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發憤圖強苦讀啊!

騙鬼去吧!

這一兩個月來,何煊一直和自己一樣在混日子逛網吧玩遊戲呢!

要真的說起「苦讀」,恐怕……也就早上這幾節課的時間,章浩然看到何煊在那聚精會神地快速翻著各種課本。

可按照那個速度,差不多十分鐘就翻完一本書,那能學到個屁啊?

「浩子!改天來我家,我幫你輔導功課哦!有特特特特別的方法哦!」

壞笑了一聲,何煊小聲地對章浩然說道。

他這小眼神和「曖昧」的態度,頓時讓章浩然渾身起了雞皮疙瘩,連忙搖頭道:「得……得了吧!管你什麼方法,我都不是讀書的料……」

「這個何煊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不對!他肯定是蒙對的。要麼……就是有原題原答案,我才不相信,他原來成績那麼差,難道真能短期逆襲?」

馬媛媛的成績屬於中上水平,沒什麼學習天賦但是很努力很刻苦的那種學生。

所以,這種類型的學生,就最見不得那些成績比她差的同學,突然一下就冒尖了。

覺得他們考得好什麼的,要麼是作弊,要麼就是運氣好。

「媛媛!你這麼說真的很過分,我倒是覺得……何煊應該是憑藉自己的努力,厚積薄發的。」

董子衿嘟嘟嘴巴,很認真地反駁馬媛媛道。

「子衿!你怎麼向著何煊說話啊?該不會……你還真被他所謂的『為了你刻苦讀書』的行為給感動了?不會吧!你的眼光這麼low?連何煊這種男生也看得上?」馬媛媛心中有些不爽,就更加故意在董子衿面前貶低何煊了。

但是,這樣卻反而更加讓善良的董子衿覺得反感了,她深吸一口氣,蹙眉生氣道:「媛媛,你再這麼不分是非的污衊貶低別人,我們就不是朋友了。」

「啊?子衿,你怎麼了?你竟然為了一個何煊,和我生氣?」馬媛媛有些愣了,和董子衿同桌三年,知道她是一個脾氣很好很善良的女孩,極少看到她這樣生氣。

董子衿卻是更加果斷地說道:「這同何煊沒有關係,而是你自己的觀念不對。媛媛,我認為你應該好好反省一下你剛才說的那些話,以及對何煊的偏見。否則的話,我想我們很難做朋友。」

「好好好……子衿,你別生氣,我不說了還不行么?」

馬媛媛真的很是委屈,嘴上服軟,但是心裏面卻更是厭惡何煊起來,認為一切都是因為何煊才讓她和董子衿的感情出現隔閡的。

同樣的,企圖讓何煊丟臉的副班長呂溪青,也非常不甘心朝著連老師舉報道:「連老師,我認為!何煊絕不可能憑自己能力做出來的。他肯定是……他肯定是在哪個參考書上看過這題答案,然後照抄上去的……」

但是,連老師雖然是個教數學的老古董,可基本的是非還是一眼就看透呂溪青那一肚子的酸水,他冷笑了一聲,指著黑板上的題目說道:「這一題是我昨天晚上臨時出的題目,你說……何煊到哪兒去抄答案的?來我的腦子裡么?」

「可是,連老師,何煊明明之前成績就很垃圾……」呂溪青還不服氣。

「行呀!來來來……筆給你!我現在將何煊剛才寫的解題過程都擦掉。現在你上來做一遍,看看你能不能原原本本寫出來……」

擦掉黑板上何煊寫的答案,連老師把粉筆遞到呂溪青的面前。

「這……我……連老師,我……我剛才也沒認真看。這道題挺難的,我……我做不出來。」

這一下,呂溪青是徹底慫了,哪怕他剛才看過何煊的解題過程,開始這麼短時間,根本沒記清楚,如何上去再重做一遍呢?

「做不出來你話那麼多?」

「自己學不好,還不允許別人會?」

「好歹你也是個副班長,就那麼不希望自己班同學好?」

「手伸出來!我當老師這麼多年,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喜歡在班上搬弄是非的學生,好好的心思不用在學習上,成天構陷自己同學?」」

一把將粉筆頭摔在呂溪青的臉上,連老師又拿起了教鞭,毫不留情地往呂溪青的手上啪啪啪一邊打一邊罵道。

這一次,呂溪青真的是陷害何煊不成,反而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真正在全班同學面前丟臉挨打的人是他……

…… 高三(7)班副班長呂溪青,成績優異,基本上600分以上,重點大學完全妥了的那種「乖學生」。

今天竟然在數學課上,被連老師當眾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還拿教鞭抽了好幾下。

而這一切的原因,竟然是因為何煊,這麼一個在班級里像透明人一樣的差生。

不可思議!

太不可思議了!

