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沒見過這麼囂張的人,說話的語氣氣的他想打人,而且這人的樣子,那像是個威嚴三級進化者,分明就是末世前的那種地痞流氓,賤賤的。

『你可以這樣認為,所以現在我問你,他們是你的人嗎?』隨著話音落下,董瑞琪的眼神在一瞬間變得銳利,就像是即將俯衝的老鷹一樣,而且他渾身的氣勢也肆意而張揚。

『不是!』潘石眼神微眯,心裡的衝動熄滅了一點,同時在也不斷的猜測董瑞琪接下里會怎麼做。

『是嗎!』

董瑞琪自語了一句,然後氣勢回落,轉身一刀就揮在了何海峰的手上,然後他的四根手指就跟手掌脫離了。

看見這一幕潘石心中一緊,心中對董瑞琪的評價又深了一些,他從沒見過這麼囂張,而且還這麼狠辣的進化者,就連自己也甘拜下風。

『啊!』斷指之痛,使得昏迷的何海峰一瞬間就醒了過來,然後額頭的冷汗就下來了,因為他看見潘石正瞪著自己,然後他就感覺自己的脖子一涼,一柄帶著血腥味的漆黑色短刀就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你認識他嗎,他是誰,想好了再說,下一刀就不是斷指了!』董瑞琪沒有任何情感的聲音自頭頂傳來。

『我,我不認識他!』 蜜愛上癮 何海峰心中還有著一絲僥倖,所以他說了謊。

刷的一道刀光閃過,何海峰斷指的那條胳膊就離開了他的身體,然後更刺耳的慘叫就響了起來,伴隨著還有何海峰的咒罵聲。

何海峰的慘叫聲根本就沒有讓兩個三級進化者動容,董瑞琪是因為末世前已經見慣了生死,所以這就是小場面,而潘石則因為有時候他也會這樣親自執行處罰。

所以他也沒有任何的表情,就像是一個石頭人一樣站在那裡,只不過看向何海峰的眼神越發的深邃了。

他現在有點擔心了,如果董瑞琪再動手下去,何海峰一旦扛不住就會供出自己,就算他的妻兒在自己手上也不管用了,因為他已經試驗了太多的人性了,生死面前拋妻棄子的人絕不是少數。 第四百七十五章一挑二(三)

