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們無能,而是敵人太過強大了,雖然可憐的狐臨島也修建了幾十座防禦炮台,更在危機到來后立刻出動了十幾艘武裝戰艦,然而在遍布著雷龍之吼的血色女王號面前,面對著一大群眼冒綠光饑渴難耐的黑暗生物,所謂的反抗其實和粉拳撒嬌沒什麼區別。

事實上,僅僅是一輪殘暴炮擊之後,幾十座防禦炮台就被徹底拆成碎片,粉碎到連塊完整磚頭都找不出來,至於那些氣勢洶洶出海迎戰的武裝戰艦,它們倒是很有面子的多撐了那麼十幾分鐘,不過也就是多撐了那麼十幾分鐘……

嚴格來說,血色女王號甚至都沒有發動攻擊,當這些武裝戰艦剛剛衝出港口,都還沒進入炮擊範圍的時候,果凍號潛艇就噴著巨大水柱浮出海面……對準毫無防備的戰艦尾部,這傢伙很無恥的連續發動攻擊,充分讓這些倒霉戰艦意識到,原來海戰還可以這樣打的?三十分鐘后,激烈的海戰正式宣告結束,十幾艘武裝戰艦的殘骸漂浮在海面上,數以千計的水手抱著木板在海水中呆若木雞**..ne,而輕輕鬆鬆獲得勝利的血色女王號,則是用那種悠閑散步似的速度,很悠閑的駛進了狐臨島碼頭。

不!可憐的洛克斯城主淚流滿面,也不知道是不是腦子徹底進水了,居然還命令殘餘的武裝衛隊發動阻擊戰,必須承認,那位侍衛隊長還真是英勇到讓人肅然起敬,竟然在明知不敵的情況下,還帶著數百名武裝侍衛怒吼著發動衝鋒。

對於這種英勇壯烈的行為。林太平充分表達了敬仰之情,然後很愉快的揮揮手!

下一刻,黑壓壓的黑暗生物軍團突然悠閑散開,在數百名武裝侍衛的驚駭目光中,果凍恢復了山嶽般巨大的恐怖體型,帶著一大片海水慢慢爬上碼頭,伴隨著耀眼光芒的劇烈閃耀,它的巨大身體開始再度扭曲延伸,直到最終變化為一台……呃,一台……挖掘機?

沒錯。就是一台挖掘機,而且是一台巨大到如同小型戰艦的金屬挖掘機!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中,翻轉的履帶掀起怒浪似的泥土,這台恐怖的金屬機器噴吐黑煙,張開布滿鋸齒的巨大挖掘斗,像一頭太古凶獸似的高速撞擊過來,擋在半路上的花崗石巨岩被惡狠狠的碾壓而過,如同豆腐似的變成碎片。

諸神在上!這是……這是什麼鬼東西?

看著如此可怕的金屬怪物瘋狂衝來,剛剛衝鋒到一半的武裝侍衛們目瞪口呆。不知不覺中連手中的武器都落地了,剛剛鼓起勇氣的侍衛隊長渾身發抖,突然歇斯底里的尖叫一聲:「閃開!閃開!快閃開!」

都不需要他提醒,幾百名武裝侍衛就驚慌失措的逃跑。洶湧沸騰的漆黑濃煙中,果凍號挖掘機惡狠狠碾壓而過,直接撞進那座寫著拆字的物資倉庫,直接把整面牆壁都撞得四分五裂。緊接著布滿舉出的挖掘斗瘋狂砸落,轉眼間就把物資倉庫拆得七零八落。

「幹得漂亮!」林太平站在遠處,很愉快的豎起大拇指。想了想又很感慨的嘆了口氣,「所以說,挖掘機技術什麼的,其實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挖掘機質量要過硬啊!」…


