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擊過後,這個亞龍怪獸還是不收手,繼續狠狠地踏擊著,不一會兒就踩出了一個不淺的土坑。

直到這時,暗精靈騎士最終確認這裡並沒有什麼危險,他扭頭向其他人大吼了一句,便拉開了亞龍怪獸,然後帶領著大家離開了。

這時,孫立成還在緊張地看著光幕,就在剛才,為了防止被發現,矮人機械蜘蛛已經把視頻搜索的電子眼關閉了,並切斷了信號。

「難道被那些傢伙給弄壞了?」

孫立成在王座上發出疑問。

等了好長時間,就當孫立成以為這個機械蜘蛛徹底壞掉的時候,突然光幕上泛起了雪花,如同老電視機一樣。

「還好,沒有多大事情。」

孫立成看著越來越穩定的畫面,頓時喜上眉梢,不禁大笑了一聲。

不一會兒,機械蜘蛛艱難地從土坑裡爬了出來,它顫抖了一陣,然後伸展了觸手,很快發現問題,一個爪子已經完全損壞了,機械關節被亞龍怪獸踩得變形。不過,即使是這樣也沒有辦法阻擋它繼續前進。

矮人機械蜘蛛,行動了一陣,讓身體適應了一下新的平衡,便繼續上路了。那條壞腿此時已經不影響小蜘蛛的行動了。

經過了這一次以後,機械蜘蛛的前進更加小心。這就是地精電腦cpu的人工智慧,它可以通過不斷地學習以及經驗來預判出未來可能出現的情況,避開危險以達到最好的效果。

在往後的時間裡,這個機械蜘蛛沒有再碰到強大的敵人,直到來到一個路口的時候,它才見到一支龐大的巡邏隊。

巡邏隊起碼得有上百號人,領頭的竟然是十個亞龍怪獸騎兵。

矮人機械蜘蛛已經有了經驗,它匆忙向旁邊的山洞跑去,不一會兒就把身體完全隱藏了下來。

暗精靈騎兵們走到過去,突然一個亞龍怪獸發現了什麼,那個騎兵也立刻警覺了起來。

他揮揮手停住了隊伍,然後催動坐騎跑了過去,經過一番查找才發現在牆中隱藏的機械蜘蛛。而此時,機械蜘蛛已經完全模擬成了石頭的樣子,如果不仔細看的話,就跟凸出的石頭一模一樣。

暗精靈騎兵用自己的長槍稍微的捅了它一下,發現有金屬的碰撞聲,他想了想,認為這可能是某種礦石,見到這個東西半天一點反應也沒有,便失去了興趣。很快,這個巡邏隊繼續上路。

等這支巡邏隊走了以後,機械蜘蛛重新鑽了出來,繼續往前進。

終於,它來到了一個山谷,在面前是一個黑幽幽的洞口。

「這難道就是那個地牢嗎?」

孫立成看到這個洞口,疑惑地說。

地牢生物顧名思義就是生活在地牢中的生物,實際上地牢也是他們的防禦基地。

據思卡爾他們介紹,遠古的時候,地牢生物進入地下以後曾經被地下城的生物大力追殺,直到他們利用魔法建立了大批的地牢,特別是中央地牢。這以後,地牢生物利用這種複雜的地形牢牢地擋住了地下城生物的大軍,才艱難地存活了下來。

