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向著東邊前進的藍星,此刻感覺好累!

從昨晚到今,幾乎都維持著感應狀態,精神與武氣的消耗,非常巨大!

不僅要感應追擊的武者,還要感應未知的天獸;又還好幾次動用形態力量來脫險!

體內武氣已經消耗的差不多,又沒有時間來調理恢復,元氣丹也只剩下最後幾顆,真不知…還能堅持多久!

心中浮現那些想法,但藍星卻不想就此放棄,壓下翻騰的氣血,再次提高速度!

突然間,藍星發現好像兩個方向都有追擊自己的武者氣息!?

很快意識到,對方應該是有進行分隊:該怎麼辦?這樣下去,前進的方向會被漸漸控制住;與之遭遇的話,萬一被糾纏或是包圍住,結果已經能想象的到!

可惡!對方的人數與實力,也都不清楚!到底…要怎麼辦?

發現,繼續遲疑下去,也不會有任何作用。藍星決定與其中某一方遭遇,然後再以最快的速度擺脫!不然,總感覺前方會有什麼等著自己般!

滴…刀疤小隊,預定的會合地點!

刀疤隊長與另外名隊員會合后,發現最後的隊員還沒到,立即就朝著他的方向往回趕。

這些都是事先商量好:任何一人,只要能夠拖住,必能等來另外兩人!

很快,途中遇到趕來的那名隊員,但卻不見其他人影。刀疤隊長見此,面露詫異之色,按理來說足以拖住初等武將的目標,更不用說目標消耗巨大:難道…對方隱藏了實力!?

剛浮現這個想法,刀疤隊長就聽到那隊員有些慚愧說道:「隊…隊長!目標被…天火學院的人帶走了!」

「天火學院!?」

聞言,刀疤隊長不由得皺起眉頭!雖然在天獸森林裡混過的時間不短,但對於天火學員與獸族人員,也沒想過打主意!

能來森林歷練的學員,必定是受到學院的看重,有強大的導師陪同不算,還與獸族關係匪淺;這裡大多又是獸族的領地,若是被發現到,以後就根本不用在這裡繼續混了!

「既然這樣,那也沒辦法,就算…阿德運氣不好吧!」對於昨晚死去的那名隊員,刀疤隊長就決定這一句話概括。

但是,接下來聽到隊員的話,讓他立刻改了主意:「隊…隊長,那目標…好像是天聖山十萬懸賞之人,我看他…確實與畫像無異!」

「什麼!?昨晚為什麼不說!」


刀疤隊長當即面露驚色,要是早知道:昨晚還管什麼夜色環境,照追不誤;管什麼強大天獸,強行突入!那可是十萬懸賞啊,能買多少珍貴物品、材料、武器,哪用得著幾個月都混跡在森林裡!

看到嚴厲的眼神,隊員當即有些害怕,趕忙回應:「昨晚…夜色太暗,沒…沒看清!隊長,我…我們……」隊長沒再盯著自己看,那名隊員當即鬆口氣。

刀疤隊長突然面露笑容,額頭到臉頰的刀疤因此顯得更為猙獰:

「十萬懸賞!?相信感興趣的…不會只有我們!下面聯合其他隊伍,不能讓他就這樣……」

「白白跑掉!」 「下次你見到小月,麻煩這樣轉告她:我的事…已經與她無關;她的事…也…也與我無關!」

滴…時間回溯!

天火學員隊伍,在決定找尋某人時,就分為三隊:林軒、尹項各一隊;其餘人由林兮兒帶領,武侯階的獸族長老陪同!

按照森林地圖,與昨天傳出的進入時間,可以很好的判斷出大致範圍。

當然,某人的連夜趕路,不太有人能想到,但由於只有一天時間,相差也不會太大,最後還是被林軒找到!

當時有兩道交戰的武者氣息,引起林軒的注意,趕過去查看,沒想到就是所要找的…學員!?


記得當初在天神學院時有些印象,他以七階武師的實力,參加第一天上午的最後場比試,本以為祁學長是要放棄的,沒想到卻意外贏下!

