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原本想著,是晃晃蘇菲菲腦袋,然後讓她趕緊洗漱換衣服,然後帶她個傻丫頭去吃早餐的。

畢竟小雪沒在家,他這個做姐夫的,就得擔起來照顧菲菲的義務,總不能讓小姨子給餓著吧。

只是眼下,他這才剛摸上蘇菲菲腦袋,就猛的一愣哎呦了聲,蹭的從床上跳了下來。

「丫頭,你不會是發燒了吧,額頭咋這麼燙?」陳浩站在她跟前,一邊摸上蘇菲菲的額頭,一邊看她道。

「嗯?發燒了嗎,沒有吧。」

「還說沒有,額頭都燙成這樣了,肯定是昨天去機場接我的時候,那場大雨給淋的,你說你是不是傻,明明知道下雨也不帶把傘!」

「幹嘛凶人家,人家當時都帶傘了的。」蘇菲菲嘟著小嘴,頓時給委屈的淚眼汪汪。

冷麪ceo的新婚棄婦 「哦哦哦,我不凶你了,也沒凶你啊對不對,就是問你一句怎麼沒帶傘。」

「誰說沒帶的,人家帶傘了……」蘇菲菲頓了下,偷偷看過來一眼,「就是當時,我在機場把雨傘送人了。」

「送人?小祖宗你可真偉大,一把雨傘是不值錢,你啥時候見過當兵的,打仗的時候送人槍的。」

「哎呦姐夫,你這都說的什麼啊,現在國泰民安好嘛。」

「國泰民安不假,可你這個小祖宗……現在不安了,走吧我帶你去醫院。」

「要打針嗎?」蘇菲菲嘴裡說著,就連退了好幾步。

「幾個意思,要是打針,就不去了是吧。」

蘇菲菲沒出聲,光是怯怯的看過來一眼,就默不作聲的點了點頭,絲毫沒有了往日的調皮模樣。

陳浩看她這樣,頓時就給弄的有點心疼,還有就是到現在才知道,她這粉嘟嘟的小臉兒不是粉,是因為發燒給燒紅的!

「哈,你個啥傻丫頭,怎麼跟個孩子似的,放心吧不給你打針。」

「真的嗎?」

「真的,如果非要打針,那你就當是打我身上了。」

「啊?姐夫你……」

「我什麼我,趕緊跟我去醫院,本來就是個傻丫頭,回頭髮燒再給燒傻嘍。」

陳浩這連哄帶騙的,都沒等蘇菲菲反應過來,就拽她胳膊從家裡走出來,硬是給塞到了副駕駛上。

蘇菲菲靠在副駕駛上,渾身都難受的要命,也不知道是怎麼個難受法兒,好像連連眨眼都特費勁。

醫毒雙絕,第一冥王妃 只是眼下,她看陳浩忙著調頭開車,還默不作聲的眉頭緊鎖,就偷偷瞄眼跟前貼著的幾個小字……

「姐夫,你然我坐副駕駛,就不怕老姐生氣嗎。」

「嗯?哎呦,我的小祖宗。」陳浩扭頭看他一眼,就給無奈的一陣苦笑。

「這都啥時候了,你還在想這些,看看你現在說話都費勁,我要是把你塞到後面去,回頭暈倒了沒不知道。」

「哦,那我知道了。」蘇菲菲偷偷看他一眼,就沒有再說話。

只是眼下,她靠在副駕駛上,看著眼前「老婆大人專屬」這幾個紅色的小字,心頭卻是莫名的一陣酸楚……

哎,老姐你這輩子,還會有不愛姐夫的那天嗎?