『殺人不過頭點地,董兄弟用這麼殘忍的手段對付一個進化者恐怕不好吧,你讓別人還怎麼看待你們暗黑團!』潘石嚴肅地看著董瑞琪道。

董瑞琪連眼尾都沒帶動的,只是看著地上的何海峰道;『你說還是不說,再挨一刀,這一刀可是會換個地方?』

『你會不得好死的!』何海峰表情扭曲道。

『看來還是想再試一次?』董瑞琪冷笑,然後將刀再一次抬了起來。

『不要,你不能這樣對我,你殺了我就沒法知道了!』何海峰尖叫。

『你死了,還有另一個!』董瑞琪根本就不在意道,然後落下的刀直接向著何海峰脖子上砍去。

看著向著自己脖子上落下來的短刀,何海峰再也堅持不住了,這一刻哪怕潘石將自己的眼睛瞪爛,何海峰也絕對不敢在隱瞞了,因為他看出來了,董瑞琪這次真的要殺人。

『潘哥救我!』何海峰驚恐的喊道,邊喊邊用自己另一隻手撐著身體,向著潘石爬去。

落下的刀背砍在了何海峰的脖子上,然後何海峰眼睛一翻,整個人就昏了過去,接著董瑞琪看向對面的潘石。

『董兄弟,我如果說我不認識他你相信嗎!』潘石臉皮抽動道。

『你覺得我會信嗎?』董瑞琪向前走去,然後跨過了街道中間的欄杆。

『你想對我動手,你就不怕市政府對你們的制裁嗎?長安城所有的三級勢力之間可是有一個默契,那就是三級進化者不得在城內動手!』潘石說的很認真。

『抱歉,我不知道這個規定!』董瑞琪眼神一凝,然後就向著潘石直接就沖了過去。

『狂妄,真以為我怕你們!』潘石驚怒交加,然後直接手一揮,地上的一顆石子,就以堪比子彈的速度向著董瑞琪射去。

董瑞琪揮手一刀擊飛那顆石子,然後利用慣性落回了原地。,看著潘石道;『你的能力是念力,我說怎麼這麼的自信!』

『是的,我是特殊能力者,怎麼你們沒有我的情報嗎?』潘石傲然道。

『有沒有又有什麼關係,一刀下去也能劈死!』董瑞琪嗤之以鼻,然後腳在地上一頓,身體再度躥出。

『那就讓我也領教一下你的刀吧!』潘石同樣冷笑,然後身後就有無數的東西飛了出來。

在他的身後原本是一家餐廳,但此時這家餐廳內,無數的筷子就像是標槍一樣穿透玻璃飛了出來,然後除了十幾支向著董瑞琪飛去,剩下的全部就圍繞在他的身邊,漸漸的將他的身體包在了裡面。

『拿出你全部的實力吧,看看究竟是你的刀快,還是我的子彈快』看著董瑞琪,潘石在心中暗暗說道。

雖然他現在也在後悔沒有讓何海峰與陸建忠早點退回來,也在後悔剛才沒有直接出手先滅了他們的口,以至於現在這麼的被動,被董瑞琪逼著在這裡動手。

但潘石心中也有著自己的驕傲,作為一名三級進化者,而且不是那種普通的強化能力進化者,作為一個特殊能力進化者,他必須要讓董瑞琪明白,他需要學會尊重。

董瑞琪的刀光是金色的,每道刀光都給人一種鋒利的感覺,一道金色的刀光下去,地面上就出現一道一尺深的刻痕。

而在潘石的能力控制下的筷子,經過在他的身前盤旋后,速度已經堪比剛剛出膛的子彈,然後以一種眼睛都無法捕捉的速度,向著不斷轉移位置的董瑞琪射去。

每一次潘石離開自己的位置,原先的地上必然出現一道深痕,而董瑞琪每次移動,原先的地方就像下雨一樣,被砸落處一片密密麻麻的小洞。

一時間兩人之間你來我往,金色的刀光與黑色的筷子飛舞,地上不斷的出現刻痕或者是一片螞蟻窩。

遠處一棟大樓內,站在窗前的一群男人看著那邊,然後其中一個人開口問身邊人到;『隊長,你什麼時候出去?』

『急什麼,讓他們再打一會,潘石這個人太自負了,讓他吃點虧下次合作才更方便!』站在窗前的玩意玩味道。

『但一會秦思宇趕到怎麼辦,他實力那麼強,我們?』隊員有點忐忑,一邊說一邊看向萬毅的臉色。

『上一次是所有人受制於他,再加上對他們的情況不了解,所以暫時退讓了一下,更不要說這一次他是在挑戰整個長安城所有人都默認的一件事,你覺得兩次的情況一樣嗎?』萬毅神秘一笑。

