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屈意志衝雲霄!

霸道總裁吳世勳寵上我 ,感到無比的自豪。

軍令如山…

“少將軍,今日吳江違令了。”

“戰後,吳江請罪!”

當即!

吳江看了一眼城樓的衆人,暴喝。

“衆將士聽令!”

“隨本將打開城門,衝出去,殺敵,報仇!”

“吾等領命!”

“殺!殺!殺!”

“戰!戰!戰!”

寧遠城的城門被衆人推開了。

所有人手持戰刀,長槍,陌刀!

瘋狂的衝殺了出去。

目的很明瞭。

殺大食捲毛畜牲!

以報殺我同袍之仇!


以報殺我子民之仇!

以報毀我家園之仇!

以報奪我河山之仇!

如今,他們只想報仇,迎接李易平安回城!

“殺!殺!殺!”

他們無畏無懼,道道喝殺之聲,響徹雲霄。

而這個時候。

無限召喚 ,許諸,華雄,三人更是一馬當先,繼續衝殺身前大食騎兵,不能讓卡里逃了。

只見他們槍出如龍,鐗影飛舞,直接殺出了一條血色通道。

兇猛霸道,無人能之匹敵!

自從雪娘死的那刻,李易不知是系統原因,還是自己被刺激到了,力氣彷彿取之不盡。

一改之前,有心無力的狀態。

一邊衝殺,一邊暴喝!

“衆將士聽令!”

“決不能放走一名大食騎兵,給吾斬了他們!”

許諸,華雄等人聞言,再次氣勢暴漲!

“吾等謹遵將軍之令!”

“殺!”

一時間!

大食騎兵血液,淋漓了大地。

使得有些雪白的地面,呈現出了一種烏紅之色。

就連空中飄灑的雪花,都渲染了一抹猩紅。

大食騎兵,在衆人的暴怒之下,終於徹底崩潰了。

“不,不,不要殺我……”

“逃…快逃!”

哪怕是他們的領將卡里,在沒有下達撤退的將令。

他們也不得不逃了!

因爲,他們的確不是許諸華雄與燕雲十八騎的對手。

他們只是大食國的普通騎兵,又如何能跟無雙戰將許諸,一流戰將華雄等人對戰。

這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較量。

人多固然有好處。

但量也不能敵過高質。

而這個時候。

卡里更是雙眸通紅的看着猶如魔鬼的幽冥鬼軍。

又側目看了看李易,眼眸中充滿仇恨,陰毒,不甘。

他的兒子死在了這裏。

他卻不能斬殺李易,他又如何甘心撤退。


身爲百戰不殆的他,竟然敗在了八歲孩童手上,他又如何不怒。

二萬麾下騎兵,死傷殆盡,他又如何不知……

這一切,都是因爲李易,是他造就了大食騎兵的毀滅。

“該死的小砸種!”

卡里咬牙切齒,卻不得不扯動戰馬繮繩調頭,高呼。

“大食騎兵聽令!”

“撤!”

終於,大食騎兵撤了。

當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

寧遠城的許多人紛紛眼眸紅了。

他們,勝利了!

寧遠城,勝利了!

大唐,勝利了!

大食騎兵,終於在他們的血戰之下,潰不成軍!

開始瘋狂逃離。

而這個時候……

戰場之上,只留下了無數的屍體,相應着白雪,顯得無比的淒涼。

而這些屍體,最多的是大食騎兵的。

當然也有已然被覆蓋,看不見屍身的老將與賀名山忠義將士的。

看着血色的戰場,看着滿身傷痕,殘缺污血的剩餘將士,不少人眼眸赤紅。

爲了給寧遠城百姓爭取逃走的時間,爲了給華夏脊骨點燃希望之火,爲了大唐寸土不失!


他們血戰沙場,堅守到底,死不退縮。

已然做好了死亡的準備。

但是…

誰又能想到,這場料定不會勝利的一戰,卻並列着李易等人的不屈意志,勝利了。

可是勝利了又如何…

疲憊的他們,氣喘吁吁的倒在了地上,悲慼質問。


“這值得嗎?!”

“值得!”

“爲了家人,爲了大唐,那怕是死於戰場,亦無怨無悔。”

儘管付出了讓人心痛的代價。

但又何妨!

這就是華夏脊骨,永不崩裂!

這就是華夏人的血性,永不磨滅!

這就是華夏不屈忠魂,恆古長存!

現在。

大食騎兵敗逃了,可是處於戰爭中間的寧遠城,會不會迎來下一次大食捲毛畜牲的進攻……

衆人又開始了深深的擔憂。

儘管他們無懼,敢於死戰!

但是這樣下去,光靠他們是很不現實的,因爲畢竟寧遠城就剩下他們這點人了。

當他們死戰而亡,又有誰來守護大唐寸土?!

貼身戰龍 ?!

這一刻……

所以人都迷茫了。

神色完全沒了勝利的喜悅,只有無盡的擔憂。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