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輛車很快的出了高速,朝着一個大山行駛。

“長老,後面那個車好像在跟着咱們。”一名弟子說道。

“嗯?”鐵吉利立馬轉頭,看了過去。

後面的車這時候,快速踩着油門,打着轉向燈。

“估計是巧合吧,讓他先走。”鐵吉利說道。

那名弟子連忙貼邊,讓出一點道出來。

“嗖~”的一聲,後面跟蹤的車瞬間超過三輛車,打了幾下燈後,快速的向前行駛。

“是弟子多心了。”那麼弟子連忙說道。

“沒事,繼續開車吧。”鐵吉利說着有躺了下來。

等到了山口時,巫靈山的弟子連忙拿起電話,通知了山門。


當烏璐得知後,也是帶着弟子朝着清靈山而去,其實兩座山中間就有一個山澗。

但也不要小看這山澗,那可是很深的,所以兩個地方的生活習俗也不一樣。

“讓幾名弟子帶着鉤鎖,我先過去。按完鉤鎖,然後你們再跟過來。”烏璐說道。

幾名弟子連忙拿出鉤鎖,烏璐現在對於飛行來說還是有些不習慣,她的是高處滑行的。

弟子們看到烏璐長老瞬間飛躍山澗,也是連連驚訝。

一條條鋼絲繩快速的繃緊,烏璐點燃火把,示意可以過去了。

弟子們也是拿出滑勾,拉着繩子就向清靈山滑去。

他們並未走繩滑地方,因爲那裏都有兩邊山門弟子看守。

看着一名名弟子安全達到這裏,烏璐也是放心不少。

“你們幾個去隱藏到山口車道上,你們幾個看好山門位置,如果有人出來,立即預警。”烏璐吩咐完此事,她帶着剩下的弟子就向山路走去。

她不打算去要人,她想試試自己的身手,是否能劫到人。

如果姜衍知道,肯定會笑,就現在烏璐這修爲,估計沒有幾個人能和她對戰。

鐵吉利的車隊停到了山口車道上,再往上走,車就無法通行了,所以他們就要換成山路。

“咕咕~!”

一聲咕咕鳥聲響起,烏璐蒙面就跳了出來,後面的弟子也緊跟在後。

“你們是什麼人?”鐵吉利問道。


烏璐根本不廢話,一拳擊向鐵吉利。

鐵吉利看到對方不回話,拔出鋼刀瞬間劈了過去。

“砰~!”

鋼刀碎裂,鐵吉利就好像破麻袋一樣倒飛出去。

清靈山的弟子都看傻眼了,這鋼刀都能輕易擊碎?

“噗~!” 冷帝的心尖寵妃 ,鐵吉利也是一驚,對方這是留手了!

要知道剛纔那一拳,絕對有通神境的修爲。

鐵吉利一看不是對手,拿出煙花,瞬間射向天空,他可不敢上了,那就叫人一起來,反正這裏是清靈山。

烏璐早就料到,她也不猶豫,朝着鐵鈴兒一抓,鐵鈴兒就好像布娃娃,瞬間落在烏璐手中。

“撤!”烏璐擺手,衆弟子擡着鐵鈴兒就跑向山澗位置。

鐵吉利根本反應不過來,這樣的高手還需要藏頭露尾嗎?

他哪知道烏璐還不知道清靈山的實力,如果她知道,肯定直接打進山門。 烏璐看着鐵吉利也不追,轉頭就向山澗方向飛去。

“長老,對方什麼人呀?這身手就兩位門主也不是對手吧?”一名弟子呆呆的問道。

“不知道,看對方的年紀不超過30歲,而且他們跑的地方還是山澗,走去看看。”鐵吉利說着,也跑向山澗位置。

他可不傻,打不過,那就看,反正對方不下殺手就行。

清靈山山門內,鐵木納看到煙花昇天,也是帶着弟子衝向山門外面。

當他們剛衝出山門處,一串鞭炮瞬間飛了過來。

“霹靂吧啦”的響聲也是讓衆人趕緊防備。

扔完鞭炮的幾位巫靈山弟子,扔完就跑,他們的任務就是阻止鐵木納出來。

“呸,這是誰幹的。給我仔細搜!”鐵木納憤怒的吼道。

幾名弟子也是朝着四周尋找,等他們尋找完,估計黃花菜都結冰了。

當鐵吉利看到那羣黑衣人,拉着鋼索滑向巫靈山時,也是驚訝。

這手段,太恐怖了,一般武者也做不到啊。

烏璐看着山門那裏的人已經回來,點頭示意他們先走。

幾名弟子也不猶豫,拉着鋼索,瞬間滑了過去。


鐵吉利看到這麼多人,也是驚訝,這羣人都是不要命嗎?

