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邁著長腿,便優雅的走過來,在顧念面前停下,似乎是沒見到還有何志遠夫妻在。

「到了很久?」楚昭陽自然而然的拉起了顧念的手。

「沒有,我們一刻鐘前來的。」顧念說道,「爸媽在房間里,和小米糕在一起。」

「你怎麼出來等了,現在天都轉冷了。」楚昭陽握著顧念的手,還好,並不涼,還溫熱著。

顧念笑眯眯的說:「現在中午,一點兒都不冷。」

何志遠在旁邊已經驚呆了。

打死他,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楚昭陽。

那可是拿著一麻袋硬幣砸他的男人啊!

怎麼看著,這兩人還在一起?

儘管何志遠一直麻.痹自己,說顧念可能是這男人的情.婦,可就沖這態度,也不像。

而後,就見二老從車裡下來,楚昭陽和顧念都迎了上去,誰也沒搭理何志遠。

就把他一個人晾在那兒,如同小丑一般。 「孔大人到底是敵還是友?」

「若是朋友,那你無須遮掩,雲卿定然會記得今日恩情,將來定當回報,可若是敵人……」

姜雲卿神色微冷了幾分:

「孔大人既然知道我是誰,就該知道我當初在皇城裡面做過的事情。」

「憑著這點事情想要讓我卸去防備不可能,我也不會全然相信於你,所以孔大人有什麼想法可以直接說出來,是敵是友,也沒必要遮掩。」

「念在今日你幫過我們,就算是敵人,我們也不會動你。」

孔吉仁見姜雲卿直接開門見山的跟他說出來,不由笑了笑說道:「元安郡主果然是個直爽性子,難怪的當初在皇城裡面能夠攪弄出那麼多風雲,將整個赤邯朝中和新帝都玩弄於鼓掌之間。」

姜雲卿蹙眉,淡聲道:「孔大人過譽了,雲卿當不得玩弄二字。」

她當初的確是哄騙了魏寰,也的確是借著赤邯朝政上的事情,來達到了一些目的。

可是她所做的那些,卻不至於當得起「玩弄」這個詞。

姜雲卿說道:「我雖然對魏寰有所利用,也利用了朝中的一些事情藉以脫身,可是我未曾對赤邯朝中的那些忠臣良將下過什麼狠手,也沒有趁著機會便竭盡全力的去削弱赤邯的國力。」

「所以孔大人口中的玩弄二字,我實在不敢當。」

姜雲卿為人是有底線的。

她的確是不喜歡魏寰的隱瞞,也不想留在赤邯被魏寰利用著去做她一直想要做事情。

但是姜雲卿從頭到尾,其實都未曾真正對赤邯下過狠手。

否則憑藉著那時候她在朝中的權勢,還有魏寰的那些對待朝臣的態度,她大可以趁機直接將赤邯朝中的那些忠臣良將,如齊文海、吳然等人殺得一乾二淨。

再將赤邯那些能夠作戰的將軍也尋個理由一併處置了。

魏寰本就不是什麼講規矩的人,當初若不是她攔著,那些人恐怕早就沒命了,而一旦那些人死了,軍中再大亂的話,這赤邯就算還能繼續維持著,卻也定然會生出大亂。

國力倒退尚且是其次,一旦赤邯亂起來,周邊國家如南梁,如大燕,甚至那些小國,如果趁機進犯撲上來咬上一口的話,到時候赤邯被搞得亡國也是有可能的。

姜雲卿雖然做了不少事情,可說到底她所下過手的人,要麼是自己就不幹凈,要麼就是貪污受賄的。

她未曾動搖赤邯國本,所以面對孔吉仁的時候,她能夠說的理直氣壯。

孔吉仁也聽出了姜雲卿話中的意思,聞言愣了一瞬,才驀的失笑搖搖頭:

「是我失言,還望元安郡主見諒,也多謝郡主之前在皇城的時候,對我赤邯手下留情,並未趕盡殺絕,動搖我赤邯國本。」

姜雲卿聞言扯扯嘴角。

孔吉仁見狀沒再多說,突然便扭頭看向她身旁的君璟墨說道:「燕帝陛下一直這般安靜,就沒有什麼話想要問下官?」

姜雲卿和君璟墨對著他突然叫破身份,還算的平靜。 「爺爺,奶奶。」顧念高興地叫道。

「哎,你們早就到了?」老太太很不好意思,轉頭就批評老爺子,「都是你,非得在家換好幾套衣服,浪費時間,換來換去,都是一個款式的,壓根兒看不出你換過了。」

老爺子:「……」

這老太太,出來就不能給他留點兒面子償!

