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轉過頭,看著莫柯,又走上前和他靠近了一些,突然展開雙臂,拍擊著他的胳膊,笑道:「莫柯將軍,他們都猜忌你,但我相信你!我不但要用你,還要重用你,封你為本次攻打雲天城的大將,你看怎麼樣?」

莫柯一驚,隨即又單膝跪下,但立馬被趙炎給攔截住,趙炎無奈道:「你啊!就別再跪了。」

「陛下!」

莫柯幾乎熱淚盈眶,道:「陛下!你的胸懷,你的氣度,這世上無人能及啊!」

莫柯捏緊雙拳,恨不得抱著趙炎痛哭一番,「陛下!你放心,在這裡的諸位,沒有誰比我更加熟悉雲天城的結構和紫俊的布署了。。而且,雲天軍有紫老將軍的舊部,他們現在也分為兩派,一派擁戴紫俊,另一派反對紫俊,這反對的一派都甘心聽從我的調遣。在進攻的同時,他們能和愛櫻軍裡應外合!」

趙炎喜道:「如此甚好!莫柯將軍,此次有你,真是愛櫻軍之福啊!」

莫柯抱拳道:「陛下過獎,莫柯一定不會讓陛下失望!」

「好,很好!」趙炎點點頭,向主營一角的地jīng沙盤走去。地jīng沙盤上面有高山,河流,平原以及諾頓和雲天兩座城市,在雲天城腳下,有一個軍營大帳。大帳和雲天城之間,許多各不相同的兵種排列。趙炎能隨意的移動上面的建築和兵種,也能隨時通過注入魔力讓他們改變sè彩。在以往的戰爭中,地jīng沙盤便揮了重要的作用。隨著經過無數戰爭得來的經驗,趙炎又對地jīng沙盤進行多次的改良,現在的功能更是讓愛櫻將領們商議軍事起來非常方便。

「都圍過來,我們再仔細的琢磨琢磨。。」

這次的會議,莫柯成為了主角。他為愛櫻將領們詳細的介紹著雲天城的情況,並提出了多種攻城方案。趙炎並沒有出什麼反對的聲音,任由莫柯盡情的揮。這讓莫柯對比起自己在紫俊那裡受到的情況等等,心中一陣感嘆。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支持正版文學」

碧爾絲菲已經知道了愛櫻軍被打退的消息,而且雲天城前的狀況非常慘。她的心情莫名的壓抑,怎麼也不想待在城堡。

她來到雲天城的大街上,四處的平民們都非常慌張。無論是行動還是言語表情無一急躁、懊惱。戰爭給他們的生活帶來了非常的不便,並且還有可能對他們的生命構成威脅。這也正是他們悶悶不樂,提心弔膽的原因。


旁邊的房屋中傳來小孩的哭泣聲,那小孩哭的實在厲害,碧爾絲菲好奇的看了一眼,只見那孩子腿上全是血,她母親正按住那出血的地方,說話安慰著她。

碧爾絲菲走了進去,朝孩子的母親看了一眼,道:「讓我來。」

下一刻,她緩緩的伸出手,那手掌頓時泛出閃爍的白光向那孩子伸去。。

感受到白光的氣息,孩子頓時不哭了,詫異的看著眼前的大姐姐。神聖氣息的確能讓人本能的對其產生好感,孩子母親頓時對碧爾絲菲絲毫不戒備,任由她在自己孩子腿上按了下去。

一股暖流流遍孩子的全身,餘下的是淡淡的回味。

碧爾絲菲抬起手,和孩子腿上的傷口保持手指寬的距離。傷口在白光的照耀下,竟有肉眼看的見的度癒合,血漸漸的止住了。

見到這一幕,孩子母親張大了嘴巴。

碧爾絲菲收回手,笑道:「好了,現在沒事了。」

「謝謝,謝謝你啊!」孩子母親道。

孩子最為天真單純,傷口一好,身上一不痛了,立馬從母親懷裡蹦達出來,又是一副活蹦亂跳,生龍活虎的樣子。

她抓著自己頭上的兩個小辮子,朝碧爾絲菲點頭道:「謝謝大姐姐!」

碧爾絲菲摸著她的頭,微笑道:「不用,下次要小點一點噢!」

小女孩點點頭,「恩!」

啪!啪!啪!

碧爾絲菲背後,傳來一陣拍著巴掌的聲音。

「好本事,好心腸!」

碧爾絲菲轉過身,見一個滿頭金的年輕男人正站在門口,微笑著看著自己。他的身後,兩列雲天士兵整齊的站在那裡。

碧爾絲菲微微一笑。


男人道:「小姐是個牧師,是光明教廷的人吧?」

碧爾絲菲淡道:「不是。」

男人有些詫異,又馬上恢復過來,朝碧爾絲菲欣賞的看了一眼,道:「小姐不是光明教廷的人,但也能將光明灑向人間,真是讓我佩服。」

碧爾絲菲回過頭,朝那小妹妹看了一眼,道:「這位先生說的太嚴重了,牧師本就是一個崇尚光明的職業。對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這本就是牧師應當的責任。」

哎!