本想著用最快速度擺脫對方的藍星,不料…消耗太大,一時之間做不到!其後就想找時機使用形態力量來擺脫,已經不敢濫用,因為一旦虛弱,必定窮途末路!

林軒的意外出現,真的讓藍星很驚訝!對他的印象,只記得當初前往天神期間,聽同行的其他學員談論過。

「小月…呢?沒跟你一起嗎?」想起林兮兒先前的交代,林軒見到藍星后很自然的問道。

「小月!?什麼小月?小月…也在這裡嗎?」反應過來的藍星,感覺心中一緊,害怕小月出事的情緒驀然湧現:林學長是在找小月?不小心找到自己!?

「我也不清楚,想知道…就跟來吧!」林軒平靜的說完,之後就開始動身。

望著那道背影,藍星有些遲疑,理智正在不斷告訴:不要跟去,現在已經擺脫追蹤,應該馬上離開隱藏起來,接著再向內森進發!

可是,心中小月的身影,已經揮之不去:當初天神學院告別後,就沒再見過面,真不知小月怎麼樣了?

極力說服著自己的藍星,想到出事的可能,二林與張伯的事就立即浮現!

擔心已經控制不住,隨後也不管那麼多,不管是真是假,也忘記當初答應夜譚的那個要求,直接跟上林軒!

接下來的事情發展,明顯出乎預料:小月沒見到,反倒見到天火眾人!其中…有三人是知道的,林軒、林兮兒、謝天雲!

恩?謝天雲!?

唯一與小月有關的或許就是他了!記得與他的接觸只有兩次:第一次是在天香學院的晚宴上,第二次是剛到天火時,小月決定修鍊的那個早上!

謝天雲異常激動的模樣,藍星感覺他有話對自己說,便提議到他處詳談。

「小月她…怎麼了?」環顧著四周,發覺暫時還安靜,藍星就立即詢問道。

問話的同時,內心不自覺的緊張起來,害怕…害怕聽到不好的消息!

「還不是因為你!」

謝天雲激動的吼聲傳出,更是讓藍星有不好的預感,尤其是那句話:因為…你!

「就是你,小月她…她…!」謝天雲越說越激動,已經拉扯抓住藍星的服飾。

半天沒聽到答案,藍星也是著急起來,甩開謝天雲的手,直接吼問道:「小月她…到底怎麼了!!」

剛才質問的氣勢,像是在這一刻完全消失,滿臉無奈的輕聲說道:「小月她…不見了!」


苦澀的笑容瞬間浮現,眼神也變得空洞起來,說起那些自己根本不想得知的事情:「小月她…知道你出事後,就立即回往天香,在那裡沒找到你,現在恐怕還在繼續…找你吧!」

「你進入森林的消息…已經傳開!想必小月也很快會得知找來,她只有自己一個人,會很危險的!我不想她出事啊…!」

謝天雲擔心的話語,同樣是藍星的內心所想!此刻的他已經驚訝的說不出話,難以言明的感覺湧現心頭:小月!我也…不想你出事啊!可是我……

嘴角無奈的牽動了下,藍星很清楚現在的自己,根本沒可能往回走、回到南嶺去找小月,只有進發內森擺脫追蹤…這個選擇!

很擔心,真的很擔心!

不想二林與張伯的事,再次發生……

可是我…又能怎麼辦呢!?

不自覺的望向天空,感覺自己,真的好渺小!

再次看向謝天雲,發現他好像在等著自己的回答,藍星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但很快的,藍星意識到,現在並不是最壞的情況啊!依照謝天雲所說,小月還沒有事!

想到這個,藍星清楚如果小月繼續找來,那麼遲早會出事,便立即組織起語言說道:

「謝天雲,這次北上,我懂得個道理,不能相信任何人!所以你說的話,我並不會全信,不排除…你要引我出去的可能!要知道…現在想找我拿懸賞的人,可不少!」

這般的話語,讓謝天雲臉上瞬間浮現怒意,接著更是直接咆哮著衝過去:「小月她為了你…可你竟然……」

小月,你那樣做,根本不值得!他根本毫不領情!沒把你放心上!

