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族智慧超群,修鍊速度遠超妖獸,妖獸肉身強大,沒有力量桎梏,可人族卻有。

人族煉體者不可能在煉體境界突破萬斤巨力,這是天道枷鎖,沒人能夠打破,除非是修鍊一些秘術,不過這種秘術對自身損耗極大,不會持久。

武凌天眉頭一鄒,他沒想到妖狼竟然有這般智慧,想到了關鍵之處。

的確,他的不滅武體不夠完善,完全是依靠激發他龐大的血氣和真氣為助力,這對血氣和真氣都有嚴重的消耗。

「妖狼,你是第一個見識我不滅武體的存在,你將成為我磨礪不滅武體的踏腳石。」不滅武體,武凌天還是第一次施展,他需要通過戰鬥來完善不滅武體,讓其變得更加強大。

妖狼抓住了武凌天的弱點,展開猛烈的反擊,企圖消耗他的力量。

武凌天釋放強大的精神力,籠罩四方,將妖狼的一切動作都掌控於心,憑藉強大的戰鬥意識,做出了最好的反擊。

兩人的戰鬥波及四方,無數高聳的樹木被摧毀,四周一些來不及逃走的蠻獸直接被強悍的力量波及,強大的肉身瞬間被撕裂。

吼!

妖狼發出憤怒的咆哮聲,彷彿在宣洩他的不甘。

武凌天的不滅武體強大到了極點,以肉身與妖狼搏殺,妖狼那足以粉碎神兵利器的利爪卻是破不開他的肉身,無法對他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一人一妖,戰鬥兇殘,直接,肉與肉之間產生最激烈的碰撞。

武凌天已經將四象震天拳修鍊到了圓滿境界,青龍拳印,朱雀拳印,白虎拳印,玄武拳印不斷轟擊而出,將不滅武體的力量發揮到了極致。

賴皮桃花劫 妖狼猛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妖力,將武凌天打出的四象拳印擊碎,暴戾之下的他一拳轟出,空氣在這股力量下被壓迫得爆鳴聲不斷。

武凌天一躍而起,妖狼一拳落空。

轟!

他身後的一塊巨石轟然炸裂,碎石四處飛濺。

一些碎石飛向武凌天,可還沒有靠近他身體,就被他體外的血氣震得粉碎。

妖狼不僅肉身強大,妖力也十分雄厚,攻擊力霸道絕倫。

可惜他不擅長戰鬥,戰鬥意識與武凌天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根本無法完美的運用他的力量。

武凌天的輕功已經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雖然還不能如蛻凡修士一般凌空飛行,可卻能夠做到短暫的虛空凌渡了。