轟隆隆,轟隆隆,根本停不下來,剛剛拆完物資倉庫的果凍意猶未盡,又惡狠狠的從廢墟中碾壓出來,橫衝直撞的撞進貿易市場,幾十棟建築物在可怕的挖掘斗下驚恐顫抖,房屋如同多米諾骨牌似的轟鳴倒下,等到果凍心滿意足的衝出貿易市場后,唯一能證明貿易市場曾經存在過的,也就只剩下在海風中顫抖的圍牆了。

「拆掉,全部拆掉!」林太平滿臉嚴肅的輕咳幾聲,示意果凍把那邊建設了一半的城主府也給拆了,「是的,對於這些違章佔道的非法建築,我們一定要本著公正公開的原則,全都毫不留情的拆除掉,不管它背後是什麼人,不管有什麼人替它說清。

沒天理啊沒天理,可憐的洛克斯城主抱頭蹲在旁邊,看著花費無數金錢精力建造的商業城鎮,就這樣被拆成廢墟,簡直連想死的心都有了,嗚嗚嗚,太殘暴了,簡直是太殘暴了,這還有沒有王法了,我們只是老老實實的蓋房子而已,你們這些該死的混蛋,憑什麼說這裡是違章建築,憑什麼?

「我說它是,它就一定是。」林太平一本正經的回答,順手從懷裡取出一張罰單,公事公辦的遞給洛克斯城主,「對了,還要麻煩你在這裡簽個字,把違章建造的罰款給交了。」

居然還有罰單?洛克斯城主哭得梨花帶雨,顫抖著接過那張罰單,當他看到上面那一連串數都數不清的零,頓時就一口血噴了出來,殺了我吧,你殺了我算了,就算我把整個狐臨島給賣了,也根本湊不齊這上面的恐怖數字。

「好啊,那我們就買下狐臨島好了。」林太平很勉強很勉強的接受了提議,想了想又拍了拍洛克斯城主的肩膀,很誠懇道,「那什麼,其實罰款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我們只是希望通過這種方式,促進城市建設的合理布局全面發展……咳咳,我這麼說,你明白嗎?」

明白就見亡靈了!洛克斯城主傷心欲絕中,然而不管他傷心也好不傷心也好,黑暗生物們已經接管了整座狐臨島,安吉麗娜更是本著嚴格執法的原則,帶著獸人們直接衝進城主府,把能夠找到的罰款等價物全都沒收了。

只是幾分鐘后,等她從洛克斯城主的書房裡滿意出來時,卻突然有些滿臉古怪的嘀咕著,揚了揚手裡剛剛拿到的一張請柬,「小林子,猜猜看我找到了什麼?見亡靈了,奧古斯都那個自大狂居然要結婚了。而且還到處分派結婚請柬?」

好吧,這還真的是出乎預料,林太平很驚訝的接過那張請柬,果然就像他看到的那樣,奧古斯都在請柬上表示,自己將會在十月十二號舉行盛大婚禮,並且邀請中部海域領主聯盟的領主們一起前往馬拉島,親眼見證他的美好愛情和幸福婚姻。

「這不可能!」百足從旁邊好奇的探過頭來,僅僅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愕然呼道,「等等。我要是沒記錯的話,那傢伙不是一直對大姐大充滿愛慕之情,信誓旦旦的表示非大姐大不娶嗎?為什麼突然之間,他就決定要和別的女人結婚……果然,在這個世界上,像我這樣一往情深的男人是越來越少了!」

「喂喂喂,你的注意力放在哪?」安吉麗娜忍不住翻翻白眼,直接把百足給拍飛了,「拜託。這件事真正奇怪的地方,是奧古斯都為什麼會突然決定舉行婚禮,要知道現在可是戰亂時期,他居然還有心情結婚?」…

「我想。這個問題,或許有人能夠幫我們回答。」林太平笑眯眯的轉過頭去,看著被黑暗生物們圍在裡面的洛克斯城主,「那麼。親愛的洛克斯大人,您能不能告訴我,奧古斯都男爵最近過得怎麼樣?」

