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幽蘭、雨兒等人,聽到黑衣蒙面人的話,臉色卻是都變了一變。

江寂塵不知道黑暗盟,但她們又怎會不知?

「黑暗盟,你們為何與幽泉一起?」

「難道,幽泉已經投靠了黑暗盟?」

幽雨冷冷地開口道。

那黑衣蒙面人道:「不錯,這片星雲,遲早就會完全屬於我們黑暗盟的,幽泉是有自知之明!」

「我們的黑暗盟主,已經從黑暗中,被召喚醒來。」

「幾年之內,他必會降臨,讓這一片星雲完全陷入黑暗的統治中。」

「嘿嘿……唯有黑暗統治,才是永恆不朽。」

此時,黑衣蒙面人,越說越興奮。

竟然,都忘了自己身處的處境。

江寂塵聽完他的話道:「那麼,你現在說完了么?」

黑衣蒙面人道:「我說完了又怎樣?」

「趕緊放了我,我可以保你在黑暗中不滅。」

這個時候,黑衣蒙面人,以為江寂塵怕了,不敢對他下殺手。

所以,他的語氣都有些傲然之意。

然而,江寂塵卻一劍揮出。

噗!

一顆頭顱滾落。

這名黑衣蒙面人,雙目圓睜,死不瞑目。

顯然,他做夢都不會想到,江寂塵會突然下殺手。

而這時候,江寂塵才淡然地開口道:「說完了,你就可以死了。」

殺掉黑衣蒙面人,江寂塵只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他的目光,掃過四方。

四周修士,紛紛退開,對江寂塵可謂害怕到極點。

連黑暗盟的四名黑衣蒙面人,都被滅了。

他們在江寂塵面前,絕對是連渣渣都不是。

江寂塵這時候對幽蘭道:「幽蘭,此事你來處理,我為你壓陣。」

「誰敢不聽從,或誰敢反抗,我就殺誰!」

最後一言,江寂塵說得殺意凜然。

以他的霸道之意,再加上剛剛才斬殺掉四名黑暗盟修士的氣勢,現在,眾修對他的話已經深信不疑。

特別是之前,帶著江寂塵進來的兩名幽雲族修士,本以為,江寂塵隨手擊倒兩名四品上仙初境的族人,已經牛逼到極點。

但現在,才又一次發現,依舊低估了江寂塵。

對方的強大,彷彿沒有極限,一直打破他們的想象。

此時,他們慶幸,一開始就沒有反抗。

幽蘭這時候,走了出來。

江寂塵站在她身後,為她壓陣。

至於幽明,此時還與大長老幽泉在無盡虛空之中,大戰不休,難分難解。

幽明不在,幽雲族自然就由幽蘭做主了。

幽蘭美目掃過四方,看著幽雲族的人道:「我知道,你們因為幽泉才會與族人對抗。」

「但是,現在,你們若能自我禁封修為者,我可以從輕發落。」

「若是,還敢反抗者,縱同為族人,也罪當容誅。」

「我給你們十息的時間考慮。」

「超過十息,若不自封修為投降,那就去死吧。」

幽蘭此時也表現出她冷酷決絕的一面,該狠的時候,絕不能心軟。

而江寂塵配合著幽蘭的話,踏前一步,一手握劍,一手握拳,隨時殺出。

面對江寂塵,這尊如同神魔戰尊一樣的存在,他們剎那間面色一片慘白。

「我投降!」

「我錯了,不該與族人對抗!」

這時候,一群幽雲族修士,終於低頭投降,一個個自封修為。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幽雲族修士投降。

此時,有人慾逃離。

這些都是幽雲族的人,於是,江寂塵徵詢了一下幽蘭的意見道:「如何處理?」

幽蘭漠然的回應道:「殺!」

於是,江寂塵隨手抬劍,凌空斬出。

噗,噗,噗!

