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進行第二輪展示,本輪也將是最後一輪,有請萱萱~”雲飛激情地喊道。

第二輪又換了一身衣服,八個模特逐個走了一遍,她們走的更自信,更自然,因爲她們感受到了下面的熱情,感受到了下面同樣是女人的觀衆的崇拜和羨慕,她們慶幸有這樣的機遇,她們感謝雲飛這三天的教導,她們成功了!

“再次感謝各位的光臨,本次服裝展示到此結束,請大家有秩序地退場”雲飛最後說道。

“白掌櫃~~~我想買那些人身上的衣服,哪裏有賣的啊”一個大老爺們,扯着嗓子喊道。

“霓裳閣裏有,以後無論看到什麼樣的你們沒見到過的衣服,你們去霓裳閣就對了,霓裳閣的衣服,你,值得擁有!”雲飛做着廣告,最後一句被廣爲流傳。

“白掌櫃,我也想賣這種服裝,請問我要怎麼做?”一個商人喊道,他看到這麼多人,這麼喜歡這些衣服,心裏就起了合作的念頭,肯定賺錢啊。

“所有想要跟霓裳閣合作的人,請到後臺來,其他事情請到霓裳閣總店諮詢。”

人們開始有序退場,可是剛出門就被外面的人圍住了,進到會場裏的人一個個都像只驕傲的孔雀,那頭擡的,那腔調拿的。。。。經過他們的宣傳,大家都知道霓裳閣有賣這種衣服了,最後一句話,更是被奉爲經典,日後霓裳閣就是時裝的代名詞,就像今天大家一提到博士倫就知道是隱形眼鏡一樣。

“各位,感謝你們這麼支持霓裳閣,所以我決定,今天能完成簽約的商家,一律免收加盟費,具體加盟流程,請跟霓裳閣周掌櫃詳談,我還有事,先失陪了。”雲飛對着一羣想要加盟的客商說道。

雲飛不可能一直帶着霓裳閣,所以他會把業務逐漸轉交給周補衣,同時也是對她的一種歷練。昨天雲飛已經把加盟細節說給周補衣了,包括統一形象,統一售價等等,甚至店員的培訓也要按照總店的流程來,當然,這些不用雲飛操心了。

“二位,辛苦了,今天的表現很完美,特別是石大叔,你第一次敲鼓吧,真的很好啊”雲飛來到後臺貴賓席對蘇小小和石達開問候道。

“小子,你總能想出這麼多鬼點子來,不過看來很成功啊,這鼓聲很有節奏感,很容易扣動人們的心絃”石達開稱讚道。

“雲飛,好樣的!”蘇小小一句簡單的稱讚卻包含了很多情緒在裏面。雲飛點了點頭,看着那幾個模特。

“你們幾個感覺怎麼樣?我沒坑你們吧,你們以後要是出名了可得記得我哦。”雲飛開玩笑地說道。

“好激動啊,我現在,心還砰砰亂跳呢。”萱萱說道。

其他人也在訴說這此刻的心情,刺激者有之,激動者有之,興奮者有之,更多的還是期待,期待下次的表演,這個經歷讓她們永生難忘。雲飛又來到客棧的夥計面前。

“兄弟姐妹們,掌櫃的不賴吧?沒給你們丟人吧。”雲飛獻寶似地說道。

“掌櫃是萬能的!”

“沒有掌櫃做不到的!”

“掌櫃是我們的驕傲!”

。。。。。。

“好了好了,我都快無地自容了,我已經跟霓裳閣那邊交待過了,你們現在去就選衣服吧,每人十套,再多就要自己掏錢了,記得報上自己的名字。”雲飛對他們說道。 「不錯。那道奪舍我的靈體,生前修為不低,硬是把控制我的那絲神識給抹掉。不過那絲神識還是抹去我大部分的回憶,我只是心裡大概覺得我是中州的修士。還是你後來幫我把那道靈體給滅了。」端木凌風回道。

「難怪你後來也去了至上大世界,而且還去了中州。」楊恆喃喃說了一句,他一直都覺得端木凌風的身份有些神秘,現在聽起來卻是有些複雜。

他接著問道:「那你有沒有打算回至上大世界?」

「我無所謂,在哪裡都一樣的。這裡的朋友比較多,呆在這裡也不錯,最起碼等突破到至聖境界再說。不過以後肯定要回至上大世界去查查我的身世。」端木凌風回道。

楊恆和對方聊了幾句之後,回到無極仙峰開始修鍊。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隨著三位大帝的出現,立即橫掃天下,所有的戰爭都馬上停止。

楊恆再次感悟命運虛空,已經恢復了平靜,那就說明那個幕後黑手已經停止了所有動作。

除了被徹底毀滅的大世界之外,剩下的那些都全部安定下來。

沒過多久,楊恆就收到一個消息,三個大帝鼓勵所有的至聖境界修士去重建那些已經被毀滅的大世界。

「建立好了之後還不是要被你們三個控制,想得倒是很好。」楊恆得到這個消息之後心中冷笑。建立一個大世界要花費的經歷太大,最終的所有權也並不屬於自己。 病王獨寵︰醫品仙妻來種田

