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一旁的撒隆卻笑了笑,他走到星雲的身邊抓住頭髮後的金箔,同樣用利劍割了下來。

“連撒隆同學也…”

貴族看臺上的卡坤看着兒子這個舉動着急了,他不顧體面直接大喊着:“撒隆,你在做什麼,輸了下次再爭取回來就是,金箔是我們貴族的象徵。”

撒隆對着看臺上的父親喊道:“父親,真正的實力不會在乎是不是貴族,只在乎你有沒有努力。父親,我保證下次會用劍爲你換來真正的榮耀。”

“你這孩子…”卡坤被堵得語塞,急得在看臺上團團轉。

星雲高舉起劍,大聲喊着:“撒隆,與我一起努力成爲聖騎士,成爲守護這個國家的劍神吧。”

撒隆也高舉起劍,激昂地說:“好。”

世界的舞臺從來不會拒絕努力的人,只會拒絕那些空有自大隻說不做的人。看臺上的木心院長看着這兩個孩子笑起來,“哈哈哈,這兩個孩子真有意思,卡坤,那個是你兒子嘛,嗯,以後一定會有出息的。”

“讓木心老師見笑了。”卡坤已經羞得滿臉通紅,他覺得今天真是丟盡了臉,他望望下面的撒隆,心中頗感無奈。

“索倫,那一個就是星索的兒子嗎?”木心院長眯着眼看着臺下的星雲。

“是的木心老師。”索倫看着星雲,心中也笑了起來。

“嗯,真是兩個好孩子啊。”木心院長不住地點點頭。

冠軍臺上的夜幽看着角落裏上演的這一幕,他們似乎已經搶去了冠軍的風采,那兩把劍在空中相互輝映着確實特別耀眼,“真是兩個奇怪的傢伙。”夜幽這樣嘟聲說。 白毅深吸了一口氣,隨即靈力涌現,雙手不斷在變化,只見他面前的一蹲丹爐緩緩升起,被這熱流蒸發出絲絲丹香,聞之一口,都覺神清氣爽,充滿幹勁。

“九鼎竈火術!”

白毅一聲喝下,雙手變換無數,道道靈力相擁而去,清晰可見這丹爐受熱均勻,顏澤顯紅,丹香越來越濃郁,飄散入空,相距百米也能聞到。

“恩?有些意思!”藥老頂了頂鼻子,隨即一笑,看向白毅,心中無限感嘆。

“哇,白辰好厲害!這雖然是煉聚靈丹,但是竟然能引發這麼大的丹香,這聚靈丹的品質也定是極高!這段時間我教了許多煉丹的神通,相必他現在就算是在一級丹師面前也能抗衡了!”蘇茉聞到丹香,臉上再次露出微笑,連忙跑向白毅的住處。

“你這個雷老鬼,從數十年前就開始尋找暗子,也不知你在想什麼,老夫就知道凡是有天賦的修士都被你挑中了,但老夫這蘇茉在我**之下,也不會輸給你!

我堂堂九級大丹師帶出來的弟子會不如你的人麼?明天開始老夫就教茉兒煉製丹藥,讓他傳承頂級煉丹之法,日後就算離開了我,在這修仙界也能叱吒風雲!哈哈哈哈···”

“辰哥哥,快給我看看你煉的丹藥!”蘇茉看向白毅一臉的欣喜之情。

白毅連忙收起靈力,從丹爐之中拿出了一粒丹藥遞給了蘇茉,這丹藥呈墨綠色,色澤光亮,靠近一聞,香氣迷人,蘇茉一口吞下,隨即一臉震驚。

“這丹藥的藥力應該算上五品階級,這九級爲頂峯,辰哥哥能達到這等水平也算是即有天賦的了,足以可以抗衡一級煉丹師了!”

白毅聽到蘇茉的話,心中也是欣喜不已,自己也拿了一粒丹藥放在嘴中,一口吞下待靈力散去之時,臉上還是露出了一絲惆悵,這丹藥雖然可以達到五品的階段,但是自己對這丹藥依舊不滿意。

這丹藥前期融化散出的靈力太過濃厚,導致後期無力,這樣會影響入口的吞噬感覺,換句話說,相比一些平穩的丹藥而言,稍有劣跡,也價錢坑定也會進行一些縮水。

“哼!”藥老也不知何時走了過來,拿起了丹藥看了一眼,隨即斜嘴一笑,只聽咔嚓一聲,便把丹藥捏碎了,看了一下這丹藥碎渣,搖了搖頭。

“你這丹藥品質還算可以,但在老夫眼中還是太差,這藥渣之中水分過少,如此便會導致藥力過猛,大大影響了口感,藥力雖好,但若在危險之即,你這丹藥堪比毒藥!像這種丹藥的藥力就應該尋尋漸進,逐步疊加!”

藥老話罷,便將丹爐之中的丹藥全部震碎,雙手變換數次,只見一道焰火出現,這丹爐便再次飄出陣陣藥香。

“小子,這纔是丹藥!”藥老收回了靈力,看了白毅一眼,便抓轉身走向蘇茉,拉起了蘇茉的手,向前方離去。

“糟老頭,你又摸我?”

