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話剛說完,他們登時便聽到了有一陣陣不知名的轟隆隆的聲音,猶如萬馬奔騰的向他們所在的方向傳了過去,意識到情況不妙的白虎,猛然間運足了功力向高空上飛了出去,與此同時西門小虎也迅速的在他們的周圍,布設出了一道凜凜生威的護身罡風,問問的將他們保護了起來。

不一會兒在白虎的腳下,忽然從四面八方涌動除了一條條銀白色的巨浪,猶如一頭頭銀白色的妖魔一般,氣勢逼人的向他們衝擊了過去。

還好白虎的反應夠迅速,而且西門小虎施展出的那道護身罡風也極具實力,任憑那些水流怎樣向他們發動攻擊,都無法碰觸到他們一丁點,沒過多久西門小虎忽然將雙手,在胸前快速的捏了幾個法訣,同時將一陣槍聲的真元運轉到了他的雙臂上,猛然間暴喝了一聲:「土遁,飛沙填海!」

說完后他猛然間便將那些真元,向著那些正在越發狂猛的肆虐著的大水上面拍了出去,眨眼間那些血紅色的真元,竟然引動了那座大陣中的很多大山砂石,轟隆隆的向那片大水中落了進去,沒過多久便將那些大水全部壓在了下面,連一滴水珠也看不到了。

可就在那時候白虎卻忽然間將它的大口一張,猛然間向他們的前面噴出了一大片,熊熊燃燒著的深藍色的烈焰,眨眼間化作了一片熱浪滔天的火海,將他們牢牢地保護在了裡面。

而那些烈焰在遇到了西門小虎施展出的那些護身罡風之後,其威猛的實力竟然越發的狂烈了起來,時間不長竟然蔓延到了,那座大陣中的各個角落裡,一下子將那座大陣,變成了一座幾近絕地的烈焰大陣。

也就是在那一瞬間,忽然有一陣陣滔天的金剛利爪,在被那些烈焰煅燒了之後,化作了一片片暗紅色的利爪,嗖嗖嗖的向西門小虎他們攻擊了過去,可剛剛接觸到了他們的那些護身罡風,和盤旋在他們周圍的那些異象,便或做了一滴滴岩漿般的東西最落了下去。

可緊接著忽然又有一大片正在快速旋轉著的金剛山峰,被那片火海燒成了一座座火焰山之後,轟隆隆的向他們砸了下去,但在碰觸到了他們周圍環繞著的那些異象之後,竟然很快的變化作了一塊塊的小碎屑,嘩啦啦的向下面墜落了下去。

那時候正在那座大陣外棉觀看著他們的魔眼,忽然相當不以為然的笑了一下,也就是在那一瞬間,在那座大陣中忽然冒出了一種,更加熾熱的深綠色的烈焰,眨眼間就將白虎所發出的那些烈焰全部淹沒在了裡面,並且還十分強盛的,冒出了五條兇猛異常的大火龍,在那座大陣中快速的盤旋了幾圈之後,忽然從西門小虎和白虎的前後與頭頂上,兇猛異常的撲了過去。

那時候白虎猛然間將它那對巨大的翅膀,呼呼呼的向下面煽動出了數十條巨大的龍捲風,眨眼間竟然變化成了數頭銀白色的大老虎,猶如一頭頭冰雪惡魔一般和那些火龍纏鬥在了一起。

在那場異常激烈的龍爭虎鬥的過程中,那些白虎身上所散發出去的一陣陣狂烈的陰寒之氣,竟然很快的將那些火焰壓了下去,伴隨著它們漸漸地將那些火龍全部打敗之後,那些火焰也全部消失了。

面對著那樣的情形,白虎和西門小虎一下子稍微安心的喘了口氣,可忽然間在他們的頭頂上,咔嚓嚓的落下了數十道驚天動地的山藍色的雷電,一下間就將他們下面那片乾涸的大地,打出了數十個大坑。

