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透明人?太好了!”

秦澤正想着與其被陷害還不如逃走呢!

沒想到還正好給這麼個恰到好處的角色。

“對了,衣服能透明嗎?”

“只有宿主身體能,其餘無法透明化!”

“草!那你特麼是要老子果奔?”

秦澤真想哭了,可情況實在是緊急,他也只能解開了衣釦……

十幾秒後,電梯的燈亮了。

“什麼情況……破電……咦!”小女警剛想罵這破電梯。

可下一秒,她卻驚住了。

那個窮兇極惡的犯罪分子,竟然不見了!

地上只留下他的衣服!

“這!這不可能!那傢伙呢!怎麼跑的?”

不光是這小女警,其他幾個警察也同樣懵的一筆。

特麼的,活生生個人,怎麼說沒就沒了?

……

雖說系統給他發佈的任務是逃亡。

可遭到這種陷害,我們秦大爺的心情自然也是不爽到了極點。

於是趁着這幫警察四下找他,他竟朝着樓上走去了。

必須要報復一下王若馨那女人!

不一會兒,秦澤就回到了剛剛的那房間裏。

王若馨正握着酒杯站在窗口,一臉微笑着看着東海市的夜景。

看着她這愜意的模樣。

秦澤就想上去給她一腳。

不過也就在這個時候,大門口走進來了一個人。

看到那人,秦澤不禁停住了手中的動作,愣住了。

這不是那王家的大少爺王碩嗎?

特麼的,他怎麼在這裏?

不對,王碩,王若馨,難道……

秦澤想着想着呆滯住了。

不會吧……

王碩走到了王若馨的身後。

雖說他是這女人的哥哥,可他看這女人的眼神,卻跟看到十八輩祖宗了一樣,有些驚恐和慌張。

這麼呆滯地站了許久,他纔出聲。

“若馨……”

“怎麼了?”王若馨回過頭。

“剛剛那小子,你爲什麼不直接把他殺了,還要用這麼麻煩的手段……”

“呵呵,所以說我都不屑於和你這種無趣的人做兄妹啊。”王若馨冷笑了兩聲。

“無趣?”

王碩一臉疑惑,根本反應不過來她是什麼意思。

不過他也不想多管,畢竟他的目標不是秦澤,而是柳詩雅。

“那若馨,之後柳詩雅可以交給我處理嗎?”

“呵呵,當然可以,不過等我玩夠了之後。”王若馨笑道。

“你……你還想幹什麼?”王碩都有點恐懼了。

“你會知道的。”


這女人的笑容,讓隱身在旁邊看着的秦澤不寒而慄。

這女變態!竟然是王家的人!

那王家怎麼淨出這種人?


這女人肯定還在計謀別的事情!

不行,得趕緊通知柳詩雅那傻子才行!

他趕忙找手機,可特麼這才反應過來手機放在剛剛的衣服裏。

麻蛋的!只能跑着去了!

緊接着,這位看不見的果男硬是繞開了上百名四處搜查的警察,朝着柳詩雅家飛奔而去。

……

路途雖然遙遠,但秦澤硬是跑了一個多小時到了柳詩雅別墅門口。

在柳詩雅家的門口,這變身就解除了。

看着這光着的身體,他都要哭了。

特麼的,偏偏這個時候解除!


這模樣去見柳詩雅,不被打死纔怪!

不過也就在這時候,系統發話了。

“叮!逃亡任務完成!獲得神奇道具【原諒帽】!”

隨即,秦澤的手裏出現了一頂綠色的帽子。

“這有什麼用?”


“只要用了這個!無論做什麼事情別人都會原諒你!不過只能使用一次!”

“也行吧,正好給柳詩雅戴上……”

他從一旁的水管下面拿出鑰匙開了門。

然後躡手躡腳地跑向了柳詩雅的房間,隨手抓了件衣服披上。

柳詩雅正趴在枕頭上流着口水。

秦澤也話不多說,朝着她這高挺的屁股上就是一巴掌。

“咦!”柳詩雅瞬間翻身驚醒,摸着屁股一臉懵逼,“怎……怎麼回事……”

“柳總是我……”

聽到有個男人說話,柳詩雅立馬驚恐地喊了起來:“啊!誰!你誰啊!”

“別叫,是我!”


柳詩雅慌忙開了燈,看到眼前的人,愣住了。

秦澤正穿着她的連衣裙,站在旁邊。

“秦澤!是你!你你你……你不是回去了嗎!還有你穿着我衣服想幹啥!”柳詩雅驚恐又惱怒。

這模樣像極了一個變態,正常女人能不怕嗎?

“詩雅我惹上事情了……”秦澤差點都要哭了。

看着這苦逼的模樣,柳詩雅這才稍微冷靜了一點,不過還是相當警惕。

“啥?你幹啥了?”

秦澤剛剛張口想說話,可樓下卻傳來了警笛聲。

那小女警的嘶吼聲也隨即傳來。

“那變態就在這別墅裏!圍起來!小心別傷到裏面的人!”

秦澤湊到窗口一看頓時絕望了。

特喵的!

不會吧!

這麼快? 柳詩雅聽到了樓下的警笛聲,更是一臉懵逼地看着秦澤。

“你到底做了什麼?”

“我被陷害了,被王若馨,她說我QJ了她!我什麼都沒做啊!”秦澤苦逼道。

“什麼?她陷害你?她爲什麼要陷害你?還有你不是直接回家了嗎?難道又過去了?”柳詩雅頓時皺起眉頭,眼睛都在冒火。

“我一時鬼迷心竅……”秦澤自知解釋不清。

“鬼迷心竅?你大半夜跑回人家賓館裏又來告訴我你什麼都沒做?你當我傻?”

看着柳詩雅這極其氣憤火山爆發一樣的模樣,秦澤懂,現在沒時間和柳詩雅吵下去了,他要趕緊把王若馨的真身告訴她。

他趕緊拿出那頂綠色的原諒帽,二話不說給她戴上:“詩雅,原諒我吧。”

“我原諒你個大頭……好,我原諒你了。”

柳詩雅剛剛還氣憤的表情瞬間變得平靜下來了,甚至還露出了那麼一絲微笑。

“多大點事情啊。”

看着這模樣,秦澤都不禁愣住了。

特麼……

這效果也太驚人了吧……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