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天災?何謂裂變?

狂風驟雨、冰雪飛雹、地震洪流····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強大的根源,哪怕是一名幼童獲得他,也擁有改變區域的能力。

歷史之上,天災裂變的擁有者也都是一方霸主,那些融合度極高的根源者舉手投足之間便能讓天空傾覆,大地顛倒!這絕非妄言!

而自從最後一任天災裂變擁有者死亡之後,這枚根源便再未現世過。各大勢力的人都有收集根源的習慣,只可惜這一類的強大根源可遇不可求。

「確定嗎?如果是真的,這可就是個糟糕的消息了,殿下也會很失望的。」白皇后反應布滿,瞬間猜到了方塊J的想法。

天災裂變如此出名,小丑又怎麼會不垂涎呢,事實上,十二使徒之中有不少人的根源都是小丑賜予的。這個傢伙動用黑夜交易所左右的資源來尋找根源,堪稱瘋狂至極。

「沒有十足的把握,但也有七八成,畢竟,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根源能符合剛才的場景了。」方塊J深吸一口氣。

艾瑪對於小丑的計劃來說異常重要,這一次他們搞砸了任務,小丑還不知道會發什麼脾氣。

「不過,雖然讓他么逃走,但我還是留下了一點小玩意。」白皇后攤開自己的手掌,上面有一顆菱形的冰晶快速旋轉著,帶著星星點點的白芒。

「能追蹤到他們?」方塊J眼前一亮。

「沒被發現就可以了,到現在為止還有聯繫,那個人應該沒有發現我放的東西,至少這算是不錯的消息了。」白皇后淡淡道。

任務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任何方向,也沒有任何可以補救的辦法。

「先回去報告小丑殿下吧,這裡出了這麼大的亂子,魔族絕不可能不會知道。」方塊J搖搖頭,莫名出現的強大敵人可以說打亂了他們很多的計劃。

好在,這個強敵並非是魔族之人,不然這場戰鬥也不用進行了,千萬別小瞧一個頂尖戰力的可怕,他們足以扭轉一場戰爭的局勢。

金牌前妻 ······

另一邊,逃出生天的老農也是追上了艾瑪幾人,在路上他已經和先生交流過了。

而他從先生的口中也得知了一個不得了的消息。

「讓奴五城化為法外之地,徹底漂流於空間之中?真是個瘋子般的想法。」一想起那個消息老農就莫名的咬牙起來。

魔族和小丑之間的爭鬥顯而易見,照理說,有落金河巢穴的部隊鎮守,小丑根本翻不起天,這場戰鬥從一開始就是穩輸的局面,打起來又有什麼意義呢?

可將空間之柱拔除,流放奴五城,這就完全不一樣了!只要小丑有實力擊敗獸魔,那麼奴五城就會成為其囊中之物。

據先生所說,小丑安排的暗行者已經潛入到了奴五城地下最核心的空間區域,一旦那裡連接落金河巢穴坐標的空間之柱被毀掉,那麼依附在空間之上的奴五城就會遭到徹底的流放!

「黑皇后!」老農陰沉著一張臉。

十二使徒中只有四國王和四騎士常常露面,四皇后則是久居於暗處,唯一一個在明面上的也只是白皇后而已。

黑皇后一直都只是一個代號,沒有人見過她,更不知道其真正的實力究竟如何。沒想到,她早就打入了魔族內部,伺機行動。

「不行!」老農心中暗暗發狠。

若是真的被流放了,他們這群人就算是起義成功也很難再回到埃爾洛,所以他們也得阻止黑皇后的行動! 「天災裂變嗎?我苦苦找尋了這麼多年,沒想到竟然就在奴城之中!」小丑呢喃著,那張永恆不變的笑臉早已融詭異為一體。

為了搜尋那些曾經出現過的強大根源,小丑甚至於制定了一個根源名單,其中天災裂變便是在前面幾位。

它幾乎就是地形系破壞的極致了!