接下來連老師上的課,幾乎沒有人用心在聽,所有人都有一種如夢似幻的恍惚感。

同學們不禁在想,這個何煊,過去的三年是怎麼樣的,現在怎麼突然一下……就好像珠穆拉瑪峰一樣,這麼一枝獨秀出來了呢?

「煊子,厲害!厲害!哈哈……太解氣了。那個呂溪青,還特么想利用連老師罰你,結果被你反將一軍。佩服!佩服……」

章浩然本來還想著放學狠狠揍一頓呂溪青解氣來著,這一下看著趴在桌子上委屈得快哭的呂溪青,整個人心裏面別提多順暢了。

「我不主動惹事,不代表……別人可以踩在我頭上。呵呵!這次算是便宜他了,還敢算計我,有他好受的。」

從一開始,何煊是真的沒將呂溪青這種人放在眼中,按照他的話來說,和這種人計較簡直是髒了自己的眼睛。

目前最重要的是什麼?

當然是特么學習了。

雖然剛才何煊那一波解題裝逼很成功,但實際上,他也是碰巧早上看到數學難題當中有類似的題型,加上理解力加成,便可以快速解答。

如果今天換的是其他科目的大題,何煊就極有可能做不出來了。

畢竟,他全力複習的時間和範圍,真的還太少太少了。

要問為什麼會那麼巧,數學老師出的題目恰好是何煊剛看過的題型呢?

當然是因為,今天是何煊「幸運的一天」呀!

幸運屬性的疊加,也讓何煊有一種心想事成,無往而不利的感覺。

繼續埋頭,何煊在課上就將這一本數學難題集給看完了,而且消化鞏固起來。

可以說,現在幾乎已經沒有任何高考範圍內的數學難題,能夠讓他丟分了。

下課鈴聲一響,頓時就有不少班級里的女生,不約而同地朝著最後一排何煊這邊涌了過來。

「何煊同學,我這一道數學題不太會,能教我一下么?」

「那個……何煊同學,能不能教教我,你是怎麼樣短時間之內,把數學提高到這種程度的?」

……

這些女生,平常基本上都不可能走到最後一排角落來的,她們基本上每天都在埋頭衝刺高考,哪兒會注意到何煊和章浩然這種差生的情況。

可是今天,當她們看到何煊展現出來強大的數學解題能力,以及短期內的超神進步后,就都不由自主地和何煊套近乎起來。

這些女生大致分為兩種,第一種是覺得何煊剛才真的很帥氣很有型,心生一點虛榮心的愛慕的靠近。

另一種,便是真心實意想要學好數學拔高成績,想從何煊這裡偷師學藝的。

瞬間,這本來是教室里人人都不愛來的「臭角落」,頓時變得有點「門庭若市」的繁華感。

連帶著章浩然也樂呵呵地興奮起來,看著眼前這飛撲而來的鶯鶯燕燕們,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經地喊道:「素質!素質!注意素質!別用力往這邊擠了,一個一個來,排隊知道么?你們等等……我弄個本子來寫號,先取號,叫到號數的再上來……」

這些女生大部分成績都不錯,平常和馬媛媛一樣,根本連正眼都不會看何煊他們這樣的差生。

所以,這個時候,章浩然也有一種翻身農奴把歌唱的逆襲感。

然而,他還沒有來得及給女生們排號,何煊便擺了擺手,特別冷地皺眉對那些女生說道:「對不起!請你們不要打擾我學習。」

說完之後,何煊便「兩耳不聞天下事」,一心就埋頭快速地翻動著手上的書本。

嚯!

這一下,就更是讓那些女生為之一震。

原來何煊這麼高冷,這麼霸氣,這麼……這麼愛學習啊!

有幾個剛才就已經桃花眼的女孩,這一下就更是有點被何煊迷得神魂顛倒的意思了。

「好了!好了!沒聽到煊子說了么?他現在要學習。請你們走開!女人,不需要的。我家煊子只喜歡學習……」章浩然也是一臉賤笑嘻嘻地擺手道。

「何煊同學,如果你願意的話,等你有空的時候……我想請你幫我補習一下數學。」

「我也是!何煊同學,我就先不打擾你學習了。有空的時候,記得也幫幫我……」

……

這些女生有些悻悻又不舍地走開,尤其是看著何煊那聚精會神快速翻書學習的樣子,有一種迷之吸引力啊!