妖狼虛空一爪,妖力化作大手將武凌天束縛住。

武凌天雙手划動,一道虛幻的陰陽太極圖擋在面前,不斷化解妖力。

他剛一掙脫妖力束縛,妖狼就出現在他面前,一拳砸中他的胸口,這一拳就有四五萬斤巨力,武凌天的肋骨被打斷幾根,嘴角溢出鮮血。

砰砰砰。。。。

身軀在這股強悍的力量下橫飛而出,將無數樹木撞斷。

妖狼抓住機會,乘勝追擊,以妖力發出猛烈的攻擊。

武凌天的不滅武體可不是吃素的,不僅肉身強大,恢復力也極為驚人,真氣迅速在體內運轉,斷裂的胸骨眨眼間便恢復如初。

他一步踏出,留下一道道殘影,妖狼一爪裂天,無數殘影破碎,可卻無法擊中他的真身。

妖狼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可背後卻出現了空檔。

武凌天瞬息做出反應,扶搖而上,突然出現在妖狼身後,一掌擊出。

妖狼那張猙獰的大嘴一爪,露出了鋒利的獠牙,一副奸計得逞的模樣,十分人性化。

武凌天的精神力籠罩四方,對於妖狼的表情一目了然,知道中計,可還是慢了一步。

一條尾巴如同鐵鞭一般抽在他身上。

他的身軀直接被抽飛,口中不斷噴出鮮血,一副重傷的模樣。

妖狼回頭望著他,咧嘴一笑,猙獰的獠牙顯露出來,「小子,我這狼尾在我成為妖獸時就被煉製成了本命妖器,受了他一擊,滋味如何?」

「看來我低估你了,沒想到你一妖獸竟然如人一般狡詐。」武凌天死死的盯著妖狼,他沒想到妖狼竟然擁有這般智慧,露出一個破綻做陷阱,等他一入陷阱,就給他致命一擊。

妖狼道:「人族雖然智慧超凡,可我吞食了無數人族,心智大增,這就是你們人族所謂的兵不厭詐。」

「現在你身受重傷,還是乖乖的成為我的血食吧!」

妖狼張開巨口,一股妖力將武凌天包裹住,不斷的拉扯他。

武凌天不斷掙扎,卻是無法掙脫妖力的束縛,眼中露出了絕望。

「不要在掙扎了,沒用的,哈哈。。。。。」妖狼肆意長笑。

妖力蘊含可怕的力量,武凌天的身軀竟然不斷縮小,眼看就要落入妖狼口中,成為他口中之食。

武凌天全力催動不滅武體,體內真氣和血氣迅速消耗,他受的傷瞬間痊癒,力量恢復到巔峰,強大的力量直接將妖力撕裂。

「你。」妖狼頓時目瞪口呆,不敢相信重傷的武凌天竟然破開了他的妖力束縛。

「死。」

武凌天雙手直接插入妖狼胸骨縫隙處,往兩邊用力撕扯。

一系列動作都在瞬息間完成,妖狼還沒反應過來,可怕的力量直接將他撕碎,血肉,腸子流淌而出,場面血腥至極。

「死了,終於死了。」武凌天單膝跪地,喘著粗氣,疲憊的臉上流露出一絲暢快的笑意。

最後一擊,他全力催動不滅武體,全身血氣和真氣消耗了近八成,才得以將妖狼的肉身撕裂。

妖狼的眼睛圓睜睜的盯著武凌天,眼中充滿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妖始終是妖,智慧低劣,無法與人相比,這才叫兵不厭詐。」武凌天冷聲道。

他剛才受了妖狼一擊,的確受了重傷,可卻不致命,只要他不惜消耗真氣和血氣,就可以瞬間恢復,這就是不滅武體的可怕之處。

之所以露出絕望的神色,不過是為了麻痹妖狼,放鬆他的警惕,這才讓他有機會給其致命一擊。

他一掌劈開妖狼的頭顱,一顆米粒大小的雪白內丹顯露出來。

妖獸的內丹是其一身的精華所在,蘊含龐大的力量。

「這可是好東西,只要吸收了它,我就有機會打破自身枷鎖,突破後天九重逆反先天境界。」武凌天拿起內丹,感覺到了其中蘊含的精純能量,臉上露出了笑意。

他積累太過雄厚,難以破開後天桎梏,以至於他久久不能突破後天九重境界。

只要突破後天九重,真氣逆反先天,將後天真氣轉化為先天真氣,他的戰力將提升數倍不止。

突然,兩道可怕的氣息朝他襲來。

他臉色大變,「好強的氣息,比妖狼強大了數倍不止。」

他早就知道一但施展不滅武體,釋放出強大的血氣,定然會吸引其他妖獸前來,不過他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有妖獸前來。

妖獸在妖獸森林深處都是霸主級別的存在,統領一方。

妖狼就是這方圓百里內的霸主,不過在他看來,妖狼不過是妖獸中最弱的存在,前來的這兩隻妖獸比妖狼更加強大,即便是他全盛時期也不是對手,何況現在重傷之軀。

「逃。」這是武凌天唯一的念頭,原本打算收集妖狼的血肉來淬鍊肉身,如今也只能放棄。

憑藉僅剩的兩成真氣,施展扶搖訣迅速逃離。 「卑微的人族血食,你是逃不掉的。」長達數十丈的巴蛇不斷在森林中穿梭,凡是阻擋它的物體盡數破碎。

所過之處,一片狼藉,一些蠻獸直接被其吞食,毫無反抗之力。

武凌天的速度遠遠不及巴蛇的速度,還是重傷之軀,根本難以甩掉巴蛇的追蹤。

眼看就要追上武凌天,巴蛇突然張口血盆大口,一股可怕的吞噬之力將他束縛,不斷的拉扯他的身體。

「該死。」武凌天暗罵一聲,巴蛇的妖力太過強大,根本無法抵抗,不受控制的朝巴蛇的血盆大口飛去。

又一股強大的氣息襲來,武凌天臉上露出喜色,「機會來了。」

他早就察覺到了另外一股強大的氣息,顯然是還有一隻強大的妖獸也想要吞食他,一但兩隻妖獸大戰,他就有機會逃走了。

果不其然,一隻龐大的金雕從虛空橫擊而下,鋒利無比的利爪朝巴蛇抓去。

「金嶺,你竟然敢對我下手。」巴蛇暫時放棄了吞食武凌天,不得不先對抗金雕,一條巨尾猛烈擊出,與金雕的利爪撞擊。

巴蛇身上的鱗片破裂,鮮血淋漓。

金雕也沒有討得便宜,被擊飛出去,羽毛掉落了不少。

武凌天則是趁機躲了起來,他現在重傷之軀,根本無法從兩大妖獸眼皮子低下逃走,只能等待時機。

金雕與巴蛇對峙。

「金嶺,你我井水不犯河水,為何偷襲我。」巴蛇吐出蛇信,眼中透露出一股殺機。

金雕口吐人言,張狂道:「巴山,那個人族血食我要了,你走吧!」

「你。」巴蛇氣急,憤怒道:「金嶺,別以為你擁有一身金羽就自以為是金翅大鵬的後裔,你不過是一隻雜毛鳥而已,今天你想從我口中奪食,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你竟敢罵我雜毛鳥,該死。」金雕一直自認為自己擁有神獸金翅大鵬的血脈,高傲無比,怎能容巴蛇這般辱罵。