國民寵愛:老婆大人晚上見 『不一樣,如果今天放任他們動手,那麼就該人人自危了!』隊員知道了萬毅的意思。

『就是這樣,所以我是來調停的,就算陪著他們一會再玩一會,這個虧他們也得吃下去,對了沈崇現在在哪?』萬毅追問。

『沈隊長現在還在那家酒店,在配合那城東遊擊隊向其他人進行解釋,畢竟突然需要換個地方,他們一時難以接受!』隊員如實彙報。

『解釋個屁,直接讓他們搬走他們敢不搬,沈崇婦人之仁,所以我說就不能跟他合作!』萬毅一副我早就料到的語氣。

此時潘石跟董瑞琪之間的交鋒也越發的激烈了,四周的街區被破壞的很嚴重,而且跟著潘石一起來的那些隊員也自暗處走了出來,一個個站在遠處,嘻笑著看著這邊的戰況。

萬毅又看了一會轉身就向下走去,邊走邊道;『差不過到火候了,再下去董瑞琪打出真火真的不管不顧就麻煩了,走我們過去!』

等萬毅趕到現場時,董瑞琪已經有點氣喘了,而反觀那邊的潘石,面前的筷子云不減反多了。

『潘隊長停手,快快別打了!』萬毅裝模作樣站在場外喊道。

『萬隊長,謝謝你來調停,但這可不是我挑起來的,你勸我可沒用啊!』潘石嘴上說著話,但手上卻加了一勁,立刻身邊三分之一的長筷都向董瑞琪待的那一塊飈射。

看見潘石的舉動萬毅心中憋笑,但還是向著董瑞琪喊道;『董兄弟你也停手吧,大家有什麼不能坐下來談的,非得大打出手?』

『滾開!』

董瑞琪瞪眼,因為萬毅說話時突然出現在了他要閃避的路線上,要不是他反應快這一下就受傷了。

『董兄弟這是什麼意思,我好心為你們雙方來調停,你就是這樣表示的,還是說這就是你對我們其他三級進化者的態度!』萬毅言語間故意將方向向大的扯。

『我說了你滾開!』董瑞琪心頭壓著火,看見萬毅在一次出現在自己的路線上,一刀直接就揮了過去。

金色的刀芒出現,然後向著左前方的萬毅飄去,可卻在來到萬毅身前時突然停住,然後潰散了開來。

『既然董兄弟如此的不聽勸阻,那我就只有跟潘隊長先拿下你,然後等秦團長過來了!』萬毅出現在另一邊,臉色有點溫怒的看著董瑞琪,似乎因為董瑞琪剛剛的動作感覺有點掉面子。

『萬隊長如此仗義潘石感激,那我們就先拿下他,然後等秦團長來給我們一個交代!』潘石大聲喊道,然後再次向前逼近,直至邁過了中間的街道。

至於原先中間街道上的何海峰以及陸建忠,早已經被他的那些隊員救了回去,而且萬毅剛才每每踩住董瑞琪的路線,就是因為他在暗中通的消息。

萬毅加入戰團后,雖然嘴上說著要勸阻二人的爭鬥,要先拿住董瑞琪等秦思宇過來調停,可是他的每一次出手,都是在潘石出招之後立刻接上,根本就不給董瑞琪喘息的時間。

萬毅的能力還比較奇特,他的能力是風的控制,反正董瑞琪有感覺,自己的身體每一次跳起時,都會有一種力量在影響自己,但他只感覺到了風。

『董瑞琪,可以不用留手了!』終於一直在暗中指揮董瑞琪的秦思宇出聲了,示意董瑞琪不要再留手了。

『你下次讓人表演不要找我,我只喜歡打架!』董瑞琪無奈在腦海中回應了秦思宇一句,然後空出來的那隻手在腰間一抹,立刻一柄手槍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魚兒終於上鉤了,接下來咱們再試試!』董瑞琪嘴角牽動,然後身形重新躍動。

聽見這個聲音,兩人同時心中一愣,不明白董瑞琪什麼意思,但下一刻潘石隊員呆的地方,陸建忠突然發出一聲慘叫,然後七竅流血的倒了下去。

『秦思宇!』萬毅瞳孔收縮。

『秦思宇!』潘石也緊急回撤,向著街道的另一邊退去。

『現在想走,不再玩玩嗎?』董瑞琪笑了,然後雙手同時揮動,一顆子彈以及一道刀光同時飛出,然後他就沒有停止過。

潘石一邊後退,一邊閃避著不斷飛過來的刀光與子彈,他這邊還算一招一式,但萬毅那邊就亂了套了,被董瑞琪異能加熱武器打的手忙腳亂。

『秦隊長,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潘石對著董瑞琪身後那一片街區喊道,聲音浩浩蕩蕩的傳遞過去。

『朋友來了我有酒,敵人來了我有槍,我左手酒右手槍,潘隊長想選那樣,槍嗎?』

這句話剛開始的時候,秦思宇的聲音好像還在很遠的地方,但這句話說完,秦思宇就來到了街道的中間,柏油路的地面被他直接踩下去一個直徑一米的深坑。

『這怎麼可能,我當然選酒!』潘石心中一稟,然後深深的看了秦思宇一眼,為秦思宇的身體強度感到震撼,擱他可玩不了這個。

『好說,那就請潘隊長將那兩個人還回來,然後將吞下的那批物資也還回來,這樣咱們還是朋友!』秦思宇跨步走出深坑,一邊走一邊道。

『如果我不呢?』潘石滿臉嚴肅問道。

『好說,我陪潘隊長過兩招,如果萬隊長有興趣調解,可以一起來!』說著話秦思宇伸手向後,然後抽出了鬼刀。

『嗯?』兩人同時疑惑,不明白秦思宇抽刀幹什麼,難道他想玩近戰,他不是精神系進化者嗎?

