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就讓你們知道知道,東方劍術的厲害!”

“林辰,今天我就讓你看看,姑奶奶可不是花瓶,今天這裏的人,一個也別想走!”

當即,水靈靈提劍便追。

一直追到樓梯口,正在這時,忽然,水靈靈感覺到身後出現強烈的氣息波動。

這氣息波動,並非來自於熱武器,而是超自然之力。

血族!

水靈靈也跟血族接觸過,瞬間意識到是血族來了,小臉立刻變色。

反應也快,立刻抽身回防,提劍跳出老遠,意圖擺脫身後那陰冷可怖的氣息,然而,她這邊一動,耳邊就響起了陰惻惻的冷笑聲:“原來不過是個先天巔峯的東方修者,虧得我如此重視,呵呵,小妞,告訴我,你的那個真武大能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滾!”水靈靈被耳畔的聲音刺激的汗毛倒豎,當即,揮劍朝着身邊掃去。

劍光所過,走廊一側的牆壁,立刻被她用劍氣掃除一跳深深的劍痕出來。

“哈哈,東方女人,你的劍就這一點威力嘛,如果僅僅如此,你是殺不死我的,哦我的寶貝!”而與此同時,那陰惻惻的聲音,繼續響起。

水靈靈的一劍,並沒有傷及到他。

而見狀,水靈靈臉色更加難看起來。

這個血族的實力,在她之上,難不成是黃金騎士團的黃金騎士!

想到這種可能,水靈靈頓時心往下沉啊!

如果遇到白銀級別的騎士,他尚且可以一戰,但是白銀往上,黃金級別,便不是她能應付的來的,每一個黃金騎士團的黃金騎士,他們的實力,都可以跟龍霸天那種真武大能抗衡。


心往下沉,但是,水靈靈卻沒有因此而亂了方寸。

手中的劍朝地面一點,隨後,一個瀟灑的轉身,正面面對。

隨後,她就看到,距離她不足一拳距離,有一個蒼白,毫無血色的臉,幾乎跟她臉對着臉……而對方,只有一張人臉,身後則是無窮無盡的黑色蝙蝠。

部分身體化形!

果然,果然對方是黃金騎士!

白銀騎士往下的血族,只能做到整體化形,化成蝙蝠,但是黃金騎士,掌握的化形能力則更爲詭異,他們不止能化形成蝙蝠,甚至於可以化形成任何模樣,而是可以是部分身體。

這個黃金騎士,實力可能在黃金騎士當中不高,只能部分化形成蝙蝠,但即便如此,也不是水靈靈這個級別可以對抗的了的,黃金騎士就是黃金騎士,相當於真武大能。

見狀,水靈靈心中終於有些慌了,下一秒慌忙朝着對方一劍刺去。

“滾開!”

“哈哈,好犀利的一劍,你是真的要殺了我嘛!哦我的東方美人,你不可以這樣,這樣你會傷了本爵士的心的,我,我的天!”這黃金騎士拿腔作調,同時,身形幻化。

瞬間,身體完全幻化蝙蝠,水靈靈的一劍刺空。

不等水靈靈刺出第二劍,黃金騎士已經重新在她的頭上聚合成型,同時,在手中幻化出一柄鋒利無比的白銀十字劍,朝着水靈靈重重劈斬而下。

水靈靈慌忙格擋!

砰!

一聲金屬交鳴的聲音響起,水靈靈只覺得對面巨力涌現,自身遭受重擊。

手中的劍拿捏不住,當場被對方一劍磕開。 水靈靈更是被巨大的力道,立刻掀翻在地。

“哦,我的東方美人,你這是怎麼了?哦,都怪我,竟然下手如此的重,太沒有紳士風度了!”黃金騎士隨身而上,倒掛着,浮在水靈靈的面前。

他那一張慘白的臉,幾乎於水靈靈臉貼臉。

水靈靈被對方的陰笑,刺激的渾身汗毛都快豎起來了,急忙就要起身,結果就在這時,那個黃金騎士陰笑着,一劍出,巨大的十字劍直接搭在了水靈靈的脖子上。

“哦,我的東方美女,你不要亂動哦,我的劍可是很鋒利的……你放心,只要你乖乖配合,我是不會殺你的,我知道你的同伴是一位真武大能,我們教皇真誠的邀請他去聖殿一聚。”

“你只要乖乖的配合我,到時候,在聖殿你們會相聚的。”

“你要用我做誘餌,休想!”水靈靈立刻意識到眼前這個黃金騎士爲什麼不殺她。

原來,這個傢伙,竟然打算用她做餌,掉林辰的魚。


“呵呵,這個可由不得你,乖乖跟我們回去吧!”

黃金騎士陰陰一笑,隨後,忽然身形幻化,化作萬千蝙蝠將水靈靈裹挾其中,好像一道狂風,隨後裹挾着水靈靈直接消失的無影無蹤。

黃金騎士的能力也算是詭異無比了。

而等到黃金騎士消失之後,走廊裏立刻又出現了一個血族,血族冷冷的盯着那些黑手黨,冷聲道:“你們留在這裏等待那個東方的修者,等到回來,告訴他,要想救他的同伴,就來聖殿找人,如果一個小時之後,他還沒有到,那他就再也見不到他的同伴了!”

“是,是,我一定轉達!”

查克帶着人跪在地上,拼命的磕頭。

一轉眼,血族消失,查克起身:“跟我來,聽說他們是三個人,騎士大人帶走一個,應該還有一個,看看,是不是在房間裏,給我抓住,這也是個底牌!”

