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還不知道,天下人也都不知道,千星前後已經殺過兩個極境惡魔,血魔沒有出現,也沒說過。他有最強的攻殺之道,有最快的速度,只是拓山底牌多,千星有些納悶,沒有追上。

「星哥。」百里雲飛笑著走來,很激動,和千星來個熊抱。

千星微笑,也很開心。

曾經少年變得堅毅,眉宇間還有滄桑,小飛長大了,他還不比自己本來就已是三星實力,肯定經歷很多,承受很多。

男人間無需多說什麼,劫難后再遇,倍感親切。

話說回來千星何嘗不是,風塵僕僕的滄桑。

猿空他們也都過來,很熱鬧,千星介紹鶴大他們彼此認識一下。

都是很強大的妖王,猿空是後來突破上來的,鶴王兄弟他們也年歲不算大,先前是稍微走在前面的。索貝克一樣,索貝克修鍊也有不同,和滾犢子有些像,是血脈進化。

「讓讓,讓讓,我老大啊,你們圍著干毛,老大,我想死你了……老大,我呀,滾犢子,帥吧,哇哈哈……」雖然化作人形,口水還是遠遠的噴過來,不用他說大家都讓開路了,還躲得遠遠地,心中都在鄙視,你妹的。

千星淡笑看去,他之前在遠方都看到過,滾犢子有時候化作神駿本體,有時也化作人形。

怎麼說呢,確實長得不醜,少年模樣,臉很白,有小白臉的潛質,卻又很長,尤其招牌般的咧嘴笑著顯得更長,眼睛賊溜溜的放光,還是顯得邪魅,看不起任何人的眼圈,掛著欠揍的笑容,歪扭帶個草帽,個頭不算高還有些瘦,這點和他化形時不同。這貨還帶個黑框眼鏡,一副文雅知識分子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掩飾他那猥瑣眼神,總之都不用分辨,千星一眼都能認出,幾乎和沒化形時一樣,關鍵是看氣質。

乍一看很正常,再一看總覺得哪裡不對,仔細看就難掩他那猥瑣的氣質。

更別說現在這笑聲,這表情,還有那激動噴的口水,太猥瑣了。

「老大,看到你太激動了,昨天做夢我還夢到你了。」滾犢子湊上來,也非要來個熊抱,「老大,我倆站一起是不是場上最帥的兩個,哈哈哈……這群渣渣,太丑了。」

「一邊去。」千星無語,再一會兒他的衣服都被口水噴濕了。

大家熱鬧的很,一起聯袂回去。

千星先去看了張奶奶,張奶奶依然健碩,很有精神,看到千星很開心,拉住問了很久,大家平安就好。

這麼多天過去,奶奶也聽聞很多,南州城內,千星不在都是大家精神支柱,她為千星驕傲,也很擔憂。

一陣唏噓,後來說起月兒,老人也很擔心。

這些年輕人都長大了,她很欣慰,又很牽挂。

戰亂時期最不缺孤兒,張奶奶還是和之前一樣,每天都在忙碌著。

千星沒有勸說什麼,老人高興就好,之前吃了些靈果,奶奶身體還很好的。

之後大家一起去義氣盟,多日不見,這樣的關頭再聚,今日大勝,還有新朋友加入,都值得歡呼慶祝。

只是滅殺那些三星惡魔,對很多城市來說都是大勝,三星惡魔能擊退,想殺都很不容易,不是人人都是極境實力的。

如今各方,基本都是每次惡魔來襲,然後奮力抵禦,能夠磨退敵人就是大勝了,很少有過這般戰績。

今日千星歸來,輕易做到,看的很多人熱血沸騰,大家充滿信心,充滿幹勁。

最開始時,他們這樣的普通城市,偶爾來一兩個三星惡魔都是強悍了,城市很多,古老世家門派也多,巔峰惡魔也分不了那麼多。

也是後來慢慢變強,吸引了更多強橫惡魔。

今日不但滅絕周邊強橫惡魔,千星回來,還帶來了三大戰力,這麼一下子城中都有一群三星強者了。

索貝克很喜歡吃喝,憨笑個不停,大口的吃著,鶴二也很熟絡的與大家鬧成一團。

滾犢子很警惕的看著這三個傢伙,怎麼個個都是三星妖王,想搶他老大下面第一滾哥的位置嗎?覺得自己必須得儘快提升到三星實力。

到時候這個傻大個好收拾,那兩個……滾犢子很鬱悶,這兩個連帥氣都想和他比,靠……不行,今晚一定給喝趴下,奠定本王滾哥的地位,「哈哈,兄弟,來,再喝一杯……」滾犢子過去勾肩搭背,喝起來業務嫻熟。

