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兩個時辰下來,衆人終於圈定了五家勢力和六七個高手,其他的勢力不說距離太遠就是與孫家的關係還沒有到不死不休那一步。

就在雲志文準備叫衆人先吃飯的時候,林雲突然說道:“我覺得絳月城的田家可以爭取一下,他家的實力在剛纔提到的那幾家裏也是數一數二的,爭取到田家可以極大的增加雲家的實力。”

雲茗漪皺眉道:“林小哥,據我說知,田家與孫家的關係還是不錯的,不知道你怎麼爭取田家過來?”若不是看在雲瑤的面上,她哪裏會這麼客氣?

雲志文也用疑惑的眼神看了過來。

林雲笑了笑,“諸位長老有所不知,我與田家的家主田威的小兒子田謙宏相熟。而據田謙宏所說,孫家也已經有了意思想吞併田家的意思了,只是田家家主田威懼怕孫家,所以才刻意這麼保持着比較友善的態度。林雲不才,願意親自去絳月城爭取田家,再不濟也要他們保持中立。”

雲家諸位長老對手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極度的興奮,如果真如林雲所說,那麼己方的實力將會大大的增強,對抗孫家也有了更大的把握。雲志文強壓心裏的興奮道:“如此就麻煩林賢侄了!”

“雲……雲叔叔,林雲必不負所托!”林雲也開始改口了。

“好!好啊!”雲志文老懷大慰,樂得眉開眼笑起來。

衆位長老哪個不是人精,聽到林雲的改口就知道林雲和雲瑤的事情基本上就是鐵板釘釘的了。紛紛恭喜雲志文起來,有心急口快的甚至都向雲志文詢問什麼時候舉行大婚了,把雲瑤羞得給擡不起頭來。

林雲微笑看着雲瑤那害羞的小臉,煞是可愛,他願意用自己的一切來保護這個女孩子。

雲志文關切的問道:“林賢侄,這樣吧,今天晚上你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一早就出發前去絳月城。”

“事情緊急,誰也不清楚孫傢什麼時候攻過來,所以宜早不宜遲,我今晚吃過晚餐就即刻動身。”林雲現在都把雲家當成了自己的家來看,而且自己與孫家的仇恨也讓他格外着急。

雲瑤聽到林雲今晚就要動身去絳月城,心下大急。她剛剛接觸到愛情的甜蜜,就算是一整天都膩在一起也覺得時間不夠,何況還要分離很久,鼓起勇氣說道:“父親,我也要去絳月城!”

雲志文愕然,隨即應允道:“好吧,今晚你就和林賢侄一起去絳月城一趟。”他對林雲的人品和能力都是一百個放心,雲瑤跟着他去絳月城說不定還比留在這裏還要安全也說不定。他只是驚訝於自己女兒有勇氣當面說出這種要求,這讓雲志文吃驚的同時也感慨愛情果然能改變一個人,特別是第一次接觸到愛情的女人。

林雲對於雲瑤一起上路也不什麼反對,此番前去只要稍微化妝易容一番就不虞有任何人認出來,自然也就十分的安全。一路上與自己心愛的女人一起,總是比自己獨自一人要舒坦多了。

雲家的長老們在幾次三番見識到林雲的實力後,也不會反對了,反正他們倆都快成一家人了,一起上路也沒什麼不妥。

回到雲府後,雲瑤的母親崔靈黛聽到她要跟着林雲一起去絳月城後擔心得不得了,後來經過雲志文的勸說才暫時放心下來。雲瑤的小侍女可兒在她收拾東西的時候可憐兮兮的說道:“小姐,這一段日子你忙得昏天黑地的,現在好不容易有點空閒,又要馬上走,你都不要我了嗎?”

