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指的是南安瑰和西寧皇帝的舊情。

若是讓他最後查出來到底是誰這樣說出去的,這種有心之人一定不會輕易放過。

「陛下,臣思慮已久。覺得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陛下親自行動,也就是說儘快一趟蓮花宅。」

「老師的意思是說,把皇後接回來嗎?」

「即使陛下沒有這個意思,也應該經常去探望一番,畢竟去往蓮花宅的路上,百姓居多,若是陛下高調前往,相信這些謠言會不攻自破。」

閻繆雨沉默,他不得不承認這個方法是如今能夠想到最好的做法了,只不過,他和南安瑰之間,還有一些隔閡。

「你現在就趕緊給我查出來到底誰在背後搞鬼,證一定要抄他九族。」

天氣漸漸的變涼,秋天不知不覺也到來。

蓮花池內的蓮花已經漸漸敗落,只剩下一大片的蓮葉。宅子周圍的竹林也是慢慢蕭條,有時一陣風吹過,聽到的都是樹葉刮飛的聲音。

蓮花宅的四周總是有野貓經過,半夜時分,一陣也貓的叫聲總是讓人覺得心驚膽顫。

蓮花池內的蓮藕全都被摘了出來,余智和小如日夜想把它收拾出來,扔了也怪浪費的。

余智總是沒有這些耐心,每次坐一會兒就會不知道跑哪裡去偷懶。宅子裡面剩下的都是一些老人,小茹總不能讓他們來幫忙,所以只好一個人默默的幹活。

不過,這裡邊都沒有什麼規矩,平日里小如也是這裡數一數二的老大,所以若是累了的話盡可以放在第二天再做。

將地上最後一個碩大的蓮藕收拾乾淨之後,小茹站起身來伸了一個懶腰,想著明日給娘娘熬一些蓮藕湯喝。

「明日湯里最好再放上幾綹香菜,一定會更好喝的。」

她自言自語的說道,臉上的笑意漸濃,彎下腰,捧起籃子就要離開。

身後突然有一道聲音冰冷無情:「沒想到現在居然還是一個吃貨。」

手中的竹籃順勢掉在地上,安靜的蓮藕滾落在泥土裡,又變成了髒的。

小茹迅速的轉過頭看到了一抹黑影,那麼黑影很快的消失在眼前,朝著竹林的方向狂奔。

小茹立刻追了上去,此刻竟然使用了輕功。

月光下的竹林靜謐的安寧,幾隻貪睡的鳥兒在樹上因為聲響而被驚動,迅速的飛走,地上的竹葉還在不斷的飄動。

小茹警惕的還試著整個竹林,手中一直握著一個類似暗器一樣的東西。

突然間,身後一股強烈的劍風朝著她飛奔過來,還好他及時的躲避手中的暗器,也扔了出去,與那柄長劍正好碰上。

竹林內的一道黑影突然間入了她的眼,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踮起腳尖,踏著幾片竹葉飛馳過去,追上那個人之後,手中的竹竿和那柄長劍相對應。

安靜的竹林裡面只能聽到兩人打鬥的聲音,有時驚慌的鳥兒會發出一聲殘忍的叫聲。

「住手,寶清!」

小茹終於忍不住大聲怒斥,那個黑衣人嘴角帶著冷笑,向後退了幾步,終於落在了地上,在月光下,因為靜止的他,所以能夠看清了五官。

雖說臉上有幾處似乎受過傷的疤痕,不過拋下這些不說,眉眼間的清冷和俊朗的五官,不難看出他的美貌。

「只不過半年不見而已,你這武功看起來比之前還要厲害許多,只不過平日裡面因為隱藏的時間太久,所以出手時有些緩慢。」

他就像是一個老師一樣,在那裡點評沒有任何的感情,他聲音的清冷加上夜色的冷清,更顯得如同脫凡出塵。

「你為什麼會突然出現,我警告你不要傷害皇後娘娘。」

小茹看起來面色中有些擔憂,才想起來那是在馬車上的時候看到了一抹飛快的身影,總覺得有些熟悉,如今想來原來就是寶清。

「你叫皇後娘娘叫的倒是親切,小茹,別忘了你真正的主子到底是誰,也別忘了你妹妹到底是怎麼死的。」

寶清著笑冷酷而又殘忍,他站在風中,衣擺不斷的隨著風白色,額頭上的幾縷碎發也擋住了眼前,擋住了那張絕美的臉。

「這些事情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

小茹毫不留情的反擊回去,寶清聽到這些話並沒有在意,嘴角出的笑容越來越深。 「最近你很不聽話,主子讓我轉告你,如果你繼續反抗動手的話,那就只能回天香閣面壁思故。而由我來接受你這次的任務。」

一聽到天香閣三個字,小茹的手就不自禁的握成了一個拳頭,那個地方哪裡只是面壁思過而已,那就是一個人間煉獄。

她不可以再回去!

