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是一羣唯利是圖的老混蛋而已。

冷冷地瞥了一眼蘇軍貴,“蘇董事,三號工程其實中午就完成了。”

“絕不可能,想瞞天過海是吧。”

蘇健第一個冷笑:“走,大家進去看看,蘇總想糊弄咱們呢。”


蘇軍貴嘆息道:“侄女啊,別怪叔叔做得出來,你真的太令我失望了。對了,林絕那上門的傢伙,沒了就沒了,以你的美貌,再找一個不是問題,方家豪少爺就很不錯,家世和地位都與你很匹配。”

蘇若雅面無表情道:“蘇軍貴,你已經喪心病狂到要出賣自己的侄女這個地步了嗎?你不再是我的二叔,因爲你不配。”

“蘇若雅,你別不識好歹。等我當上總裁,你就乖乖嫁給方家豪吧。”

見蘇若雅還不屈服,蘇軍貴也是撕破臉皮了。

蘇若雅開心笑道:“可惜,只要有林絕幫我一天,總裁的位置你就是妄想。”

蘇軍貴大驚失色:“不可能,那混蛋難道沒被秦爺的殺手弄死?”

這時蘇健屁滾尿流跑了過來,“爸,快走,林絕那魔鬼復活了,帶着人過來了,快跑啊。”

“你放屁,秦爺的人出手,他不可能還活着。”

蘇軍貴雙目赤紅,死盯着蘇若雅:“小賤人,你休想欺騙我。你們都要給我死,蘇氏是我的,是我一個人的。”

蘇若雅憐憫地笑了,“蘇軍貴啊,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就算把總裁讓給你,你行嗎?這麼多年來,你們一家靠着蘇氏吃喝玩樂,毫無作爲。我說什麼了嗎?蘇家,一直都是我辛辛苦苦在奔波。現在我醒悟了,你們這些白眼狼的好日子也倒頭了。”

蘇軍貴氣急敗壞咆哮:“保鏢呢,給我進來把她押走,敢這樣和總裁說話,我非得教訓你。”

“好大的口氣,居然敢教訓我老婆。”

林絕大踏步而來,一巴掌就甩在蘇健臉上,“站遠點,你個礙事的廢物。”

蘇健捂着半邊臉嗚嗚痛哭。

“你,你是人,還是鬼?”

蘇軍貴嚇得退後一步,驚疑不定瞪着林絕。

“蘇董事老眼昏花,那我就替你開開眼。”

冷笑中,林絕一腳就將蘇軍貴踹到泥坑裏去,“真恨不能立刻弄死你個老小子,居然敢對我老婆無禮。”

“林絕,你敢打蘇氏的大董事,你還有沒有上下之分,你給我等着吃官司吧。”

蘇軍貴在泥坑中掙扎着,怒火滔天。

林絕撇嘴:“你剛剛還說要教訓總裁呢,也給我等着吃官司吧。”

“蘇若雅已經不是總裁了。”

蘇軍貴獰笑:“工程沒完,她只能滾蛋。”

林絕戲謔看着他:“對不起,工**的完工了,不信可以去問董事們。”

“絕不可能。”

蘇軍貴從泥坑中爬出來,顧不得形象,趕緊跑去和董事們匯合。 “工程完工得很好,已經驗收了。”

“對不起大董事,蘇總的總裁位置不能撤。”

“蘇總向我們證明了自己的能力,董事們一致決定,蘇總立刻恢復原職。”

聽着各位董事的表態,蘇軍貴呆愣在了當場,腦袋一片空白。

他苦心的一片經營,全化爲了泡影。

他的總裁夢,破碎了。

“爸,爸你沒事吧,你不要嚇我啊。”

蘇健突然驚叫。

蘇軍貴無法承受自己的失敗,血壓升高,暈倒了。

蘇健搖晃着蘇軍貴的身體,“爸,你不能認輸啊,他們不會放過我們的。”

“爸,你就是要死,你也先給我把總裁位置搶過來啊。”

到最後,蘇健已經是失心瘋了。

蘇若雅終歸不忍心,“林絕,還是送他去醫院吧,好歹也是我二叔。”

林絕暗歎,一腳踹開蘇健,“讓開你個白癡,再耽擱你老爸真的就要歸西了,雖然我真的恨不能讓他歸西。”

掐住蘇軍貴人中,讓人把他擡去車上休息。

“這老傢伙沒事,就是氣急攻心,看來是承受不住打擊,活該。”

林絕是一點同情心都沒有,如果不是爲了蘇若雅,他懶得管。

接下來,蘇若雅帶着所有的董事會成員回到總部,召開緊急會議。

林絕跳上一輛麪包車,虎子緊隨。

“你先把兄弟們帶去我指定的地點,然後按我教你的方法,給我抓緊訓練,不準偷懶,我們保安公司就要成立了,到時候我不想帶着一羣廢物。”

虎子興奮得一直笑,“老大放心,這些小子我會往死裏折騰的。咱們的保安公司,要的都是高手,不會是軟蛋,肯定不會給你丟臉。”