「他何煊瞎裝什麼逼啊!還不要打擾他學習……他那樣翻書叫學習?我就不相信,他那樣真看得進去。裝學霸也好歹裝像一點呀!」

呂溪青的同桌楊圍成,一副酸溜溜的樣子說道。

「能裝得了一時,我就不相信,高考他還能糊弄過去。就他那垃圾成績,頂多也就考個三本院校,二本估計都不可能,以後和我們根本是兩種人。」

剛才受了一肚子氣,呂溪青也窩火,不過他這種欺軟怕硬的人,也就只能在背後嚼嚼舌根和下絆子了,根本就不敢正面剛。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其他女生都被「勸退」后,班長董子衿卻拉著一臉不情願的馬媛媛走了過來。

「哇!那不是班長么?她怎麼也主動來何煊這邊了啊?」

「難道說,呂溪青說的是真的?何煊真的是為了董子衿而努力學習的?然後,現在董子衿被何煊感動了不成?」

……

如果說,之前的何煊是全班的盲點,誰也不去注意的那種。那麼,董子衿就絕對是整個教室的焦點了,她的一舉一動,同學們都看在眼中。

只是,讓大家都沒有想到的是,除了去催作業之外,董子衿竟然也真的來主動找何煊。

「煊子!煊子……班長過來了,別看書了。班長過來了……」章浩然也趕緊扯了扯何煊的衣服,急忙喊道。

「嗯?」

抬起頭來,何煊便看到董子衿有些局促和緊張地走過來,然後抿了抿好看的櫻桃小嘴,說了一句:「何煊,對不起!早上收作業那一下,是我錯怪你了。我對過了,你的完形填空和我做的只有兩道題不一樣,而且,那兩道還是我做錯的。」

嚯!

董子衿這一開口,就更是不得了。

她竟然是過來給何煊……道歉的?

而且,話語之間還透露了一個重要的信息,何煊的英語好像也很牛逼啊!

連董子衿都要錯兩道的完形填空,何煊居然全做對了?

「沒關係。你還有事么?沒事的話,我要繼續看書了。」

剛進入「知識海洋」遨遊沒幾分鐘,何煊就被人打斷,自然急切地想要回到學習的狀態當中去。

所以,難免說出口的話,就有些冰冷和……高高在上的感覺。

這讓董子衿心裏面不禁有些被「冷落」的落差感,她可是盛海一中的校花耶!

多少男生想要和自己搭訕,想要和自己多說幾句話都是奢望,結果……

自己主動來找何煊,還這麼誠懇地向他道歉,他就一句「沒關係」就……就把自己晾在一邊了么?

更過分的,還用學習當借口。

何煊,你這玩的是故意高冷?還是欲擒故縱啊?

沉一口氣,董子衿在心裏面告訴自己,要心平氣和一點,畢竟何煊一直以來對自己好像就是這樣「愛搭不理」的樣子。

「等一下,媛媛也有話要對你說。」

忍著不生氣,董子衿用手肘戳了戳馬媛媛,「媛媛,該你了。」

「好吧!」

翻了一下白眼,馬媛媛極其不情願地說道:「何煊,我在這裡也向你道歉,之前對你有所成見。」

「恩!沒關係,說完了么?說完了你們可以走了。」

微微點點頭,何煊還是一副很「高冷」的樣子。

「你……何煊,我就搞不懂,你憑什麼這麼傲?我和子衿是專程過來向你道歉的耶!你以為你是誰,用這種態度。」這一下馬媛媛就徹底忍不住了。

但是,何煊卻反而笑著說道:「我不是誰,我就是何煊。另外,你以為你們又是誰呢?你都說了,你們就是過來道歉的,好的!我很大度的接受你們的道歉,表示沒關係。

那麼……你們還想怎麼樣呢?難道說,要我感恩戴德地誇讚你們幾百字?我看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時間很寶貴,有這個時間,多背兩個單詞可好?」

「豈有此理!何煊,你……你太過分了……」

何煊這一番話,讓馬媛媛的小臉都漲得通紅,使勁兒的跺腳。

但是,董子衿卻反而對何煊的話若有所思,的確,她和馬媛媛有點太拿自己當回事了。

明明從一開始,自己就對什麼「校花」的頭銜嗤之以鼻的,怎麼反而……會真的以「校花」身份自居,然後還以此為榮,覺得自己肯過來和何煊說幾句話,都好像是多可憐多施捨給何煊的一樣。

難怪何煊的態度會這麼冷漠,原來從一開始,自己就用一種居高臨下的「可笑姿態」去對待他。一個真正有自尊心的男生,恐怕都決然不會接受這樣姿態的道歉吧?

於是,想通的董子衿反而有一種一身輕鬆的暢快,她莞爾一笑,這一次是真的以平等的同學姿態,對何煊說道:「何煊,對不起!是我和媛媛錯得太離譜了,我替媛媛道歉……不打擾你看書了。」

說完,董子衿便趕緊拉著馬媛媛回座位去了。

這樣一來,真的是讓整個班級的同學,都有一種……難以自信的「卧槽」感。

一向高冷傲嬌的校花董子衿,面對任何一個來追求她的優秀男生,都是一副冷冰冰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

可是怎麼一對上何煊,卻反過來了呢?

何煊這樣擺譜和不耐煩的態度,竟然反倒讓董子衿越發的熱情和恭敬的低姿態。

這個世界,究竟是怎麼了啊?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