「這不是沒遲到嗎?」老爺子反駁道。

「嗯,我們也是剛到沒多久。」顧念說道。

「你忘了今天來是幹什麼的?得給親家留個好印象。」老太太手指動了動,有點兒想擰老爺子的耳朵了。

老爺子耳朵下意識的一痛,趕緊忍住了,挺直了腰板:「那就別在門口耽誤了,趕緊進去啊。」

於是,二老便趕緊上了台階。

總經理恭敬地迎過來:「老先生,老夫人,您二位能來,我們真是太榮幸了。」

老爺子不在意的擺擺手:「我們就是來吃頓家宴,你們不要這麼誇張。」

「是。」總經理恭恭敬敬的說道,態度一點兒都沒有放鬆,「裡面請。」

老爺子和老太太步上台階,經過何志遠的身邊,老太太停了一下。

「念念,這是你朋友?」老太太剛才在車裡,就看見他們說話了。

只是離得遠,看不清表情。

只是看他們在說話,就以為他們是顧念的朋友。

便想著打聲招呼,給顧念撐面子。

「你們是顧念的朋友啊?」老太太笑呵呵地問道。

何志遠一臉受寵若驚的樣子,先前就已經被那輛豪車震了眼,又見盛悅的人對二老如此恭敬,便知道,這恐怕是了不得的人物。

「不是的。」顧念回道。

「是啊,是啊。」 墨色生香 何志遠厚著臉皮點頭答應。

兩人同時回答,老太太不解的看向了顧念。

楚昭陽冷眼看著看著何至遠,冷冷的撇了撇嘴。

「奶奶,這人我認識,不是念念的朋友。」楚昭陽冷聲說。

想到何至遠曾經與顧念相過親,楚昭陽就滿心的不痛快。

這是個什麼玩意兒!

老太太有點奇怪,總經理適時的上前一步,對老爺子和老太太說:「老先生,老夫人,剛才我有聽見過。這位先生貌似是顧小姐母親的同事認識的一個晚輩。」

八杆子打不著的關係。

「顧小姐並不記得他,是他主動叫住了顧小姐。」總經理說道,「還想給顧小姐介紹男士認識。似乎是這位先生的太太單位里的同事,一位已經離了婚的先生,四十多歲的年紀。」

什麼?!

還不等楚昭陽發火,老爺子跟老太太就已經不高興的差點兒蹦高。

「你什麼眼神!」老爺子扯著脖子,怒道。

手握著拐杖,不住的往地上戳。

「顧念是我們家孫媳婦兒!你給她介紹別的男人,你什麼意思!」老爺子憤怒的說道。

總經理再一次上前助攻:「這位先生說,顧小姐是楚先生的情.婦。」

「放你的屁!」老爺子抬起拐杖就要打他。

「爺爺。」

「老先生。」

楚昭陽和總經理同時攔住老爺子。

「老先生,別動怒,您注意身體。」總經理說道。

「爺爺,別累到自己,放著讓年輕人來。」楚昭陽說道。

何志遠:「……」

老太太跟著說:「就是,你年紀大了,勁兒小,打人不疼。」

何志遠:「……」

你們有錢人還講不講道理。

「年輕人,顧念是我們家要明媒正娶的孫媳婦兒,你年紀輕輕,怎麼思想這麼齷齪。」老太太寒著臉說。

「現在自以為是的人,就是這麼多。」楚昭陽冷聲嘲諷。

何志遠漲紅了臉,他怎麼知道會是這樣,顧念竟然不說餓,成心看他的笑話嗎?