機械蜘蛛停頓了一會兒,便向前跑進了黑洞中。在地牢入口前,它看了看,兩邊雕刻著瘮人的怪獸雕像,電子眼閃動了兩下,小蜘蛛就跑了進去。

一進入地牢,孫立成哪怕沒有身臨其境,可是從光幕中,他也能感受到裡面陰森的氣息。

只見地牢的地面坎坷不平,時不時就會出現一具骸骨。這些骸骨也不知道在這裡多少年了,很多還是高大的樣子。

孫立成開始有些疑惑,不過一會兒他就想明白了,地牢生物把這些骸骨扔在這裡,一方面體現出自己的戰績,但更多的是恐嚇那些闖入者。

小機械蜘蛛當然不會被這種骸骨嚇退,作為一個人造靈魂,它最大的目標就是孫立成給它布置的任務。很快,蜘蛛越過了地上的骸骨,從狹窄的通道中不斷前行。

走著走著,機械蜘蛛突然碰到了某個東西,立刻,無數標槍從前方不但飛射而來。

機械蜘蛛的電子眼狂閃,匆忙向右移動了一步,然後伏下身子,緊接著在呼嘯的聲中,標槍緊貼著蜘蛛的脊背飛的過去,帶起了大批的偽裝毛髮。

「這就是個小的好處啊!」

一世兵王 孫立成明白,剛才機械蜘蛛行進中觸發了一個陷阱,幸虧蜘蛛的個頭兒小,才成功躲過了標槍。

「靠,這裡面竟然還有機關,不知道這個機械蜘蛛能不能闖過去?」

孫立成正叨咕著,就發現光幕的畫面變了,整個方向發生扭轉,地面猛的變成了牆壁。

原來是機械蜘蛛計算了以後,覺得地上的陷阱頗多,就改為像壁虎一樣貼著牆壁繼續向前了。

這樣做以後,機械蜘蛛面臨得危險明顯少了很多,可是不代表它徹底安全,因為在前邊還有更多的陷阱等著它。

蜘蛛仗著自己強大的計算能力和個子小,不斷躲開危險,甚至有一次,一隻標槍猛然從牆壁中穿了出來,差點兒把它扎了對穿。幸虧這個小傢伙動作靈敏,在標槍出來一瞬間把身體揚起來,但即便這樣,那條被亞龍踩壞的腿也被標槍扎斷了。

總算機械蜘蛛在後面沒有發生太大地失誤,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約瑟芬來向孫立成報告的時候,這個光幕中才顯出前面隱約出現了光亮。 梳妝台上面的一件物品引起羅陽的興趣,那是一條長大的茄子,用薄膜長條袋子套緊了,似是保鮮。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飄姐,你喜歡生吃茄子嗎?」羅陽好奇道。

「哈?哦!對,有時候。」秦飄承認。

她臉頰白裡透紅,神情忸怩,微露窘色。羅陽心想會不會是因自己進了她的房間,她才局促。

「飄姐,我還是在外面等吧。」羅陽說道。

「就在這裡吧。要是有人敲門,那才能第一時間伸頭到窗外去看。坐床上吧。」

秦飄一面招呼,一面把那條大茄子拿起收進小衣櫃的間隔里了。

見羅陽還立著,她便把床尾的蚊帳都提起,吊在床架的鉤子上,再次請羅陽坐到床上。

羅陽便只好在床尾坐下,干坐著無聊,拿出手機來玩。

驚世冷後 「牛仔,我有兩個手機,平時只用一個,另一個都不用。給你用吧。」秦飄說道。

「不用。我有這個行了。」羅陽婉謝道。

但,秦飄還是從梳妝台的抽屜取出那台愛瘋6s,連同充電器遞與羅陽。

羅陽婉拒,她便撅著紅唇佯裝生氣,語音卻軟綿綿的,嬌嗔道:「牛仔,我們是知己,說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你忘了么?」