雲瑤摸摸可兒的臉蛋,笑着說道:“傻丫頭,我這可是去辦正事,要不了多久就會回來的。”

可兒的眼裏已經涌起了水霧,“小姐,我跟你一起去吧,我可以照顧你的衣食起居哦。”

雲瑤好不容易纔跟心上人一起單獨相處,可不想有人來打攪,哪怕是可兒這個從小跟隨自己的侍女也不行,搖頭道:“我以前又不是沒出過門,哪裏要人照顧,你要好好的在家裏幫我照顧我父親和母親,知道嗎?”

安撫好可兒後,雲瑤的東西也收拾好了,都裝進了那一條高級儲物腰帶裏了。走出房門,林雲正在門外等着她,見到她出來了,問道:“瑤兒,東西都收拾好了嗎?”

雲瑤的心裏溢出滿滿的幸福,一雙美麗的眼睛閃爍着不一樣的神采,“都準備好了。”

林雲和雲瑤二人向雲志文和崔靈黛告辭後,就騎上馬,絕塵而去。 “瑤兒,我們休息一下吧,等明天天亮了再走。”林雲和雲瑤二人一口氣縱馬狂奔了一百餘里,眼看已是深夜。再過兩個多時辰就要天亮了,林雲憐惜雲瑤,就提議休息。

雲瑤真很困了,她以前還從沒有試過一連跑上大半夜的經歷,再加上她的修爲還淺,自然疲勞了,打了一個呵欠道:“好,林大哥你自己做主就行了,不用來問我。”

林雲眼尖,看到前面不遠處有個避風的小山谷,率先下馬,然後把雲瑤接了下來。林雲左手拉着兩匹馬的繮繩,右手牽着雲瑤,走向小山谷。找了一個平整的地方,林雲拿出一張毯子鋪在地上,又拿出一牀被子,道:“瑤兒,困了就睡吧,我給你守夜。”

雲瑤睡倒在毯子上,眼皮就立刻開始睜不開了,還是努力的說道:“林大哥,你也累了一天了,你也來睡吧。”

林雲心裏一蕩,不過還是搖頭道:“瑤兒,你自己睡吧,野外夜裏可不安全的。”

雲瑤賭氣道:“林大哥,我看這裏很安全啊,你不休息明天怎麼繼續趕路,你要是不休息我也不睡了。”

“好吧,我會休息的。”林雲輕輕臥在雲瑤身邊,兩人相距不到一寸的距離,在靜謐的夜裏似乎都能聽到對方的心跳聲。睏意襲來,雲瑤再也抵擋不住睡魔的誘惑就沉沉入睡了。

林雲雖然也很累,不過強大的修爲還有精純的精神力足以讓他可以連續兩三天不睡覺都沒問題,嗅着雲瑤蘭花似的體香,林雲再疲憊也是睡不着了。雲瑤的容貌在他所遇到的女人中算不得最絕色的,容貌比不過林彩蝶,氣質比不過葉紫鳶,天真浪漫比不過花清清,理智冷靜比不上百里慧。雲瑤就像一朵幽谷裏的幽蘭,香味清新淡雅,歷久彌新,讓人不知不覺中就沉迷進去。

睡夢中的雲瑤不知道夢到了什麼,俏臉上浮現出幸福的笑容,她人也整個蜷縮起來鑽到林雲的懷裏,發出均勻的呼吸聲。

林雲在雲瑤的額頭上親吻一下,輕聲說道:“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們都會在一起。瑤兒,我認定你就是我這一生的妻子,希望到我們老的時候能一輩子這樣靠在一起。”

第二天,雲瑤剛醒過來還沒睜開眼睛就聞到了一股清心的香味。睜眼一看,林雲正在熬製一鍋米粥,看見雲瑤醒了,說道:“瑤兒,你醒得正好,這鍋粥馬上就要熟了,你不起來我也要叫你起來了。”

雲瑤睡眼惺忪揉揉眼睛,驚喜的道:“林大哥,我以爲這一路上我們就只吃乾糧呢。”


林雲笑道:“哪兒能呢,天天吃乾糧還不得吃膩啊。知道你要來我就特意去購買了一些稻米和鍋碗瓢盆,條件再艱苦也不能讓瑤兒你跟着我吃苦啊。”