「呃……」洛克斯城主忍不住渾身顫抖。不過等他看到旁邊正在磨菜刀的巨牙,立刻就驚慌失措的尖叫道,「我說!我說!男爵大人自從上次談判后,心情一直很不好,不過就在幾個月前,他好像和那些神秘的血紋祭司達成協議,獲得了更加強大的力量和軍隊。」

難怪!林太平和黑暗生物們面面相覷,心道難怪這個自大狂還有心情結婚,原來是因為掌握了更強大的力量,所以變得有恃無恐了,唔,不僅僅如此,或許他這次舉行婚禮的另一個目的,是打算借這個機會在盟友們面前,好好的秀一秀肌肉?

「管他呢?」安吉麗娜看著那張請柬,漫不經心的隨手扔出去,「那傢伙也沒打算邀請我們,就算他邀請我們,我也絕對不會去參加,雖然我真的很好奇,到底是哪個女人這麼倒霉,居然會嫁給那個人生理想是開後宮的自大狂?」

就是,就是,一大群黑暗生物們全都舉爪贊同,比起遠在千裡外的奧古斯都,眼前的狐臨島房地產大開發才是正經事,也許我們可以在奧古斯都舉行婚禮的那天,派人送上一張巨額罰單當做新婚……咦?這是什麼?

一陣海風吹來,被扔出去的請柬在半空中飄舞著,幾乎在同時,隨著封面夾層被風吹開,裡面的一張精緻畫像突然脫落出來,在半空中打了幾個轉,恰好落在林太平手中。

別誤會,這可不是什麼密信,而是奧古斯都和新娘的自畫像,事實上在混亂海域,按照傳統的結婚習俗,新郎新娘在寄出請柬的同時,也會在請柬中附上一張兩人的精緻畫像,而考慮到奧古斯都的自大狂性格,他當然是請了最好的宮廷畫師,把自己畫得英俊到無法直視。

「好吧,這傢伙一定是用了美圖秀秀。」林太平對畫像上的奧古斯都表達了充分鄙視,卻又漫不經心的轉移目光,望向坐在奧古斯都身旁的美麗新娘,「那麼,讓我來看看,肯嫁給這個自大狂的女人,到底是什麼……」

毫無徵兆,他突然滿臉古怪的停在原地,甚至下意識的把那張畫像湊到眼前,彷彿看到了什麼難以置信的事,安吉麗娜忍不住微微愕然,豎起魚尾在他面前晃了晃:「小林子,你怎麼了?」

沒有回答,林太平依舊很古怪的站在那,看著手裡的那張精緻畫像,很久以後,就在安吉麗娜忍不住想要再度提問時,他突然抬起頭來,推了推金絲眼鏡,並且一本正經的輕咳幾聲

「知道嗎?我改主意了!我突然覺得,我們應該去參加奧古斯都的婚禮!」 位於中部海域溫暖洋流地帶的賽斯島,是混亂海域中頗負盛名的大型島嶼之一,這座由奧古斯都男爵直接掌管的領地主島,有著極為豐富的物產和幾個中型銀礦,並且源源不斷的創造出驚人財富,為奧古斯都男爵的征服事業提供支持。

黑暗的夜色下,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雨,讓賽斯島附近的海域變得波濤洶湧,高達數十米的巨浪衝天而起,帶著狂暴的力量狠狠砸落,幾艘男爵麾下的武裝巡邏船返航得稍微晚了點,只能在驚濤駭浪中顛簸起伏,如同風中樹葉似的失去控制。

當然了,再怎麼強大的暴風雨,也無法影響海面下的平靜,就在深達數百米的海洋深處,一艘奇奇怪怪的流線型怪船正穿過一片大珊瑚,無聲無息的向著賽斯島駛去,一大群沙丁魚很好奇的追隨著怪船兩旁,好像在疑惑這到底是什麼魚。