「你已經齊集五行,可以找一個徹底毀滅的大世界重新建立一個新的世界。到時候那個大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屬於你控制。你也算是有了一個自己的地方。可以讓那個你的家人住過去。」道靈突然說道。

「建立大世界很簡單嗎?」楊恆問道。

「說簡單也不簡單,說難也難。現在只是要你在原有的基礎上去建立,那就容易很大了,以你現在的五行法則之力完全可以辦到。」道靈回道。

楊恆聽完就有些心動了,擁有一個可以受自己控制的大世界,那肯定是很多修士夢寐以求的事。

無極大聖雖然掌控三個大世界,但也制止掌管這三個大世界里的人,並不能控制這三個大世界的本質。

心動之後,楊恆馬上就開始行動,駕著風舟,在虛空中尋找合適的大世界。

虛空中的那些血煞之氣,雖然還是很粘稠,但是比起以前,已經開始在慢慢的減少。

楊恆知道這應該是三個大帝的功勞,心裡也鬆了口氣。

三個大帝歸來之後,除了出聲制止了幾個大世界之間的戰爭之外,並沒有看到他們有其他的動作,甚至是連他們以前管轄的大世界也沒收回去。

楊恆估計他們一直都在處理這次的浩劫,他甚至希望三個大帝聯手把那個真正的幕後黑手給找出來,以絕後患。

不過這應該是不太可能,連道靈都無法發現那個黑后的蹤跡,三個大帝也應該難發現。

四十九個大世界有大有小,楊恆在虛空中穿行了幾個月時間,終於到一個相對不是很大的大世界,叫水星大世界。

水星大世界在戰爭開始的時候,是第一個被全部毀掉的。在濃郁的血煞之氣的籠罩下,大世界的萬物都已經開始被腐蝕,毫無生機可言,散發出一股極其邪惡的氣息。

楊恆把神識釋放出去,整個水星大世界可謂滿目瘡痍,所有有生命的東西都被腐蝕掉,就連土壤也變成了粉末。

「就選在這裡了!」楊恆在四周觀察了一下,最終做出了決定。

不過要這現在的這個大事件,重新變成一個有生機的大世界,將會是一件很複雜的事情。

首先他要把纏繞這個大世界的血煞之氣給驅散,要不然即使他建立好一個新的大世界,也會再次被腐蝕掉。

之後他要將這裡這些被腐蝕掉的東西全部清理,再用他的法則之力重新蘊養出萬物組成一個新的大世界。

楊恆從來不是一個知難而退的人,心裡已經做好了打算,就不會輕易放棄。

他知道接下來要做的事可能要花費不少時間,但還是毫不猶豫地開始他的計劃。

極品前妻 ,他也不用著急修鍊。

他被領域釋放出去,直接就覆蓋了幾萬里的範圍。在這範圍里的東西都在他的掌控中。

异世廚神

沒過多久,這片範圍里的地表就顯現出來,血煞之氣也全都消失不見,就好像回到了一個大世界最原始的狀態。

「把五行真靈樹放出來,然後用五行規則之力來凝聚萬物。」道靈的聲音突然響起。

「現在把五行真靈樹拿出來不會被人發現吧?」楊恆擔心地問道。

「這是在你的領域中,別人發現不了。除非有人過來把你的領域打破。」道靈回道。

楊恆也不再多說什麼,把五行真靈樹從萬道玄玉里拿出來,放在他的領域中。

一絲絲微弱但又精純五行靈氣從五行真靈樹中慢慢逸散出來,很快就填滿了整個領域。

楊恆把五行規則之力釋放出去,他領域中的五行靈氣居然在慢慢凝型,土屬性的靈氣變成了土壤,木屬性的靈氣變成了各種花草樹木。另外三種屬性的靈氣,也全都凝聚成物。


花了幾天的時間,楊恆看到這片領域已經生機盎然,心裡驚嘆不已。若不是道靈的指點,他恐怕一時還不會發現這樣就能重現建立一個有生機的大世界。

而且這些重新生長出來的萬物,和他的心神之間有著一種為妙的聯繫。他可以隨意地移動,甚至是毀滅這些東西。

接下來快一年的時間,楊恆都在重複做著這件事。

眼看著整個水星大世界就快要被他改造完的時候,他發現有一道氣息正朝著這邊飛來。

在這段時間裡,根本沒有人來過這裡,楊恆馬上停了下來,朝著上空的那道氣息飛去,發現居然是光明聖人過來了。 四月二十二日,這是一個被乾元大陸的歷史所記載的日子,這一天,一個年輕人掀起了一場時尚的風暴,當天就席捲真個南華城,不出半個月,風靡整個風嵐國,並逐漸往外擴散。。。。。。