還好那時候他們的周圍有著那些異象保護著,要不然的話,他們肯定會白那些雷電打成重傷的。

那時候已經忍耐到極點的西門小虎,猛然間暴喝著說道:「你這隻知道藏頭露尾的混蛋魔眼,有本事你站在老子面前和我一拼生死啊!弄出了這座破陣來困住了我們,自己卻沒膽子和我們較量,你算什麼狗屁的高手啊……」

一時間伴隨著那越來越強盛的雷電,不斷的向他們攻擊過去的時候,他的怒火也越發狂烈了起來,時間不長已經對那座大陣中出現的那種種的攻擊力量,感到十分厭惡的白虎,猛然間怒喝著說道:「魔眼,老子不發威,你還真當老子沒有本事將你滅掉了!現在我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做強大的實力。」

說完后它猛然間將它那四張巨大的利爪一錯,同時迅猛之極的上下翻飛著煽動起了它那對巨大的翅膀,忽然間在它的大嘴面前出現了一顆,毫無規律的運行著的亮白色的光球,瞬間便將那座大陣照耀成了一座銀白色的境界。

!! 就在白虎凝聚出了那顆亮白色的光球的沒多長的時間,當時正在那座大陣中肆虐著的那些雷電,在被那種白色光芒照射到了之後,竟然很快的便停止了下去,而那時候西門小虎,卻極其謹慎的坐在了白虎的身上。

感受到了那顆光球的魔眼,忽然間從那座大陣旁邊向遠處飛去了,可就在那時候白虎忽然十分兇狠的說了句:「混蛋哪裡走!」

說完后它猛然間從他那的大嘴裡,向朝著那顆白色光球的上面,噴出了一團黑乎乎的大旋風,眨眼間那顆光球竟然將它散發出去的那些白色光芒,全部收到了它的裡面,也就是在那時候,那顆光球一下子化作了,一道閃電般的亮白色的銀光,轟隆的一下子在那裡爆炸了開來,眨眼間竟然將那座大陣夷為了平地,並且還聲勢巨大的迅速的向周圍擴散了出去。

也就是在那顆光球爆炸的那一瞬間,白虎忽然帶著西門小虎遁入到了,另一個相對安全的境界中去了。

而那時候的魔眼雖然很快的向遠方飛了出去,可眨眼間他竟然被那顆光球爆炸出的強大的破壞力,在空中打了幾個趔趄。

可緊接著魔眼卻強行穩住了自己的身形,將他的雙手快速的在胸前一轉,那些圍繞在他周圍的那些異象,一下間邊快速的旋轉了起來,同時還向著那些越來越強盛的白色光波,釋放出了一圈圈淡藍色的光芒,逐漸的將那些衝擊力擋在了遠方。

那時候魔眼忽然對著他一側的一處什麼也沒有的地方,相當霸氣的說到:「白虎現在見識到了你這種真實的實力,本座很滿意!為了感謝你讓我領教到了你這種絕招,現在我就打開我的左眼,和你們好好的玩玩!」

當時正在魔眼面對著的一個很奇特的境界中,謹慎的繞到了他身旁的白虎和西門小虎聽了他那些話,卻相當不屑的向他看了過去。

雖然他們都知道魔眼的實力那絕對不是一般的可怕,可看著他那種自信滿滿的樣子,就好像是可以在舉手投足間,就能將白虎施展出的那可白色光球的威力給消滅掉似的,他們怎麼也是不會相信的。

可魔眼的話音未落,他一下子便睜開了他的左眼,瞬間便有一道極為強盛的暗紅色的光芒,從他那可眼睛中朝著那片白光爆射了過去。

也就是在那時候他的那顆眼睛,竟然變成了一朵盛開著的牡丹花的形狀,快速的旋轉了起來,時間不長那朵美麗的牡丹花,竟然將那種威力極大的白色光芒全部吸了進去。

就在那時候白虎和西門小虎,忽然間在在他們隱藏者的那個境界中同時大叫了一聲:「不好!」

說話間他們便化作了一道印白色的光芒,從那個境界中飛了出去。

可那時候魔眼忽然將他那顆,已經變成了一朵相當清雅高貴的蘭花形狀的眼睛,相當詭異的向白虎他們一瞪,在那座境界中忽然爆射出了一種極其驚人的淡粉色的光芒,一下間將西門小虎和白虎,極為狼狽的從那個境界中轟擊了出去。

