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不相信吳公子的消息,只是怕等我們趕過去什麼寶物都沒有了!”諸葛公子搖了幾下羽扇,臉上沒有表情,緩緩說道。

“不可能,我剛剛接到我師兄的傳訊,說那個遺蹟很大,叫什麼隕龍陵!很多隊伍都趕去了。”猥瑣少年吳公子言辭卓卓的說道。 “隕龍陵?。。。如果真的是你說的那樣,那我們現在就趕去,如果你敢騙我的話,吳良!我會讓你好看!”聽吳良那肯定的語氣,諸葛公子停下搖着的羽扇,眼神灼灼的看着吳良說道。

“諸葛英!我是看在你我師門有點交情的份上,纔會告訴你這個消息的!你愛信不信!”看那諸葛英一副高高在上的語氣,吳良翻翻白眼撂下一堆話後,起身拍拍屁股帶着隊伍走了。


“跟上!”看着吳良帶人離去,諸葛英揮手低喝道。

“隕龍陵麼?”看着兩方人都離開了,葉琅收回靈魂力,坐在那裏摸着下巴自語道。

“我們出發,跟上前面那夥人!”葉琅站起身吩咐道。這事情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說不定也能撿點便宜,反正是無主之物,不撿白不撿了。

在趕路的空擋,葉琅對大家說了剛纔聽到的消息,讓大家打起精神,說不定有番惡鬥,在寶物面前誰的眼睛都會紅的。

衆人聽到葉琅說前面有寶物,精神立馬就提起來了,個個勁頭十足的,臉色興奮的嗷嗷趕路!

帶着隊伍前進了數百公里,遠遠的看見前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平原,在平原中間有塊連綿着的丘陵,丘陵中矗立着一座古老的巨大宮殿!葉琅帶着衆人飛馳到近前,看見有好幾支隊伍分不同的方向進去,看樣子,目標就是那座宮殿了。

“我們也進去!”看清楚了面前的情況,葉琅揮手也帶着衆人往宮殿挺近!

在宮殿外圍,數十支隊伍走了半天,竟然發現始終無法接近宮殿,都在外圍打轉。有些隊伍已經發覺了這種異常,停下來觀望着。

葉琅也遇到了這種情況,前面的隊伍倒是追上了,但是也在圍着打轉,也沒有靠近那宮殿半步。

葉琅吩咐隊伍停下來原地休息,要抓緊時間恢復元氣,自己獨自站在前面打量着四周,有些隊伍的人急躁,飛起來準備從空中過去,但是飛起來也進不去,還是在空中打轉,好像這座宮殿是自成一界。

“難道是陣法?”看着衆人使用了不同的方法都無法進去,葉琅皺眉心裏嘀咕道。

“是陣法就麻煩了,除非是那些對陣法有研究的才能進去了,估計這個陣法也不會很簡單,附近數十支隊伍近千人,肯定有對陣法瞭解的弟子,不然早就進去了。”葉琅暗暗思索着。

擡起頭再打量着附近的隊伍,有些隊伍開始在慢慢合攏,估計是在準備聯手了。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就在大家一籌莫展的時候,一聲大笑響起,一道搖着羽扇的白衣少年帶着數百人的隊伍繞過來了,正是那剛纔的諸葛英和吳良等人。

