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且也將古千水的話全部告訴了王偉。

王偉顯得很驚愕,同時也點頭說這完全有超過九成的可能。

吳淵的心,也不安的跳動著,問王偉白茅道場是否有進去陰間的法子。

王偉嘴角抽搐了一下,說:「你忘了,白茅道場,茅山術近百年來最傑出的傳人就在你面前療傷?」

「我傷勢很快就能恢復,咱們就通過這條陰陽路,就能夠打開去往陰間的通道,只不過你得讓它降臨在正常的空間裡面。」

吳淵點了點頭,心急也沒有更多的作用了,只能夠等待。

王偉閉上雙眼,全力療傷。

吳淵則是開始清理這段時間所獲,以及查看恐怖商店,以及……地獄十九層其他的變化。

恐怖商店之中,物品增添了格外的多,只不過所有去獲取的方式,都是修羅晶,修羅晶獲得太難。

吳淵也激活了在修羅晶那一欄的任務。

上面有很簡單的提示。

「獵殺修羅,可獲得修羅晶,將修羅屍體投入修羅加工廠,可獲得大量修羅晶,以及其他物品。」

而修羅的所在地,竟然就在地獄第三層之中。

並且當時對自己射箭的那個東西,就是修羅。

殺死地獄空間自身存在的修羅,這地獄第三層,到底有多少修羅?

還是說,他們也已經是族群,可以自己生存,繁衍?

吳淵忽然冒起來了這樣一個念頭。

就在這時,他卻感受到自己身體內的氣息,緩慢的波動了起來。

那股波動,讓他感覺就像是陰陽之氣忽然沸騰龐大,到了他難以壓抑的地步。

其實陰陽之氣之前在他和若乾發生關係的時候,就已經強大到難以控制。

他只有練氣九層的修為。

可那陰陽之氣的量,卻遠遠超過李風雲評價他練氣九層的時候。

吳淵,卻根本不知道應該怎麼去修鍊陰陽之氣,除卻了那個殘片的修鍊方法。

練氣九層跨過之後,應該是築基期。

強行將修為再一次壓抑了下來。

吳淵微眯著眼睛,開始回憶當時搜尋到的李風雲的記憶。

關於修行的記憶。 「你……是不是在騙我……」

「沒有……」

「可我就是感覺你在騙我……」

「我發誓,我拿我的牛命發誓!真的沒有啊小姑奶奶。」

這裡的天空,是一個格外詭異的顏色。

銀灰色,又帶著一點晴天所有的淡藍,空氣之中飄著一股特殊的霧氣,微微發黃,並且很冷,若是普通人,不消一時三刻,就一定會在這裡凍僵身體,失去意識而亡。

一條寬闊無比的大路,朝著前方,綿延無盡。

地上的石頭,火紅火紅,就像是被燒透了一樣。

只是氣溫,和這裡的樣子完全不貼合。

一個纖細瘦小的女人,縮著肩膀,往前走去。

她身邊還有個魁梧的男人,不過只是長了一個牛的腦袋。

兩人不停的爭辯著。

小玉微咬著唇,說道:「我們已經走了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不知道過去了幾天了,肯定不止是一天兩天,以前呆在主人的空間裡面,我總是一個人好幾天。我們起碼走了三天了。」

「陽關道怎麼會那麼長,我來陰間,我也記得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啊。」

牛頭無奈的說:「那是你昏迷了,誰知道你花了多久才掉下來,況且陰間和陽間本就不同,陽間打開通道之後,直接就進了陰間,你們這些過陰人隨便都可以進來。」

「陰間的人想要出去陽間,就需要閻羅王特殊賜予的陽關令,我們可沒有陽關令,好不容易才偷偷的溜進陽關道,按照這個速度,再有兩天的時間,也就能走出去了吧。」

我是大玩家 兩天!」

小玉瞪大了眼睛,說道:「怎麼還需要兩天!剛進來的時候,你不就說兩天嗎!」

牛頭苦笑著說:「要不是小姑奶奶你路上遇到點兒什麼就要去幫一下,我們怎麼會走了這麼久還在這裡。陽間路上的任何生靈,要麼是即將進入陰間投胎,要麼就是想要出去,每一個都有自己的宿命。」

小玉微咬著唇,低聲說:「我看他們太可憐了。」

牛頭掰了掰手指頭,說:「老牛也挺可憐的,這一跑出來,好幾天不能當差,俸祿要減少很多, 龍魂醫師 ,不知道他要怎麼誹謗呢。」

「況且老牛聽你的,上報了閻羅,那兩個受傷的老范和老謝可能有問題。 天地棋盤 。」


「我越想,越吃虧啊。」

小玉小聲的說:「他們真的有問題,而且我不是答應了你么,四十顆屍花丹。」

牛頭嘆了口氣,說:「到時候上下打點,老牛也剩不下來多少。」

小玉猶豫了一下,說:「要是主人答應的話,我就再多幫你要幾顆?」

牛頭心中竊喜無比,臉上還是一副愁苦的模樣,說道:「你放心吧小玉姑娘,老牛拿著這些,除了自己吃幾粒,剩下的還是用來打點其他陰差了,畢竟陽間下來的魂魄,很多可憐人,他們沒有什麼福報,下輩子總不能做雞鴨家禽,稍微打點一下,投個好胎,積德行善啊。」