雖然由於那些護身罡風和他們周圍盤旋著的那些異象的保護,白虎和西門小虎並沒有受傷,可他們被魔眼那顆左眼釋放出的那種驚人的實力,震懾的生出了一身的冷汗。

那時候魔眼卻相當平靜的向他們說道:「白虎,現在我們可以各憑本事的較量一下了吧?」

說話時他的那顆左眼忽然間變成了一朵胭脂花的形狀,相當詭異的向西門小虎還有白虎看了過去。

那時候西門小虎一下子相當兇狠的說道:「老東西,雖然你剛才向我們施展的那招偷襲的確很歷害,但那不過是你碰巧猜到了我們待在那裡罷了,我就不相信你的這顆破眼睛,真的能有可以看穿所有境界的能力!」

說完后他便攥緊了雙拳,想要向魔眼展開瘋狂的攻擊。

可那時候白虎卻極其謹慎的說道:「小子你先不要說話了,老夫有些話想要和魔眼說。」

說完后它忽然將西門小虎從它的身上抖到了一旁,然後相當微風的飛到了距離魔眼不遠處的地方。

看著白虎那種令人有些猜不透的舉動,魔眼忽然有些冰冷的向白虎說道:「你有什麼話想要對本座說,儘管說出來吧!除了那些不該問的事情,本座一定會讓你在被我收服之前,解開你們心中所有的疑惑的。」


聽了他那番話,就像是說他可以很隨意的就將白虎給收服了似的,西門小虎登時又大怒這叫罵了起來,可在白虎微怒的瞪了他一眼之後,他立刻奴役不見得閉住了嘴巴,狠狠地向莫言瞪視了過去。

那時候白虎忽然相當謹慎的向魔眼說道:「第一件事情,我的亂花鎮魂眼,是不是真的如傳說中所說的,可以很輕易地看穿世間所有的隱身術,更能夠看到世界上大多數互不相同的境界,並且還可以將世界上的很多法力,全部吸納歸為己用,而且其威力僅僅比昔日你們東方之城的戰神東方聖,所擁有的八卦之眼稍微遜色一點的威力啊?」

聽了它那一問魔眼立刻冷冷的說道:「本座有怎樣的實力,你一會兒領教了之後會有很深的感觸的,至於東方聖,那個只知道一意孤行的維護東方凈水,和那些偽君子門秉持的所謂的正義之輩的,那些老匹夫的小死鬼,你以後最好不要在我的面前提起他,要不然誤會讓你永遠承受身不如死的滋味的。」

說到了那裡他的那顆左眼,忽然間變成了一朵水仙花的樣子,快速的旋轉了起來,那時候白虎和盛怒當中的西門小虎都是一驚,但他們也都沒有後退,因為那時候他們並沒有感受到魔眼向他們釋放出台過厲害的殺氣。

感受到他那陡然間增加了數倍之多的強大殺氣,西門小虎登時更加瘋狂地怒吼了一聲,可那時候白虎卻更街謹慎的說道:「第二件事情,身為堂堂東方帝國絕頂高手的你,怎麼會這樣子甘墮落的加入到了,夜幕降臨組織當中,甘願成為了為他們賣命的走狗了呢?這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它的話剛說完魔眼忽然哈哈大笑著說道:「白虎你不要用你那種爛心態來懷疑本座,身為天地神獸的你這麼多年來,不是也和西方帝國那些不入流的,卻向來窮兵黷武禍害蒼生的傢伙們攪和在一起了嗎?」