「楚老。」顧立成和穆瀾淑帶著小傢伙出來,「老夫人。」

「怎麼回事?」顧立成帶著小傢伙走過來,「剛才服務生就說你們已經到了,可一直沒等到你們,我們就出來看看。」

「沒什麼,就是有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看不起我孫媳婦兒。」 嬌寵嫡女:王爺,太腹黑! 老爺子說道,「你放心,我們已經批評過他了,念念在我們這裡,絕對受不了委屈。」

顧立成:「……」

還不是孫媳婦兒呢好嗎?

「你侮辱了我們孫媳婦兒,道歉。」老太太說道。

何志遠漲紅了臉,嘴硬道:「我……我不知道。我也是為了顧念好。她能嫁進你們家,是她運氣好。不然以她這條件,真的很難找了。我們好歹認識一場,也想幫幫她。」

顧立成冷笑,朝總經理招招手:「你來。」

總經理立即過來:「顧局長。」

何志遠:「……」

局長?

什麼局長!

「剛才怎麼回事兒?」顧立成問道。

不愧是當上了總經理的人,在顧立成耳邊,三言兩語就把事情說清楚了。

「年輕人,叫什麼名字?」顧立成微笑問。

何志遠:「……」

不知怎的,他覺得裡面有全套。

「何志遠。」楚昭陽突然說道,「生遠銀行,信貸審批部門經理。」 孔吉仁能知道姜雲卿的身份,自然也有可能知道君璟墨的。

畢竟之前他們就已經有所準備,魏寰那邊一定是知道了,只是看樣子還未曾下令給韓葉他們,亦或者是說,皇城的聖旨還沒有送過來而已。

孔吉仁之前莫名其妙的幫了他們時,他們就已經有預感這人怕是看穿了他們的身份。

所以如今被孔吉仁叫破了身份,二人還算是平靜。

君璟墨恢復了往日的冷漠,淡然道:「孔大人今日既然幫了我們,又將我們請來了這太守府,想來自然是有話要與我們說,既然這樣,我問與不問又有身份分別?」

「孔大人若是願意說,我不問你也會說。」

「你若是不願意說的,就算是我問再多也無用,不是嗎?」

孔吉仁看著神色冷靜的二人,突然就沉默了下來。

這兩人倒真是有那麼點兒意思。

之前還想著遇到這麼大的事情,兩人或多或少會有些動搖,甚至滿心疑惑,忍不住心性,可如今看來,倒真是他小瞧了他們了。

孔吉仁失了試探的心思,扭頭看著旁邊那個一直站在邊上猶如隱形人一樣的大夫,搖搖頭朝著一旁的幕簾之後說道:

「你說的果然沒錯,你這個外甥女兒和外甥女婿當真不是尋常人,我還想著嚇唬嚇唬他們來著。」

姜雲卿和君璟墨聽到這話后,原本無動於衷的臉上都是變化了幾分。

姜雲卿猛的扭頭看向孔吉仁說話的方向,就見到原本安靜的碧紗櫥後面傳來一陣響動聲,緊接著那邊原本看似封閉的牆面被推了開來,而從那邊的幕簾後面走出來幾個人,

那領頭的人臉上帶著面具,嘴裡傳出熟悉至極的聲音:「我早就與你說過了,你還不信,我孟家的姑娘哪兒是你能嚇唬的了的?」

「小舅?」

姜雲卿聽到這聲音,再看著那人身形,頓時滿臉驚愕出聲。

君璟墨也是睜大了眼:「孟少寧?!」

孟少寧從碧紗櫥後走了出來,伸手在臉上輕抹了一下,便將臉上的帶著的面具取了下來,露出那張溫雅如玉的容顏來。

他臉上帶著淺笑,微微勾起的嘴角是熟悉的弧度,而那雙眼睛看著姜雲卿時,更是帶著一如往前的溫和和寵溺。

他一身白衣站在那裡時,猶如畫中走出來的謫仙一樣,帶著歲月美好的從容,也帶著讓人平靜的溫柔。

孟少寧看著姜雲卿微笑著說道:「雲卿,好久不見。」

「小舅!!」

姜雲卿看清楚那張臉,看到那熟悉至極的笑容時,眼裡滿滿都是驚喜之色。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