“阿福,你們怎麼那麼快就回來了。”雲飛奇怪道,又不是去了抱着衣服就走,總得挑一挑,選一選吧,怎麼這一會功夫就回來了。

“嗨,掌櫃的,別提了,今天展出的和那些陶窯的人身上穿的衣服,霓裳閣一件都沒有了,其他的我們也看不上,所以就直接回來了。。。”阿福無奈地說道。

“不會吧,這纔過去不到一個時辰就賣光了?三天做出來的衣服不到一個時辰就賣光了?”雲飛不可置信地說道,不是說給阿福聽得,是說給自己的,說實話,出乎他的意料。

雲飛安排人收拾會場,讓這些士兵先回去,他們今天圓滿地完成了任務,雲飛當然不吝表揚,收拾的差不多了,雲飛把東方明月叫了過來。

“人招的怎麼樣了?”雲飛問道。

“今天上午登記了十二個人,但是下午,就在剛剛,有上百人來報名,有些是親自來的,大部分是家長代替報名的,而且也有幾位客商是來尋求合作的,但是財力不足,最後放棄了。”東方明月彙報到。

“哦,合作的事不急,畢竟是大買賣,一般的人搞不起,後天的時候,我再來找你,咱們商量下錄取問題,要開始培訓了,時間也不充裕了。”雲飛交待道,然後離開客棧去往霓裳閣。

“掌櫃的,嗚嗚嗚嗚”一個店員看到雲飛進門,一下子就哭了起來。

“怎麼了,有人欺負你了?”雲飛的火氣上來了。

“不不不,只是,只是店裏的模特摔壞了好幾個,人太多了,把模特都擠倒了。。。”店員哭訴。


“哦,我當是什麼事,沒關係,那些東西還可以再做,只要人沒受傷就好,今天你們做的不錯,紅包看來是少不了了,這個月底發工錢的時候,我會讓周掌櫃給你們發紅包,好好幹!”雲飛安慰並鼓勵道。

“謝謝,謝謝掌櫃的。”店員開心無比。

來到後面客廳,雲飛就看見周補衣癱坐在椅子上。

“怎麼了?這點小場面就把自己累趴了?”雲飛找了張椅子坐下調侃道。

“雲飛,謝謝你。”周補衣站起身來鄭重地說道。

“客氣客氣,咱倆誰跟誰啊,你要是實在過意不去,就以身相許吧”雲飛說道,然後就開始哼哼起來。“如果你要嫁人,不要嫁給別人,一定要嫁給我,帶着你的丫鬟,帶着你的霓裳,坐着那馬車來~~~”

破天荒地,周補衣沒有罵雲飛,而是低下了頭,不知道在想什麼,雲飛哼哼完,發現周補衣沒有罵他,覺得渾身不舒服,好吧,這個賤骨頭!

“怎麼了?我開玩笑的,你別當真,你知道的,我是玉面小郎君,浪裏小白龍,我不能眼看着你被推往火坑,我這個天生的護花使者,怎麼也要幫你一把,再說憑咱們的關係,說這些就外道了,你借了我兩百萬兩銀子,我說謝謝了嗎?“雲飛說道。

“嗯,謝謝“看來周補衣是被雲飛感動了,又說了聲謝謝。

“簽了幾家商鋪了?“雲飛問道。

“總共簽了十二家,算青桑城和風谷城在內的話,總共有十四家分店,也有商人有意籤,但是他們自身財力不足,所以只能放棄了,臨走還說要回去籌錢呢,完了再來簽約,讓我別要加盟費,呵呵“說道工作的事情,周補衣隨即恢復女強人的本色。

“恩,發展勢頭很好,但是我現在開始擔心了。”雲飛說道。

“擔心什麼?”周補衣問道。

“你知道不知道點裏的衣服存貨已經在不到一個時辰內賣光了?”雲飛問道。

“知道啊,我回來的時候就知道了,而且連帶着以前別的衣服的存貨也賣了不少,好事啊。”周補衣開心地說道。

“那你想沒想到,這十四家裝修完畢,來跟你要貨的情況。。。。。。”雲飛提示到。

“啊?咱們自己都不夠賣的,那他們。。。。。。”周補衣以手遮口說道。

“別癱在這兒了,趕緊招人,擴大生產規模吧,越大越好,立即,馬上!”雲飛開始下命令了。周補衣這時也不累了,一溜煙跑了出去,估計是要尋求家族的幫助了。

當天晚上,各個茶樓酒肆、街頭巷尾,大家的話題出奇的一致,那些進入到發佈會現場的人,在各個地方被當做焦點。那些沒有進去,或者沒有來的人發出了遺憾的嘆息,機會是給有準備的人提供的。。。。。。

雲來客棧,大家正坐在一起吃晚飯,今天客棧沒有營業,所以他們吃飯的時間提前了不少。

“你們說,掌櫃的是不是天神下凡的?要不他這麼年輕怎麼會懂的這麼多?”阿福散佈着迷信言論。

“掌櫃的是萬能的,我真慶幸當初能來應聘並被錄取。”梅有才感慨地說道。

“掌櫃剛來的時候,還有些青澀,當時我真沒把他當回事,我覺得你只要給我工錢就行,哪知道現在。。。我離不開他了。。”李大嘴一臉花癡相地說道。

“當初,哥來找我們當跑堂的時候,我們那些姐妹都不想來,其實我當初也不想的,後來看他可憐,我就沒忍住往前站了一步,誰曾想,這一小步成了我這一生最重要的一大步,命運,好奇怪啊。。。。。。”小雪發表感想。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