他的話音剛落西門小虎一下子忍耐不住的厲聲說道:「老東西你罵誰呢?我們西方帝國的生靈,自誕生的那一刻,就是世界上最高貴的強者,如果有誰敢不服從我們的話,我們一定會將他們全部殲滅的。」

可是他的話剛說完魔眼卻極其不屑一顧的說道:「就你們啊?真是一群沒有自知之明的獃子,如果本座沒有記錯的話,就在一百多年以前,你們西方帝國好像差一點,被那頭蠢狼還有那頭噁心的要命的穿山甲,給亡國滅種了吧?」

說完后他又發出了一陣陣的狂笑,而被他說中了痛處的西門小虎登時怒吼了一句:「該死的老匹夫,你給老子下地獄去吧!」

說完后他猛然將他的兩條腿,迅猛至極的向魔眼聽出了一圈圈,閃動著森森寒光的橢圓形的光圈,宛如一枚枚冰涼賽霜的果子一般,轟隆隆的向魔眼打了過去。

可就在那時候忽然有一朵盛開著的秋菊的光芒,相當平和的從莫言的總眼中射了出去,眨眼間邊張開了它那宛如絲線般的花瓣,相當絢麗的釋放出了一片片金燦燦的光芒,頃刻間便將那些光圈全部吸入到了裡面。

就在那時候白虎忽然驚呼了一句:「不好,這是魔眼久矣成名的,秋菊損元**!」

說話間它忽然張口一噴,登時在它和西門小虎的周圍,冒出了一陣陣相當恐怖的寒風,緊緊的將他們保護在了裡面,與此同時他們周圍的那些奇異的景象,也迅速的圍繞著他們轉動了起來,眨眼間在他們的周圍,又構築起了兩道威力驚人的大旋風。

而那多盛開著的秋菊,將那些光圈全部吸收了以後,忽然快速的聚合到了一起,就在西門小虎不知死活的,又想要向魔眼展開攻擊的時候,那朵秋菊忽然爆炸了開去,化作了一根根的金黃色的花瓣,相當曼妙的向西門小虎他們飄了過去。

雖然那些美麗的秋菊花瓣站放開的一瞬間,那絕對是相當美妙的景象,可白虎卻很清楚的知道,那些美麗的花瓣可不是一般的花瓣,而是一片片威力極其驚人的殺招。

就在白虎將一種強大的真元運轉到了,保護著他們的那些狂風中的時候,那些美麗的花瓣忽然間又變成了,一朵朵金光燦燦的秋菊,猶如一顆顆小太陽一般,轟隆隆的向他們釋放出了一道道極其強大的金色光芒,眨眼間就將他們吞噬在了那片金光當中。

當時雖然西門小虎和白虎都想盡全力去和魔眼抗衡,可無奈的是就在那些金光爆射出的一瞬間,他們兩個竟然都被那種強大的力量壓制的,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的時間,當那些金光逐漸的消失之後,西門小虎忽然倍感壓力的說道:「這就是魔眼的實力嗎?」

那時候正在快速的調息著真元的白虎,稍微穿了口氣才極其凝重的說道:「不錯,這就是打開了一顆亂花鎮魂眼之後的魔眼,所擁有的實力。」

說完后它猛然間仰天怒吼了一聲,然後竟然振翅一飛一下子衝到了魔眼的頭頂上,極為瘋狂地向他發出了一陣,蘊含著無數座銀光閃閃的金剛山峰的黑色颶風,猶如一尊天外狂魔一般,怒吼著向魔眼攻擊了過去。

那時候西門小虎也怒吼了一聲,極其兇猛的向魔眼打出了數千頭血紅色的雙翼猛虎,猶如一頭頭惡鬼一般向他撲了過去。

那時候魔眼忽然將他的左眼一瞪,眨眼間從他的那顆眼睛中,忽然冒出了一朵極為好看的白色玫瑰花,和一朵盛開著的深紫色的喇叭花,分別飄向了,西門小虎和白虎向他發動的那兩種致命的殺招。