男人讚許的點點頭,但接著又嘆了口氣。他突然仰起頭,轉過身去,望著天空,道:「如果雲天城能多一點像小姐這樣的人就好了,那麼這些平民們就不會受苦了。」

碧爾絲菲疑惑道:「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嗎?」

男人轉過身,深深的看著碧爾絲菲,那欣賞的眼神中,又多出了一份愛慕。

「小姐,實不相瞞,其實我就是雲天城大將軍紫俊。」

碧爾絲菲驚道:「你就是紫俊?」

紫俊也驚道:「怎麼,小姐……」

碧爾絲菲急忙用笑容掩飾,道:「沒,沒什麼。久聞紫俊將軍大名,現在見到真人了,有些激動罷了。」

站在面前的就是趙炎現在的敵人頭目,碧爾絲菲當下也不知內心是何情緒,只想著與他繼續說下去,但能不能找到機會幫到趙炎。

碧爾絲菲的掩飾隨意之言倒讓紫俊的心裡樂成了蜜。他愛慕艾瑪婭已久,雖然有夫妻之名,卻遲遲未有夫妻之實。他在家裡得不到艾瑪婭的安慰,便逐漸墮落去尋找其她的女人來滿足自己的需要。更是在那個時候,被丹妮絲抓住了把柄。

現在丹妮絲已死,而艾瑪婭卻不知所蹤,紫俊對艾瑪婭也早已心灰意冷。此刻見到碧爾絲菲,心中竟有一股莫名的衝動。

紫俊非常紳士的一笑,道:「請問小姐大名。」

「碧爾絲菲。」

紫俊有如豁然開朗一般,笑道:「碧爾絲菲小姐,能否賞臉在府上一敘,我有事情想和小姐談談。」

碧爾絲菲想了一會,點頭道:「好。」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對付一隻兇猛的獅子很難,但要消滅三隻狡猾的狐狸就容易多了。何況這三隻狡猾的狐狸,會將他們的狡猾在彼此之間展現的淋漓盡致。

凡迪科道

雲天城堡的主府,此刻已經成為了紫俊的私人住所。


當然,美其名曰他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更好的商討軍議。固然有不少人反對,那也只是憋在心裡罷了。紫大將軍手握全城兵權,誰敢公然的反對?而且現在愛櫻軍兵臨城下,大家都還等著他將敵人打跑呢!

至於以後的事,還是等到先把眼前的危機解決了再說吧!

「碧爾絲菲小姐,你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本事,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呢!」紫俊和碧爾絲菲各坐在茶几兩邊,紫俊小品了口茶,笑嘻嘻的對碧爾絲菲說道。

「紫將軍誇獎了,將軍你又何嘗不是一樣,年紀輕輕就當上了雲天城的大將軍,這是多少人耗其一生都所達不到的成就啊!」

平時圍繞在紫俊身邊的馬屁也不少,但碧爾絲菲的對他尤其受用,他樂呵呵的笑道:「要和碧爾絲菲小姐比起來,我就差遠了。小姐的聖力,就是和光明教廷四巨頭比起來也不見得差啊!」

碧爾絲菲搖搖頭,摸摸几上的茶杯。。從茶上來之後,他連茶蓋都沒揭開,更別說喝了。「紫將軍,我們就別互相抬舉了,你找我來,不光只是請我喝茶吧?」

聞言,紫俊略微有些尷尬。但正是碧爾絲菲打開了話題,他才剛好順著說下去。

哎!

紫俊長長嘆了口氣,臉上再也沒有了往rì的笑容。他站起身,負手而行向前走了幾步。

碧爾絲菲道:「究竟是什麼事,讓紫將軍如此心焦?」

紫俊淡道:「碧爾絲菲小姐身為牧師,有牧師的能力,也有牧師的心腸。只是……這雲天城的平民們碧爾絲菲一人又救的完嗎?」

碧爾絲菲道:「紫將軍,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紫俊負手而立,靜靜的站在原地,意味深長的說道:「雲天城,馬上將要面臨一場大難啊!」

碧爾絲菲專註的看著紫俊的背影,道:「據我所知,雲天城雖然正處於戰爭之中,但以城內的兵力和紫將軍的雄才大略,要守住雲天城並不是難事吧?」

紫俊搖搖頭,道:「實不相瞞,對於守城一事我全無信心。。因為我們的敵人是愛櫻炎字軍。」

「愛櫻炎字軍?」碧爾絲菲小聲的念叨,「這個軍隊真的有那麼厲害嗎?」

紫俊轉過身,落寞的看著碧爾絲菲,道:「碧爾絲菲小姐有所不知,這支軍隊的厲害只是其次。他們最主要的特徵便是兇殘,慘無人道的兇殘。雲天城一旦被他們攻破,他們必會屠城。老人婦女小孩他們一個都不會放過。尤其是他們的領炎,更是一個殺人不眨眼、好sè貪財的人物!」