為什麼!小月你為什麼這麼傻!

如果…如果你是為我…我一定…會為你付出全部!

謝天雲惱怒的攻擊,被藍星輕鬆閃過;心火正甚的他,也絲毫沒發覺與藍星的差距,仍想繼續攻擊泄憤!

藍星倒不想繼續跟他糾纏下去,心中已經有所決定,立即出聲阻止道:「下次你見到小月,麻煩這樣轉告她:我的事…已經與她無關;她的事…也…也與我無關!」

說完這話的藍星,神色沒有改變,內心卻忍不住的道歉:

小月,對不起!那個虧本買賣,那個約定,等我足夠強后再來履行!現在…不要再靠近我了!

小月,你幫我的已經夠多,不用再做些什麼了!

從今以後,我們不再有任何關係!你的父親是對的,我應該與你…保持距離!

小月,保重!

……

停下來的謝天雲,感覺眼前的少年像是完全變了個人,全身上下透露出十足的距離感:這還是…當初晚宴上那個溫和的少年嗎?


謝天雲沒有說話,藍星也不管他聽明白沒有,直接這樣說道:「該說的已經說完,記得轉告就行!如果…你真的喜歡小月,那就找到她,告訴她真相,然後不要讓她再找來,還有…保護好她!」

這樣毫無情感的宣告,謝天雲聽的一句話也說不出,感覺內心不知該高興還是怎麼!獃獃的望著離去的方向,那裡卻早無任何身影!

微風拂過,綠色林海不時起伏……

決定回去與隊伍會合的謝天雲,途中突然遇到著急趕來的獸族長老,並問起藍星的事!感到有些疑惑的同時,看到長老著急的模樣,也就立即指示出離開方向!

待那武侯階的長老同樣朝著那方向離開后,謝天雲下意識的想起,先前叫住正要離開的藍星時,他讓幫忙的話語:

「如果可以,還請你幫個忙!我離開后,過段時間你再回去,如果有人問起,請指示其他的方向……當然!你照實說,也無所謂,反正我會不時的改變方向!幫不幫…隨你!」


當時,根本就沒在意這番話,想的都是前邊的那些宣告!

這時,看到獸族長老追擊指示的假方向,謝天雲終於有些明白那句話是什麼意思:要知道…現在想找我拿懸賞的人,可不少!

不過,對於藍星,自從他出現在小月身邊起,謝天雲就沒有任何好感!

現在,更不會去思考什麼,森林歷練也不想再管,只想…快點找到小月,然後告訴她真相!

滴…場景變換!

昨天假冒的靈族後裔,進入天獸森林的消息,很快被通告到族長尹欽那裡,當即連夜召開會議!

面對目前眾多族員需要大量凝神丹的情況,統一決定把握這次機會。

雖然這樣做,可能會被許多武者談論,堂堂大勢力也會在意懸賞?但是凝神丹,對族群實在太重要,頂多到時委託其他武者去取賞金,想必天聖山不會食言。

決定后,今天大早就派遣數支隊伍進入森林,同時用飼養的獸鳥傳遞告知在內族員。

那位陪同天火隊伍的武侯階長老,也是同樣收到消息!當他看到林軒找到目標時,不由得感嘆運氣好!剛收到消息不久,目標就自動送來!

看來…族群想不興盛都不行啊!

天火眾人齊在,不宜當面出手,也就決定先聯繫族人,晚上再來私下帶走:到時能說什麼?他自己離開的而已!

怎能想到,兩個小傢伙,出去談點事情,卻只有一人回來!?

接著更是找不到半點線索!這位長老不由得後悔開來:先前就不應該顧慮武將階林軒的存在,應該直接暗中跟去才對!

滴…場景變換!

再次置身於綠色中,初次進入的放鬆感,早已消逝無蹤!現在感覺內心仍是亂的很,有關小月的事情,根本控制不住的浮現:

「我…沒什麼要說的!反正…你都認為我在狡辯!」

「他?他叫小東,才不是我拐來的!」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