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長老頓時反應過來,不由的痛呼道,他怎麼也沒想到葉天會提劍穿過刀刃群。

此刻的葉天滿身是血,衣服也都成了碎片,就彷彿是從地獄中爬出來的惡魔一般,同時他的臉上還掛著邪邪的微笑。

因為他的計劃成功了,狂暴巨劍成功的插入了二長老的身體,接下來的事情猜也能猜到了。

二長老察覺到不對,當即暴退開來,將胸口的巨劍甩了開去,一顆化淤丹當即吞下,這一劍並沒有插在心臟,只不過是小傷罷了。

「小子,你真是好陰險,差點就被你殺了!」二長老有些后怕的道,要不是這一劍插偏了,那這時他已經是屍體了。

「哼?你還以為你能活下來嗎?」

葉天冷冷的聲音,令二長老心生不祥預感。

忙內視看去,卻發現丹田的上方出現了一個細小的漩渦,此刻正在緩緩吞噬他體內殘留的真氣。

「該死的,這是什麼玩意?」二長老心中大驚,不由的罵道。

說罷,就欲運氣真氣將其祛除,可惜卻適得其反,真氣的介入更是增加了漩渦的吞噬速度。

對著這事,二長老開始手足無措起來,他心中明白定然是葉天做了手腳,於是逼問道:「小子,你到底對老夫做了什麼,識相的話快些讓它離去,否則你也休想有好果子吃!」

不過威脅對其一向沒有用,葉天依舊滿臉冷笑的看著他,他在等,等狂暴之源吞噬完二長老體內的真氣,那到時候經過轉化,他便可以擁有這些真氣,到時候實力將會上升一大截,便不再怕這些八階巔峰的強者了。

見到了二長老的異樣,三長老與白知行也忙趕了過來,問道:「老二,你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二長老此刻已經亂了套,體內真氣的不住流失使他心急,急急忙忙的說道:「是葉天這小子給我下套,你們快幫我看看,有沒有解決的方法。」

「好!」兩人當即點頭應道,同時兩股真氣也瞬間傳入了二長老的身體,因為都是修鍊白家的心法,真氣倒也沒有排斥。

一進入他的體內,白知行兩人就發現了那個小漩渦,只是還沒接觸,就只覺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傳來,頓時將他們的真氣盡數吸入了其中,徹底的斷了聯繫。

「二長老,你體內的東西十分的怪異,好似可以源源不斷的吞噬真氣,我們壓根沒有辦法啊!」白知行皺著眉頭說道。

聽了這話,二長老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不過待他見到師品時心中頓時又燃起了希望,急急忙忙的衝過去對著師品道:「前輩,你一定要救救我啊,那葉天小兒在我體內打入了奇怪的東西!」

「哦?待我看看!」師品早就發現了這兒的異樣,說罷就按上了他的手腕,一股神奇的真氣通過經脈直達丹田處。

狂暴源泉感覺到入侵的真氣,像是狼遇到羊一般,一股吞噬之力猛然間爆發,要將其吞噬。

那真氣見狀竟自主的逃亡起來,遊離與二長老的全身經脈間,這就是精神真氣的神奇之處,它有了自己的思想,不甘就此被吞噬。

天庭運動會 ,開始追逐那絲精神真氣。

「啊!」

二長老全身開始抽搐起來,身體上傳來的痛苦使他不由的喊出聲來。

師品臉色沉重的站在那裡,因為他感覺到自己的真氣已經與他斷了聯繫。

「前輩,有辦法嗎?」

見到二長老如此痛苦,白知行有些擔心,於是問道。

師品皺著眉搖了搖頭,半響才道:「這東西十分詭異,我的真氣也被吞噬了!」

「什麼?」

白知行與三長老頓時大驚,連圓滿境強者的真氣都能吞噬,那二長老還能有希望嗎?