「哎!」紫俊嘆息道:「我真不敢想像,如果雲天城落在他的手中,那將會是一個怎樣的畫面。所以我才說,碧爾絲菲小姐雖然有救人之心,但卻無救人之力啊!」

碧爾絲菲本能的從椅子上站起來,驚訝的盯著紫俊,道:「居然有這種事?」頓了一頓,她又道:「可是我聽說,愛櫻炎字軍是仁義之師,炎國王也是個重情重義之人,和你說的完全不同啊!」


紫俊臉sè微微一變,但這種神sè很快被他的憂傷所代替,他雙眉幾乎焦慮的縮成一團,道:「這正是炎的狡猾之處,他對外散對於他們有利的謠言,用此來迷惑世上。。艾雅大6人人都知道,短短一年多的時候,他先是當上愛櫻城城主,然後又侵佔了多少土地,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事實擺在這裡,無論他用多麼美妙的謠言,也是無法掩蓋他的罪行的。而現在,他把戰火又燒到了雲天城,這足以說明一切了。」

紫俊向前小走了幾步,展開雙臂,激動道:「碧爾絲菲小姐,你千萬不要被他們的假想所迷惑啊!」

啪!

紫俊實在無法想像一個看上去斯文之極的女孩子也會有用手狠狠拍打桌子的一面。

碧爾絲菲氣憤道:「太可惡了!這些人,還有良心嗎?」

「良心?」紫俊冷笑道:「他們的良心,早叫狗給吃了!」

碧爾絲菲抬起頭,雙眼閃閃的望著紫俊,道:「紫將軍,你一定要對自己有信心,我聽說教廷四巨頭也加入到了雲天保衛戰之中了吧?他們也一定是不忍愛櫻炎字軍的殘暴。放心,有他們在,又有紫將軍的坐鎮指揮,一定不會讓愛櫻炎字軍得逞的!」

紫俊又冷笑道:「不忍愛櫻炎字軍的殘暴?哼哼!碧爾絲菲小姐,你還是太單純了,你真的以為這四個傢伙是為了正義?」

碧爾絲菲的眼神真誠無比,表情疑惑和憤怒的把握恰好好處,彷彿她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明白似的。。

碧爾絲菲疑惑道:「他們身為牧師,不是為了正義那是為了什麼?」

紫俊道:「他們是我請來的,但要請他們來可不容易,每個人都會花上我幾十紫晶幣呢!」

「什麼?他們……他們來做好事居然還要收錢?天吶!這真叫人難以置信!」

紫俊無奈的笑了一下,和碧爾絲菲交談這麼久,唯獨這個笑容最為真誠。

「碧爾絲菲小姐,並不是每個牧師都像你這麼善良,並且懷著一個牧師的心的。這些教廷的牧師,很多時候都是利益大於一切。」

碧爾絲菲感嘆道:「看來我沒加入光明教廷真是值得慶幸。」

「碧爾絲菲小姐,我希望你能留下來,和我一同驅敵吧!」

「我?」碧爾絲菲睜大眼睛。

紫俊點點頭,道:「對!你雖然以救人為本,但一旦愛櫻炎字軍打進來,那些傷者你是救不完的。唯一的辦法,只有拚死抵抗,讓他們滾回老家去!」

碧爾絲菲點點頭,道:「現在看來,也只有這樣了。。」

「這樣說,你是答應了?」紫俊的眼裡幾乎閃爍著金光。

碧爾絲菲道:「做一個牧師,這是我應該做的。我不會向你索要金錢,但我有一個要求。」

別說是一個要求,就是十個要求紫俊也豁出去了。此刻他正在心裡竊喜,他要幫碧爾絲菲留下來的真正原因倒還不是真的靠她出什麼力。只是紫俊貪戀碧爾絲菲的美sè,加上她又如此單純,紫俊不想輕易的放過她而已。

何況這樣的一個女子,又是一個不錯的牧師,紫俊便更加不會輕易的讓她溜掉了。

紫俊道:「儘管說。」

「不要讓我和教廷四巨頭見面,也不要讓我們在一起戰鬥。這四個牧師中的敗類,我不希望他們在我的視線里出現,玷污我的眼睛。」

紫俊思索一陣,隨即道:「沒問題!我絕對不會讓你們在一個地方同時出現的。」

碧爾絲菲笑道:「那我沒什麼問題了,放心吧紫將軍,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不讓愛櫻炎字軍得逞的!」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