「真沒想到,有一天我.s.會待在一隻史萊姆的肚子里,而且還在海底潛游?」安吉麗娜看著銀白色船艙外的沙丁魚群,忍不住滿臉驚訝,卻又轉頭看著身旁的林太平,「小林子,你確定奧古斯都的新娘,是你以前的……呃,秘密?」」我很確定,另外那個叫做秘書。」林太平一本正經的回答,卻又滿臉古怪的低下頭,看著手中的那張精緻畫像——在畫像中,奧古斯都男爵微微揚起頭,帶著幾分掩飾不住的傲慢,而在他的身旁,身著婚紗的新娘看起來如此美麗,雖然看似優雅的站在原地,但她的高挑身姿卻顯得英姿颯爽,紅色的長發在風中輕輕飄揚,散發著陽光般明亮耀眼的野性美。

「呃……」雖然已經無數次確認過。可是再次看到畫像上的新娘,林太平還是忍不住滿臉古怪,「好吧,我不得不承認,克麗絲汀的婚紗造型很不錯,前提是她不用魔晶艦炮當背景的話……」

沒錯,畫像中的那位美麗新娘,就是從號角海域辛苦前來萬里尋夫的克麗絲汀,就在半年前,當她和豬因斯坦它們一起穿越風暴海峽時。很不幸的失去了聯繫,然後就此消失得無影無蹤,連是不是活著都是一個問題。

事實上,在遇到豬因斯坦得知情況后,林太平最近一直派人到處打聽這位美人兒御姐的下落,不過很遺憾,無論是那些消息靈通的盜賊行會,還是最近剛剛平安回來的夜歌和暗精靈們,卻全都不知道克麗絲汀到底去了哪裡。然而。就在眾人都快要放棄尋找的時候,這位喜歡用魔晶艦炮把人轟成碎片的御姐,居然就這樣毫無徵兆的出現了,而且還毫無徵兆的搖身一變。成了奧古斯都那個自大狂的準新娘……我嘞個去,要不要這麼神轉折啊?

「這個嘛,其實說起來還蠻複雜的。」米蘭達突然很詭異的冒了出來,滿臉自豪道。「知道嗎?為了了解背後真相,我前幾天偷偷潛入賽斯島,說服了以前認識的一位侍衛隊長……唔。說到那個傢伙,他好像是我的愛慕者啊!」

好吧!偽娘鳥就是偽娘鳥!

林太平和安吉麗娜面面相覷,很崇拜的看著米蘭達,好在後者也沒有賣關子,輕咳幾聲又繼續道:「是這樣的,據說那位克麗絲汀小姐,是從混亂海域北部過來的,而且還帶著一群牛頭人海盜……」

是的,就像米蘭達所說的那樣,克麗絲汀通過不靠譜的傳送門,被直接傳送到了混亂海域北部,要知道那裡距離群島足有上千海里,而且有著諸多勢力的阻隔,也難怪林太平如何派人尋找,都無法得知克麗絲汀的消息了。

這之後的事情,其實也不需要多說什麼了,無非是克麗絲汀在北部海域搜索之後一無所獲,於是就冒著戰火瀰漫的危險進入了中部海域,然而很不幸的是,她在進入中部海域不久之後,就遇到了正在征服擴展領地的奧古斯都男爵……

用腳跟後去向,看到如此英姿颯爽美貌絕倫的克麗絲汀,奧古斯都的後宮控頓時又很神經病的發作了,於是乎各種表白套路輪番登場,什麼優雅浪漫的求愛啊、什麼大把大把的砸錢啊、什麼強大實力的展現啊……

但是沒用,一點用都沒有,對於以上種種,克麗絲汀的回答都只有一個字——滾!