諸葛英先趕到這裏,發現進不去後,帶着隊伍繞着宮殿區域轉了一圈,現在發出笑聲,估計是轉出名目來了。

“是臥龍谷的諸葛英!”幾道驚呼聲響起。

“怪不得會興奮了,臥龍谷主要是修煉陣法的!”有人道出了原委後,臉帶羨慕的看着諸葛英的隊伍。

“諸葛公子有禮了,在下天涯劍派陳飛!”有位身材消瘦的黑少年朝諸葛英抱拳打招呼道。

“陳公子有事嗎?”聽到有人打招呼,諸葛英撇撇嘴問道。

“我們想和諸葛公子合作。畢竟這裏人多,就算是有寶物,憑諸葛公子自己的力量可能有點吃力,我們合作把握性會更大些!”陳飛也不介意諸葛英的傲慢,把自己的意思說了出來。

“合作?我們怎麼相信你?”諸葛英聽到陳飛說要合作,遲疑了一下後問道。對方說的是實話,憑自己等人,就算在裏面拿到了寶物,也不一定能逃的出去。

“你六我四!”陳飛也不解釋了直接說分成。

“你三我七!否則免談!”諸葛英態度強硬的說道。

“成交!”陳飛也不考慮了直接答應了,如果不和諸葛英合作,自己一點希望都沒有。

“大家跟緊我!”等陳飛帶着隊伍過來匯合後,諸葛英帶着衆人左轉右轉的,沒幾步就消失了身影。

“我們怎麼辦?”看到有人進去了,蕭凡向葉琅問道。

“我先進去看看。這裏暫時由蕭凡表哥坐鎮!”聽到蕭凡的問話,葉琅轉身對葉朔等人吩咐道。

“少爺!你要小心!”紫魚看到葉琅要獨自進去擔心的說道。

“嗯,你們也小心!”拍拍紫魚的肩膀輕聲說道,說完轉身離去。

葉琅站在剛纔諸葛英等人進去的地方,稍微思索了一下後,在衆人的注視下邁步開始進去,每走幾步,葉琅就要停下來思索會兒,就這樣走走停停的,也是左拐右拐的,到最後身影也消失不見了,站在外圍的數十支隊伍都看到了葉琅進去,有細心之人發現葉琅走的路線竟然和諸葛英是一模一樣的。

“難道那小子也懂陣法?”一陣議論聲響起,羨慕嫉妒恨的表情盡顯在臉上。

“真的進去了!”在月陀城這邊,蕭凡和葉勇等人則欣喜異常!

就在衆人表情不一,在焦急與期盼中,葉琅那黑色身影又突兀的的出現了,竟然又返回來了。

“你們跟緊我!”出來後的葉琅也不解釋什麼,朝蕭凡等人揮手叫道。

八九十人跟着葉琅一步一小心的,兩邊霧濛濛的看不到兩側,只能跟着前面的腳印走,在路上葉琅說出了他爲什麼也能進去的原因,原來當諸葛英說能進去的時候,葉琅就動了心思,附了一道靈魂力在他身上,所以剛纔能進去是憑與靈魂力的感應的,跟在葉琅後面的蕭凡和葉筠等人這才知道葉琅爲什麼也能進去了。

衆人跟着葉琅轉了盞茶時辰,眼前豁然開朗起來,前面出現了能巨大的宮殿,殿前臺階下還站着數百人在指指點點的,可能是感覺到了葉琅等人的到來,都轉身滿含奇異的眼神注視着。

葉琅帶着衆人稍微離開點距離,不說話,也靠近了殿前,擡頭仔細打量着那緊閉的殿門。殿門上方書寫着幾個蒼勁有力的古樸大字,龍王殿!

站在外圍進不去的隊伍能看見宮殿前出現的人,但是進到宮殿前的人卻看不見外面的情形。

“這位兄弟怎麼稱呼?”就在場中氣氛有點微妙之時,諸葛英朝葉琅抱拳打招呼問道。

“在下葉琅!”聽到諸葛英的問話,葉琅回頭還禮道。

“這個殿門估計設了禁制,單方人馬打不開,要不我們合作一下?”諸葛英不想浪費時間,直接開門見山的說出自己的意圖。

“怎麼合作?”正奇怪前面的人來了怎麼沒有進去,聽到諸葛英說要合作才明白原來是有禁制的,自己也擔心後面的人會進來的越來越多,僧多粥少的道理大家還是懂的。

“裏面所有寶物你三我七!”看葉琅有點同意合作的意思,諸葛英就把分成說了出來。

“呵呵,好大的胃口!也不怕撐了?” 葉琅啞然失笑道。


“我們進去後各憑本事,但是寶物到了手上不許再搶奪!否則免談!”葉琅又接着臉無表情的說道。

開玩笑,講分成?誰知道里面有多少寶物了,如果到時候少分了還不是己方吃虧?對方人多,難不成還和對方硬幹啊?還不如拿到手纔可靠!

“行!就按你你們的意思!”諸葛英臉色變幻了會兒後,點頭同意了。

“那我們準備開始吧!所有地元境修爲的統一朝殿門攻擊!等第一波攻擊完後,地元境以下的再接着攻擊,中間不要斷隔了!”諸葛英安排道。

兩方人馬地元境修爲的加起來有近百人,掌印,拳印,各種法寶,五光十色的統一朝殿門轟去!第一波剛攻擊完,第二波的緊接着又上去攻擊。

就這樣幾波人馬輪番攻擊着殿門,那緊閉的殿門估計是年代久了,禁制有點失效了,被幾輪攻擊下來,開始搖搖欲墜了。

“加把勁!就快倒下了!”站在前面的那個天涯劍派的陳飛大聲喝道。

衆人都看到了那快要倒下去的殿門,聽陳飛一吆喝,就更賣力的攻擊了出去!