結果這貨先暈了,然後屋內更亂遭了,這可是成精的二哈啊,翻天了。

千星搖頭,走到外面,一個老者微笑著走來,正式城中另一個三星戰神,之前也出手攔住一個三星惡魔。

「星主,呵呵,老朽當歸,幸會。」老者道。

這是一個普通老者,乍一看就是普通老農的淳樸裝扮,看不出什麼奇特,給人一種很自然的感覺。

「當歸?」千星詫異。

「哈哈,老朽自小跟著師傅學醫,師傅給起的名字,也是後來機緣巧合,才走上這條路。」老者笑道。

「是我不好意思。」千星乾笑,「這段時間多謝前輩了。」

「我還要感謝你們呢,我這把老骨頭,要是不來這裡避難,在外面也早沒了。」老者搖頭,「災難來的太突然,我也幫不上什麼忙,都是大家互相照應,還是你們這裡的小傢伙,一個個成長的很快,少年強才是強,才是希望。」

「呵呵,今日看到星主威勢,我才知道他們為什麼那麼推崇你了,老頭子都崇拜,現在星主回來,老頭子也放心了。」當歸笑著,氣息柔和,有讓人如沐春風的自然,和他的名字很像。

「前輩客氣了。」千星微笑,這和那些想巴結他的人不一樣,很自然認同。

「呵呵,他們還在玩兒,星主不去湊熱鬧?」回看後面屋內一眼,當歸輕笑道。

「這些傢伙,太鬧騰了,前輩見笑了。」

「你就不要叫我前輩了,我們修者可是實力論交的,達者為先。」

「您老也別叫我星主,聽著彆扭。」

「哈哈哈……好。」

「他們這段時間壓力太大了,都是一群孩子,放到之前,很多還應該在上學呢。」老人又輕嘆。

「我畢業了。」千星微笑。

老人笑著搖頭。

千星知道大家承受的壓力,畢竟不比他起步高,堅持下來更難,所以就讓大家肆意一下。有他在,只要不是四星強者,誰來都不夠,若是四星強者來,又有幾個城市能擋住,現在有沒有四星都難說。

大家也都是高手,危險到來,瞬間可以警惕起來。

一會兒百里雲飛也出來了,「星哥,歸老……」

夜風很涼,心中很平靜。

****** 次日,千星把大家叫到一起,把很多東西分發下去,滾犢子他們幾個也都人手一個儲物袋。

三星惡魔難殺的,不是人人都能做到他這樣,百里雲飛應該可以,但他也是最近突破上來的,之前實力不夠,只能被動防禦,如今突破上來,時間久了,來的對手都更強,沒有絕對優勢,想在更優勢的惡魔隊伍中斬殺三星惡魔也很難。

而一般只有強橫的三星惡魔才會有儲物袋的,儲物袋內的寶貝很多,那才是大收穫,千星一路殺了很多,尤其是極境統領都有兩個,收穫很大。

他自然用不完,都分發下去。

「老大,嘿嘿,還有我的嗎,我快突破了,需要的多,有絕技就更好了,技多不壓身,我最刻苦了,咦,這個……哇,什麼東西,不要過來,救命啊……老大,殺人啦,殺狗啦……」滾犢子恬著臉,哈喇子都快流出來,自己的早拿走了,湊過來還想要,接著就跳了起來,大叫著亂跑上躥下跳,最喜歡的草帽都丟了,「有鬼,媽呀……」

但見一個光影突然就出現了,追著他跟著他,他怎麼都擺脫不了,接著在他大叫聲中直接鑽入他的腦袋,然後這貨就在地上打滾起來,快嚇瘋了?

千星臉色有些黑,主要是被這貨的怪叫驚得,還有口水亂噴,他大爺的。

不過他也很驚訝,那是奎木狼星輝,他只是打開納芥,根本沒有動,是星輝自己出來的,然後就認定了滾犢子?

看這情形還真是,他能感應到,百里雲飛也感應到了,兩人相對無語,心中不約而同爆出一個字,「操。」

「哇,死了,死定了,老大,你害我,我沒犯錯啊,救命呀……老大,你要和咱樓上的薩摩耶說,我不能等她化形了,哇呀……」滾犢子打滾哭喊。

「閉嘴。」千星喊道。

「老大,我都快死了,你還對我這麼凶,哇,不活啦……呀,咦?好像沒事啊,這都什麼東西……」星輝傳承伴隨很多經驗訊息還有絕學,滾犢子咧著長嘴,慢慢笑了起來,「哇哈哈……我也會神通了,嗷嗚……」

在場都是自己人,都慢慢看明白了,羨慕還來不及,滾犢子看到,笑得更囂張了。

這也是羨慕不來的,他們看得真切,這不是千星把星輝給誰,是星輝自己的選擇,同時也很鬱悶,傳給誰都好,傳給這貨,是說自己還不如這條狗嗎。靠!這一刻所有人心中都爆出了這個字。尤其是看到這貨的嘴臉,所有人都恨不得上去踩幾下。

千星很詫異,他確實沒有動,這麼多天發生太多事,他都快忘了上次出去他是斬殺黑騎士奪取星輝的。

奎木狼星輝他一直放在納芥內沒動過,今天自己出現的。滾犢子的機遇?

