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外傷嚴重的人,傷口最初癒合的那段時間最為關鍵,要是傷口再次破裂的話那就麻煩了。

只見沐靈夕被宮佑冥攬在懷中,根本無法掙脫,然而情急之下,沐靈夕身上的靈力一個控制不住,直接朝雙腿上涌去。

並沒有怎麼使勁,沐靈夕的身影一閃,瞬間就到了宮佑冥的背後。

那速度,快到就連剛還攬著她的宮佑冥都沒有反應過來。

軒轅洛也是一臉吃驚的看著,瞬間就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沐靈夕。

「小包子!你的速度好快啊!」

宮佑冥也是一臉疑惑的朝沐靈夕看去。

沐靈夕愣愣的有些反應不過來,之前在軒轅洛房間中的時候,那幾個護衛來抓自己的時候,她也是忽然間就閃開了。

當時擔心著軒轅洛的傷勢,所以並沒有注意,但是現在再次出現這種狀況之後,卻是讓她也有些懵。

「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這兩天發生的事情有些多,究竟是什麼原因我也說不清楚。不過這樣快的速度並不是我所能控制的,剛才我想要再試試還能不能快速移動的時候,卻是不行了。」

宮佑冥聞言,臉上似是陷入了一陣沉思。

但是軒轅洛卻是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

「肯定是你剛才過於擔心我,所以才超水平發揮了,我簡直快要感動死了,小包子果然是最在乎我的了。」

軒轅洛正一臉炫耀的說著,卻直接被沐靈夕一個指節敲在頭上。

「都傷成這樣了,還有心情說笑話,快讓我看看,身上的傷口有沒有裂開。」

軒轅洛當然是想沐靈夕幫自己檢查了,能跟沐靈夕近距離接觸的任何一個機會,對於他來說都是寶貴的。

但是宮佑冥怎麼可能會讓軒轅洛如願以償。

只見宮佑冥在沐靈夕正要上前檢查的時候,一個反手,就將沐靈夕的身體,打橫抱起。 此時此刻,葉天心中對於蒼皓的懷疑越來越嚴重,根據霍都說出的話,葉天也想到了最壞的結果。

不過,葉天現在還不會對蒼皓說什麼,雖然葉天不知道之前那四個侍衛去了什麼地方,但畢竟蒼皓說了,要找他們回來。

眼下看來,最重要的便是那四個侍衛能不能回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此時的葉天方才打算留最後一天的時間,如果晚上之前,那四個侍衛依然沒有出現,那麼蒼皓就真的有問題了!

葉天也很不希望是這樣一個結果,畢竟蒼皓的實力很強,即便他真的有問題,整個葉氏家族也不敢輕舉妄動,反而還得召集強者之後,方可對蒼皓下手。

所以,此時的葉天雖然眼眸之中掠過一抹兇狠,但心中還是祈禱著希望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

現在的葉天早已經不是當年,遇到事情,也不僅僅是要聽憑自己內心的喜好去判斷,更多的還是要顧及葉氏家族的整體安危。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讓葉天現在不管做什麼事都有些放不開手腳。

跟霍都再度交代了之後,葉天一臉愁容的嘆了一口氣,然而也只能是無奈的轉身離去。

再度回到房間之中,葉天繼續進入修鍊狀態,這一日,對於葉天來說,極為漫長,葉天時時刻刻都在等待著那四個侍衛的下落,即便是修鍊,都無法完全沉浸其中。

可時間不會因為任何事而有所停滯,天色很快再度昏暗了下來,而此時的葉天也終於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退出了修鍊狀態。

算起來,葉天是修鍊了一天,可是和平時心無旁騖的修鍊比起來,今日顯然是事倍功半。

即便是在修鍊狀態之中,葉天依然是能夠非常清楚的知道現在的時間,感覺到天色昏暗,葉天便是退出了修鍊狀態。

此時的葉天看了看外邊的天色,臉龐之上的憂愁依然是絲毫未減。

沉吟了片刻之後,葉天猛然從床榻之上一躍而下,當即便欲對著霍都當值之上再度行去,問個清清楚楚。

此時此刻,葉天的心中在不斷的掙扎,一天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如果自己此去霍都當值之處,得到的答案依然是和之前一模一樣,那便意味著葉氏家族將難免會有一場大戰了!

葉天多麼希望這一切都不是真的,可現在的種種跡象表明,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一步,不論葉天如何不願意相信,也是於事無補。

此時,葉天的腳掌猶如一座大山一般,沉重無比,每踏出的一步都堅定不移,卻又沉重如山。

而就在葉天即將打開自己的房門之時,外邊卻突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葉天當即便是怔在了原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之後,葉天祈禱著門外站著的正是霍都!

當即,葉天便是說道:「誰?」

「回族長,是我。」

門外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

而葉天聽聞這道聲音,當即便是吞了一口唾沫。

這正是霍都的聲音!絕對沒錯!