「煙鬼,提前動手吧,讓黑皇后吩咐下去。」小丑擺擺手,彷彿像是失去了興趣一般。

煙鬼國王低著腦袋,只是應了一聲,便退下離開了。

「雖然說我們現在有些許的小摩擦,打我們的對手都是魔族,嘻嘻,聯繫或許是個不錯的決定。」一想到這裡,小丑又變得開心起來。

···

啟憂城的大街上早已混亂一片,因為這裡是奴隸最集中的地方,魔族的大肆捕殺不僅僅是帶來黑暗,也激發了奴隸心中的火焰。

一場場戰鬥隨處可見,沒有武器,還帶著枷鎖的奴隸們瘋狂對抗著魔族他們無懼於犧牲。

「真是可悲的世界。」澤吉嘆了口氣。沒有親自到奴城來的人,永遠都不會體會到這種絕望的感情。

「所以我們才要來,這裡會有我們想要的人,他們會成為荊棘鳥的一份子,成為我們的兄弟與同胞。」伯頓沙啞道,這也是他來奴城的目的之一。

只有失去過自由的人才會對自由如此渴望,而渴望與憤怒恰恰又是激發戰力的前提。

只有募集到足夠的人,伯頓才能慢慢施展自己的計劃,要知道,他現在已經被埃爾洛與克洛澤斯科雙重通緝了。

咻!咻!

騷亂的街頭,一抹抹身影閃過,血色染紅了天空,也帶來了靈魂的禱告。

就在某一個不經意間,伯頓的身子忽然僵住了,他獃獃的望著前方,嘴巴微張。

「老大?」澤吉眉頭一挑,臉上滿是興趣,以前可沒有看到過伯頓這副樣子。可惜沒有留影石,無法將其面相拍下來。

「是你嗎?」伯頓激動道,可很快眼神又黯淡下來,她已經死了這麼多年,怎麼可能還會在?

咻!咻!

可又是一個瞬間,伯頓再次望到了那名少女,那一張臉蛋他永遠都不會忘記,甚至可以說正是因為那個人他才走上了一條追尋自由的道路。而非繼承家產,渾渾噩噩的渡過這一生,一輩都是巨奴族的奴隸。

那個人對他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最後也是她讓自己學會反抗,學會成為一名強者,去努力獲取最寶貴的自由。

「是她,我一定要找到她。」

伯頓陷入到偏執狀態,哪怕他心中也知曉對方這個人極可能只是一個形似的對象,而非她記憶中的少女。可他依然追了上去。

對於伯頓來說,那個溫柔愛笑的姑娘是他揮不去的夢魘,他當年錯過去了,也得到了應有的懲罰,可他不相信這位少女永遠的走了。

荊棘鳥的故事也是那名少女說給他聽得,當年伯頓就拍板定下了自己團隊的名字,他早已預料到有這麼一天了。

「老大,不簡單。」安德魯低聲道。

「有人?」伯頓的感知自然在安德魯之上,他分明瞧見那女子環伺四周,明面上就有七八個「保鏢」緊跟著。

這不是所謂的千金大小姐出門遊街,而是一種赤裸裸的監視!

「老大啊,多一事還不如少一事,正事要緊。」澤吉勸道。

「你們不懂,我一定要看清楚了,這一趟我非走不可。」伯頓的心境亂了,他實在沒有想到會在這裡再遇到她。

「那就老規矩,給你打掩護。」

「別衝動,暗中就我發現的暗哨就不下二十,想要將他們都調離開,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伯頓雖然被擾亂了心弦,但理智尚在,也明白非常時期行非常之事。

「有點意思,她的身份很不簡單,可看她又像是一個囚徒,這種反差還真是奇怪。」安德魯皺起眉頭。

「特蕾莎···我會再找你的,讓我再彌補回自己的過錯,我相信你能瞧得見,我再也不是以前的『愛哭鬼』了,我要讓荊棘鳥的歌聲傳遍大陸的每個角落。

「你們先走,過會我會來找你們的。」伯頓淡淡道。

剩餘幾人無可奈何,只能按照原計劃繼續下去了。

而伯頓則是直接沖向了前方,他想要再好好看看那張臉。

不久之後少女終於結束了奔跑,他身後的保鏢們都露出了極其可怕詭異的笑容。

那些傢伙想要對她動手了!