剛剛逃出數百米外的幾名幽雲族修士,隔空被剖斬兩半,身死當場。

血水染紅,碎屍鋪地。

一眾幽雲族修士,見此一幕,心中已感到了無窮的驚懼。

江寂塵的強大,一人足可以鎮壓他們所有。

所以,他們若敢反抗,必是死路一條。

於是,本來,還有一些有逃跑心思的幽雲族修士,立刻滅了這種念頭,自封修為,當場投降。

很快,地面上,因為有江寂塵壓陣,很快就完全的掌控在了幽蘭的手中。

唯有虛空中的戰鬥,還在繼續。

但是,幽泉現在漸處下風。

因為,他自然也能感受到了地面上的形勢。

現在,只余他孤家寡人,所以,心神難以集中,開始亂了起來。

如此,就給了幽明可乘之機。

「幽泉,你敗了!」

幽明冷冷地道。

他的話中,充滿了殺意。

這次,幽泉與黑暗盟勾結,差點讓他幽雲族覆滅。

如此,他就會成為幽雲族的千古罪人了。

那怕死了,也無顏見先祖。

最後,幸好有江寂塵前來相助。

幽泉冷冷地道:「敗?那是你認為而已!」

「我的靠山是黑暗盟。」

「黑暗盟還在,我便不倒。」

(本章完) 大長老幽泉,很是囂張的回應。

此時,他與幽明對擊一掌,便飄然與幽明分開。

下一刻,幽泉便拉開了與幽明間的距離。

「他想逃!」

見此一幕,幽明便知道,大長老幽泉此刻想逃。

但是,他卻也知道,如泉幽這樣的五品仙將境的修士,一心要走,他是根本攔不住的。

所以,幽明並沒有追去。

他看著大長老幽泉道:「投靠黑暗盟,你就是幽雲族的恥辱。」

「總有一天,我會將你殺掉。」

遠處,大長老幽泉卻道:「錯了,不是你殺我。」

「而是,我再回來時,便是幽雲族滅族之時。」

聽了幽泉的話,幽明臉色大變,道:「你也曾為幽雲一族,為何如此的恨自己的族人?」

大長老幽泉冷冷一笑道:「忘了告訴你,我有一半的血脈,是屬於黑暗盟的。」

「而且,不要忘了,我父母,也是死在你們幽雲族手中。」

「我發過誓,總有一天會報仇的。」

「不滅盡幽雲族,我死不瞑目。」

此刻,幽泉大長老表達出對幽雲族的深深恨意。

這樣的人,今日不除,後患無窮。

何況,他身後還有黑暗盟。

幽明道:「過往,你父母之死,是他們選擇自殺的,並非我們本意。」

「此事,我們雖有責任,但也不能完全把責任落在幽雲族的身上。」

「而且,我們後來若不是為了補償你,你自不可能當得上幽雲族大長老。」

「卻不想,你當上了幽雲族大長老之後,與黑暗盟勾結,要滅我幽雲族。」

幽泉冷笑道:「若不是你們苦苦相逼,我父母怎會選擇自栽?」

「好了,無需廢話了,今日你好運,逃過一劫!」

「但下一次,你就不會有這麼好運了。」

說完話,幽泉的身影便消失在遠方。

幽明此時嘆息一聲,一臉的憂色。

當幽明回歸的時候,發現這裡的戰鬥,早已結束了。

他感激地對江寂塵道:「江公子,感謝相救。」

「你是我幽雲族的救命恩人,以後,但凡有事相助,我們幽雲一族,誓死相護。」

此次,完全是因為江寂塵,幽雲族才能免了滅頂之災。

所以,幽明對於江寂塵的感激之意,難以形容。

江寂塵微笑道:「族長客氣了。」

這時候,幽明道:「你來此,是要找幽蘭前往主仙星的吧?」

「也好,這裡剩下的事,我來處理就行了,你們可以出發了。」

江寂塵道:「族長需小心幽泉!」

臨走之時,江寂塵提醒了一下。

幽明道:「放心,幽泉剛剛失敗,短時間內,是無法再有什麼行動的。」

「這次的事,他也策劃了很多年,一切因為族中有內奸。」

「此事之後,我會揪出所有的內奸,如此,他也不足為懼了。」

江寂塵點點頭。

只要幽明有所防備,那就不用擔心了。

於是,幽蘭、雨兒、依雲、依雪,還有江寂塵,再加一個虛空商隊,駕馭著虛空仙船,開始往主仙星進發。

虛空仙船上,幽蘭道:「這次,我們扮成一個虛空商隊,進入主仙星。」

「不過,寂塵,你現在是名人,只怕需要改頭換貌。」

江寂塵點點頭道:「這是小問題!」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