雲瑤甜甜一笑,心裏被幸福裝得滿滿的。如果天天能這樣與林雲在一起,她寧願每天都這麼餐風露宿,也不願意回晨海城做衣食無憂的大小姐。擔憂的道:“林大哥,你的儲物腰帶裏裝了這些東西空間還夠嗎,要不就把這些鍋碗瓢盆都裝到我的腰帶裏來吧。”

林雲看粥已經熟了,就把火滅了,然後把鍋提到空地裏等着自然冷卻,搖頭道:“不用了,我的腰帶空間足夠用的,你放心。”

雲瑤梳着頭髮,不過她的秀髮很長,直到腰部,僅僅自己梳比較困難。

林雲走了過來,拿過梳子說道;“瑤兒,我來幫你梳頭吧。”

雲瑤臉一紅,“嗯”了一聲。

林雲給女孩子梳頭的技術還是不錯的,他妹妹林菲也是這般的長髮飄飄,以前都是林雲幫着梳的,幾年下來再不熟也鍛煉出來了。幫雲瑤盤好頭髮,那一鍋米粥也差不多冷了,林雲拿出碗筷來,一人舀了一碗。

雲瑤細細品嚐着米粥,只覺得這是自己有生以來喝過的最好喝的粥了,仍不住讚道:“林大哥,你做的米粥真好吃,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粥了。”

林雲微笑,他自己的那一碗三兩口就喝下肚了,又給自己舀了一碗,道:“是嗎,那麼以前我每天都給瑤兒你做這麼一鍋粥好不好?”


雲瑤的俏臉一下紅了起來,以低不可聞的生意說道:“好……”

兩人吃過早餐,林雲打算給雲瑤化妝易容後再走。其實這種所謂的化妝易容並不是那麼的神奇,只是把眉毛畫粗一點,秀髮的髮型也要改變一下,再用特製的藥粉塗抹露在外面的肌膚。雲瑤本來雪白的肌膚就變得稍微暗黃起來,經過這麼一變化,她看起來就不是一個貌美的少女,而是一個姿容平常的少婦了。

雖然以前就看過林雲用過這種化妝易容的效果,可是雲瑤自己用水晶鏡看到自己的摸樣還是仍不住驚訝起來。她現在的樣子,不是如她父母這樣親密的人,不太熟悉的人根本就認不出眼前這個姿容一般的少婦就是雲家大小姐了。

緊接着林雲也把自己化妝成一個二十多歲容貌普通的男子,看起來有些瘦弱,和雲瑤正是一對。他們這次就扮成一對夫妻去絳月城投奔親戚,林雲的名字就改成林峯,雲瑤的名字改成穆瑤。

“夫人,我們這就上路吧。”林雲伸出手來,笑意盈盈的道。

雲瑤也伸出手搭在林雲的手上,粉臉微紅,過了一會兒才道:“是,夫君。”

林雲樂得在雲瑤的臉上猛親了幾口,差點把妝給弄沒了,引得雲瑤大發嬌嗔。

兩人雖然晝夜兼程的趕路,但一路上仍然溫馨宜人,讓兩個初墜愛河的年輕人樂此不疲。

“呼,終於要到絳月城了,瑤兒,今晚我們就不用急着趕路了,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這幾天可苦了你了。”

林雲一邊整理着宿營的地方,關心的說道。

雲瑤也過來幫忙,笑靨如花,“我不苦,只要和雲大哥你一起,我什麼都不怕!”

兩個人吃完晚餐,雲瑤習慣性的依偎進林雲的懷裏,擡頭睜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林雲的臉龐,不自禁的道:“林大哥,如果我們能一直這樣該多好啊!”經過這些天的同甘共苦,他們的關係又更近了一步,除了沒有捅破那張紙以外,就和一般的夫妻沒什麼差別了。

林雲溫柔的用手捋着雲瑤的秀髮,貪婪的呼吸這她的髮香,說道:“會的,我們會有那麼一天的。到時候你給我生一羣孩子,我們慢慢的教育他們,把孩子們都教成高手。”

雲瑤嗔道:“我又不是母豬,哪能給你生一羣孩子。啊,不對,我纔不給你生孩子呢!”