「帝神之噬!吞無之壺!」伯頓暗暗發動了根源,他得確保自己能夠瞬間切入戰場完成絕殺或助攻,這樣才有意義,。

「艾瑪小姐馬上就會和你一樣被關起來,到時候你又該怎麼辦?還是乖乖順從了殿下為好。」幾名保鏢並沒有改變勸說的想法,只是少女選擇了最糟糕的結局。 「那個男人,他有的只是謊言與欺騙!」伊麗莎白情緒很是激動。

「誰也不能違抗殿下的意志。」為首的一名黑衣保鏢冷酷道,而後又一字一句的重複著,「誰也不能!」

「該死的意志,見鬼去吧!」 王者風暴 伊麗莎白咆哮著,她燦若星辰的雙眸再次變幻起來,一條條的血絲化為了兩彎血月,粘稠厚重。

「又是這一套把戲,你以為我們還會再中招嗎?」黑衣保鏢冷哼一聲,身上頓時蕩漾起一道道波紋,這些波紋漂浮著詭秘的特殊符紋,他們將伊麗莎白的控制力隔絕在外。

「都去死!」伊麗莎白無助的後退著,她的能力與生俱來,但卻受到了後天限制。和艾瑪一樣,沒有覺醒,沒有膽敢面對,只是被動的使用著。

空有寶山而不得其門,這就是最真實的寫照了。不過由此也能看出,小丑對於兩人深深的影響。

「別怪我們動粗了,殿下說過,必要之時我們可以便宜行事。」黑衣保鏢抽出了一根閃爍著紫色電弧的大棒,這種程度的魔導武器並不會傷害到人的性命,卻會讓人感受到由衷的痛苦。

「有種就殺了我吧!」伊麗莎白留下了一顆顆珍珠似的眼淚,她也曾想過自殺,可是艾瑪還在,她必須支撐下去。

但現在,她絕望了,心有死志,可悲的卻是小丑給她下了禁制,她根本無法傷害自己。

「殺你?別天真了,小姐,乖乖跟我們回去吧。」黑衣保鏢快步接近,他冰冷的雙眼居高臨下俯視著伊麗莎白,伊麗莎白一個踉蹌,腳一軟便是倒在了地上。

天空依舊是低沉的,陰暗如一塊幕布,又似一座永恆的囚牢。

他無情的注視著一切,在一旁哂笑。

「逃跑可不是一個好的行為!」黑衣保鏢的面容獰笑起來,手中的電棍狠狠甩下。奴城之中,可沒有好好說話這一條,折磨與刑法永遠是對付逃跑的奴隸最好的方法。

「我恨這個世界!」伊麗莎白閉上了自己的眼睛,睫毛微微顫動著。

「吞無之壺!」

就在其等待著苦痛降臨之時,一段淡淡的話語突兀的闖入到她的耳中,那聲音充滿了磁性與悲憫。

少頃,伊麗莎白便被一陣溫暖所包圍,預料之中的苦痛並未降臨。

當她重新睜開雙眼之時,才發現一道道黑紅色的觸手在其四周交錯,編織成了一壺形的物體。

黑衣保鏢的電棍狠狠的敲在了觸手之上,卻如泥牛入海,掀不起絲毫波瀾。

「誰!」黑衣保鏢怒吼一聲,這裡是小丑控制的街區,哪怕是魔族在這裡也得夾著尾巴做人!