笑了笑,羅陽便接了愛瘋6s,他的手機卡較大,還要到手機店去換卡。

秦飄找了一隻小塑料袋給羅陽,讓他將愛瘋6s與配件裝進去。

見羅陽在玩扣扣與微信,秦飄嬌聲道:「嗨,牛仔,教教我玩好嗎?怎麼弄的呢?」

羅陽點頭道:「很簡單的。你手機安裝了嗎?」

兩人便坐在一起玩手機,秦飄加了羅陽的扣扣與;近在咫尺,能聞到秦飄嬌軀散發出來的幽幽體香,混合著洗髮液的香味與空氣清新劑的味道,香氣襲人。

她說話時呼出來的熱氣不時呵到羅陽的肩膀,脖頸,暖暖的,酥酥的。

羅陽一面教她玩扣扣,一面偷瞥她,薄的唇,嫩的臉,彎的睫毛,黑的眸子,五官精緻,絕對是美人一枚。

他忽地心裡浮出一個疑問:「她真的克夫嗎?」

這種問題,他不敢提問。

秦飄偶爾掀起眼帘,用眼角餘光瞥一眼羅陽,見他望過來,她嘴角噙著的笑意更濃了。

正在兩人共同研究玩手機時,靜夜中傳來清晰的腳步聲,由遠而近,轉眼間已來至樓下,停住不動了。

秦飄的俏臉與眸子立時浮上一層憂色,顯是心中緊張。

羅陽把嘴巴湊近她的耳畔,耳語安慰道:「別怕,有我在這裡。」

留心細聽,外面的人居然走到門口,不是敲門,而是用力推了推大門,似乎想看看大門是否開著。

單聽大門砰砰地連響幾次,莫說一個孤單弱女子,就算是羅陽都肉跳了一下。

那種推門是不懷好意的,若大門被推開了,那人多半會溜進來,然後做一些非法的勾當。

緊張之際,秦飄雙手扯住了羅陽的手臂。

羅陽向她點點頭,示意她別出聲,他則悄悄起身摸到窗口,探頭俯瞰。待下面的人移動了位置,便瞧了個大概。縱使外面只有朦朧月色,由身形,他也能猜出是誰,就是村痞唐傑。

昏暗之中,有星點火光撲閃撲閃地亮著,那是煙頭。唐傑立在樓下抽煙,好似這是他的家,晚上出來抽支煙。

見秦飄臉有不安之色,便坐到她身邊,把嘴巴湊過去。

秦飄睜圓了眸子,嘴角含笑,輕咬著薄潤的紅唇,緩緩闔上了眼瞼,以為羅陽要吻過來,不料他是要說悄悄話,心頭的興奮頓減大半。

「飄姐,在外面溜達的是唐傑,不用怕,我在這裡。」羅陽嘴巴幾乎貼著秦飄的耳朵了。

秦飄也把紅唇湊到羅陽的耳畔,只是她的唇邊都貼著他的耳廓了,呵著熱氣,道:「牛仔,你是我的依靠。」

望著秦飄,見她香腮帶羞,杏眼含霧,紅唇薄潤,令人愛憐。 孫立成知道機械蜘蛛已經進入了地牢生物勢力範圍的核心地帶。

在傳說中,只要穿過了地牢,特別是那個最大的中心地牢就可以見到那些逃到地底下,最骯髒、最血腥的生物的聚集地。當然,對地牢生物來說,這就是他們的聖地,所謂彼之英雄,我之仇寇嘛。

機械蜘蛛在這裡就不得不小心行事了。它悄悄的前進著,不時用自己的地精電腦cpu計算出最可能出現敵人的地方,然後提前躲避。

其實不用機械蜘蛛進行偵查,這裡面的氣氛已經很緊張了。到處都是地牢生物的巡邏隊,在天空中,不時還有一些很像翼龍的怪獸駝著暗精靈飛來飛去。這些傢伙可比一般的空中部隊厲害多了,不但怪獸個頭兒高大,更可怕的是暗精靈手上往往握有投槍或者長弓,是致命的空中獵手。

孫立成有些不明白,為什麼暗精靈可以馴化出這麼多的亞龍生物。地下世界的亞龍很像地球上的恐龍,他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甚至感覺自己穿越到的不是魔幻世界,而是到了白堊紀。這些藏在地下的暗精靈竟然能夠控制這些可怕的傢伙,然後形成可怕的戰鬥力。說一句的是,這些亞龍的智慧可不低,比恐龍厲害得多,他們在與暗精靈長期的生活中已經形成了極高的默契,做出的反應甚至比一般戰馬還要厲害。

在這個暗精靈的腹地,暗精靈亞龍騎兵就很多了,而空中更有這些亞龍的空中騎兵不時嚎叫著從空中飛過,哪怕孫立成隔著光幕,也能感到那裡的肅殺之氣。

「這裡面絕對隱藏著什麼東西,否則他們不會防守得如此森嚴。」

孫立成看著光幕,喃喃自語道。

正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了鐵甲的碰撞聲音,孫立成心中大叫不好,而小蜘蛛此時已經做出了反應,它看了看左右,沒有發現可以潛入的地方,只能夠蹲在了地上,然後變成了一個石頭的樣子。

腳步聲傳來,這一隊完全由暗精靈組成的巡邏兵,對地牢生物來說,這已經是難得的豪華陣容了。在地牢生物中,毒蜘蛛和牛頭怪是最重要的黑暗兵種,可是這兩種生物一種智力低下,另外一種雖然皮用粗糙,但是靈活度卻很差,更不會使用法術,所以真正厲害地還是這些暗精靈。

領頭的暗精靈眼睛不斷的掃視周圍以查明有無特殊情況,突然,他中的精光一閃,發現躲藏著的矮人機械蜘蛛。

他向後低聲說了兩句,然後大踏步地向前走去。

來到蜘蛛面前,這個暗精靈仙蹲下身體,先觀察了一陣,然後用手輕拍了幾下並搖晃了一陣,發現是一個像石頭的東西。

「大人,那裡有什麼情況嗎?」

一個手下的聲音傳來,他們估計是害怕自己的長官遇到了麻煩,所以語氣中有些焦急。

暗精靈軍官答了一句說:「我發現了一種特殊的石頭,不知道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後面的士兵聽到以後,頓時放鬆了下來。