那帶着更炫目的光芒攻擊在了殿門上。 “轟!”厚重的殿門轟然倒下,濺起一漫天灰塵,瀰漫在殿前。


“都往兩邊退!”看着殿門倒下,葉琅拉着紫魚朝邊上急速掠去急喝出聲,經過和葉琅的幾次接觸下來,月陀城的現在對葉琅的話都很過敏了,所以聽到葉琅的聲音,衆人毫不猶豫的往兩邊竄去。


就在反應快的退走,在煙霧瀰漫中傳來數道慘呼聲!

緊接着數道尖銳的破風聲呼嘯而過,在衆人駭然的眼神中,數不清的黝黑銳箭自宮殿**出!

那些來不及退走的人被銳箭射的像個刺蝟般,倒地哀嚎着。退到安全地域的衆人心有餘悸的相互看着,剛纔要不是聽到葉琅的叫聲,要不是自己退的及時,說不定現在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

衆人袖袍揮舞,煙塵散去,空洞的殿門外躺着數十具屍體,還有幾個躺在地上,沒有斷氣在哀嚎着的選手。

諸葛英臉色鐵青的看着地上的人,都是自己這方的,葉琅帶來的人沒有一個,都及時的退走了。

“一羣廢物!留下幾個在這裏照看,其他人隨我進去!”諸葛英眼神瞟了一下葉琅後冷冷的喝道,說完就帶人往宮殿進去,

葉琅眼皮微垂,聞言也揮手示意大家跟上。

衆人涌進大殿,殿堂很大,裏面很多小殿宇,都空蕩蕩的,沒有一點生氣。空氣中瀰漫着一股古老的味道,正四處張望的葉琅突然感覺心頭一動,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召喚自己。

“大家小心,仔細搜尋!”諸葛英一揮手吩咐道,其實從進到龍王殿,衆人就有點按捺不住了,但是被剛纔的銳箭弄的有點畏手畏腳,現在諸葛英這樣一說,大家轟然而散都去尋寶了。

諸葛英看了葉琅一眼,發現葉琅正在四處打量着,不知道在想什麼。

“葉兄弟,祝你好運,我們走!”諸葛英對四處張望的葉琅打了個招呼,也不等葉琅回話,就帶着身後的陳飛和吳良離去了。

“走了好啊!”看着離去的諸葛英等人,葉琅喃喃自語道。那種呼喚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但是礙於諸葛英等人在場,葉琅沒有輕舉妄動的,畢竟對方的強者比自己多。紫魚有些不明白葉琅說的是什麼意思,兩隻大眼睛疑惑的看着葉琅。

拍了拍紫魚的小胳膊,沒有說話,朝前面掠去,紫魚緊跟在後面。順着那種召喚的感覺,葉琅朝另一個方向掠去,兩邊的亭臺樓榭急速退後,越往深處去,這種召喚的感覺就越強烈了,一路飛掠的葉琅來到了一個小宮殿前,站在宮殿前,葉琅知道那種呼喚的源頭就在裏面。但是經歷了剛纔殿門的事情,葉琅猶疑了一下,這種結界祕境機關重重,一不小心就會栽了。

手掌豎起,運轉葵天心法,一道晶瑩的掌刀朝殿門劈去,同時身體往側面飄去。

“轟!”一陣嗡鳴聲響起,殿門還是屹立不動,不知道殿門是什麼材質鑄成的,在葉琅轟擊下也沒有留下任何的印記。

慢慢走到殿門近前,發現殿門竟然是無縫的!就像整個一塊精鐵自然融鑄在了這上面的!

“嗯?!”看着這個殿門,葉琅眉頭微皺,這怎麼進去啊!

伸手輕輕的觸摸着殿門,一股冰涼的感覺順着指尖傳來,手掌再微微用力,也推不動絲毫。

難道還有其他進去的方法?或者說是有機關?站在門前,葉琅思索着,但是召喚的感覺卻更加強烈起來了。

伸手在靈戒上一抹,一根巨大龍骨出現在手掌,葉琅在剛剛進來就已經發現了龍骨的顫抖,當時也很訝異,那根龍骨自得到手後就一直安靜的呆在靈戒中,這次來到這裏怎麼會抖動了?原本古樸灰暗的龍骨此時竟然泛起一陣紫色光暈,抓在手上不停的抖動,一直要往殿門靠近。

看着龍骨顫抖的樣子,葉琅不禁啞然,這殿門厚實的自己都打不開,就算靠上去也進不去啊!