好不容易才從那個殘忍的地方逃出來,每次夢到天香閣的時候都是一場噩夢,她根本不願意想起。

「現在有沒有考慮好到底要不要趕快動手,如果真的讓我出手的話,你就沒有任何餘地,一反抗了,只能乖乖的回天香閣。」

寶清的話刺激著小茹的每一根神經,她早就不像剛才那樣神色明朗,而是臉色變得蒼白,眼神也得發獃。

「你十歲就已經去過天香閣,想必不會不知道裡面的規矩。難不成還想再進去一遍嗎?」

不!那個地方她死都不會去。

「任務我會好好做的,不需要你插手,我不想讓你在這裡監視,我會讓我覺得不舒服。」

「你以為我願意閑著沒事沒事,看你在這裡做一些無聊的事情嗎?那是因為主子根本就不放心。」

「我……」

「你這一次最好乖乖聽話,不要讓我們失望。」

寶清這次的出現,讓本來享受著自由自在生活的小如再一次陷入了絕望之中。

他說的那番刺激人的話,午夜躺在床上的時候,小茹會一遍又一遍的思考著。

她拚命的搖著腦袋,想把那些殘忍的過去全部丟掉,可是每一次都能想起妹妹,都是真實經歷的事情,又怎麼會輕易的忘記呢?

天香閣這三個字,對於她來說就像是深淵。

好不容易從那無底洞的深淵爬了上來,怎麼可能會甘願再一次掉進去呢?

抱著膝蓋坐在床上,小茹根本就睡不著,只能拚命的哭,還要捂著嘴不讓任何人聽到。

可是她又怎麼能夠做到傷害皇后呢?

可是,寶清的話一遍又一遍的徘徊在她的腦海之中。

「難不成還想要再回到天香閣嗎?」

不,那種生不如死的日子,她不想再經歷第二遍了。

可是南安瑰對余智說的那些話,同樣也闖進了小茹的記憶之中。

「自從小花死了以後,我就發誓一定要把小茹當成親妹妹一樣。」

她可是一國之後,卻真的和一個卑微的婢女成為姐妹,她何德何能啊?

這幾年帶在娘娘的身邊,她已經漸漸的忘記了自己所帶的任務,她真的已經淪陷在了這種溫柔之中。

她上一次在房間裡面故意將所有的衣服扔掉,然後對皇后的懺悔,全部只是一齣戲而已。

可是,南安瑰就這樣毫無顧忌地相信了她。

小茹緊緊的掐著自己的手臂,眼淚如同奔流的河水,控制不住。

小的時候在天香閣受了那麼多的磨難,她也從未哭過,可是現在一想到自己要去陷害皇後娘娘,她就覺得心痛。

她要怎麼才能做出這種背信棄義的事情?

房間裡面,時而能聽到女人隱忍的哭泣聲,她根本沒有能力去反抗主子,可是也不想傷害到娘娘啊!