暗精靈軍官此時已經將機械蜘蛛拿了起來,他發現這個東西底部有七條腿,還有一節應該是被打斷了。

「好奇怪的東西。」

他疑惑地用手碰了碰著蜘蛛的爪子,發現沒有什麼反應。

此時,孫立成眼前的光幕已經沒有了影像。為了防止被敵人發現,小機械蜘蛛已經暫停了整個通訊。

暗精靈又研究了一陣子,發現沒有什麼特殊發現,但又有些不甘心。他想了想,從腰中拿出了一個皮兜子,然後將這個機械蜘蛛放進裡面並包好,最後背在了背上。

都做好這一切的暗精靈軍官走回了自己的巡邏隊,對其他人說:「發現了個有趣的東西,咱們繼續前進。」

很快,這支巡邏隊便又開始上路了。

這支暗精靈巡邏隊穿過了一系列暗精靈的重要設施,包括聚集區、軍營和兵站,最後進入到了一處城堡之中,而城堡的後邊不遠,就是那座高塔。

進入到城堡裡面以後,巡邏隊便解散了,而這個暗精靈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作為一個高貴地暗精靈軍官,他的房間面積不小,一進入房間以後,入眼的是一片零件和材料。從房間的布置上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動手能力很強的暗精靈,他最大的嗜好就是手工。

他先脫掉了鎧甲,然後把這個機械蜘蛛放在了工作台上,兩眼頓時冒出了興奮的光芒。

「好有趣的小東西啊。」

暗精靈發出一聲幸福地低吟。

他坐在椅子上,從抽屜里一陣翻找,最後拿出了幾塊星星石,放入到一個金屬小框中,最後放在了一個立柱上邊。這是做出了一個檯燈,非常明亮。暗精靈調整了幾下,讓檯燈的光線更舒服些,然後從零件堆里拿起了一把很像改錐一樣東西,仔細研究起機械蜘蛛來。

機械蜘蛛此時雖然把自己的能力完全隱藏了,可是還有一定偵查能力,它已經預感到危險,但卻不敢動,因為如果它一動的話,很可能就會暴露自己。可是現在面對這個場面如果還不動,這個暗精靈軍官馬上就要把它拆解了,到那個時候它再也跑不了。

哪怕擁有三顆地精電腦cpu的并行計算能力,可是這個機械蜘蛛也一下子算不出自己如何處理眼前複雜的情況。

而暗精靈軍官卻不知道這些,他拿起機械蜘蛛仔細看了看,發現了一個小小的卡筍,便拿起自己的改錐準備擰上去。

機械蜘蛛這時候已經有些急了,經過計算,如果暗精靈掌握了拆解它的辦法,那麼只需要十多分鐘,自己就會完全喪失行動能力。

因此它不準備等了,只要等暗精靈軍官手中那個像改錐一樣的東西落下,這個小傢伙立刻就會暴起發動襲擊。

就在改錐即將插入卡筍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大人,旅團讓您去開會。」

外面一個聲音說道。

暗精靈軍官的臉一下陰沉下來,他有些無奈,還有些憤怒,可最終還是站了起來,放下了機械蜘蛛,回頭說:「我馬上就來。」

說完以後,他戀戀不捨地把改錐放回了工具堆,然後將機械蜘蛛小心翼翼地放進了一個工具箱。

做好了這些,他穿上鎧甲,然後走出了房間,離開的時候還將房間上了鎖。

直到鎖門的咔嚓聲傳來,小蜘蛛的電子眼才重新泛起光芒。

孫立成眼前的光幕終於顯出了景象,上邊映射出的就是這個暗精靈軍官的房間。

「總算沒有事兒了。」

孫立成輕嘆一聲,覺得這事有點兒太驚險了,他已經知道剛才蜘蛛差一點兒就被人拆解了。

「這裡沒想到還隱藏著機械狂啊,我有些小瞧這些魔法生物了。」

孫立成低喃了一句,繼續命令蜘蛛開始行動。

蜘蛛得到了信息,悄悄的爬到了門邊,它先用自己的偵察儀偵察了一下,並沒有發現動靜,然後伸出了自己的一隻小爪子。很快,這個爪子亮起了白光,蜘蛛將這個爪子在屋門上轉了一圈,不久之後一個規則的橢圓形就出現了屋門上,大小正好能讓它穿過去。

等切好了這個橢圓形,蜘蛛小心翼翼的用兩個爪子摳住橢圓形的兩邊,然後向後拉,嘩啦一陣輕微的響動之後,一個橢圓形洞口出現在了蜘蛛的面前。

看到了洞口,蜘蛛不敢耽誤,立刻蹦出了暗精靈房間。

等出了房間,它向遠處看了看,發現那個高聳的法師塔就在眼前。 憐憫之下,他伸手輕握她的玉手,向她投去安慰鼓勵的目光。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