當即,葉天便是迫不及待的將房門打開,果不其然,門外站著的,正是霍都!

看到霍都的一瞬間,葉天那懸著的心已經是放下了一半,此時的葉天迫不及待的開口問道:「那四個侍衛,回來了?」

葉天試探性的問著,也是心中最後一絲希望。

而霍都此時卻是一副疑惑之色,他緊皺眉頭,看著葉天那迫不及待的樣子,聞言之後,也是不敢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也只好是收回自己臉龐之上的疑惑之色,而後點了點頭。

霍都的疑惑是來自於葉天此時的表現,從霍都敲門開始,到現在房門打開,只是片刻的時間,霍都很詫異,葉天怎麼這麼快就打開了房間。

而此刻面對葉天迫不及待的問話,霍都自然是能夠理解葉天的心情,所以霍都也不敢有絲毫怠慢,當即便是回道:「正是,那四個侍衛,回來了。」

聽到這句話,葉天懸著的心終於是徹底落了下來,當即便是漏出一抹笑容,對著霍都繼續追問道:「你確定?」

「嗯,雖然他們看起來似乎和之前不太一樣了,但是我確定,那就是之前的四個人!」

霍都此時也是皺眉思索了片刻,而後極為負責人的說道。

葉天也終於是鬆了一口氣,手掌當即便是狠狠的拍在了一起。

「那就好……那就好……」

葉天目光漫無目的的望著地面,極為激動的重複道。

而霍都看著葉天大鬆一口氣的樣子,也是輕快了起來,當即便是問道:「族長,方才您開門怎麼那麼快?」

「啊?有么?」

葉天這才反應了過來,而後再度將目光落在霍都的身上,有些疑惑的說道。

「嗯,有的,您剛才不會就站在門口吧?」

洗刀唱 天才萌寶:爸比,抽獎送 霍都極為肯定的點頭說道。

「額……或許是……巧合吧!」

葉天擦了擦額頭的汗水,而後再度對著霍都說道。

而霍都自然是明白葉天心中所想,當即,霍都便是再度說道:「這下,族長可以徹底放心了,只要能證明那四個侍衛還在,那麼也就說明蒼前輩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至於他將來人拒之門外這件事,族長和蒼前輩溝通一下,應該就不會再有問題了。」

霍都此話,當是對此時的葉天最大的安慰,而葉天聞言,也果然是點了點頭說道:「但願如此吧!好了,沒什麼事的話,你先回去吧,我抽時間,和蒼前輩溝通一下。」

「是!」

霍都再度抱了抱拳,便是緩緩退去。

而葉天看著霍都消失的背影之後,卻依然是緊皺眉頭。

現在看來,似乎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隨著那四個侍衛回來,葉天的心也應該徹底放下來才對,但是葉天卻總感覺這件事似乎不會就這樣簡簡單單的結束!

葉天也很疑惑,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想法,想了很久卻沒有答案。

最後的葉天也只能是無奈的認為自己一直對蒼前輩有所偏見,這才導致無論蒼前輩做什麼,自己都會覺得不對勁。 只見宮佑冥在沐靈夕正要上前檢查的時候,一個反手,就將沐靈夕的身體,打橫抱起。

「傷也治好了,人也醒了,看樣子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了。」

話音剛落,就看到宮佑冥抱著沐靈夕的身體瞬間一閃,頓時一道光影在軒轅洛的眼前劃過,正等著沐靈夕給自己檢查傷勢的軒轅洛,眼前此時哪還有什麼人影。

直到這時,軒轅洛才反應過來,宮佑冥竟是絲毫不顧及沐靈夕感受的強行將沐靈夕給帶走了。

「宮佑冥!你等著,小爺我定要讓你嘗嘗後悔的滋味。」

一邊喊著,軒轅洛氣急敗壞的朝著院門的某處大聲喝道。

「老頭子還沒看夠!你孫媳婦都被人拐跑了,你還忍得住在旁邊看熱鬧!」

只見這時,軒轅殿主的身影直接一閃就從院門外的某處,來到軒轅洛的面前。

「臭小子!自己打不過人家,倒怪起老頭子我了,當初讓你勤奮修鍊,你是怎麼說來著!現在後悔什麼!」

軒轅洛被宮佑冥那突然的閃身離開弄得生氣不已,沒想到自家的老頭子現在還來刺激自己,頓時氣急敗壞的吼道。

「那以後你就別想著重孫的事了,我這輩子還就非她不娶了。」

軒轅殿主一聽,頓時著急起來。

「臭小子! 蜜妻有點甜:吻安,總統先生! 凈說渾話,那女子一看就已經是那小子的人了,你還怎麼非她不娶。現在趕快找個孫媳婦生重孫才是正經!別以為你之前用任務來迴避有什麼用,該找的媳婦,跑不了你的。」