「不過你們也無需太過擔心,這東西暫時只是吞噬真氣,不會造成什麼大傷害的!」

師品淡淡的解釋道,如果不說出寫理論來,他這位圓滿境強者還有何臉面。

「謝前輩,老夫這就去找那個小子算賬!」

這一刻,連一向沉穩的三長老也按耐不住了,當即道。

白知行聽聞也忙跟了上去,他抱有同樣的想法,解鈴還須繫鈴人。

「葉天,你對二哥做了什麼?還不為他快快除去!」三長老一來到葉天的面前就白痴似的要求道。

此刻葉天略有些疲倦的站在那裡,凌寒楓等人都已經來到了他的身旁,見到三長老這副凶神惡煞的模樣,葉天隨意道:「他不會有大礙的,只是即將變為一個殘廢罷了!」

「什麼?你敢把我二哥變為殘廢,今日老夫就要殺了你!」


三長老一聽瞬間暴走,沖向了葉天。

「大哥,你休息吧,我來助你!」


凌寒楓突然擋在了葉天的面前說道。

「不行,他是八階巔峰高手,你們不是對手,趕緊讓開!」急促的聲音從他的身後傳來。

片刻間一柄巨劍就從凌寒楓的身後飛出,狠狠的刺向了三長老。

由於狂暴之源的消失,狂暴巨劍此刻空有威勢,卻無實力。

「哈哈,葉天小兒,老夫就知道你不行了!」

感受到這一點,三長老頓時張狂的大笑道,同時一拳砸向了飛來的狂暴巨劍。

「砰!」的一聲,巨劍頃刻間就被砸飛出去,落在了一旁的地上,葉天臉色很不好看,他錯算了一點,那就是狂暴之源吸收真氣所需要的時間。

現在的他身體內的靈氣早已消耗一空,天地靈珠所散逸的力量在補充他的傷勢,壓根就沒法戰鬥。

「大哥,你就讓我去吧,我雖然不是對手,但也能過上幾招啊!」 賭妻成寵 ,有些著急的道,同時一旁的靈兒與陳倩也躍躍欲試。

「不行,你們誰都不能去!」

葉天當即站立在三人面前,堅決道。

三長老看到這一幕,不由的嘲笑道:「你們全都要死,就不用分什麼先來後到了吧!」

說罷,他就召出了白虎刃,狠狠的朝葉天等人劈去。

就在這時,在廣場的遠處出現了五道白光,速度奇怪,霎時間就來到了此處。

「三長老,你乾的倒是好勾當」一個中年男子從那白光中顯現,一個飛鏢頃刻間出現在了葉天等人的面前,一下就將三長老給擊飛出去。

「巴魯風?」

三長老見到來人,頓時臉色大變,不由的驚呼道。

聽到他的聲音,周圍人也都轉過頭來,這巴魯風乃是巴魯城的城主,修鍊天才,在中年就到達了能量境九階,乃是圓滿境的候選人。

「城主來了,這葉家還真有本事,請來了城主!」

見著身材魁梧壯闊的巴魯風,眾人都不由的討論起來。

這一幕,讓一直在對戰的葉文兩人也停下了手,回到了各自的陣營,葉文來到了另外四道光芒的邊上,有些恭敬的道:「老祖,你們總算來了,這白家真是傾巢出動了!」


那四道光芒緩緩的消失,隨之四個老者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葉家老祖終於現身了,是和城主巴魯風一同前來的。

「白家大長老,當初我們有所約定,怎麼今日想要違約嗎?」葉家一位長老厲聲道。

「哼!老夫懶的和你們多說,今日定要剷平你們葉家,就算城主來了也沒用!」大長老傲然道。 巴魯風的到來確實給他很大的壓力,但和師品比起來還是差上了一號。

「既然如此,那我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了,這麼多年不見,也不知你的修為任何,今天就來和你鬥上一斗!」