林雲伸出手把雲瑤摟緊了三分,裝作惡狠狠地道:“你是我的女人,你不給我生孩子還能給誰生孩子?!”

雲瑤咯咯笑道:“不害臊,誰是你的女人啦?”

林雲把臉湊近雲瑤的粉臉,四目相對,感受着雙方的含情脈脈,又仍不住吻了過去。雲瑤一聲嬌吟,伸手環住林雲的腰背,呼吸粗重起來。

吻過之後,雲瑤把頭埋到林雲的懷裏,過了好一會兒才把自己急速的心跳平復下來,在林雲耳邊道:“壞蛋,每次都來欺負我。”

林雲也低低一笑道:“瑤兒,我一輩子都這麼欺負你好不好?”

雲瑤不再說話了,看錶情卻是千肯萬肯的了。

這一晚,林雲和雲瑤兩人就這麼依偎在一起,互相低聲述說着自己的情愫,直到天色亮了他們都還渾然不覺。

“瑤兒,天亮了,你歇息一下,我去熬粥。”林雲親了親雲瑤的臉頰說道。

雲瑤絲毫不覺得疲倦,站起身來道:“不要,我要給你幫忙。”

林雲拿出鍋碗瓢盆來,“好啊,你就負責清洗大米好啦。”

“嗯!”雲瑤興致勃勃的把米放到盆裏,倒入清水,開始搓和攪合米起來,驚喜的道:“林大哥,好好玩啊!”

林雲敲了敲雲瑤的頭,失笑道:“別玩了,趕快把水倒掉。”


雲瑤吐了吐舌頭,把水倒掉,結果她把米也倒掉了不少,把她急得不行。林雲又拿出一些米來,教她倒水的時候用手接着,這樣米就不會倒出去了。雲瑤一試,果然是這樣,高興得都快跳了起來。

這時候林雲已經生好了火,把鍋裏裝上半鍋水,蓋上蓋子,靜待水燒開。雲瑤還在爲自己成功淘米完畢高興得什麼似的,就差沒有跳起來了。

水燒開了,雲瑤搶着把米倒進鍋裏,按照林雲講的攪拌鍋裏的米。看着鍋裏的米慢慢的變脹大,變柔軟,鍋裏的水也變成了粥,最後在林雲的提示下知道粥熟了,把鍋放到別的地方,就迫不及待的舀了一碗往嘴裏送。

林雲趕緊攔住雲瑤,說道:“瑤兒,先別急着吃,這個粥剛出鍋,還燙着呢。”

雲瑤這纔想起來剛出鍋的粥是不能喝,把碗放回去,不好意思的道:“林大哥,剛纔我忘了……”

“我以前也有這種被燙到的情況,以後就會好的,我先給你梳頭吧,梳完頭粥也就冷了。”林雲拿起木梳來,認真的給雲瑤梳理着秀髮,說道。 林雲和雲瑤二人現在的樣子絲毫都引不起別人的注意,沒有經過任何的盤查就進了絳月城。林雲首先要找的就是田謙宏,自上次洛川遺蹟結束後他在林雲受傷昏迷的時候就離開了。不過林雲也沒有去怪他,如果換成林雲自己處在田謙宏的位置,他也會這樣走的。


讓林雲感到奇怪的是田謙宏這一段時間竟然沒有回到絳月城來,讓他感到一陣躊躇,沒有田謙宏的引薦也不好直接去見田威,更加勸說不動本來就固執的田威了。

“林大哥,你彆着急,說不定你的朋友就這幾天就回來了呢。”雲瑤拉着林雲的手,柔聲安慰道。

林雲一想也是,如果過兩天田謙宏還沒有回來,那麼自己和也只有去見田威一次了,成與不成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想到這裏心情頓然一鬆,說道:“瑤兒你說得對,是我太着急了,現在我們就去客棧訂房間先住兩天再說。”