再然後,就算是笨蛋也知道劇情是怎麼樣了,惱羞成怒的奧古斯都乾脆直接撕破臉,率軍偷襲了克麗絲汀的臨時營地,將克麗絲汀強行帶回賽斯島,並且給她戴上了控制行動的魔法鐐銬,逼迫著她就範。

「好吧,這傢伙簡直是愧對自己的主角光環啊!」林太平聽到這裡,忍不住想要吐槽,倒是旁邊的安吉麗娜表現得比他還憤怒,「卑鄙無恥!那個該死的自大狂,居然卑鄙無恥到這種程度,早知道是這樣,當年在魔法塔學習的時候,我就應該用火球把他轟成烤肉!」

豈止是轟成烤肉! 榮耀之末世圍城 !一旁的黑暗生物們全都惡狠狠咆哮著,那個該死的自大狂,居然敢對林的女人下手,不可饒恕啊,敢欺負林的女人,就是和我們德瑪西亞邪惡聯盟過不去……總之,林,你這樣也能忍的話,那就真的不是男人了!

「我當然不能忍,所以我才會出現在這裡。」林太平一本正經的回答,卻又笑眯眯的推了推眼鏡道,「不過在正式搶婚之前,我想我們首先要搞清楚,那個自大狂到底打算如何舉行婚禮?」

這倒也是,黑暗生物們怔了一怔,一起轉頭看著米蘭達,後者倒是心領神會的立刻回答道:「當然,當然,我已經打聽過了,奧古斯都男爵會在兩天之後,在賽斯島的薩拉戈多噴泉廣場舉行盛大婚禮,到時候會有數萬民眾和領主貴族參加婚禮,場面真的很大。」

「噴泉廣場嗎?」。百足聽到這裡,頓時眼前一亮。「哇哦,那可是個好地方,四通八達而且人又很多,如果我們在那裡製造混亂的話……」

「恐怕沒那麼簡單。」林太平和安吉連彼此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搖搖頭,「奧古斯都那傢伙既然敢在噴泉廣場舉行婚禮,就一定做好了安全措施,畢竟誰都不希望自己的婚禮會出什麼亂子,哪怕他並不知道我們打算來搶新娘。」

「沒錯,就是這樣。」米蘭達點點頭繼續道。「我的那位愛慕者告訴我,奧古斯都之所以選擇舉行盛大婚禮,也是為了向那些到場的領主展現自己的實力,所以為了防止有人搞破壞,他特意調撥了精銳軍團保護噴泉廣場婚禮,你們應該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吧。」

好吧,黑暗生物們面面相覷,突然覺得這難度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倒是安吉麗娜咬著魚尾想了很久。 脣脣欲動,冷少的獨家私寵 :「小林子,你知道你一定有辦法的,反正每次不管遇上什麼樣的大問題,你都會挖個很大很大的坑……」

「真不好意思。讓您失望了。」林太平很慚愧的嘆了口氣,滿臉無奈道,「我們知道這個消息有點晚,導致時間太緊迫。緊迫到就算想挖坑也來不及,在這種情況下,想要救出克麗絲汀的唯一辦法。就是硬碰硬的衝進婚禮現場救人,所以……」…

「不是吧!真的要去硬碰硬嗎?」。一大群黑暗生物不由得滿臉古怪,用膝蓋去想也知道,這次行動一定充滿了危險,搞不好連骨灰都找不回來。

「沒錯,很危險,出乎預料的危險。」林太平很老實的回答,一本正經道,「奧古斯都男爵得到了血紋祭司的再度幫助,實力一定會變得更加強大,更何況還他還出動了精銳軍團,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很可能會撞得頭破血流,很可能會被追殺得走投無路,很可能會連命都找不回來,所以……」

「我們陪你去!」根本不需要考慮,百足和巨牙就一起舉起爪子,沒錯,那確實是很危險,搞不好大家都要集體去地獄喝茶,但是那句話怎麼說來著,我們出來混的,最重要的就是要講義氣,更何況這次是為了幫林你搶老婆,就算是再難我們也要堅持到底的。