陳浩也不知道她在想這些,光是一股腦的攥著方向盤,沒多大會兒功夫來到了東南市人民醫院。

小雪不在家,又最心疼這個妹妹,他當然不能讓蘇菲菲出事。

更何況這會兒,蘇菲菲懶洋洋的靠在副駕駛上,臉蛋兒紅紅的,眼睛似睜似閉的,連他把車停下來都沒反應……

他也沒喊蘇菲菲下車,光是從車上跳下來,拉開副駕駛車門就橫抱上她個傻丫頭,快速朝急診樓跑了過來。

蘇菲菲有感覺,真的有感覺。

她能感覺到自己給姐夫抱著,好像跑的還挺快,還有一縷縷陽光照進眼睛里,可眼睛就是不聽使喚,根本都睜不開。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蘇菲菲這迷迷糊糊的,總算睜開了眼睛……

她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病床上,左手邊掛著兩瓶液體,左手上還扎著個針頭。

針頭不疼,就是這病房裡空蕩蕩的,總共就自己一個病床,沒有護士也沒有陳浩的影子。

她慢慢把頭扭過來,見窗戶上黑乎乎的沒亮光,才恍然意識到自己竟然,從早晨昏迷到了晚上……

「姐夫,姐夫……都沒人,好想哭。」蘇菲菲喊了兩聲,見沒人答應就拿小手揉著眼睛,感覺自己特別的委屈。

嘎吱!

一個推門聲過後,從病房門口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菲菲,你剛才喊我?」陳浩的聲音。

「嗯?姐夫……嗚嗚,你跑哪兒去了,都不管人家!」蘇菲菲快速拿開揉著眼睛的小手,看見陳浩拎著東西來到床邊,就給委屈的哭了出來。

陳浩站在床邊,看她淚眼汪汪的躺在病床上,還跟個孩子似的哭鼻子,頓時就感覺心頭軟軟的,有種說不出的心疼……

「傻丫頭,都多大了還哭鼻子,我給你買了些吃的,都是容易消化的。」

「真的?不是不要菲菲了嗎。」蘇菲菲聲音很輕,眼眸里還都是委屈。

「哎壞了,我得去找打大夫!」

「找大夫?姐夫,你等等……我是不是得啥大病了?」蘇菲菲見他要走,就給嚇的咬上了嘴唇。

「嗯對,病挺大的,腦袋都給燒傻了……竟然說我不要你,可不就是大病嗎。」

蘇菲菲眼下,正給委屈的要命呢,現在猛聽姐夫這麼說,還拿眼睛沖自己壞笑才恍然反應過來,揚起小手在空氣中一陣亂打。

「哎呀,姐夫你壞!人家都住院了,還在這兒欺負人家,你才腦子燒壞了呢。」

「嗯對,丫頭我腦子就是壞掉了,當初在機場的時候,我要是不著急回家,帶你去商場買身衣服換掉濕衣服,估計就不會這樣了。」

「行了啦,姐夫你看你說的。」蘇菲菲偷偷看他一眼,就抿著小嘴咯笑,「不就是發個燒嗎,本小姐又不是沒住過院。」

「前段日子,咱們從獅山回來的時候,菲菲急性腸胃炎那會兒,住院都住處來經驗了呢!」

「住院,還經驗?丫頭這種經驗,咱還是能不要就不要。」

「嗯,那姐夫,你有照顧病人的經驗嗎?」

「當然有了,還是你上次住院,給照顧出來的哈哈。」陳浩並不想笑,只是不想再看她哭。

「嗯,那姐夫,人家想尿尿。」

陳浩猛的一愣,見蘇菲菲緋紅著臉頰,還正拿眼睛看自己,頓時就在腦子裡冒出一幅畫面……

「咳咳,那個菲菲……尿尿,我不合適吧?」陳浩朝她看過來,就給尷尬的拿手抓了抓褲腿。 就在姒萌萌她們等的不耐煩的時候,趙信回來了,並且還帶回了慧中。當然,在他們的身後還跟著一個「怪物」,這隻怪物長著樹根一樣的手腳,身體上也是鱗跡斑斑,頭上也滿是樹苗。在說話中趙信得知對方是一個妖族傳承者,因為血脈的變異,導致整個人身體發生了變化,變成了現在人不人妖不妖的模樣。最關鍵的是,他並不是這裡的那個大妖,也不是趙信此次任務的目標,至於之前的那個目標,可能是因為什麼原因,在趙信等人來之前就走了。