如今與以往不同,亂世到來,星辰洞天都被攻擊,在外的高手都難回去,已經無法通過天涯路考驗了。一些星宿都戰死在外,星輝消失,偶爾有被惡魔搶到的,大多都不知所蹤,而亂世擇主已經發生過,選擇適合那一脈的天才,無需再通過天涯路。如今又發生,彷彿這些戰魂般的星輝都能感應到亂世的不同。

如今選擇的滾犢子,千星早看過,這傢伙如今血脈很強大,與擁有四種神性血脈的索貝克都不差,不知是覺醒還是得到過什麼機緣,他自己也說不上來,確實有狼王威勢,這方面倒也不辱沒。這段時間被迫磨礪,天天血戰,闖過天涯路也是綽綽有餘的。

就是這膽識,太拉分了,尤其剛剛的表現,千星都覺得丟人,你好歹一個二星妖王,都沒發生什麼,叫得跟殺狗似的,至於嗎。

千星淡笑看著,這樣也好,肥水不流外人田。

正常來說,上次星輝是他得到,後來丟失也不算他的責任,這次又得到,能用了也好。

本來他還愁怎麼給滾犢子弄些神通呢,索貝克和鶴王兄弟都有機遇,唯獨滾犢子有些奇特,空有境界,手段太少。

不過這傢伙還是得好好練練,這尾巴都翹上天了。

「我去,這也行,還真是狗屎運。」猿空說道。

「嗷,金毛猴,找揍是不是,哦,你別過來,欺負我二星算什麼本事,之前欺負本王都記著呢,等本王突破上去再收拾你,讓你跪下唱征服……別,我就是開個玩笑,猴哥,不好笑嗎,哈哈哈,這大喜的日子,大家開心嘛……哇,老大救命呀……」滾犢子挨揍了,就算猿空沒過去,千星都想過去,這貨在那睥睨所有人。

百里雲飛在一旁很鬱悶,無語的很。

千星也納悶,想想這叫什麼事。滾犢子能化形,早已是智慧生命,倒也不用歧視什麼,但想起這傢伙的不靠譜,總覺得納悶。還是把這貨當初銀狼王算了。

他是虛日鼠,傳承很厲害,有著浩瀚的成長空間,他和百里雲飛箕水豹互相交流過,二十八星宿甚至四大主星都是頂級傳承,沒有高低的,或許有不同專精,最後如何都看個人。

千星還有浮生訣,浮生訣現在他還沒弄清傳承來源。

如今大勢,機緣很多,很多人都得到過,就是惡魔都有得到過,厲害不知名的傳承也多。

滾犢子老實了,可憐巴巴跟著千星,再帶個眼鏡,很像被欺負的老實同學,眾人看得忍俊不禁。

驚訝過後,大家也沒什麼別的,在場都是無數日子來一起並肩作戰的兄弟,滾犢子是他們一份子,綜合實力也是大家中的佼佼者。

各有各的機緣,都有自己的目標,只是紛紛感嘆狗屎運。

除了曾經的自己人,還有很多慕名而來的人,這些日子也都一起戰鬥,早都是自己人,千星都沒有吝嗇,大把資源分發下去。

這些主要是給身邊的自己人,千星得到的往往也是頂級的,適合更強的人。至於下面的更多修者,連日大戰,每天都有收穫,還有玄盟曾經儲備存貨,足夠分配。

千星歸來,又大勝一場,大家都有。

當歸這個三星老人沒來湊熱鬧,沒有戰事閑在家門口曬太陽,悠閑的很,千星回去的時候也過去坐坐,給老人送去些頂級靈藥。

那些頂級惡魔的戰利品,戰鬥受傷修鍊等等都有用,這也是高配必需品,三星強者都很有用,經常會眼紅爭搶的。

滴水之恩,湧泉相報,何況不是滴水之恩。這個老人幫他們很多,最初城中可是只有當歸一個三星強者的。

****** 對於老人,千星心存敬意,老人有實力,很隨和,氣息自然,從不爭什麼,相處雖短,千星都能感應出。相比之前的問塵老人,這更讓他尊敬。

交流一番,老人毫無保留什麼,期望千星這些年輕人都成長起來。

當歸本來是行走天下的游醫,逍遙自在紅塵間,之前就在南州這片地域,天降大禍后,護送著遇上的隊伍一起來到南州,還趁亂出去過幾次接引隊伍,之後一直在這裡幫忙守著,後來百里雲飛他們都快速成長,總算好了起來。