轉瞬間那兩朵花朵在即將與那兩種殺招撞在一處的時候,忽然變成了兩朵極大的花朵,迅猛之極的旋轉了起來,沒一會兒的功夫從它們的花瓣上,忽然爆射出了一道道殺氣騰騰的亮白色的光芒,還有一道道極其驚人的深紫色的光芒,轟隆隆的和那兩種殺招在半空中爆炸了開去,沒過多久竟極其強勢的將那兩種殺招全部壓了下去。

就在那兩朵炫麗的花朵即將消失的時候,它們忽然化作了一片片的花瓣,更加絢麗的向白虎和西門小虎飄動了過去。

意識到情況不妙的他們,猛然間在他們的周圍施展出了四座三角形的星羅大陣,轟隆隆的向那些已經將他們全部包圍起來的花瓣,釋放出了一種極為強盛的亮白色的颶風,真有秋風掃殘花之勢,極其迅猛的將那些花瓣全部卷了個無影無蹤的。

可最終的結果卻是,就在那些花般消失掉的同時,白虎和西門小虎時放出去的那些三角形的星羅大陣,也在那一瞬間破碎成了無數片碎片,嘩啦啦的消失了。

!! 就在那時候魔眼猛然向西門小虎和白虎,同時發出了兩顆,看似很不起眼的淡紅色的光球,而那些光球飛到了他們周圍那些異象不遠處的時候,忽然間變成了一道道極其可怕的驚雷,轟隆隆的向他們攻擊了過去,雖然那時候他們兩個立刻運起了兩種十分霸道的功力,盡其所能的將那些雷電,阻擋在了兩座相當厚實的山石大盾牌上,卻也稍微被那些雷電真的渾身抖動了好一陣子。

面對著那樣實力懸殊的差距,西門小虎忽然很低沉的向白虎說道:「仙尊,現在既然已經到了咱們生死攸關的時候了,那咱們也該穿上咱們的白虎狂風戰甲,來和這位傳說中的絕對強者,來真刀真槍的較量較量了吧!」

他的話剛說完白虎忽然極其低沉的說了句:「很好,現在我就將先天真元白虎狂風戰甲亮出來,你做好隨時將白虎天王扇施展出來的準備。」

說完后他猛然間將它那巨大的身體在空中翻滾了自來,眨眼間它竟然變成了一條亮白色的驚天大旋風,呼嘯著向魔眼攻擊了過去。

眼看著白虎和西門小虎又要施展出更加厲害的招數了,就在白虎幻化出的那陣狂風,將要攻擊到自己的時候,魔眼忽然將他的雙臂一展同時低喝了一聲:「水仙綻放!」

話音未落在他的面前忽然出現了一朵含苞待放的水仙花,猶如一位優雅羞怯的少女一般,慢慢的舒展開了它那極為潔白的六片花瓣,宛若一條聖潔美麗的裙擺一般,相當曼妙的旋轉了起來。

也就是在那一瞬間位於中間的那些花蕊,忽然間向那條颶風釋放出了一道金黃色的光芒,一下子竟然將它牢牢的籠罩在了,一座猶如大金鐘的光芒中。

也就是在那座金鐘出現的那一瞬間,原本還在十分曼妙的旋轉著的鈉六片花瓣,竟然快速的合攏在了一起,與它一起組成了一朵十分巨大,且不停地向周圍釋放著一陣陣,相當祥和的淡白色光芒的奇花。

當然那朵奇花確實已經將白虎幻化出來的那個法身,牢牢的困在裡面了。

就在那時候西門小虎忽然怒喝了一聲:「混蛋,你去死吧!」

說話間他的身上,忽然出現了一副極為雄渾德亮銀色的鎧甲,在他的頭頂上還出現了一幅宛若一個威猛的金色猛虎腦袋的頭盔,而在他的雙臂上還出現了兩條黑白相間著的虎紋護臂,在他的下身則出現了一套,刻有一頭極為兇惡的猛虎圖案的一把白色銀甲裙擺,與此同時他的腳上還穿上了一雙金光閃閃的黃金戰靴。