軒轅洛一聽,心中更是不滿了。

「要娶你娶!看你現在老當益壯的樣子,再生上幾個也不成問題。」

軒轅殿主一聽,卻是笑罵起來。

「臭小子,怎麼說話呢!你這整天不務正業的游混樣子,以後老頭子我要是不在了,誰還管得住你!」

「要不是這次有那個丫頭將你救了回來,你讓老頭子可怎麼閉得上眼?」

軒轅殿主說著說著,情緒竟是有些激動起來。

軒轅洛這樣的話早就聽的煩不勝煩,現在見軒轅殿主又要開始念咒,卻是直接打斷話音,出聲說道。

「我這就去給你把孫媳婦追回來,追不回來,絕不回來惹你生氣。」

話音剛落,也不等軒轅殿主答話,軒轅洛身影直接一閃就消失了。

至於他去了哪裡,軒轅殿主怎麼會不知道。

除了去找那女子,還能去哪?

不過這樣一來也倒好,跟著那老不死的徒弟,總算還能長些心智的。

經過這一次的生死傷勢,軒轅殿主總覺的軒轅洛似乎變了很多。

至於那是不是自己的幻覺,也就只有看看以後再說了。

且不說軒轅洛爺孫倆之間的較量,某男在二話不說直接將某女擄劫走之後,也是被河東獅吼折磨的快崩潰了。

「宮佑冥!你放我下來!」

「下面都是荒山!你確定?」

「我要回軒轅殿!」

沐靈夕氣呼呼的說道。

「軒轅殿是哪?我好像忘記了!」

謊話能說的這麼淡定的,也是沒誰了。

「……」 房間內的葉天再度思索了良久,卻是無奈的甩了甩自己沉重的腦袋,試圖將這件事拋諸腦後。

而後,葉天也是沒有絲毫遲疑,離開自己的房間,對著葉濤的房間行去。

這件事得到了一個結果,雖然對於葉天來說,不知道這個結果究竟是不是最好的,但還是要第一時間告訴自己的父親才行。

來到葉濤房間之後,葉天也直接是開門見山道:「父親,之前失蹤的那四個侍衛,回來了。」

葉濤聞言,當即也是點了點頭,而後卻是說道:「也就是說,確定蒼皓沒問題了?」

聽到葉濤的話,葉天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而後沉吟了良久,方才是說道:「希望是這樣的,所以,天兒也不敢多想,父親覺得呢?」

葉天顯然是話裡有話,葉濤自然也能夠聽得明白葉天話里的意思。

當即,葉濤也是緊皺眉頭,在房間之內來回踱步良久。

葉天看著父親手指摩擦著下巴,一副思忖之姿,也是久久沒有說話,靜靜地等待著父親接下來的回答。

良久之後,葉濤終於是開口說道:「如果是從整件事情的表面上來看,似乎的確是這樣的,可如果將每一件小事刨開仔細想,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葉天聞言,心中當即便是再度一沉,葉天本以為是因為自己對蒼皓有偏見,這才總是覺得蒼皓有問題的,可是現在看來,自己的父親對蒼皓也有這樣的想法,那麼,這件事或許真的沒有那麼簡單了。

「父親,天兒也是這樣的想法,可是……」

「天兒,你知道的,茲事體大,切不可大意!我們必須要刨根問底,絕不能讓任何一個小問題滋生!」

此時的葉濤看著葉天那欲言又止的樣子,自然清楚葉天心中所想,當即,葉濤便是如此說道,也算是給葉天吃了一顆定心丸!

果不其然,葉天聞言之後,當即便是狠狠點了點頭,這件事的確非同尋常,也更不能以尋常的手段去處理,即便會有很大的危險,也絕不能膽怯!

葉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而後對著葉濤堅定的說道:「嗯!父親放心,天兒一定將一切問題扼殺在搖籃之中!」

看到葉天再度恢復了自信,葉濤也是點了點頭,不過對於這件事而言,危險性還是可想而知的,葉濤也知道,葉天下了這樣的決心,可並不代表著能輕鬆解決這其中的問題!危險,還是無法避免的。

葉天心中原本的猶豫,在父親這裡找到了答案,也下定了決心,既然如此,葉天心中自然也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了。

離開了葉濤的房間之後,葉天並沒有回到自己的房間之中,而是來到了葉氏家族的大門口處。

此時的葉天看了一眼大門口站著的四個侍衛,當即便是走了上去。

四個侍衛看到葉天,自然不敢有所怠慢,當即便是一個個俯首抱拳道:「見過族長!」

看到這一幕,葉天依然是面不改色的走上去,看著那其中一名侍衛,葉天當即便是問道:「你,來了多長時間了?」

聞言,那侍衛明顯一怔,然而卻是不敢有絲毫遲疑的回道:「回族長,小的來葉氏家族,也有五個年頭了。」

「五年,這五年裡,你一直都在做守門侍衛嗎?」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