『當然潘隊長如果不小心,那我就只能將酒交給你的家人了!』說這句話的時候,秦思宇直接一個殘影閃過,然後勢大力沉的一刀就劈在了潘石緊急調動的盾牌上。

『嘭!』

被筷子盾牌擋在後面的潘石,感覺自己就像是被車撞了一下,只感覺一股力量傳來然後人就被劈飛了,至於組成盾牌的筷子,已經被這股力量全部震碎。

『雙,雙能力者!』爬起來的潘石不顧嘴角的血跡震驚道。 第四百七十六章無處安放的自由

當發現秦思宇是雙能力進化者后,萬毅以及潘石心中都很震驚,然後一句話都沒再多說,全部灰溜溜的離開了。

秦思宇並沒有阻止兩人率隊離開,因為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如果做朋友那自己用酒招待,但如果是敵人,那就不用多說了,他們也自然明白。

而且最後兩人走時,秦思宇已經看得很清楚了,萬毅已經不敢與秦思宇對視了,眼神畏畏縮縮的,似乎生怕秦思宇注意到自己,而這在之前可是從沒有過的事,

至於潘石則是忌憚,看向秦思宇的眼神滿是警惕與戒備,而且他的內心也是震撼莫名,因為秦思宇的實力竟然比情報中更恐怖。

當兩人全部退走後,留在後面暗中觀察的沈崇終於趕了過來,在看見秦思宇還在看著潘石離開的地方時,不禁問道;『怎麼擔心他不將那些東西還回來?』

『這倒不是,我只是在想如此厲害的一個人,為什麼之前名聲不顯?』秦思宇皺眉。

『厲害?他不是一個普通的三級進化者嗎,據我所在他應該突破不到半個月,是長安城最新的三級進化者?』說這話的時候,沈崇滿臉都是疑惑,不明白秦思宇為什麼這樣說。

『那你們的情報工作真的不敢恭維,一個三級中期的進化者,竟然被你們說成是剛進化不久!』秦思宇無語。

『他,三級中期?』沈崇滿臉的不敢置信,然後突然腦海靈光一閃,目光就在秦思宇與董瑞琪身上流轉。

此時沈崇的心中,就像是海面上起了十七級的颶風一樣,波濤駭浪幾乎讓他失神,只能張著嘴看著這兩人。

『你們…?你…』沈崇已經不知道怎麼表達了。

就他所獲得的情報,暗黑團中最厲害的應該是秦思宇,不僅因為他是神秘的精神系進化者,更因為他力壓其他幾位三級進化者,那麼他自然是眾人中最強的那位。

至於其他的幾位,除了已經出過手的劉勝以及褚華,其他幾人的情報少得可憐,而今天他也就是見到了麻籍以及秦思瑤出手,再跟據一些暗市中流傳出來的私密消息,以及之前他們這邊的評判,這些人都是三級初級進化者啊!

可現在秦思宇告訴自己,對面的潘石是三級進化者,那同時一挑二的董瑞琪是什麼等級,一刀劈飛潘石的秦思宇自己呢?

『董瑞琪對上潘石的時候,潘石並沒有使出全部的實力,至於我自己,我從來沒說過自己的等級吧!』秦思宇明白沈崇的意思。

『就算是沒有使出全力,董瑞琪的實力也很強悍了好吧,一挑二呀!』沈崇咂舌,同時在心裡將對暗黑團的評價又提了一個檔次。

之前的長安城,三級進化者雖然也有了十幾位的數量,但三級中期或者戰力媲美三級中期的,又或者可以同時一挑二的,或許只有城西監獄的韓霈可以做到。

但此時這個列表中,又要加上秦思宇、潘石以及董瑞琪三人了,甚至還要包含了暗黑團的其他幾位三級進化者。

沈崇已經決定了,回去之後必須讓朱昱局長加強情報的工作了,他們現在的情報嚴重過時缺失。

『現在這邊的局勢已經平息了下來,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我還有事先回市政府了,希望你們早日像城南一樣也穩固城東的局勢!』沈崇看著秦思宇道。