那時候在他的左手上忽然出現了一把極為奇特的大扇子,在那長大扇子的一面,若隱若現的閃動著一頭兇猛至極的猛虎的圖案,在它的另一面則若隱若現的浮動著一條氣勢逼人的龍捲風,呼呼呼的在上面盤旋移動著呢!

說完了那句話之後他猛然將手中的那把寶扇向魔眼一扇,登時就有一條散發著濃烈的陰森恐怖之氣的墨黑色大旋風,和一條散發著濃烈的血腥味的血紅色的大旋風,呼嘯著向魔眼席捲了過去。

就在那兩條旋風所到之處,忽然間有一群群瘋狂的鬼魂,和一頭頭兇猛的嗜血猛獸,猶如潮水一般的向魔眼攻擊了過去。

可那時候魔眼很隨意的,將他的左腿在空中畫出了一個,爆射著深黑色光芒的五角星的圖案,然後相當瀟洒的將身體一旋轉,眨眼間那個五角星竟然變成了一座,相當巨大的五角星羅陣法,極為可怕的向那些鬼魂還有那些猛獸,釋放出了一座座巨大的黑色棺木,砰砰砰的將它們全部困在了裡面。

可就在那時候西門小虎忽然向那朵水仙花,射出了數十頭吊睛白堊猛虎,在一陣陣眩光的盤繞中極為兇猛的攻擊了過去。

也就是在那一瞬間,那多水仙花的上面忽然爆射出了一種淡金色的光芒,眨眼間竟然和那座五角星上面,釋放出的那種黑色的光芒組合在了一起,快速地化化成了一座座巨大的立方裝的大棺材,砰砰砰的將那些狂風還有猛虎全部困在了裡面。

面對著那樣的攻擊,西門小虎那時候非但沒有任何氣餒的樣子,反而相當詭異的笑了一下,緊接著他忽然將手中的那把寶扇,平平的指向了那些大棺材,向它們釋放出了一道極為明亮的銀白色的光芒,一下間在那些棺材中竟然爆射出了一陣陣金屬交鳴著的撞擊聲,錚錚錚的將那些巨大的棺材全部打成了一堆堆的碎塊,隨著那朵水仙花和那座五角星大陣,轟隆隆的消散開了。

也就是在那一瞬間白虎忽然仰天怒吼了一聲,隨即化作了一道亮白色的光芒出現在了魔眼的面前,雖然那時候它的周圍還存在著那些奇異的景象呢,可那時候它的那對翅膀竟然變成了一對,閃耀著銀色光芒的精鋼翅膀,而它那巨大的身體,竟然也變成了一種寒光閃閃的銀灰色的鋼鐵身軀。

看到了西門小虎和白虎那些變化的魔眼,登時較為認真的說道:「看來現在這種狀態,就應該是你們的終極狀態了吧?」

那時候已經將自己的功力,提升到了一個全新的境界當中的白虎和西門小虎,聽著他說話的語氣,依然充滿了對自己二位的不屑一顧,西門小虎忽然殺意沸騰的說道:「你個該死不死的老東西,實話告訴你,我們這種種狀態,就連白虎仙尊昔日的印壇,西門開山那個老死鬼也沒有達到過,現在這種狀態中的我們所擁有的實力,可是整個大自然中所有的風之力量,和所有的金之力量,我勸你還是早早的向我們投降為好!」

他的話剛說完白虎也十分狂傲的說道:「魔眼,老夫知道你的本事的確十分的驚人,就算是放眼當今天下,可以和你一較高下的生靈也是屈指可數的,不過現在老夫已經將我的完全體展現在你的面前了,雖然我的元神還被封印在那小子體內呢,但你不要以為這樣的我就沒有足夠的實力將你消滅掉。」