「很好,算上我一份。」夜歌在旁磨著狼牙棒,笑吟吟的點頭道,「那什麼,雖然親愛的你很偏心,但是考慮到我和克麗絲汀的友誼,以及她已經答應做我孩子的教母,所以我覺得我還是參加這次行動比較好。」

就是,就是,旁邊的獸人、食人魔、豬頭怪們全都齊齊挺起胸膛,滿臉兇惡眼冒綠光,什麼危險不危險的,我們管奧古斯都那個混蛋去死啊,敢和林搶老婆的混蛋,就全都給我們下地獄去。

好吧,看著它們那種大義當前的熱血表情,林太平還真的大為感動,忍不住擦擦濕潤的眼睛道:「謝謝,夥計們,謝謝你們的幫助……順便說一句,如果你們在這麼講義氣的同時,能夠不開克麗絲汀和夜歌誰先推倒林的盤口,那我就更感動了。」

「咳咳,這個嘛,純屬意外。」百足看著手裡的一大堆金幣和單據,很尷尬的輕咳幾聲,然後立刻明智的選擇轉移話題,「對了,說起來,我們是不是快要到賽斯島了?」

說話間,果凍號潛艇也已經穿過警戒線,無聲無息的浮上海面,就在數海裡外,塞班島的那片冷清沙灘已經遙遙可以望見,暴風驟雨籠罩著整個海島,讓沙灘上的那座警戒塔看起來如此孤零零,微弱的燈光彷彿都要被黑暗淹沒了。

「準備好了嗎?」。林太平深深呼吸著雨夜的空氣,就在他的身旁,一大群黑暗生物早已經眼冒綠光獠牙森森,隨時做好了熱情問候奧古斯都男爵的準備——

「很好,那麼我宣布,本次行動的代號為……逃跑的新娘!」



, 在經歷了大半夜的暴風驟雨後,當清晨的金色灑落在賽斯島上,這座美麗的海島重新煥發出勃勃生機,微涼的海風拂過大地,帶著草木芬芳的空氣清新自然,金絲雀的鳴叫聲在林間響起,漸漸喚醒了沉睡中的城市,讓原本冷清的街道很快變得人聲鼎沸起來。

然而,相比起往日的正常工作開門營業,這個清晨的賽斯島卻顯得與眾不同,早晨八九點以後,無論是那些拖家帶口的平民,還是乘坐著豪華馬車的貴族商人,又或者是那些貴婦人美麗小姐們,全都像是約好了似的同時出門,趕往城市中心的薩拉戈多噴泉廣場……


此時的薩拉戈多噴泉廣場,早就成為了鮮花和綢帶的海洋,廣場中央的美麗噴水池旁,奢華的露天婚禮平台已經搭建完畢,猶如一朵盛開的銀白色水仙花,而圍繞著婚禮平台,周圍的圓桌旁坐滿了賽斯島本地的大貴族大豪商、來自+無+錯+.s.混亂海域北部的勢力代表、以及海域中部領主聯盟的十幾位領主。

而在這個核心區域之外,前來觀禮的普通平民和小貴族小商人們,更是絡繹不絕的湧入噴泉廣場,到了早上十點的時候,原本廣闊的噴泉廣場,居然已經出現了人山人海水泄不通的情況,數以萬計的人潮將整個廣場擠得快要失控,如果不是因為中間有一條警戒線阻隔,恐怕核心區域的婚禮平台都要被踩成碎片了。在這種情況下,為了保證婚禮的正常進行,早就被派遣來的精銳武裝軍團立刻行動起來,數百名黑甲士兵結成小隊來往巡查,在廣場內外部都構成了嚴密警戒線,任何試圖沖入廣場或者製造混亂的來犯者,都會遭到他們毫不留情的兇猛攻擊。

然而,並沒有注意到。就在廣場東南方向數百米外的一座民房屋頂上,千里鏡的光芒正在陽光下微微閃耀,林太平帶著一群黑暗生物匍匐在屋頂,謹慎觀察著廣場中的景象,尤其是注意那些武裝士兵的分佈情況。