可是,她根本就不想再回到天香閣,不僅是不想,而是恐懼。

噹噹當…

房門突然被敲響,小茹警惕的望著窗外,將臉上的淚水擦凈,冷著聲音問道。

「是誰?」

「老朋友,我們剛剛見過面的。」

還沒等小茹下床,寶清就已經推了窗戶進來,隨意的坐在了椅子上,冷笑著看著她。

小茹皺著眉頭,驚恐的還望著四周,下床就拽著他的衣袖往外走。

「你趕緊給我滾出去。」

寶清卻輕輕的抽出了胳膊,一個轉身便躺在了剛才小茹躺過的床上。

「你到底想幹什麼?我不是已經答應過你,任務我一定會完成,你為什麼就不肯放過我?」

「剛才忘了一句話而已,只給你一個月的時間,若是一個月以後你還是沒有想好的話,那就只能回到天香閣了。」

他的聲音殘忍無情,臉上還帶著若有似無的笑意。

小茹突然間很崩潰,提高了聲音大聲地反駁道。

「又是天香閣,我已經說了好多遍可以完成任務了,幹嘛一直提它?」

「喂,你這麼大的聲音就不怕吵醒你們家娘娘嗎?話我已經吩咐完了,沒有其他事情我就走了。」

寶清冷笑的說完就從床上走下來,經過小茹的身邊,卻突然之間低頭望著小茹那一張臉。

面對突然放大的臉孔,小龍看著俊美的容顏,一時間也有些痴迷。

「不過還是希望你能記住,吩咐你任務的人是主子,可不是我。雖然我也很同情你,不過如果真的回到了天香閣的話,憑你這些年安逸的生活而導致的平平無常的功夫,估計會被欺負的慘不忍睹。」

「你給我滾。」

小茹狠狠地推開了寶清,寶清卻連連搖頭笑著說道。

「不必動怒,你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一個月之後該如何和主子交代。」

寶清說完,轉身就跳出了窗戶,人已經消失在黑夜之中。

小茹則癱坐在地上,渾身發抖,眼淚不由自主的往下掉落。

她到底該怎麼做?

不想回到那個殘忍的地方,也不想傷害皇後娘娘。

南安瑰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過來,站在外面溫柔的問道。

「小茹你沒事吧?剛才我好像聽到你的房間裡面有人在講話。」

小茹趕緊擦乾眼淚,站起身來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然後才開口說道。

「剛才房間裡面出現了幾隻蟑螂,我被嚇到了,所以現在趕緊把他們踩死。」

「那需不需要我進去幫忙?」

「不用,不用了。」

「如果你覺得害怕的話,今晚就住我的房間吧。」

「娘娘真的不用擔心了,蟑螂已經被我幹掉了!」

南安瑰終於放心的離開,小茹感覺到渾身沒有力氣躺在床上的時候除了哭什麼也不知道了。

娘娘,你為何要對我這麼好?我該對你如何下手了?

小茹發誓自己絕對不能傷害南安瑰。可是天香閣她也不會回去。

又是一夜未眠,她想了一晚上該如何逃脫這樣的困境? 第二天,南安瑰用早上的時候突然發現小茹的雙眼看起來有些腫脹,還有一些紅血絲。

「昨晚是哭過了嗎? 總裁的掌中寶妻 感覺你好奇怪呀。」

放下了手中的勺子,南安瑰關切的問著。

「半夜的時候又出現了幾隻蟑螂,所以沒有睡好。」

小茹勉強的擠出了一個微笑,回答的也有些漫不經心,看著娘娘關切的眼神,她只好將目光躲閃到一邊。

「那今晚就去我的房間睡吧,若是這樣下去的話,你這狀態可怎麼是好?」

聽到這些話的小茹更是覺得心酸的很,忍著眼中的淚水哽咽著說道。

系統的超級宗門 「娘娘待我如此之好,奴婢心中實在愧疚。」

說完之後,小盧二話不說就跑遠了。

看著她的背影,南安瑰只覺得今天所有的事情都奇怪的很。難不成是因為昨晚沒有睡好的原因導致了今天的精神混亂?

……

後宮之中,因為南安瑰的暫時離開而變得平靜之極。

不過大家都知道,平靜的背後就是一場隱忍的暴風雨,誰也不知道這場風雨到底何時才能夠下來?

李若曦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養胎,所以對於新來的兩位妃子並不放在眼中,每天只是在邵華宮之中走動。

「貴妃,現在百姓之間全部流傳著,皇上只寵愛貴妃娘娘一人,馬上就要廢后了。」

「竟有如此傳言嗎?」

李若曦看起來並沒有很在意,反而是綠蘿的臉上笑意漸濃。

「對啊,而且傳聞傳得越來越廣,現在是老少皆知,聽聞前兩天皇上還以為這件事情在御書房裡面發了脾氣呢。」

李若曦雖然表面上並沒有說什麼,但實際那心裡早就已經悄悄的竊喜,看來就連老天都在無意間的助她一臂之力。

因為已經快要到了臨盆之際,李若曦不論做什麼動作的時候都稍微顯得笨拙,她艱難的扶著椅子站了起來。

「綠蘿,所以我一同去一趟慈寧宮。」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