「蔓牙?」聽到趙信說完之後,姒萌萌她們立刻對這個人產生了憐憫之心,畢竟這種事有點太倒霉了。

「有什麼吩咐?」沒有了之前的囂張,聽到姒萌萌叫自己的名字,那水蔓妖族立刻上前畢恭畢敬的彎腰應答。

「這個混蛋,剛才差點毀了我的清白……」醒過來的慧中是雷霆大怒,雖然沒有說,但是眾人還是明白她經歷過的一切,不過事已至此,說再多也沒有用了。

「好了,先別說那麼多了,這次的任務算是失敗了嗎?」相比於其他的,卡門現在最關心的還是任務的進程。

「應該是已經成功了吧,畢竟這裡不是已經安寧了嗎?」姒萌萌環視四周,不確定的回道。

「行了,回去交任務吧,學府應該會有解釋的……」趙信呼喚著眾人離開。

「他怎麼辦?」就在眾人要離開之際,慧中突然看向蔓牙,恨恨的說道,看架勢似乎心中的那個坎是不過去了。而一聽有人議論到自己,蔓牙急忙怯怯的後撤,生怕所有人將目標對準他。

「你趕緊離開這裡吧,不然下一次來的人就沒有我這麼好說話了」拉回慧中,趙信奉勸蔓牙離開這裡,而蔓牙也如臨大赦一般,晃動著身體頭也不回的快速逃離,眨眼間就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了。

「你們就這麼放他走了?那我豈不是白白受苦了?」慧中指著消失的蔓牙,忿忿的說道。

「算了,大家都是不易的,咱們在座的任何一個人,如果不是進了學府的話,現在的下場肯定不比這個蔓牙強多少的」趙信安慰了一下慧中,其實他說的也是實情,身份是罪孽學府中所有人都在意的一個東西。來到罪孽城本身就已經身負重債了,而能進罪孽學府則更是其中的尖子,所以說別看在罪孽城甚至十學府中能夠呼風喚雨的,但是出了這層保護傘,所有的人也都是懸賞榜上有名的人,雖然不能說人人喊打,但是也是被追殺的命運。除非真的是到了一定的程度,像是城主,或者那個四族的首領,他們代表的是一個勢力,不然的話結果都是一樣的。

「那就聽教主的吧,咱們回去吧」黃漂積極的配合著趙信,一行人開始呼喚著離開的結界。

「嘶……」

虛空處撕開了一個口子,虛無的黑暗每次都給趙信不一樣的感覺,不過每一次腦海中都能夠想到那個巨人,這麼多次的執行任務,趙信也想到了,可能那個人就是在控制虛空的。不然的話,為什麼每次傳送的地方都能那麼的準確。

「教主,走了」離開的傳送點穩定了,黃漂開始呼喚著趙信,這就是做教主的好處,原來這種事情根本都需要自己動手的,但是現在的話都有自己的跟班做了。

「大家離開這裡吧……」趙信開始發號施令,黃漂點點頭率先進入,接著是卡門和慧中,隨後是姒萌萌,最後是趙信。

本來想的是蠻好的,但是當輪到姒萌萌即將進入了傳送點的時候,趙信無意間的一個回頭,發現就在身後的街旁的一間房屋邊上,露出了一個人頭,似乎在觀察著自己。而這個人趙信敢確定,絕對不是逃走的蔓牙。

「還有別的人在這裡」這一發現頓時讓趙信心中一驚,這也太恐怖了,居然還有一個人在這鬼城中,自己還沒有發覺。看樣子對方是在確定自己有沒有離開,頓時趙信心生一計,騰飛於半空,激活了不曾動用時空之力,頓時在那傳送點旁又開闢了一個新的虛空口子,身子鑽了進去。

而這切都被半個身子都進入的虛空中的姒萌萌看在眼中了,心中沒有糾結,幾乎就在剎那間就做了決定,強行撤回了身子,隨手劃開了一片虛空裂痕,側身也進入了。風起雲湧,幾個呼吸后,傳送點也消失不見了。

初次自主的進入虛空,趙信是一點經驗都沒有的,如同想象中的一樣,虛空就是一片虛無的混沌狀態,無日無月,甚至連聲音都聽不到。姒萌萌曾經說過,時空之力破開的虛空中的空間與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不一樣的,自己不能在此逗留太久,不然的話就可能回不去了,居然這個時空錯差,卻沒有告訴自己,所以為了確保那個暗中偷窺的人已經走了,趙信還是強行多逗留了一陣。