說罷一道人影就沖了過去,朝著大長老殺去,此人就是葉家長老團的那位九階強者。

「哼,找死!」

大長老冷哼著說道,提起手中的白虎刃與之戰鬥起來。

葉文在這一刻終於得以喘息,玄元丹儘管威力奇大,但對他們九階強者而言作用已是微乎其微,補充的那點力量消耗的很快。

場面再次陷入了白熱化,葉家三個老祖轉頭看向了葉天這邊,因為他們的對手在這裡。

察覺到這一幕,三長老臉色變了,此刻白家的戰鬥力只剩下他與白知行了,怎麼可能是葉家三大老祖的對手,況且還有一個九階的葉文。

葉家三大老祖彷彿順應了他們的擔心,同時朝著他們兩人包圍而去。

葉文見狀倒沒有進入戰鬥圈,而是快速的趕到了葉天身邊,擔心的問道:「天兒,你們都沒事吧!」

葉天點了點頭,臉上強扯出一絲笑容道:「爺爺,我們都沒事,我只要休息一會就好!」

「那就好,那就好!」葉文有些慶幸,之前葉天差點就堅持不住了。

隨後他又轉向了一旁皺著眉頭的巴魯風,道:「巴魯城主,之前多虧你救下我孫兒,老夫向你致謝!」

說罷,他竟微微躬身,抱了抱拳,行了大禮。

巴魯風大驚,忙上前扶起了老爺子,嘴上連連道:「葉家主客氣了,此事乃是我巴魯城大事,我不可不管,況且你孫兒可是出了名的天才,將來更是我巴魯城的耀眼明星啊,怎可這般就逝去呢!」

這人還真是個熱心腸,他沒有家族,一直都是孤家寡人,特別喜好天才,現在看來傳言確實沒有錯。

見狀,葉天也忙上前道:「巴魯叔叔,多謝你救了小子,否則這一下我還真擋不下來啊!」

巴魯風沒有接話,看著葉天只是淡淡的笑道:「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哈哈!」

「爺爺,之前是怎麼回事?我們不是說好了讓老祖們做好防備嗎?」葉天疑惑的看向老爺子,他們之前的計劃只是讓四大老祖做好防備,假如有人搗亂,直接滅殺與搖籃中,與現在的情況完全不同。

「呵呵!」見到局勢好像穩定下來,葉文擼了擼白鬍子笑道:「還不是你小子名氣大,你巴魯叔叔聽說了你要定親,便想來看看,於是四大老祖都去請他了,他就是我之前和你所說的神秘貴賓!」

「哦,原來是這樣!」葉天一臉恍然的道,心中卻是有些驚駭,這巴魯城主也太大牌了吧,四大老祖竟齊齊出馬前去邀請。

「唉,只是沒想到這白家竟如此大膽,看來這次真是和你們葉家撕破臉皮了啊,今天我這頓飯算是吃不上了!」巴魯風望著高台上戰鬥的兩個九階強者,略有些感慨道。

不過轉念他忽然臉色一變,十分嚴肅的看向了葉文,道:「自從來到這,我總覺得某處有一個強者在盯著我們,不知葉家主是否有此感覺?」

葉天之前只顧戰鬥,此刻靜下心來仔細的感受了一下,當即點了點頭道:「是的,此人好似也已經有了精神真氣,最少是九階高手,不過巴魯城主,你乃是九階巔峰強者,還是窺不破那人嗎?」

巴魯風滿臉嚴肅的搖了搖頭,道:「不行,那人最差也和我差不多修為!」

葉天聽了他們的對話,心中極其的驚訝,沒想到這巴魯風是九階巔峰高手,那不是離那傳說中的圓滿境只差一步之遙了嗎?有他在這兒,怪不得爺爺能閑下心來聊天了。

「你們說的應該是他!」

葉天突然指向一直站在角落裡的一個中年人,在他的身旁還站著白經略和白炎狼。

這人就是此次白家帶來的神秘人,只是不知為何一直與白經略他們龜縮在角落裡。

那人當然就是師品了,由於他的賊眼時不時的偷看靈兒,所以葉天特別注意他,此時在場只有他最為可疑了。

聽了葉天的話,兩名九階強者齊齊的朝著師品望去。

自從巴魯風來了,師品臉色就變得沉重了一些,在一個月前,他還是九階巔峰強者,修為也是剛突破不久,對於精神真氣的領悟不比巴魯風高多少,唯一的優勢就是真氣的醇厚了,說白了他現在還算不上真正的圓滿境,只不過屬於一個剛剛突破的小菜鳥而已。

假如巴魯風與葉文同時圍攻他,他只能戰成平手,根本不能殺了兩人。

想到這,師品就有些後悔了,之前自己裝什麼逼啊,早應該直接出手殺了葉文這老小子,到時候對付巴魯風一個那就好辦了。

見到師品變的陰晴不定的臉,葉天等人更是認準了心中的想法。

此人定然就是白家幕後的幫手了,否則再給那大長老十個膽子也不敢前來挑釁。

「小子,你是何人?」葉文當機立斷的問道,這個中年人定然是白家的主心骨了,和之前被殺的那個使者一樣。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