被這位小師父吸過的食物。

老秦師父胃口不大,等他吸溜了三個餃子,忽然指著監控畫面說道:「我聽到這裡有大鐵盒子的聲音,跟你之前找的那輛大鐵盒子的聲音一模一樣。」

老秦師父口中的大鐵盒子,其實就是路上行駛的車輛。

習慣了仙獸門充滿靈性的馭獸,老秦師父對現代城市裡這種又笨又難看,還要自己駕駛的鐵皮車輛,充滿了鄙視。

秦旭瞪大了眼睛,看著畫面上老秦師父所指的位置,才勉強發現一個非常不清晰的車尾,從畫面的角落掠過。

那是另一條巷子的道路。

大部分的車身,根本不在這台監控探頭的範圍,秦旭多次調整,才把短暫的兩秒畫面給找到。

從這樣的效果中,辨識出一台車輛行駛的聲音?

這有可能嗎?

對普通人來說算是特異功能了吧?

但是,秦旭看了一眼老秦師父頭頂上趴著的肥兔子,沒精打採的眼睛緊緊閉著,長長的兔耳朵耷拉在軟乎乎的背脊上,陷進長長的兔毛中。

但是,這對於老秦師父的本命獸來說,也許並不是一件難事。

秦旭看了看這輛車出現的時間,這個僅僅驚鴻一瞥的鏡頭,應該是這輛嫌疑麵包車最新的線索。

不過,這種線索,秦旭完全不能與其他人共享。

因為太缺乏說服力了。

誰會相信,這糟糕的監控里,秦旭這個普普通通小民警,還能分辨出同一輛車的發動機聲音?

紅塵如斯 所以,秦旭沒有聲張,而是先回憶視頻畫面中的位置。

監控所在地方,是潮海市的LC區。

巷陌縱橫,風聞拆遷,卻動工遲緩,房租低廉,多居住外來務工家庭。

秦旭是土生土長的潮海市人,東城區是他的老地盤。以前放學的時候,懶得回家做作業,經常呼朋喚友,最喜歡往這樣的老巷子里鑽。

這個老巷叫化民巷,自己學生時代也曾數次溜達,主巷巷子剛好能容納一輛小車通行。

化民巷的位置,距離孩童丟失地點大概兩千米。

不過,在秦旭最近的記憶里,關於這條巷子的記憶,是半年前和三個月前的兩起搶劫案,夜晚走近路的行人被搶走隨身背包和手機,但因為缺乏有效的線索,至今還未偵破。

既然有了線索,秦旭有些坐不住了。

「不行,我得去現場看看。老秦師父,你能在這繼續幫我看視頻嗎?」秦旭動了動嘴唇,用極低的聲音商量道。

「不行,老朽的神魂是無法離開神獸白骨百米距離,如今神獸白骨在你身上,你去哪裡,老朽也要去哪裡。」老秦師父搖搖頭,揪了揪肥兔子的長耳朵說道。

秦旭看了看時間,十九點二十分,華國街道尚且熱鬧,從警局駕駛小電動到化民巷,也只有二十多分鐘。

有了線索,他不去現場看看,很難心安。

「我出去一趟,一個小時后回來。」秦旭對盧李輝交代一聲,然後離開警局,飛奔向視頻中的位置。 盧李輝一晃神,還未應聲,秦旭的位置就空了,留下晃動的門,還有空蕩的位置上一碗沒吃完的餃子。

「秦爺這是啥情況了?」盧李輝摸不著頭腦地嘀咕一句。

黃正浩在沉睡中翻了一個身,沒醒來。

秦旭先回辦公室換了便裝,才騎自己的電動車,走近路直奔化民巷。

沒有穿警服,沒有騎警用電動車,靠著老秦師父的兔耳朵得來的線索,可不能被閃動紅燈給嚇跑了。

東城區,化民巷,此時還處於人流進出的高峰期。

電動車,自行車,行人數量可觀,也沒有哪裡小車,會犯傻這個點開進巷子里。

秦旭把車停在路邊的非機動車道上,準備步行勘察。

手揣在褲口袋裡,靠右,慢慢往巷子里走,秦旭的目光不經意打量著周圍。

小巷的前半段左右都是牆壁,一堵是煙廠職工宿舍的外牆,往上是裝了防盜網的窗戶,右邊是一堵三米多高的圍牆,圍牆另一頭,則是CZ市二十年前老夜校的位置,如今被分租給個人,從事各類培訓活動。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