展開羽翼,朝著巴蛇切割而下,鋒利的羽翼無可阻擋,切割一切。

巴蛇也不甘示弱,張口噴出一道毒液,劇毒無比,即便是一般的妖獸中毒也會瞬間被毒殺。

鳥類是蛇類的剋星。

金雕直接無視巴蛇的毒液,鋒利的羽翼朝著巴蛇切割而下。

巴蛇張口噴出一道妖力凝聚的力量朝金雕攻去,擋下了金雕的羽翼攻擊。

武凌天看得全身發毛,眼前這兩隻妖獸太過強大,特別是那金雕,速度之快,簡直超乎想象,他那出神入化的輕功在它眼中,恐怕就如小孩子和大人賽跑,根本沒有可比性。

即便他全盛時期對上金雕,他恐怕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

那巴蛇比金雕顯然要弱一籌,金雕完美的剋制了巴蛇的攻擊。

砰!

巴蛇那龐大的身軀直接被掀飛,金雕絲毫不給其反擊的機會,利爪朝著巴蛇撕裂而去,一時間血肉橫飛,巴蛇發出痛苦的慘叫。

「金雕太強大了,那巴蛇根本不是對手,必須儘快逃走。」武凌天不敢逗留,趁機逃走,他必須儘快逃到妖獸森林外圍,只有逃到了外圍,他才能安全。

經過數次與妖狼戰鬥,且從妖狼手中逃生的經驗,他發現妖獸都不敢輕易離開妖獸森林深處,這是他唯一的希望。

海賊之疾風劍豪 他剛一逃走,就被金雕發現,金雕那雙金色的眸子盯著他離開的背影,嘲諷道:「真是可笑,竟然想從我手中逃走。」

他直接放棄了巴蛇,想去追武凌天。

「吞天噬地。」突然,巴蛇發起反擊,它直接施展本命神通,一股可怕的吞噬之力從它口中傳出,吞噬之力將金雕束縛住,不斷吞噬它的力量。

「想吞噬我,真是可笑之極。」金雕眼神一冷,張狂羽翼,也施展了自身的本命神通,無數金色羽箭不斷射出,與雨一般朝巴蛇射去。

巴蛇的神通直接被破,無數羽箭射在巴蛇,巴蛇那堅不可摧的鱗片直接被破,羽箭射入它的血肉之中。

巴蛇發出凄厲的慘叫聲。

正在逃走的武凌天聽到慘叫聲,知道巴蛇死在了金雕手中。

「人族血食,看你往哪裡逃。」冰冷的聲音傳入他耳中。

死亡的氣息籠罩全身,他感覺如墜深淵。

在這股力量面前,他是那般的渺小,毫無反抗之力。

「不,我不能屈服。」武凌天眼中爆發出一股強烈的戰意,戰意驅散了心中的恐懼。

他取出妖狼的內丹,一口吞下,真氣包裹內丹,不斷煉化內丹的力量,他的真氣瞬間暴漲。

內丹的力量太過狂暴,根本不受他控制。

「卑微的人族,你竟敢直接吞噬我的內丹,找死。」妖丹內蘊含著一道妖狼殘留的意識,這股意識不到衝擊武凌天的大腦。

「妖狼,你活著都不是我的對手,更可況死了。」武凌天沒想到妖狼內丹中還殘留了一道意識,感覺腦袋都快炸裂了一般。

強行忍住頭痛欲裂的痛苦,強大的精神力化作一道精神力長河朝妖狼的意識席捲而去。

妖狼殘留的意識直接破碎,化為了精純的精神力量。

武凌天吸取了這股精神力量,精神力暴漲。

「降龍無極。」他積蓄所有的真氣,施展最強的底牌,一掌擊出,十五重掌印合一,化作擎天巨掌,攜帶霸道絕倫的力量朝金雕攻去。

金雕眼中露出一絲詫異的神色,可也緊緊的詫異,這股力量還威脅不到它。

利爪直接撕裂巨掌,去勢不減,朝武凌天抓去。

眼看他就要死在金雕的利爪之下,一股可怕的氣息從他滌盪而出。

一隻纖纖玉手從武凌天體內鑽出,一掌就將凶戾無比的金雕拍飛出去。

一道絕世傾城的身影從武凌天體內走出,日月在她面前都有黯然失色。

「姑姑。」望著這道絕世傾城的身影,武凌天激動萬分。

他萬萬沒有想到他姑姑留下的分身竟然救了他一命,雖然他多次遇到生死危機,不過都被他躲開了。

而這一次,他卻是面臨絕境,無法逃生。

死亡的危機激發了武天香留在他體內的化身,化身力量超出了武凌天的想象,他知道他姑姑厲害,可沒想到厲害到了這般程度。

強悍,凶戾的金雕竟然被她一巴掌拍飛了。

「小傢伙,我們又見面了,你的成長真是讓我驚訝。」武天香含笑道,伸手摸了摸武凌天的腦袋,動作輕柔,眼中更是帶著一絲回憶。

當初的小傢伙已然長大。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