「你們——可真是該死!」

伯頓冷冷的望著對面幾人,聲音不含一絲情感,他只是笑著,讓人不寒而慄。

「通知殿下。」 宅中歌 理智的黑衣保鏢首領低聲道,周圍的人點頭示意。

「這就要叫人了?還真是欺軟怕硬的貨色。」伯頓絲毫不在意,從他決定出手之時就明白自己一定會暴露。

「不管閣下是哪方勢力的人,最好還是不要插手別人的家事了。」黑衣保鏢冷靜道。

「家事?」伯頓一挑眉頭。

「伊麗莎白小姐是小丑殿下的女兒,這個世界上可沒有人能管父女之間的事情。」

「原來叫伊麗莎白···」伯頓心中暗道。

「不!他不是我的父親!永遠都不是!」伊麗莎白第一時間選擇了否認,反應與當初的艾瑪如出一轍。

「聽到了沒有?」伯頓玩味一笑。

「看來閣下是真的想和我們過不去了。」黑衣保鏢暗暗做了一個手勢,那是準備進攻的意思。

「真是可悲的人,你們也根本分不清楚什麼是強大,什麼是弱小!」

伯頓一揮手,一根根觸手便破土而出,他們瘋狂的甩向了黑衣保鏢,鋪天蓋日。

懲戒之叉!

下位根源·狂牛之力!

側位的一名保鏢率先爆種了,他的身軀瞬間鼓脹起來,直接將自己的衣服撐破。充滿著力量的手臂鼓脹如柱,好似一對鐵鎚。

在異種系之中有一個較大的分支,名為強化類,他們直接作用於根源者的身軀,配合體術堪稱恐怖。

事實上,紅桃國王的無限之軀就是強化類最出名的幾個存在!

狂牛之力就是強化類的一種,不過作為一個較為低級的下位根源,狂牛之力的作用也僅限於此了,除非這個保鏢可以將其融合到一個非常可怕的地步。

「這樣的力量可還不足以讓我高看一眼!」伯頓伸出自己的手,而後重重壓下。

一根足有十幾米高、五六米寬的觸手直接刺穿了大地,隆起一塊小丘,最後甩向了那「出頭鳥」。

蠻牛勁!

那保鏢一咬牙,直接將根源的力量完全爆發出來,匯聚於雙手,死死的抵住了那觸手的襲擊。

「錯誤的方法。」伯頓微笑著,手一抓,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差點打翻了那保鏢。

「卡恩!」一側的保鏢已經在呼喚了,因為名為卡恩的根源者在幾個呼吸間便被吸收的一乾二淨! 「可惜。」感受著體內涌動的力量,伯頓顯得很是淡然。

帝神之噬能夠位列十大根源之一,其最可怕的地方便在於吞噬與吸收。要不然,當初伯頓也不會在低沉世界中費盡心機吸取巨人的力量。

那不僅僅是完成自己血脈上的升華,也是為了獲取巨人族傳承的力量。

然而,帝神之噬也並非無限吞噬吸收再進化,他有個限度,也有個限制。

那就是同為根源,帝神之噬無法吸收穫取其全部能力。若非如此,帝神之噬就不會只是十大根源之一,而是最強!

當然,吸收根源的力量也有,就拿狂牛之力來說。卡恩死了,按照根源的特性,他會從根源者的靈魂中抽離,而後破開空間回歸本源,等待下一次的重現,等待下一個根源者的相遇。

但帝神之噬可以截取一部分的力量強化根源者,這力量可以為永久,也可以為短時間。

這樣的能力也是伯頓在開發利用之中總結出來的,永久的吸收所獲取的力量會小很多,而短時間雖然無法永久加持,卻能爆發出更可怕的力量!

狂牛之力·狂野之怒!

伯頓咧開嘴,露出那兩排潔白的牙齒,雙手緊緊握拳,周圍的觸手頓時進化,粗壯的身軀扭動著,好似一條條巨龍。

「該死的!狂牛之力!」

領頭的黑衣保鏢泰洛喝罵著,相處多年的同伴的力量他豈會不清楚。

「真正的狂牛之力可是極具破壞力的!」伯頓體會著帝神之噬截取來的力量,對於卡恩的運用不屑一顧。

同樣是一個下位根源,若是放在自己手上,絕對比那卡恩強出數十倍!

轟隆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