說話間二人眼前就出現了一間看上去很不錯的客棧,客棧外懸掛的招牌上寫着如歸客棧四個大字,林雲覺得不錯,就道:“瑤兒,我們就住這家客棧吧。”

雲瑤自然是無有不允,二人攜手走入客棧,一個店小二走了過來,殷勤的道:“二位客官,你們是打尖還是住店?”

林雲看了看客棧的廳堂,佈置得很不錯,桌椅看上去都是有些年頭的東西了,滿意的點點頭,說道:“給我們來一間最好的客房,然後隨意上點飯菜送到我們房裏。”

雲瑤聽見林雲只要了一間房,小手在林雲手心裏捏了一下,林雲只當是沒有感覺。

店小二見二人穿着普通,竟然要最好的客房,笑得愈發的殷勤起來,說道:“客官,小店的天字號客房還有一間,不過客房的價錢嘛……”

店小二還沒說完,林雲直接拿出一把金幣放到他手裏,“這些錢夠了嗎,不夠再找我,有剩餘的就算是打賞你的。”

“夠了,夠了!”店小二連忙把他們引到掌櫃那裏去,掌櫃的一聽林雲二人出手豪闊,便微笑着親自引着二人來到客房。

“客官,這裏就是小點最好的房間了,你們看看還滿意嗎,有什麼需求儘管說,我們一定盡力辦到。”掌櫃的笑容滿面的道。

林雲看着雲瑤問道:“瑤兒,你覺得還行嗎?”

雲瑤白了一眼林雲,不置可否。

林雲笑道:“這裏很不錯,我們暫時也沒有需求,不過未經我們的准許誰也不能進來。嗯,你去把你們客棧裏最拿手的菜上幾份來,再拿一瓶最好的酒過來。”

掌櫃的連連應是,見二人再沒什麼需求了,就退出房裏,順帶把房門關上了。

“林大哥,你幹嘛只開一間房啊?”雲瑤宜喜宜嗔的道。

林雲湊在雲瑤耳邊道:“我們扮演的是夫妻嘛,夫妻難道不是開一間房的嗎?如果我們開了兩間房,別人就會引起疑心,這絳月城裏肯定有不少孫家的耳目。到時候我們身法曝光,估計田家爭取不到,孫家還會派出大隊人馬追殺我們,我可不願意我的瑤兒跟着我被一路追殺回晨海城。”

雲瑤順勢偎在林雲懷裏,吐氣如蘭的道:“那你晚上不許對我做那種事。”

林雲舉起右手道:“瑤兒,你就放心吧,我會在我們成親那一晚纔會要了你。如果你還不放心,晚上你睡牀我打地鋪睡好不好?”

雲瑤粉臉酡紅,只覺得自己渾身都酥了一般,道:“林大哥,我相信你,我會在我們成親那一晚把我的身子完完整整的交給你的。”


林雲心裏一蕩,在雲瑤耳邊低聲道:“瑤兒,等我們把孫家的事情一瞭解,你就做我的妻子好不好?”

雲瑤耳邊傳來林雲說話的熱氣,手摟住他的腰腹,主動吻了過去,用實際行動來回答。

吃過午飯後,雲瑤頓覺困了。以她這般嬌怯怯的身子連續趕了六七天的路,都沒怎麼休息,現在終於放鬆了,也該好好休息了。

看着雲瑤恬美的睡容,林雲的心裏涌起一陣溫情,親了親她的額頭就拿出符文玉石來開始研究了。

彷彿沒過多久,天色便已經快黑了。雲瑤睜開眼睛,第一眼就看到林雲坐在牀頭凝望着她,心裏頓時被幸福塞得滿滿的,主動獻上香吻。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