南州很快就很強了,也不像別處。這座城市也是小型戰爭城市,玄盟有所儲備,後來湧入無數人,也包括很多修者。

和別處不一樣,這裡始終是一家,全部跟著百里雲飛戰鬥,沒有客大壓主的現象。

在別的城市,往往也會湧入三星強者,或者一批二星強者,這些人慢慢就會形成各自的勢力,就像雲來市,穩固一些之後,心思又活躍起來,拉幫結派,趁亂強大自己,想做亂世梟雄。

玄盟很強,底牌也很多,全部爆發出來三星強者都冒出一些,但還是遠分不到每個城市都有,何況更多的高手還在總部戰鬥,而沒有三星強者,在一座城市中,玄盟往往也壓制不住局面。

反而各方勢力,古老家族門派等等,多年來積蓄,還是有底牌的,或是全力留下的,總是會有。一些存有三星實力的老祖,這個時候不得不出來,退到城中往往就成了最強存在。

如今的世道,不管有沒有私心或者其它,有實力話語權自然就更多,久之久之局勢就不同了,就算沒有私心,周圍的人說多了便不一樣,更別說有野心的。

還有一些散修,或者強勢崛起的年輕高手,以為大氣運等等,都很不服,總之如今局勢十分複雜。

玄盟不是非要怎麼,但遭亂城市總要有些規則,然而實力不夠,規則自然也難得以遵守。

人心難測,自古亂世都是如此,千星覺得倒也沒什麼可說,競爭才會進步更快,百家爭鳴未必不好,但有些禍害,也是可惡。

而這些在南州卻是沒有,大多強者都是慕名而來,擁護千星的,千星不在,百里雲飛也服眾,一方星宿,逆境崛起。

這裡年輕才俊最多,很快適應這種大勢,困境中迎難直上。

老人當歸沒有爭鬥之心,百里雲飛他們本來就強,很快也都在血與火中強大,他們就是城中的最強者,就算偶有外來人有什麼想法,也翻不起什麼浪花,不敢做什麼。

反而在這大勢中,久而之久,都受到影響,一心對外。男兒心底都有熱血,環境造就英雄,看著身邊一個個漢子,總會莫大感染,咱爺們也不差,咱女子也能是巾幗英豪。

毫無疑問南州這片環境是好的,都不用擔心背後,戰鬥很痛快。

當歸老人就是欣賞這點,一直不遺餘力,很開心留下。

都是很好的年輕人,在大勢熱潮下,互相影響,都很努力的進步著,當歸從不吝指點。

如今南州便是這樣,這也是他們這邊來犯的惡魔越來越多,還一直能聯手戰陣擋住的原因。

整個城市都在歡呼,百里雲飛他們一些強者,大家早都知曉,這一日千星名傳各個角落,一樣無人不知。

千星才是最強的,大家都安心下去,在這熱潮中,大家都看到希望。

之前只是憑著一腔熱血拚,很多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訊息偶爾傳來,各方都很艱難,他們這裡還算好的,前路茫茫。

今日千星歸來,強勢鎮壓惡魔,所有人都興奮,首次的大勝。

南州越來越強大,更有百里雲飛為首的一些天才在,開始到處都混亂,時間稍久一些不少惡魔慢慢重視起來,來的也越來越強,越來越多,每一戰都不容易。

除了拓山跑了,其餘強橫惡魔幾乎都被千星帶著幾個妖王滅掉,如今南州周圍沒有強大惡魔,也可以安穩一段時間。

接下來大家都是瘋狂的修鍊起來,這是十分難得的機會,連日大戰很多人都有感悟,但從來沒有好好的修鍊過,戰鬥中能進步,有時候緩一緩更好,何況還有千星帶回來的修鍊資源,大家都沒有閑著。

滾犢子也難得的主動去修鍊了,這貨怕被超過,尤其是索貝克和鶴王兄弟他們,已經超過他。

千星何嘗不是一樣,他一直在外,也從來沒有安靜的修鍊過,煉獄中那次不能算,那是不得已,一邊克制煉化,一邊強自修行。

他有很多心得感悟,自然沒有懈怠,努力的穩固自己,各個方面。

千星要一舉成就四星,他有目標。

若到四星,那才是無敵,等他突破,再去滅殺魔子,不會太久,他很有信心。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