就在對面火把亮起時,烏璐拿出匕首,朝着鋼索一砍,鋼索齊齊斷開。

而接下來的一幕,鐵吉利看的頭皮發麻。

烏璐輕腳一跺,朝着對方就飛了過去。

“咕咚”清靈山弟子統一吞嚥了一下,他們這是看見神仙了嗎?


這絕對是在拍電影,一定是做夢。

就在鐵吉利這邊吃驚時,鐵木納跑了過來。

“人呢?扔鞭炮的人在哪?”鐵木納憤怒的喊道。

鐵吉利就傻傻的指向對面,他現在還在懷疑自己的眼睛。

鐵木納看着對面空空如也,用力的拍了一下鐵吉利的頭。

“我問你人呢?你指着對面幹嘛!”鐵木納兇狠的說道。

“飛過去的,帶着聖女一起飛過去的。”鐵吉利不知道怎麼說了,只能這樣傻傻的說道。

鐵木納聽到聖女,他連忙拽着鐵吉利走向山門,他打算好好問問。

巫靈山大殿

鐵鈴兒也是愣愣的看向面前的阿姨,她都不知道怎麼開口,因爲這裏是巫靈山的地盤。

“你是鐵鈴兒?”烏璐微笑問道。

“嗯”鐵鈴兒點頭回應。

“嗯,那就好,來人,帶鐵小姐換身乾淨的衣服,一會帶她去吃點東西。”烏璐說道。

幾名弟子連忙帶着鐵鈴兒走向後院,鐵鈴兒現在也是懵圈,這到底什麼情況?誰能告訴她。

當鐵鈴兒吃飯時,烏璐已經換好了衣服,她坐在鐵鈴兒對面微笑的看向她。

鐵鈴兒也是被看的發寒,端着碗,就要轉身。

“你放心好了,你現在是最安全的。我們也是受人之託,所以纔去救你的。”烏璐微笑說道。

“啊?誰要救我呀?”鐵鈴兒有點懵的轉過頭來。

“姜先生讓我們來救你,你放心,你明天就可以回到C市。”烏璐說道。

鐵鈴兒有點懵,姜先生是誰?而且這裏可是巫靈一脈啊,他們的好色門主和少主呢?

鐵鈴兒可瞭解巫靈山和清靈山,她八歲的時候就逃了出來,也是她母親幫忙。

只不過母親被父親囚禁了起來,也不知道過的好不好。

“那個我能問一下,現在門主是誰嗎?”鐵鈴兒問道。

“現在門主是我,上一任的被我殺了,確切的說是被姜先生殺的。”烏璐說道。

鐵鈴兒感到不可思議,這也顛覆了她的認知。再怎麼說,門主也是一位高手啊。

怎麼說殺就殺,說換就換呢?

不過在看看這位阿姨的身手,她確定,這位姜先生肯定來歷不凡。

突然她想到了姜萌,還有那個祖小龍,難道姜先生就是……

想到這裏,鐵鈴兒都不敢再往下想了,因爲她覺得自己好像碰到了一羣強者。

“那個,能請您在幫我一個忙嗎?”鐵鈴兒不好意思的問道。

“你說吧,只要是姜先生的朋友,巫靈一脈一定做到。”烏璐大氣的說道。

鐵鈴兒感激的看向烏璐,她覺得面前的阿姨就是菩薩轉世,人緣太好了。

“我想請您,幫我把母親就出來,她叫季琴,應該被我父親關在後山。”鐵鈴兒說道。

“嗯,好的,我這就去看看。”烏璐答應完,就走出房間。

鐵鈴兒真的太感激這位阿姨了,飯都不吃,連忙跪拜下來。

“你不用謝我,你要謝,就謝姜先生吧。”烏璐一句話飄了過來。

清靈山大殿

此時鐵吉利已經將事情交代清楚,聽的鐵木納都傻了。

要知道通神境強者,那可是半神的存在,他連忙看向右側的老門主。

老門主也是微微點頭,他也是一位化境武者,要知道讓他飛躍山澗,他是做不到。

“唉,也不知道對方是哪個山門的,希望不是巫靈山的就好。”老門主說道。

“哼,那不可能,烏刑煞那傢伙還沒到達化境呢。”鐵木納不屑的說道。

“嗯,那就好,不過聖女丟失,按照習俗,你這位門主也要受牽連。你打算如何?”老門主問道。

鐵木納也是猶豫,他好不容易當上門主,在才過了七年而已。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