「真奇怪,居然只有幾百個士兵?」廣場遠處的一座民房樓頂,安吉麗娜藉助著千里鏡觀察廣場后,微微動容的驚訝道,「等等,不是說奧古斯都那傢伙調集了精銳軍團嗎。難道所謂的精銳軍團就只有幾百人?」

「當然不止幾百人,這只是表面上的兵力布置而已。」林太平在旁很無奈的嘆了口氣,「換做我是奧古斯都,我也不會把所有兵力都放在明面上,我想在廣場的各個角落和人群中,一定隱藏著精銳強者,就等著某些傻瓜自動送貨上門……」所謂的傻瓜,到底是指誰,應該已經很清楚了!

一大群黑暗生物面面相覷。很苦惱的咬著爪子,不好辦啊,真的不好辦啊,不怕敵人數量多。就怕敵人躲在暗處,在不清楚對方具體兵力布防的情況下,盲目衝進去就是被包餃子的命,除非有人能夠自我犧牲一下。設法將那些隱藏的伏兵都引出來,然後我們才能抓住機會一鼓作氣的……

「喂喂喂,你們想歸想。幹嘛一起看著我?」米蘭達突然就憤怒了,眼看著所有人都一起把目光聚焦在他身上,頓時就憤怒得渾身顫抖,「該死的,不要告訴我說,你們又打算讓我……等等,為什麼我要說又?」

很好,想到自己又要被當成吸引火力的靶子,可憐的偽娘鳥淚流滿面,立刻灑著淚花拚命搖頭,可問題是一群黑暗生物毫無同情心來著,甚至都已經開始很認真的討論,等到米蘭達掛了以後要怎麼回去告知南希夫人才好呢。

「咳咳,差不多就行了。」林太平終於聽不下去,順手拍拍米蘭達的肩膀,「那什麼,雖然我也很想讓米蘭達去當t什麼的,不過很遺憾,這次恐怕需要我親自上場才行。」

真的假的?米蘭達頓時感動得熱淚盈眶,安吉麗娜和黑暗生物們卻是吃了一驚,滿臉驚愕的看著林太平,等等,我們是不是聽錯了,向來都喜歡在背後打黑槍的林,從什麼時候開始改變風格喜歡當肉盾了?

「因為……」林太平緩緩抬起頭,望著晴朗無雲的天空,過了很久以後,他突然很感慨的嘆了口氣,「因為,這就是真愛啊!」

我倒!屋頂上的黑暗生物們齊齊踉蹌,但是不管它們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林太平還真的已經在做衝鋒準備了——先是給自己一口氣套上十幾個堅固光環,又裝備上高價買來的幾件防禦魔法道具,然後又覺得不保險,硬是往法袍裡面塞了五面護心鏡……

安全第一,安全第一啊安全第一,如此如此裝備齊全以後,他總算很有安全感的長舒一口氣,又朝著旁邊招招手,正在抱著胡蘿蔔啃啊啃的赤兔,立刻滿臉呆萌的跑了過來,很顯然這隻傻兔子還不知道,接下來自己將會遭遇到怎樣可怕的情景。

「小林子,你來真的啊?」安吉麗娜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戰戰兢兢道,「說真的,我建議你重新考慮一下,如果你的速度稍微慢一點,搞不好還沒衝到婚禮平台那裡,就會被伏兵圍追堵截幹掉了。」

塞外江南 所以說,速度一定要快。」林太平拍拍手掌,熱血沸騰道,「要知道,這可是我第一次出來搶親啊,怎麼也要順利開張才行,當然你們的作用也很重要,我可不希望我被重重包圍的時候,你們還在屋頂看風景。」

這個絕對不會有問題,安吉麗娜和黑暗生物們拍著胸口保證,只要婚禮現場出現混亂情況,只要那些精銳士兵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去,黑暗生物們隨時都能發動突然襲擊,至於那之後嘛……好吧,我可以說全看運氣嗎?