“啊···哪有,爲師看你體弱偏冷,這才幫你捂捂手的!”

“哼···”

“還有啊,你爲什麼老和這小子玩,他有什麼好的?”

白毅看着二人的離去,這才走到丹爐面前,一臉凝重的看向這丹爐,心中早已翻江倒海,他揭開了這丹爐,頓時空中傳來一聲空響,一道金色光芒沖天而起,知覺耀眼異常,這氣息強大,心中顫抖。

“這就是九級煉丹師煉的丹麼?僅僅是丹氣就這麼有氣場,那這丹藥還了得?”

這一鍋丹藥被這藥老凝縮成三粒,白毅拿起其中一粒丹藥看了看,這丹藥色澤一般,並無光彩之處,靠近聞了聞,丹藥也並不濃郁,白毅心中猶豫了一下,便一口吞下。

這一口吞下,頓時渾身一顫,一臉驚愕,這樣貌不揚的丹藥居然蘊含了強大的靈力,這感覺彷彿整個身體都泡在了汪洋大海之中,全身上下被靈力所吞噬,四肢遊動之間,也覺輕鬆異常,充滿無限活力,這靈力延綿不斷,不斷供給,渾身上下舒服不已,體內消失的靈力也瞬間補充。

體內的這股充實之感還未消失殆盡,白毅只覺丹田傳來一絲共鳴,再次運轉一下體內的靈力,這才恍然,這強大的靈力牽動了自己久久停滯的修爲,自己築基境二重天的修爲出現了一絲突破的徵兆。

若是能在此地突破到築基境三重天那也無可厚非,畢竟這兒靈力充沛,空氣之中的雜質也是極少,想到了這白毅連忙再次吞下一粒丹藥,全神貫注的端坐與地,運轉體內靈力,開始嘗試突破修爲。

許久,白毅緩緩睜開雙眼,擦去額頭的汗水,自己體內僅僅是出現了一絲突破的徵兆,但是還未達到突破之即,白毅將僅剩一粒的丹藥收盡儲物袋之中。

再次看向丹爐,眼中燃起了一絲鬥志,他要在這花海谷澗將自己的煉丹之術達到一個全新的高度,只有這樣自己纔不會辜負這上天安排的這場機遇。

一連數日,白毅每天都沉浸在煉丹之中,這每一鍋的丹藥他都讓蘇茉與藥老,品嚐一下,再次修改不足之處,再次凝鍊,一時之間也讓這藥老刮目相看了。

“算算日子,這小子來這花海谷澗也有半年之餘了,無論是偷學還是教導他,這小子都是十分出色,就算出去與那些一二級的煉丹師相比也相差無幾。

要是這麼想,那這小子暫且不能留在此地了,要不然那雷老鬼要說老夫幫他減少了對這小子的磨礪!對,現在看見他就煩,不是讓老朽看那些奇奇怪怪的丹藥,要麼就是天天纏着茉兒!


看來要找個時機,讓他趕緊滾蛋才行啊!”藥老遠遠的看向白毅,心中暗自想到。

這煉製丹藥可以讓自己的心境平穩,久而久之,也會達到穩固靈力之效,畢竟這煉丹要對於靈力要十分精確的控制才能煉製。

這一天白毅猛然欣喜,他感覺自己體內突破的徵兆越來越強,製藥自己願意隨時了能突破修爲一般,這感覺他曾經也有,他知曉自己在這花海谷澗可以突破到築基境三重天了!

“凝!”


一字吐出,白毅凝聚渾身靈力,運轉體內,緊隨猛然衝向丹田,只聽丹田傳來一聲聲響,隨即整個身體渾身一顫,一道金芒從天而降,隱隱約約照耀頭頂,白毅只感覺醍醐灌頂,暢爽不已。

“天降瑞氣,這小子明明才築基境二重天啊,又不是三重天突破,怎麼會引起瑞氣?看來這小子修煉了一門厲害的神通才引起天地共鳴,引發這等異象,若是築基境三重天突破必定引起轟動!”藥老看見這一幕緩緩而道,神情之中也有一抹自豪。

“呀,辰哥哥居然突破修爲了,我才築基境二重天呢!看來我要多努力了,我趕緊去看看!”蘇茉心中也爲白毅高興,連忙跑了前去。

“築基境三重天!!”

白毅大聲一喝,體內傳來一聲轟鳴,只聽一聲轟響,一股霸道的威壓從他體內橫散而出,這威壓絕非通常,乃是蘊含了他的修爲與武道之力!

蘇茉本是奔跑前行,立馬停了下來,運轉靈力做着抵抗,他難以想象這白毅散出的氣居然這麼強橫。

“哦,有些意思,這小子踏入三重天了,就算是對戰築基境三重天巔峯之境的修士也有勝算!這煉體之修就是這麼霸道麼!懷念啊···罷了,罷了。”

藥老看見白毅的身影,想到了故人,隨即看向遠方,目中顯現出了一絲追憶。

“茉兒!”白毅睜開雙眼,便看見蘇茉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情不自禁的喊道。

“恩!”蘇茉點了點頭,臉上再次出現一絲紅暈。

“我已突破築基境三重天,這煉丹之術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但我有事在身,無法再此地長待下去,我準備向你還有藥前輩告別了!”