他們之前是混跡街頭的小人物,無人瞧得起。

有了林絕這個主心骨,帶着他們闖事業,一個個都變得幹勁十足,誓要做出點成績來。

車開到東海市區,林絕和蘇若雅去總部,虎子則帶着人去納蘭玉珠那邊,順帶把秦露露帶過去關好。

分別之際,秦露露張了張嘴,本想告訴林絕她的姓名和來歷。

林絕不耐煩就拒絕了,氣得秦露露跺腳,自尊心再一次遭到無情打擊。

她好歹是殺手啊,還長得這麼漂亮,身世背景又很強勁。

可林絕看待她,依然如同看一個丫頭,看一個階下囚。

蘇氏總部,會議室中。

氣氛壓抑。

林絕翹着二郎腿,“我提議,撤銷華董事的董事資格。”

華董事大驚,“我反對,你們憑什麼撤銷我的董事資格?”

林絕冷笑道:“憑什麼?憑你一再給集團帶來損失,憑你居心叵測,與蘇董事勾結,陷害總裁。”

華董事來了個死不承認,“林絕,請你拿出證據。”

林絕冷哼道:“要證據是吧?我就是證據,我親眼見到你勾結王天龍,上次鑑定師大賽的事還沒和你算賬呢。這一次你更是找死,居然敢和蘇軍貴聯合起來對付蘇總。反正這是我的意見,必須撤銷你的董事資格,現在舉手表決。”

蘇若雅冷冰冰道:“林絕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華董事面如死灰,“各位董事,你們呢?難道我與大家共事這麼多年,感情深厚,你們真的要對我下手嗎?”


“各位董事請你們公事公辦,既然你們要向蘇氏伸手要錢,就請站好自己的立場,搞清楚誰纔是你們的領導者。”


林絕威脅的眼神掃過每一位董事,“華董事他是咎由自取,背叛集團已經不是一兩次了。如果你們選擇放過他,我沒意見。但那就意味着,你們和他是一夥的,我絕不放過任何一個和蘇總作對的人。”

一個個董事面色漲紅,紛紛怒吼:“林絕,你這是質疑我們對蘇總的忠誠嗎?還是說,你居然敢直接威脅我們?”

林絕笑道:“各位董事誤會我了,我那點股份,怎麼敢威脅你們呢。我只是想提醒各位,別自尋死路。”

“狂妄。”

“混賬。”

“你別太囂張了,別以爲有蘇總保護着。”

林絕笑得更燦爛了,“對不起,我這人就是這樣的。誰對蘇總好,我會百倍報答。但要是誰對蘇總使絆子,我就要讓他吃不了兜着走。”

各個董事氣得歪鼻子瞪眼,這個林絕,實在太不像話了。

居然在董事會上威脅各位董事,這也太打臉了,真的忍不了。


蘇若雅瞪了一眼林絕,這傢伙也太霸道了,都嚇到她了,直接威脅所有董事,這她簡直不敢想。

“華董事,你自己離開吧,往昔恩怨一筆勾銷,你應該知道,如果我追究你的罪責,你什麼都不會剩下,還會吃牢飯。”

“華董事,對不住了。蘇總說的對,你自己離開吧。”

“老華啊,你也別再惦記董事這個位置了,犯了錯就要承擔。”

“華董事啊,我羞與你爲伍,都不知道說你什麼好。”

看着一個個董事不善的面貌,華董事頹廢地靠在位置上,知道大勢已去。

本來還寄希望於蘇軍貴,但此刻對方應該還躺在醫院吧。

完全沒挽救的機會了。

華董事放棄了掙扎,孤零零走了出去,“遵守蘇總你的意思,我華老九退出董事會。”

“恭喜蘇總重回總裁位置。”

其他董事齊齊朝蘇若雅道賀。

蘇若雅卻是擺手:“我累了,各位董事請回吧。”


等所有人散去後,蘇若雅疲憊地望向林絕:“華董事已經快七十了,你說他到底圖什麼,一開始是爲了張濤,後來是想要古玩部,和王天龍勾結,又和二叔他狼狽爲奸,到今天這一步,連董事的位置都沒了。”

林絕幽幽道:“人生就是這樣,半生精彩,半生也許就淒涼了。誰能一直保持初心,誰就能保持勝利。可惜,最簡單的道理,世人卻也最難領悟。華董事丟了董事位置固然可憐,但其他董事的嘴臉也好不到哪裏去,嘴上說着同情的話,暗地裏卻是樂開花了,華董事一走,他們又可以少一個對手,多分一杯羹了。”

蘇若雅頭疼道:“那照你這麼說,誰也保不準明天就落魄了,難道人生就沒有什麼辦法,能一直保持美好嗎?”

“有。”

“什麼辦法?”

“保持一顆善良的心,朝着最高處攀爬,永不言放棄,直到最強。”

醫院。

蘇軍貴醒來了。

“爸,你還有心情在這躺着?華董事已經被撤銷了,這下好了,你的左膀右臂沒了。”

蘇健滿含怨懟,對他爸的怨氣深得無法。

蘇軍貴本想訓斥幾句這個不孝之子,但一聽到華董事居然被撤銷了,就躺不住了。

“這些混蛋,趁我不在,對華董事下手是吧,卑鄙,無恥。”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