說到最後的時候,它猛然間向魔眼噴出了一陣剛猛異常的狂風,極其驚人的向他席捲了過去,緊接著西門小虎忽然飛到了魔眼的頭頂上,迅猛之極的向他扇出了一大片,銀光閃閃的鐮刀形狀的狂風,猶如一把把勾魂鐮刀一般,瘋狂的向他攻擊了過去。

!! 就在西門小虎和白虎所發出的那些狂風,即將打中自己的時候,魔眼身後的那座星羅盤上,忽然飛出了一條極其可怕的黑龍,在發出了一陣陣極其嚇人的龍吟的同時,還兇猛至極的想那些狂風噴出了一條條亮黑色的大水,極為恐怖的和那些狂風纏鬥在了一起,時間不長那些狂風竟然被那些黑水,硬生生的卷想了一個不知名的境界中。

而圍繞在西門小虎還有白虎周圍的那些異象,在碰觸到了那些大水的一瞬間,竟然冒出了一絲絲的白色煙霧,很快的就令他們很不舒服的退到了遠方。

那時候白虎忽然用一種既不可思議的語氣,相當憤怒的說道:「魔眼,想不到你堂堂的一代雄才,竟然也會使用這種損元壞體的陰魔無根水,你真是枉為人類!」

就在它說話的時候,它和西門小虎周圍盤繞著的那些異象,竟然逐漸的消融了下去,而那時候那條黑龍竟然更加兇猛的向他們撲了過去,同時還向他們噴出了漫天的黑水。

面對著那樣嚴峻的形勢,西門小虎忽然怒喝了一聲:「金剛無形風!」

說完后他忽然將他的雙手緊緊的握在了那把寶扇上,極其瘋狂的向魔眼扇出了一陣陣凜冽刺骨,卻看不到任何蹤跡的狂風,登時就將魔眼所穿的那件大袍子,颳得緊緊的貼在了他的身上,與此同時那條黑龍的身上,竟然時不時的出現了一條條相當恐怖的血痕。

那時候白虎也猛然怒吼了一聲:「白色恐怖境界!」

說完后它猛然將它那對巨大的翅膀,呼嘯著向魔眼扇出了一陣陣亮白色的金剛狂風,眨眼間竟將魔眼和那條黑龍困在了一座,晃動著無數顆瓷白色的骷髏頭,還有一群群兇猛的嗜血厲鬼的恐怖境界中。

而它和西門小虎忽然間閃身進入到了,另一個極為奇特的境界中,快速的吸收起了天地靈氣,儘快地補充起了,他們消耗的太劇烈的真元去了。

可就在那些厲鬼衝到了魔眼的周圍,想要向他還有那條黑龍發動攻擊的時候,魔眼的左眼上,忽然向他們射出了一朵朵相當嬌小的瓊花,猶如滿天繁星一般紛紛揚揚的落在了他們的額頭上,轉瞬間竟然將他們的心智全部控制住了,令他們極為嚴整的肅立成了一座座超大型的厲鬼方陣,站立在了那個境界中。

那時候魔眼忽然對盤旋在它周圍的那條黑龍,較為和藹的說了句:「好孩子,這裡幾乎全部都是你愛吃的食物,現在你就去盡情的享用白虎送給你的大餐去吧,吃飽了之後,立刻出去和本座將那條蠢老虎收服下去好嗎?」

說完后就在那條黑龍相當開心的,舞動著它那對可怕的大爪子向那些厲鬼飛了過去,十分兇殘的大吃特吃起來的時候,他忽然化作了一道黑光,帶著數以千計的厲鬼出現在了,白虎和西門小虎所在的那個境界中。

可就在那時候魔眼的周圍忽然出現了數不清的金剛巨人,各個手持一把極為風力的超大型鋼刀,極其兇狠的向他攻擊了過去。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