“什麼,辰哥哥你要走麼···”

“恩!”白毅點了點頭,這段日子他與蘇茉相處的十分開心,現在要走,心中倒是有些不捨。

“也好,你我本不該相遇,我不知是對還是錯!你若能上五重天,你來蘇家找我!我給你信物!”

蘇茉收起了笑容,從頭上拿下了摘下了一個頭贊,這頭贊乃是純銀打造,其上有山水之墨,尾部有一“蘇”字,字跡一氣呵成,盡顯功底!

“這···也好,蘇茉我定會去五重天,也定會去蘇家找你!”

白毅看着蘇茉認真道,隨後一手摟住這蘇茉的小腰,將其擁入懷抱,這蘇茉暗自一驚,也無反抗,怔楞的被白毅抱着,目視前方,不知所想。

“該死,這小子居然又佔我茉兒的便宜,居然還抱她!小子,放手啊!!!”

“臭小子,趕緊放手!那可是蘇家的千金啊!要是讓蘇家人看見,那雷老鬼都保不住你!”

藥老看見這一幕,頓時氣火攻心,急忙衝來,一臉的憤怒之情。 ωωω● Tтkд n● c○

第二天,星雲和撒隆早早就來到了中級學院,這中級學院位於學院的西側。至於他們的班級,基本就是照搬,不過會挑出一些優秀的學生多組建成兩個班,而從現在開始,將不再分平民和貴族班。

“我們還是在一班啊。”星雲說。

“當然了,我們是最優秀的嘛。”撒隆打着哈欠,擡頭看看已經到了一班的教室,“不知道會是羣什麼傢伙。”

一進教室,幾張熟悉的面孔就對他們打起了招呼:“嗨,星雲,撒隆。”

“嗨。”

“還像大部分還是那些人嘛。”這班裏有四分之一還是他們原來一班的。

“好像不太一樣了。”星雲指了指教室角落裏。

撒隆一看,只見角落裏坐着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夜幽,“是這小子,太好了。”說着撒隆就徑直朝着夜幽走了過去。

“喂,出去再比一場吧。”撒隆對他說道。

夜幽正在低頭看着書,頭也沒擡說了一句:“沒興趣。”

“你…”撒隆見他不理自己,一屁股坐他前面的桌子前,把自己的劍掛在了課桌旁,然後回頭看看夜幽冷哼一聲,“我就坐在這裏了。”

“呵呵。”星雲笑着坐在了撒隆的前面。

“同學們,大家好,我是你們的老師。”講臺上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喂,爲什麼還是你這傢伙。”撒隆看着講臺上的辛德老說說道。

“哎呀,這不是撒隆同學嘛。”辛德老師眯眼笑着,心中卻在咒罵着,該死的臭小鬼,我帶你是你運氣好,不僅如此,我還會一直帶你們到高級學院。“同學們,中級學院和初級學院不同,我們會增加騎術課與獵魔課,而我則負責教你們搏擊課程。”

“獵魔?那是什麼?”撒隆問道。

“這個…今天第一堂課就是獵魔課,你們的老師馬上就到。”辛德老師看看外面,“怎麼吉克老師還沒到。”

“對不起,對不起,我來晚了。”一個纖弱的女子聲音在外面響起。

“吉克老師,辛苦你了。”說完辛德便走了出去。

只見門口進來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女子,手裏抱着一大捧書冒冒失失走了進來,他的眼睛下面有些暗斑,鼻子塌陷着實在算不上是個美女。“同學們好,我是你們的老師,吉克。”

“老師好。”

“老師,可以不要那麼羅嗦嘛。”撒隆手撐着臉頰趴在課桌上。

“你們這些貴族,就不懂得尊重別人嗎?”這時教室裏投來一些鄙夷的目光,語氣裏也透着一股厭惡。

撒隆瞪了那人一樣,拔出劍揮出一道劍氣,只見那人也在瞬間拔出劍一揮,將他的劍氣攔截下來。

這時撒隆後面的夜幽傳來話語:“你的劍氣打偏了。”


撒隆回頭笑笑說:“沒有偏。”

這時星雲也回過頭來苦笑着指着自己有些參差不齊的髮尾,“他要切的是人的頭髮。”

夜幽擡起眼睛看看他們,總覺得這兩個人很吵,但是又有一種奇怪的親和感,感覺和他們在一起不用去考慮那麼多,想那麼多。

“同學們不要打鬧。”吉克慌慌張張地說。

撒隆把劍收了起來,那個同學也坐了下來,只是他們的目光還在交火,彷彿已經進入化境開始了搏殺。

“同學們,由我教授大家如何獵魔。至於所謂的獵魔呢,就是如何獵殺魔法師。”

就在吉克老師說完這一句話的時候,後面的夜幽猛然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所有人的目光都一起聚集向他。

“怎麼了,這位同學?”吉克老師不解地問道。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