小玉抓著衣角,明顯關節都有些發白。

「那……我或許可以學著煉丹,主人的陰陽路上有一片屍花,我聽杜乾說過,用屍花加上陰差血,練出來的屍花丹有奇效。」

牛頭心中又是一陣竊喜,他壓低了聲音說道:「最好用判官大人的血去煉製,這樣的話,收取屍花丹的那些陰差就會覺得辦的事情是判官大人的意思,很好打點。」

小玉用力的點了點頭,說:「好!我明白了。」

牛頭已經是內心狂喜了。

腳下的速度也不由得加快了不少,說道:「小姑奶奶,趕緊走吧,還不知道你主人怎麼樣了。」

兩人腳下的速度更快。

小玉卻覺得心頭有些悸動,還有一種強烈的不安。

「牛頭大哥,我覺得不對勁。」

小玉不自然的說道。

牛頭咧嘴笑到,說:「陽關路還能有什麼不對勁的,別怕,在陽關路上,我牛頭就是老大!」

牛頭話音落下的瞬間。

半空之中忽而出現了一個繩索套!

直接就朝著牛頭的脖子上落了下去。

牛頭臉色微變了一下,蒲扇一般的大手將小玉攔到了身後,頓時打了一個響鼻,聲音難聽無比的說道:「哪個不長眼的狗東西,敢對牛爺爺下手?

陽關道的兩側,忽然慢慢的出現了兩排人。

這些人的身上都穿著黑漆漆衣服,臉色統一的僵硬無比,幾乎沒有血色。

甚至他們的眼睛都是綠色的,顯得無比詭異森然。


」殭屍?」

牛頭的瞳孔緊縮了一下,本來的小眼睛變得更小了,他目光之中已經多了一股嚴厲。

「到底是何人再次興風作浪!此乃陽關道,竟然敢將殭屍帶來此處!陰間最厭惡殭屍這種冥頑不靈的孽畜。」

一個略顯輕佻的聲音響起:「沒想到,在陽關道上竟然能夠看到牛頭馬面之中的牛頭。我早就聽說了,牛頭乃是牛鬼成精,今天遇到了你,那便留下來給本少爺當個玩物吧。」

一個身穿黑衣,皮膚白皙,眼睛更是詭異的丹鳳眼的男人,從殭屍身後走了出來。

他的手中拿著一個繩套。

在她的身邊,還跟著一個人。

這個人臉色就陰翳無比了,他的目光忽然就灼熱了起來,陰笑著在那個丹鳳眼男人耳邊說了幾句話。

小玉的身體一下子就僵住了。

因為那個陰翳的男人,竟然是陳陰龍!

當時陳陰龍想要搶奪王偉的抽魂鞭。

那時候她也是剛剛還陽,就跟著吳淵一起救了王偉。

陳陰龍用血遁逃走,沒有被抓到。

如果吳淵在一旁的話,定然能夠認出來,那丹鳳眼的男人,竟然和古千水有幾分相似。

牛頭朝著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說道:「就憑你們兩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你們也配?我這就將你們拿下,交給閻羅發落!」

牛頭忽然一抬手,手中頓時出現了數十個精緻的木牛,每一個都約莫小拇指頭大小。

「撒豆成兵!」

陳陰龍冷笑了一聲,說道:「撒豆成兵?一群死牛而已!」

牛頭的眼中已經閃過一絲怒色,打了一個響鼻。


落在地面的數十個木牛,頓時就變成了幾十頭狂暴的黑牛,牛蹄踐踏之間,直接朝著陳陰龍等人衝去!

「老牛很快就讓你們嘗嘗,被踩成肉餅的滋味兒。」

牛頭臉上閃過一絲輕蔑。

小玉警惕無比的看著陳陰龍,抓著牛頭的胳膊,小聲的說:「這個人我認識,他爹就是買走黑白無常衣服的人。」

「而且他想要搶奪主人朋友手裡頭的寶物,被主人嚇得用血遁逃走了,你小心,他不好對付。」

牛頭咧嘴笑了笑,輕蔑的說道:「小玉姑娘,你放心便是,老牛的撒豆成兵,每一個可都有老牛十分之一的實力,這些半人半鬼的東西,老牛可不放在眼中,這裡是陰間,怕他們不成?」

頃刻之間,牛頭的術法就讓那群殭屍潰不成軍。

陳陰龍也露出了一絲警惕之色。

只不過,那個丹鳳眼的男人,卻始終保持著平靜。

他的嘴角,緩慢的勾起一絲,露出一個森然的笑容。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