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誰知道,隨着深淵核心的飛速運轉,又甩下這麼多殘片。

雖然每個殘片的源能不多,質量也不夠好。

但這畢竟是世界的核心能量。

昆羽心中已經在規劃該怎麼合理的利用這麼多源能。

還沒等昆羽想明白,整個空間就微微一陣。

深淵核心率先完成了晉升。

隨着晉升的完成,整個空間開始急速的抖動起來。

昆羽周圍出現了強烈的擠壓感。

周圍的空間破碎,露出了虛無漆黑的空間夾縫。

昆羽現在還沒到準皇,以他現在的實力,進入空間夾縫堅持不了多久的。

但強烈的擠壓感不斷推着他向漆黑中滑落。

沒辦法阻止滑落,昆羽主動放開了抵擋。

在即將跌落進空間裂縫中時,昆羽猛然一扯領口上的岩石掛墜。

整個身形消失在空間中。

緊緊閉上眼。

這是昆羽第一次主動從虛幻大陸入口進入。

樹精曾說過,實力沒有到準皇之前,不要進入虛幻大陸。

原因很簡單,虛幻大陸屬於一個未完全成型的世界,是直接暴露在空間夾縫中的。

沒有準皇的實力,處在空間夾縫和在虛幻大陸上的性質是一樣的。

抱着最後一搏的心態,昆羽落在陸地上。

預料中的死亡危機並沒有出現。

等了許久,昆羽微微睜開了眼。

眼前的一切出乎他的預料。

猩紅的天空,血水般奔涌的河流,怪石嶙峋的高山,漆黑如墨的平原,空氣中瀰漫着濃重的硫磺味。

這一切都透露着詭異和邪惡。


這是哪? 試着向前踏一步,堅實地面留下一道淺淺的腳印。

擡腳看了一下,就連泥土中都充斥着濃郁的猩紅色能量。

眉頭一皺,昆羽覺得有些不對勁。

放眼望去,猩紅色的天空下高聳的山巒,其中最高的一座有些眼熟。

不僅是那座高山,就連不遠處一片漆黑的平原他也有點印象。

總感覺這裏很像自己的虛幻大陸。

可是相較虛幻大陸,這裏更加真實、邪惡、詭異。

突然,昆羽心中一動,面色有些難看。

急忙向前狂奔。

很快到了記憶中的地方。

這裏原本是一片堅實的土地,此時已經變成了一片血腥沼澤。

能量在手中運轉,昆羽用力向下一探。

很快一個能量團出現在手心。

捏碎能量團,裏面空空如也。

昆羽擡起頭環視一圈,用力的抿了抿嘴。

被他猜中了,本來是用來給明鏡界晉升用的源能被虛幻大陸給吸收了。

更重要的是,不知道虛幻大陸從哪弄來的這種猩紅邪惡的能量,讓整片大陸都變成了生靈誤入的地方。

虛幻大陸只是一個簡單架構的幻境,絕不會自己吸收這些源能,一定是有別的東西。

昆羽雙眼圓睜,張嘴一吼。

屬於一個世界主人的氣勢噴發而出。

作爲明鏡界的衍生世界,虛幻大陸陡然一陣,整個世界本能的感到恐懼。


很快,最高峯上一個光點亮了起來。

隨後周圍猩紅的能量將光點包裹起來。

一團能量不斷的翻轉,迅速向昆羽這邊飄了過來。

皺着眉看着腳下微微顫抖的能量體,面容嚴肅。

“你是誰?”

能量體不能說話,但一道信息還是出現在昆羽的大腦中。

看完後,昆羽眉頭皺的更深了。

這東西竟然是這虛幻大陸自主誕生的本源生靈。


或者應該說是世界之子。

這種本源生靈是秉持着世界意志誕生的,和城主女兒有些像,但對世界的掌控遠遠超過城主女兒。

隨着這個能量體不斷的解釋,昆羽慢慢清楚了事情的經過。

因爲是明鏡界的衍生世界,或多或少都受到了明鏡界的影響。

在世界架構之初,明鏡界的世界規則就給予了誕生本源生靈的能量。

本意是用來保證世界的順利架構和保護世界核心,但因爲能量缺失,虛幻大陸並沒能成型。

所以這個已經成型的本源生靈就潛藏了起來。

直到昆羽將殘片帶到大陸上。

感知到濃郁的源能,本源生靈就復甦了,按照既定的規則完善起世界的架構。

不過在空間夾縫中缺少能量,本源生靈就自作主張的吸引空間夾縫中的能量。

沒想到還成功了,只是這能量怎麼看都不正常。

不過對於本源生靈來說,算是完成任務了,至於大陸最終變成什麼樣。

他只是一道保護程序,並不能干擾世界的運轉。

瞭解事情經過後,昆羽懊惱的拍了拍腦袋。

但事已至此,也沒辦法了。

在得到昆羽的原諒後,能量體似乎鬆了一口氣,慢悠悠的飄回了峯頂。

在那座高山之下,就是世界的核心所在。

平靜下來的昆羽也理順了心思。

算是福禍相抵吧,不然以他現在的身體強度,沒有這層血色天空保護的,在空間夾縫中根本就存活不下來。

嘆了一口氣,現在外面暫時也沒法回去,不知道世界晉升還要持續多久。

來都來了,就順便看看這個已經大變樣的世界吧,畢竟嚴格來說,這裏也是自己的。

沿着血紅色的河水慢慢的向前走動。

大河從腳邊無聲無息的翻滾着流淌,沒有聲音,沒有空氣,也沒有生氣。

這個世界**靜了。

以前沒有感覺,現在昆羽才發現。

既然源能已經被用掉了,如果任由這個世界如此荒涼,那就太可惜了。

昆羽一招手,作爲世界的唯一,這裏的能量被自己任意取用。

可惜,手中的着團猩紅能量太過駁雜,吸收轉換的效率實在太低。

而且,作爲一個衍生世界,在沒有晉升爲真實世界前,也只能有這一種能量。

如果這裏以後誕生的生物都要用這種能量來修煉的話,相對於明鏡界來說起點就太低了,能不能有王級生物都是個未知數。

揮手散去能量,昆羽閉眼沉思起來。

想要淨化這個世界的能量也不是不可能,但以昆羽現在掌握的方法,效率實在太低,況且他自身也承受不住這樣的消耗。

那如果架構一層過濾膜,讓能量進行自我轉換淨化,雖然耗時會非常長,但卻勝在損耗較少。

不過對於這個剛剛成型的世界來說,最不缺的就是時間,它還有漫長的年月需要度過。

確定下來想法,剩下的就是技術難題了。

這方面昆羽是一點都不懂,但在明鏡界中卻有一位設計師正在度假。

輕輕一拍手,昆羽直接進入魚珠空間,找到了正在悠閒享受閒暇時光的樹精。

也沒露面,一個意識傳遞,嚇的樹精差點跳了起來。

看了眼天空,樹精有些氣憤的癟了癟嘴。

昆羽輕笑一聲。

“先彆着急生氣,現在有一個問題急需你去解決。”

樹精沒好氣的問道。

“啥事?”

昆羽也沒明說,只是讓樹精直接從明鏡界穿過空間之門到虛幻大陸來。

一臉疑惑的樹精起身,劃開空間,直接來到高聳的懸崖邊。

進入山洞,穿過巨大的青銅門,來到虛幻大陸。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