但是看那龍骨除了顫抖還傳出來一種哀求的意思,葉琅不禁愕然,這龍骨還有殘念?試着抓住龍骨往殿門貼了上去,心裏也想好了就算是幫忙吧!

龍骨剛剛貼上殿門時,突然間!光芒大作!原本古樸厚實的殿門就像水波盪漾般,一圈圈的漣漪盪開,好像時空之門被突然打開了,抓住龍骨的葉琅和紫魚眼神大駭,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兩人就被一股強大的吸力扯了進去。

落地的剎那,葉琅率先在空中幾個翻身穩住了身子,執着紫魚的手飄然而下,兩人落地後都驚訝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殿外看的時候這個宮殿很小,但是進來卻發現這裏別有洞天的,元氣異常濃厚,這裏不光有房舍,還有庭院,樓臺水榭間還有一小塊的山水,在房舍的邊上更有一大片的圃園。


漫步走過,一面四處打量,一面往中間的庭院而去,因爲龍骨已經脫手自行飛過去了。

“吱呀!”一聲輕響,葉琅和紫魚輕輕推開大門,就像是一段塵封的歲月般被打開了,落下了滿地的灰塵,帶來一股滄桑的氣息。

前面早一步進來的龍骨正圍着中年人飛舞着旋轉,光暈一圈圈的散發,葉琅站在前面靜靜的打量着裏面的一切。

大堂中間坐着一道高大岸然的中年,高綰束髮,臉色無光呈現出灰暗的顏色。也沒有氣息的波動,整襟而坐的身體穿着明黃色的龍袍,給人一種威嚴的感覺!在側邊的案臺上放置着一張古樸的大弓,還有一個箭壺,三支羽箭安靜的躺在裏面。看着那殭屍似的人,紫魚緊緊抱住葉琅的手臂不敢看去。

靜靜的看着面前的一切,葉琅忽然眉毛微揚,坐在前面的中年人好像要甦醒過來了,葉琅散發出去的靈魂力準確的撲捉到了氣息的波動。

微微退後幾步,戒備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前面的人,正在旋轉着的龍骨光芒慢慢黯淡下去,緩緩落到了中年人的手上。

一股浩大的氣息慢慢的瀰漫在這個宮殿,就像是一頭沉睡中的遠古兇獸般甦醒了過來,這股氣息比起藥聖子還強大了不少。

那緊閉的雙眸,慢慢的睜了開來茫然的盯着面前之人,葉琅感覺頭皮一陣發麻,這都死了的人還能復活?不會是詐屍了吧?感覺背上涼颼颼的,就像是被兇獸盯住了的獵物般,感覺渾身不舒服!

“小傢伙,謝謝你讓我醒來了!”好在這種感覺沒有持續多久,甦醒過來的中年人有點生澀的聲音響起。瀰漫着的浩大氣息也不再擴散了,一切又恢復了正常。

“小子葉琅見過前輩!”葉琅見那屍體真的開口說話了,忍住駭然欲絕的表情,垂頭施禮道。

等了半天卻沒有聽見聲音,擡頭看去,那中年人說完那句話後,就沒有了聲音,坐在那裏不知道在想什麼。臉上表情變幻不斷,迷茫的眼神也越來越清亮了起來。

“真是個有趣的小傢伙。”雖然剛纔在沉思,但是葉琅的一舉一動都落入了他的眼中。

“敢問前輩是這裏的主人嗎?請恕小子的妄闖之罪!”主人都醒來了,那肯定是要趕緊賠罪的,就像是跑到人家家裏去做賊,被主人當場抓住了似的。

“呵呵,不怪你的,當場留下這個龍王殿就是留給有緣人的。只是不知道我這一等就近千年了啊!”龍袍中年人笑道,說完後卻微微失神,好像是勾起了什麼回憶似的。

看見對面又不說話了,葉琅也不敢吱聲,現場沉寂無聲。

“這次進來好多人啊?”既像是自語又像是詢問般,中年人又開口了。葉琅不知道對方什麼意思,不敢輕易接話。

“小傢伙能告訴我,你這根龍骨是怎麼得來的嗎?”龍袍中年人看着葉琅輕聲問道。

“回前輩,這根龍骨是小子在天隕城的一次拍賣會上買來的。”聽到問話,葉琅也微驚了一下,那龍骨會自己跑來找這個人,那肯定是和龍骨有關係的人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