「放輕鬆,放輕鬆。」林太平跳上呆萌肥胖的赤兔,想了想覺得不夠安全,又往身上套了件火系魔法重鎧,「做好準備,注意觀察廣場那裡的情況,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找到一個最合適的時機……唔,開始了!」

說話間,伴隨著十二聲禮炮的轟鳴巨響,廣場上的盛大婚禮已經正式拉開帷幕!

大型樂團開始演奏起浪漫的結婚進行曲,法師們聯手製造的煙花在天空中美麗綻放,無數的玫瑰花花瓣如同清晨小雨,洋洋洒洒的飄蕩在空氣中,所有的賓客和觀禮民眾們全都齊齊抬起頭,望向那被花瓣雨籠罩的婚禮平台。

數萬雙期待目光的聚焦中,德高望重的白袍牧師欣然登上婚禮平台,並且滿面笑容的張開雙臂,向著在場的所有人高聲宣布:「尊敬的先生們,尊敬的女士們,今天我們聚集在這裡,在偉大諸神的光輝沐浴下,見證一對戀人的神聖結合……」

伴隨著他的高聲宣布,現場頓時響起了山呼海嘯般的熱烈掌聲,下一刻,身著白色晚禮服的奧古斯都男爵,就在兩位伴郎的伴隨下,微笑著從廣場左端走出,並且優雅的向著歡呼人群揮手致意,沿著紅地毯緩緩走向婚禮平台。

這一刻,掌聲的熱烈程度突然達到了一個頂峰,而無數人在熱情鼓掌歡呼的同時,也情不自禁的轉過頭去,望向同樣籠罩著花瓣雨的廣場右端——…

沒有讓他們等待很久,僅僅片刻之後,身著白紗的美麗新娘就捧著花束,在十二位同樣美麗的伴娘簇擁下,緩步踏上了紅地毯,她的美麗如此璀璨耀眼,以至於很多人直接就忽視了,忽視了她那略微有些虛浮無力的腳步,以及眼眸中流露出的憤怒和不甘……

「卑鄙的混蛋!」安吉麗娜在遠處的屋頂上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咬牙切齒,「你們注意到了嗎?那十二個伴娘與其說是簇擁,倒不如說是強行帶著克麗絲汀前進,而且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克麗絲汀的婚紗長裙下面,一定還戴著魔法鐐銬。」

幾乎在同時,在全場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中,這對準新人已經同時登上了婚禮平台,奧古斯都男爵優雅而愉快的微笑著,完全無視了克麗絲汀眼中的熊熊怒火,他甚至已經迫不及待的轉過頭,看了看那位白袍牧師,用眼神示意可以儘快開始婚禮儀式了。


「就是現在!」屋頂上的林太平突然輕咳一聲,毫不猶豫的挺起身來,在他的全力催促下,赤兔終於依依不捨的丟開胡蘿蔔,就要從屋頂上直接一躍而下。

「小林子,你確定要一個人去?」黑暗生物們憂心忡忡的看著他,安吉麗娜更是忍不住再度建議道,「聽著,也許我可以陪你一起去,至少能幫你吸引部分兵力。」

「不用,你們只要照計劃去做就行了。」林太平笑眯眯的揮揮手,眺望著廣場上正在進行的婚禮儀式,「走了,我們等會婚禮平台上見,不見不散!」

剎那間,他雙腿輕輕一夾,赤兔頓時長嘶一聲,肥胖呆萌的身軀猛然騰空而起,像打了雞血似的高高起跳,直接從屋頂上一躍而下。

清晨的陽光下,一人一兔就像是打了雞血似的,風馳電掣煙塵滾滾的沖向噴泉廣場,黑暗生物們在後面很無語的目送,安吉麗娜看得兩眼發直,終於忍不住冒出一句——

「所以說,這就是真愛嗎?」。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