「嗯?」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感覺到有人抓自己的走,開啟陽炎眼,雖然沒有了之前的白芒燦燦,但是還是能看清一些的。轉過頭髮現居然是滿眼焦急的姒萌萌,趙信沒有想到的對方居然也跟了過來,最關鍵的是趙信根本就沒有感受到她的存在。如果不是她抓住自己手的話,自己之前沒有任何反應的,當然這不是姒萌萌的實力,而是這虛無混沌的恐怖。

「嗖」

姒萌萌抓住了趙信的手二話未說,用力一扯,揮手間虛空再開,兩個人再次回到了原來的時空。只不過這次出現的地方卻已相差萬里。

「這是……」趙信抬起頭,發現自己早已經遠離了鬼城,從自己這裡看去大概只能看到鬼城的一絲輪廓。說到底,從頭到尾只用了四五個呼吸不到的時間,可就這麼點時間,卻已經離開了這裡遠,可見這時空之力確實不是蓋的。

「你是不是瘋了?」剛剛站穩身子,姒萌萌便朝趙信大聲吼道。

「怎麼了?」趙信有些雲里霧裡的,不知道什麼會惹姒萌萌如此的生氣。

「還怎麼了?我不是跟你說過,在虛無中不能存在太久的嗎?你怎麼還在那裡等著」姒萌萌上來就是劈頭蓋臉的一頓教訓,趙信吃癟后也不說話了,畢竟姒萌萌也是為了自己好。(未完待續。) 「爹,你大清早嚇唬人幹嘛,我的命也太苦了。」

奶爸的修真人生 景伍有點怕綠蕪,但是對著她爹景信,卻是任性隨意的很。

而景信對自己閨女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行為,也是一點都不生氣,反過來甚至還鬆了口氣。

心道,看樣子閨女沒有磕到頭,還是這麼活潑。

但想到女兒的追問。

他下意識假裝咳了咳,沉言道:「爹年紀大了,覺少。」

景伍定定看了看,自己眼前的爹。

身姿纖長,但並不瘦弱,五官和煦,面白無須,一頭順直的長發,規規矩矩地束在腦後。

讓人感覺溫和而守禮,端的是個如玉的美男子。

但此刻景伍卻沖著面前的美男子,快速得翻了個白眼,她感覺自己被一個很蠢的回答給搪塞了。

但同時,景伍也不禁疑惑起來,為何剛剛能聽到爹的心裡想法,現在卻完全沒有反應了?

一股略帶焦慮的煩躁感,不由地衝上了她的心頭。

景伍沒好氣得道,「爹,我寧可相信你是半夜修仙了。」

景信雙眼略微一縮,又快速恢復了常態。「小孩子家家,挺能想的。」

「倒是閨女你,起來那麼早做什麼?你不是平日里都要睡到你說的自然醒?」

景伍尷尬一笑,自己的確更加可疑。

「我餓了,我在長身體,不禁餓!爹我們去大廚房看看吧!」

說著,不由分說,便拉了景信往大廚房趕出。

而這一路上,父女倆都沒有再交流。

景伍是憋著勁,不開口,努力想要獲知景信心中的想法;而景信卻是不知為何,也是一路沉默。

情深刻骨:老公,請愛我 眼見大廚房已經出現在了眼前,景伍不由緊張起來。

這一路上,她再也沒有聽到一句她爹的心裡話。

為了不和正常說話搞混,她甚至憋了一路不說話,就是為了也不讓她爹找機會開口。

她爹配合是配合了,但這一路上卻是安靜得讓她發慌。

「怎麼不走了?」景信見女兒突然駐足,疑惑著問道。

然後他看見自己的閨女,小臉亮了一下,又迅速暗淡了下去。

「額,閨女你很餓嗎?」

「嗯,心慌。」

景信蹙眉,他感覺整個白家加起來,都比不上自己一個閨女難搞。

「那還愣著幹嘛,進去找找吃的,來。」

景信伸手,牽過女兒,意外的感覺景伍的手心居然有些許潮意。

景伍亦步亦趨,跟著景信跨入大廚房。

「師傅,您看看面劑子這麼大行嗎?」

「你是不是笨啊……」

「……」

「看著點火,這可是大夫人點名要的粥!」

「……」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