“是!”查克立刻帶人,返回房間。

而卡米亞正縮在房間的櫃子裏,藏着,嚇得渾身顫抖,而當發現有人衝進來,差點驚叫出聲,不過她強迫自己鎮定,雙手捂住嘴巴,藏在櫃子當中偷看。


祈禱,祈禱查克不要找到他。

“在櫃子裏!”然而,卡米亞的祈禱並未起效果。

很快,查克帶人便發現了她。

“你們,你們幹什麼?不要,不要……放開我,放開我,靈靈姐姐,靈靈姐姐救我……”

水靈靈拼命的掙扎,只不過她一個小丫頭,又哪裏掙過這些黑手黨的大漢。

被人生生從櫃子裏扯了出來。

查克抓住卡米亞,衝着他獰笑道:“哈哈,臭**,你的那個靈靈姐已經被血族的騎士帶走了,再也沒有人護着你,待會,那個該死的東方魔鬼也會死!”

“不過你放心,你不會孤單的,用不了多久,我也會送你去見他們的。”

“來人啊,把這個女人帶去詹姆斯先生那裏!”

當即,卡米亞被壓着,帶出了酒店,至於如何安頓,暫且不提。

當水靈靈和卡米亞帶走之後,查克留下了幾個人在酒店等林辰回來,而他也帶人隨後撤離,而此時,林辰還守在原來的那家酒店,久久沒有見到一點動靜,林辰心裏隱隱有些不安。

如今的局面,跟他的所料有些出入啊!

不說黑手黨遭遇了這麼大重創,理應報仇,就說血族一邊,不可能對他視若無睹啊!


他一個東方修者來到西方教的地盤,他們不可能會容忍他的。

他們必定會派人來對付他的啊!

“到底怎麼回事?”林辰納悶道。

忽然,他腦子靈光乍閃,似乎想到了問題所在,立刻臉色大變,罵道:“不好,該死的,他們不會是故意不來對付我,而是去對付水靈靈她們了吧!”

想到這一點,林辰一刻也不敢耽誤,騰身飛起,直奔酒店。

片刻之後,林辰出現在酒店樓頂,而剛到樓頂,他便嗅到了空氣當中有着濃濃的血腥氣。

而這血腥氣不正事血族們身上那股子氣味嗎!

頓時,林辰恨不能自己啊。二話不說,直接衝回酒店房間。

而此時,房間之內,那幾個被留下的黑手黨成員正留手在房間內,他們一個個端着***死守門口,一臉戒備,嚴陣以待,然而即便如此卻還是沒有能在第一時間發現林辰。

林辰宛如一陣風一般,瞬間出現在房間當中,出現在這些人身後。

林辰站定,隨後,一掃房間內,見到房間之內一片狼藉,他立刻斷定,恐怕水靈靈和卡米亞已經出事了,而則一瞬間,就見林辰眼珠子都紅了,怒髮衝冠啊!

萬萬沒有想到,在西方教的地盤上,這幫血族竟然也這麼無恥。

在他們的地盤上,不敢面對面,竟然還外偷天換日這一套!

這幫王八蛋,竟然敢耍他!

“一羣王八蛋,你們真是觸及我底線了,我看你們就是在找死!”

這一刻,林辰心裏生出滔天怒焰,卻是動了直接抹掉血族心思。

“是誰?”

“哦,我的天,他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哦,我的天,難不成他是魔鬼嘛,爲什麼會這麼詭異!”

而隨着林辰出聲,房間內留守之人這才發現了他,隨即立刻驚叫着調轉槍頭,瞄準林辰。

並且,第一時間,開槍射擊。

還是那句話,這些熱武器,又豈能傷害到林辰,就見林辰利用靈氣屏障擋住彈雨,而他本人,晃身之間,化作一道光影,直接從五人身邊擦身而過。

而隨着他所過,頓時,血花飛濺。

五個黑手黨槍手,四個,當場人頭落地,而最後一個,當他手中的***,最後一顆子彈射出去之後,林辰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將他整個人原地提了起來。

必須留下一個活口,他還需要靠他找到水靈靈和卡米亞哪!

這五個人,定是那幫混蛋留下來,給他傳訊的。

“不,哦,偉大的東方戰神,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殺我,我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是詹姆斯,還有查克,是他們掠走了你的朋友,跟我無關!” 這幫黑手黨也夠沒種的,一旦受制於人,立刻就投降。

當然了,這也是他們意大利人的作風。

還記得二戰之時嘛,意大利的軍隊,是最奇葩的軍隊之一。

甚至於在交戰之時,控訴軍方,霸佔屬於他們的雙休日,甚至於挑剔伙食。

在面對英國軍隊八千人的進攻時,十萬意大利軍民,只因爲遭到了一枚炮擊,十萬人就直接投降了,十萬人投降八千人,一點羞愧之感都沒有。

“哼,告訴我,那個詹姆斯還有查克在什麼地方,帶我去!”

“好,我帶您去,帶您去,尊貴的東方戰神大人!”

林辰提着這個黑手黨成員,離開酒店,隨後直接奔詹姆斯的老巢,大約十分之後,林辰提着這個黑手黨成員,從天而降,落在了一個建築物樓頂。

“是這裏對吧?”

“對對對,這裏就是詹姆斯的巢穴,他就在這!”

“你可以死了!”林辰甩臂,直接將黑手黨成員從樓頂丟了下去,同時,就見他飛身而落,直接落到了這處巢穴的門口,不等守門的黑手黨成員反應過來,他一掌掃出。

頓時,掌力所及,所過自處,兩個守門的黑手黨直接灰飛煙滅。

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