明白沈崇心中有事的秦思宇也不挽留,他很清楚沈崇是怎麼想的,而這一切也是將來自己要做的,只不過現在是藉由別人的手去做,所以他點了點頭,就算是跟沈崇道別了。

在沈崇離開后,秦思宇與董瑞琪也離開了這一片街區,他們還要趕回去見一下城東遊擊隊的那幾人,他們這邊的人手根本就不足擔負城東防禦線,所以吸納一部分,這是來之前就定好的。

就在幾人都離開這片街區后,遠處一棟大樓的頂部,光線突然一陣扭曲,然後一片衣角露了出來,但很快又在光線扭曲中消失了,然後這邊又像是空無一物一樣。

秦思宇到達酒店后,麻籍以及秦思瑤已經在這裡了,看見他們回來立刻就迎了上來,同時秦思瑤眼神在秦思宇身上掃動,在沒發現哥哥的身上有什麼痕迹后,這才轉過了頭去。

秦思宇看向面前的這一群人,然後目光在他們身後整整一個走廊的女人身上停了一下,就立刻移開了目光,心中對這些人已經放棄了。

末世后男女之間相依為命的事情,秦思宇已經見過了不少,就算是好幾人在一起,如果人家當事人沒有跳出來,他也不會橫加干涉。

但如果利用末世的殘酷,來滿足個人的一些私慾,秦思宇不覺得這樣的人可以做他的團員,因為這樣的人根本就經受不住誘惑,意志力太薄弱了,而且這樣的人也不值得他去信任。

『思宇,這些女人大部分都是他們用來籠絡人心的一種手段,所以?』麻籍注意到了秦思宇的眼神指向,然後走上前來解釋。

『我明白,我早就發現了,所以我才要來親自看看他們!』秦思宇皺眉,感覺麻籍有點奇怪。

『我的意思是說,那個會控制人的傢伙,畢竟我們現在需要人手,而且也不好一棒子將所有人敲死!』麻籍點到即止,然後就不在繼續說。

末世前麻籍就是一個這樣的人,畢竟管控著一大幫手下,而這些人每個人的需要都不一樣的,有的人要錢,而有的人則只是需要女人,尤其是那些廝殺在前的這些人,對於這些人麻籍會下重力。

所以雖然現在環境變了,但麻籍的思想里還是有著這一方面,再加上現在他負責內城基地防禦以及城東防線,這才有了這種特別的想法,尤其是這些人的實力還都不錯。

『我們是缺少人手,但也不是什麼人我們都要接受,像這種趁著末世災難趁火打劫的人,我寧願永遠不要發展,也不會接受他們成我的麾下。

而且我再說一遍,如果我的麾下有人這樣做,我會直接驅逐他,嚴重者我會直接處置他,所以你們對手下的人管轄好,不要讓我發現這樣的事。

發消息讓小娟來,讓她來甄別一番,看看誰可以留誰不能留!』秦思宇冷著臉對身邊人道。

很快就有人去辦這件事了,他們來的時候也帶了一部電台,所以發一個消息回去還是很方便的。

被秦思宇駁回了建議,麻籍並不生氣,相反心中對於秦思宇的頭腦時刻保持清醒還是有點高興的,然後他的心中就放心了,打算接下來在內城區好好的為大家謀劃一番。

『秦團長,我知道我們這些人良莠不齊,但我希望看在大家都是倖存者的份上,如果那些人你看不上,還希望你放他們安全離開可以嗎?』李愛保走上前來恭敬地看著秦思宇道,態度已經算得上是卑微了。

『隊長,你求他幹什麼,我們這些兄弟大不了離開這裡,長安城之大哪裡不能安身!』牟奐看著李愛保生氣道。

牟奐的心中其實並不服氣的,只不過礙於秦思宇他們的實力強大,不得不退讓這一片地盤,然後他就想出去發展,因為他不習慣被人管轄著。

『長安城大,居之不易啊!』李愛保嘆氣,然後看秦思宇並沒有答應,就落寞的退開了。

隨著秦思宇前進,城東遊擊隊的所有人全部讓開了路,然後秦思宇來到了那些女人的前面,看著遲疑的她們,輕聲道;『我們是暗黑團的進化者,這一片地域後面就由我們接管了,但我們不會讓你們去做那些事,所以我想給你們自由,給你們安置出去,你們有什麼想法嗎?』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